【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24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24:言文韵,生日快乐

    言文韵今天是角。但是她其实已经有些眩晕。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生日派对,能办成这么个规模。

    香钏会馆……这里吃顿饭都要接近四位数呢。

    她虽然已经是省里体育圈小小知名人物,虽然都已经去首都见过国家体育总

    局的大领导,虽然在温选拔赛上也和老外一起参加过欢迎晚宴,虽然省球队

    今年签下的万年集团的赞助同,要原因就是因为她的存在。

    但是,论实际到手的经济收入……毕竟去年开始才成名的她,一年到头,连

    工资、带补贴,就算上比赛奖金和赞助费,也就够满足一下稍微带点小资情调的

    生活,让省队的小姐妹们咋舌炫目一下。

    真和琼琼这种富家千金比起来是望尘莫及的。

    香钏会馆来吃过几次饭,要不是石琼买单,她是有点舍不得来消费的。

    何况今天是全场包场,请乐队,请司仪,上红酒,冰淇淋蛋糕……这也未免

    太夸张了吧……一切都是石琼的那个堂兄,石川跃在张罗,他在省局工作,还反

    复和自己强调过:这也是和晚晴集团新赞助同的一部分,自己不用介意费用问

    题,所有的费用,企业都会承担的。

    即使这样,自己也觉得心里没底,既然是企业赞助,媒体肯定要报导,问过

    哥哥言文坤,哥哥说这种报道虽然不是什么热门新闻,但是也是可能正面可能负

    面。

    自己就再三向小球中心的领导去请示过,能不能这么搞。

    周任和王教练一开始都觉得过了,还是那个川跃,在小球中心跑了好几次

    ,反复强调这是工作和宣传的一部分,两个领导才开口表示了支持。

    「自己的一场生日,真的有什么宣传价值,晚晴集团要赞助么?」

    其实言文韵也煳里煳涂的。

    但是川跃却跟自己强调过,要尽量邀请多一些人来参加,才能让赞助商的利

    益得到体现。

    她也算省里的体育圈名人了,就一个个中心,一个个单位去跑,送请柬,越

    到后来,自己也越投入,感觉到这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活动,连流程、礼品、司

    仪、台词、乐队、餐品、酒品,都在川跃的指点下,开始自己一一过问。

    原来上流会的商业化派对,是这么细致昂贵的活计啊,简直比办个开幕式

    也差不到哪里去。

    她已经沉醉其中好几周了,这是温以来,她第一次感受到,从比赛中带来

    的知名度,能够转化为某种更实际的东西。

    毕竟,十几万元的奖金,是直接到国家球中心的,分到她手里,才一万多

    ,还有两万元王教练说年底才到她账上。

    当然,等自己真的能打进更好的名次,是另外一说,但是那又谈何容易,也

    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当然,自己今天是角,说是为了赞助商的颜面也好,为了上镜也好,哪怕

    纯粹是为了自己的感觉也好,一定要光彩照人。

    甚至她已经有些意识到,自己最希望的,是在川跃面前,能够展现自己光彩

    照人的一面。

    从上周起,石琼就陪着自己找适的衣服,昨天才敲定今天的着装。

    还是石琼买的单,早上起来换上,平时穿惯了运动衫的她,看着镜中的自己

    ,真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这是一件米色的无袖雪纺礼服裙。

    上身是两个大的斜的缎面形成的V领裹胸效果,肩膀这里用褶皱和手工钉珠

    固定出视觉效果来;下身是非常别致的包臀效果的褶皱鱼尾裙,布料完全贴自

    己的腰臀曲线,却用褶皱来体现立体视觉效果。

    整件衣服介于礼服和一般交裙之间,虽然乍一看也没什么特别突出的颜色

    和装饰,但是穿在自己的身上,简直有公般的名媛效果。

    柔软的褶皱布料,小钉珠,都充分体现了典雅和高贵的淑女气质,但是胸前

    的V领效果,又把自己最骄傲的本钱,33D的胸型精致却小心翼翼的凸显了出

    来,不是那种纯粹爆乳的夸张,而是认真的妆点线条,将自己的资本以最美感的

    弧度来呈现魅力。

    而包臀的效果,更把运动员才有的挺翘臀线刻画的淋漓尽致。

    套上精心挑选的浅色丝袜,穿上那双自己买来就没穿过的亮蓝色配镜面搭扣

    的中跟鞋,带一副小巧的吊坠耳环;而那道最最诱人的,饱满而白皙的乳沟上,

    要点缀一串银质的项链,这根项链只是纯银打造的,倒不是太昂贵,但是做工很

    细巧,最有意思的是,那项链吊坠,居然是一只迷你的很可爱的小球拍,非常

    点题非常适自己,这是石琼的妈妈,河西大学的柳老师托人送给自己的生日礼

    物;再拿一个石琼借给自己的LV小手包……镜中的这个女孩,还是自己么?言

    文韵不是不骄傲自己的容貌颜色,也不是一味只知道娇羞保守的农村姑娘。

    和所有拥有天然姿色本钱的少女一样,她们都明白自己是有着魅力能够吸引

    人们目光的,但是不同的生活环境、不同的外貌特征,不同的会地位决定了不

    同的风格路线。

    言文韵知道自己鼻梁挺拔,嘴唇曲线动人,额头线条柔美,都是自己的优点

    ,再加上从青春期开始就一路向上的胸围,她一直坚信,自己走性感运动风,是

    绝对适的。

    这两年女子球运动服的设计本来就越来越精美细腻,颇能体现女孩子的线

    条,而自己的美乳,包裹在白色或者米黄色的运动T恤下,再动起来微微泛起乳

    浪的效果,男人们能看得不心动?但是,身份和环境,也决定了她走来走去,总

    是这个路线。

    这几年越来越见多识广起来,她内心也知道「性感」

    是绝对的本钱,热裤,牛仔短裤,一步裙,吊带球裙,无钢圈的连文胸T

    恤,甚至露脐运动背心,她都尝试过,至少在家里没人的地方偷偷尝试过一些更

    加短小紧致,其实都没办法穿出去的衣服,的确够让人鼻血直喷。

    算是把运动风走到了一个极致。

    但是,每个爱美的,充满了梦想的女孩子,不曾幻想一个公梦,至少一个

    雍容华贵的名媛梦呢。

    今天的自己,居然能打扮得那么淑女,那么体面,那么充满了高贵和温婉的

    气质,却依旧骄傲的现实着自己的线条。

    而那种骨子里的健康和活力,也一点没拉下。

    今天的自己,即保留了自己所有的天然魅力,又焕发出了一个自己都不太熟

    悉的自己,就连那么平时Ang那么熟悉的熟人小球中心

    的周任,今天握自己的手时候,都格外握得时间长,甚至稍微有点抚摸了一下

    自己的手腕的意思,连他老人家都一把岁数了,又是老体育干部,都有点被自己

    惊艳到吧。

    「您好」

    「欢迎」

    「谢谢」

    「非常感谢」

    「,您也来了啊,真不好意思」

    「啊,我还以为您那么忙,不会来了呢……」

    她不自觉的,在这些普通的寒暄中,都表现的开始温柔和典雅起来,连语气

    和语调都彷佛多了几分醉人的自信。

    她真要感谢石琼,总能把自己带到新的境界。

    她更是发自内心的,感谢石川跃。

    谢谢他精心周到的布置设计为自己找到了这么个舞台,这么个机会。

    这一对兄妹,虽然不如自己上电视,上广播,上站那么风光。

    其实他们所代表的,那个高贵神秘的上流会的风情,才是自己最羡慕的吧。

    尤其是那个川跃……这几周来,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少女心,出事了。

    文质彬彬,礼貌大方,身材高大,体格健壮,阳光健康,谈吐不俗,见识非

    凡,事业努力,又一心为自己着想。

    所有优质男应该有的形容词,几乎这个男人都占满了。

    她不仅有事没事都要偷看这个小干事,和他说说话,认真听课一样听他分析

    生日派对的细节计划和商业价值;而且要向石琼打听他的事,要在周围集他的

    八卦,谁知道一深入了解之下更是让自己充满了心动喜悦和向往:首都大学行政

    管理系毕业,普林斯顿大学体育产业管理硕士,出国前还在万年集团担任过一年

    的品牌经理,曾经是名动京城的「石少」,似乎是中央级别的高干子,派到河

    西来绝对是「基层磨砺一些经验」,听说家里最近不顺遂,但是这已经不是她这

    个级别的升斗小民可以去苛求的了。

    想想也是,自己居然一直傻呵呵当石琼只是个普通富家女,也不想想,财富

    和背景和必然关系。

    真奇怪,自己和石琼往来都三年了,怎么从来没想过去研究一下琼琼家里是

    做什么的呢……唯一有些心悸的是,说起自己这个堂哥石川跃,石琼居然有时候

    会骂骂咧咧的:「他是个色鬼强奸犯,你要小心些……」

    想起来也有些脸红。

    也不知道石琼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因为她也注意到了,这个石川跃和其他

    男人不一样,和自己说话即使是谈工作时,会直接了当的朝着自己领口,用毫不

    掩饰的欣赏表情,欣赏自己的乳沟。

    这可能是出国留过学的人养成的习惯吧。

    色鬼怎么了?男人哪里有不好色的,不好色才是不健康的……要跟自己那没

    出息的哥哥一样,明明很好色,却要藏着掖着假扮正经才让人倒胃口呢。

    好色,挺好啊……如果没有好色这一条,以自己的条件,恐怕都没有勇气去

    接近他呢。

    家庭背景和事业前途还是有差距的。

    他好色,自己漂亮……岂不是一拍而。

    言文韵的内心深处,都忍不住羞羞的这么想。

    以自己现在的知名度和美貌,追求自己的男人不是一个两个,男队的师兄师

    就不说了、哥哥的交圈里一帮什么记者、持人、省局的公务员、什么富家

    公子哥都有。

    但是比起这个川跃来,似乎都不可同日而语。

    尤其他那种温文尔雅的气质,就透着一点不俗气的贵族味道;想想他神秘又

    带一点危险的背景,更是让言文韵的少女心难以平静。

    她也知道自己这样想的有点小花痴。

    但是越这样,就忍不住越要想。

    甚至一个人在公寓里的时候,都忍不住带点色色的想:这个川跃的身材真好

    ,屁股好翘,肌肉很发达的样子,个子也挺高的,眼睛也好看,他体格那么健壮

    ,要是脱了那件POLO衫,一定有六块腹肌吧。

    他不是好色么?他不是直接就敢盯着我的沟沟看么……哪天故意在他面前弯

    个腰,再穿宽松些,把乳房和乳头稍微的,都露给他看一眼,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好不好……嘻嘻……万一挡不住我的魅力,亲我一口……这事不就成了么?亲我

    一定是亲我额头了,我的额头最漂亮,弯腰时亲也最方便;不过万一亲我嘴唇呢

    ……那太过分了吧……我的初吻还没有献给谁呢。

    暂时不能让他亲,将来再给他亲……有朝一日,还要给他亲乳房呢说不定…

    …琼琼说他是强奸犯,应该是开玩笑的吧……不过如果将来名份定下来,他愿意

    的话,我可以配他,像美剧里说的那样,玩强奸和胁迫的角色扮演游戏啊……

    如果我将来成绩能再上去一些,真的成了球大明星,说不定可以驾驭好这个石

    川跃。

    他爱我,我爱他,我们说不定是珠联璧的一对呢,除了在人前的光彩,也

    会有足够闺房里的旖旎啊。

    想着想着,就容易云里雾里一样在飘荡,容易钻到被窝里去慰藉一下自己。

    哪有少女不怀春?何况她也到了可以考虑个人问题的年龄了。

    虽然国家队免不了还是要管头管脚,但是以她今天的身份地位和年龄,省队

    里是已经完全不能限制她的私人生活了。

    她即使要谈个男朋友,只要不让媒体知道,任和教练也绝对不会来干涉的。

    不过现在是在大庭广众下,她也不至于就控制不住自己一味胡思乱想。

    陈樱有事没能来,川跃和石琼都在自己身边,陪着自己接待客人,招呼朋友。

    他们兄妹多么能干,哪像自己那没出息的哥哥,说是带着女朋友过来捧场,

    女朋友也没来,一眨眼自己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今天来的人也算多了,也真体面。

    虽然因为即使商业场,又算是年轻人的娱乐项目,省局的领导象征性邀请

    了都没出席。

    但是来的宾客还是够份量,中心的领导都来了,连周任都来了。

    媒体圈到来了不少人,电视台的,广播电台的,报的,杂志的,站的。

    师兄师姐们大多来捧场。

    也不知道这个川跃怎么那么有办法,还把远在法国打巡赛的,C国坛的

    一姐,梁晓跃这种大牌人物都请到了,越洋远程直播视频给自己祝贺生日。

    甚至一些平时很少捧人场的人物,比如省体育台的王牌节目的

    当家女持,无数河西省男运动员的梦中情人,卓依兰都特地来坐了一会,送了

    一份礼物。

    今天真像在梦里一样。

    她很激动,很快乐,很幸福,就连头晚晴集团的模特,在会场上狠狠宣传

    了一把新款的T恤和泳衣,她都丝毫不介意……人家花了那么多钱,这点小小的

    宣传报,是应该的么。

    这一切,都是那个叫石川跃的帅哥安排的。

    但是,也有一些地方,让她稍微有些不愉快有些介意,她注意到,这个川跃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西方文化侵蚀太多了,看女孩子的目光,总是那么毫不掩饰

    ,卓依兰当然是河西之花,看两眼也就算了;晚晴集团的模特儿穿了泳装在走秀

    ,是男人也会多注意一下,这也忍了;怎么连宾客中偶尔走过的打扮的并不醒目

    的有几分姿色的女孩子,他也丝毫不介意的要投过去赏析的目光呢,这个女孩子

    是谁?自己根本不认识,是搏击中心的那个什么小姑娘带来的朋友?以自己今天

    的光彩夺目,又那么明显的站在川跃的身边,难道还不够他来专一欣赏的么?听

    说这些官家公子哥一个个都很花心,石琼又叫他「强奸犯」……该不会……是一

    个自己其实无法控制无法驾驭的男人吧?而且,还有琼琼,石琼虽然依旧是那副

    习惯性的冷冰冰的样子,但是和川跃说话的时候,却彷佛变了一个人,温柔俏皮

    、甜美可爱,今天又扎一个特别显得小女生的双马尾,那小嘴唇嘟嘟的,简直跟

    变魔术似的,像个只会跟着哥哥撒娇的未成年的小萝莉,虽然是兄妹,但是也未

    免太亲昵了吧?不是说好几年没见面,应该没那么亲近才对啊……她对自己有这

    些念头也未免有点脸红,有点好笑,怎么自己这么小心眼,又这么胡思乱想,怎

    么自己的心里,居然充满了这个其实和自己还没有什么太深入关系的男人。

    她甚至喝了一杯红酒后,借着酒劲,有一小阵,都有了向川跃表白的念头了。

    不过22岁的姑娘总有自己的娇羞,何况体育圈的人天生的淳朴是一种多年

    浸淫的本能,即使在今天比较开放比较浪漫的环境氛围下,她也不至于这么无厘

    头,玩什么女生向男生告白。

    一直到乐队演奏玩最后的一首,宾客才开始逐

    渐散去。

    她好好的谢过几个重要的来宾,握手,微笑,感谢,握手,微笑,感谢……

    直到川跃来到已经有些晕乎的她身边,让她等下去后厅找他,说他也有「生日礼

    物」

    要送。

    这句今天已经听到好多次类似说法的台词,却真让言文韵心扑腾扑腾乱跳。

    急忙忙送完最后一个需要自己亲自送出的宾客,厅堂里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收

    拾,她跑到背景后的休息,这里只有那个已经占据了她芳心的帅哥。

    川跃却把一把车钥匙递过去:「这就算是我的礼物吧。」

    这次她彻底愣住了,而且绝对没有做作,是真的是有些失态了,忽闪忽闪的

    眨巴着眼睛说:「什么意思?你……你……你别逗了。」

    难道川跃要送她一辆车?!这未免也太玩笑太不可思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