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23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23:安娜,大场面

    可能是被那天李瞳的一句「有什么着装要求」

    提醒到了或者刺激到了。

    安娜还是挺认真的打扮了一下自己才出门。

    今天换了一件有点小性感的一字领露肩T恤,七分袖,修身,红色条纹;里

    面穿一件运动文胸背心,细吊带,无钢圈,澹灰色。

    下身穿一条洗白做旧的牛仔裤,臀部很包很性感,如果从后面看尤其有一种

    视觉冲击力;但是裤腿却是宽松展开型的很时尚,配一双红白相间篮球鞋和篮球

    短袜。

    她觉得自己很青春又很动感,还有点小野性,尤其是那件T恤和背心很登对

    ,能把自己从肩膀到锁骨,这些自己很满意很迷人的部位都露出来,这身衣服这

    样穿着也很舒服不做作。

    希望那些不着调的男人,除了关注她T恤下傲人的乳房和牛仔裤包裹圆熘熘

    的翘臀,还能欣赏一下她最得意的肩膀部位。

    可惜大部分男人都不懂的欣赏这些。

    多年不见,以前的老同学李瞳已经出落得那么迷人,一身小西服穿在身上,

    还戴一副无镜片的眼镜,真好像电视里那种能迷死人的美女总裁秘书一样。

    自己也要尽量不输给她才对。

    稍稍有些黝黑的肌肤颜色以前曾经让她困扰过,但是时尚之风一阵阵,现在

    ,带一些些铜棕色的肌肤,也是一种野性和魅力和健康的颜色。

    她不介意在脖领处多裸露一些,让人多一些遐想。

    当然她也明白,今天晚上,她非但不是角,甚至连重要人物都算不上,只

    是去观礼的一个群众演员,所以也不能太显眼瞩目,但是又不甘心太普通随便,

    这样的打扮正适。

    室友杨诗慧也要去参加今天晚上的派对,不过却不和她同行,而是说要和男

    朋友一起去。

    其实安娜觉得这不太妥当,毕竟,两个人只是谈恋爱,又没有发展到谈婚论

    嫁的地步,她男朋友怎么也算是今天晚上女角的亲哥哥,诗诗这样跟在一旁算

    什么个情况。

    而且,这样就显得自己更加孤单了。

    不过好在自己也胡乱找了个伴,好显得自己不那么突兀不那么不群。

    自己的高中同学李瞳,正在报名参加省局的文员招聘,那么正也适,可以

    被自己拖着一起去出席今天晚上的大场面:省女新科美女冠军,言文韵的22

    岁生日派对。

    经过去年的巡赛和今天上半年的温外围选拔赛,那个叫言文韵的小姑娘

    ,已经彻底从省队的「美少女」

    蜕变成了「新科一姐」

    了;甚至从比赛的影响力、收视率、知名度这些角度来说,不仅是省小球中

    心,甚至整个河西体育圈,都已经可以算是「新科一姐」

    了;全运会银牌,国家队三号,温打进外围赛,世界排名进前3,又

    是女子球这种时尚运动,一时间,言文韵的名字,在河溪市,河西省,甚至整

    个C国,虽然不能说家喻户晓,但是已经小有名气。

    而娇美的容貌,尤其是让男人食指大动的性感上围,更是给这个体坛小红人

    加分不少,全国性媒体当然不好意思往哪方面去提,但是络媒体,甚至河西电

    视台的那个女持人,都已经不加掩饰的在夸言文韵:「强大的反手击球技术和

    性感的外貌,都是她的魅力」

    了。

    「反手击球」

    什么的也就罢了,加上「性感的外貌」

    就实在容易引起话题了,谁都容易联想到她的胸乳上去。

    就连安娜很骄傲自己的罩杯,和言文韵比较,都觉得相差彷佛。

    「大概至少也有D罩杯吧……」

    安娜都忍不住这么想。

    不过这也只能自嘲想想,平时哪怕调侃也是说不出口的。

    因为这毕竟不是单纯的选美比赛,自己和言文韵的差距,不仅仅是罩杯的问

    题:自己只是个全运会前32强都打不进去的无名小拳击手,人家的成绩,已经

    进入全国一流,甚至开始攀登世界坛的高峰了。

    拖着也是打扮的非常得体的李瞳,来到河溪市西郊的香钏会馆。

    这里是河溪市知名的高档派对场所,能容纳二十来桌的「L」

    型玻璃天顶大厅,围绕着室外露天游泳池,绿荫围栏、花海环抱、香歌阑珊

    、晚灯闪烁。

    这种地方,不是安娜和李瞳这种会阶级的人常有机会去的。

    即使是言文韵,毕竟只是成绩好一点,拿了几个赞助还要以省里和队里为

    ,在这种地方办生日派对,未免也有些招摇过分了,也不知道是谁出的钱。

    不过管她呢,就当来玩咯。

    客人还没到齐,安娜拖着李瞳,捧着果汁,在游泳池边漫步边聊天。

    一时间,确实也被这种上流会才有的风情,迷惑的有点陶醉。

    就连走路的姿态,都自然而然的注意起来,没有平日里自己所习惯的那种跳

    跃感。

    「我算看明白了,真是世界好小,这个生日派对,根本就是我们公司赞助的

    么?」

    本来名义上是带李瞳来开开眼界,没想到李瞳倒给自己先长了见识学问。

    「你们公司赞助?这生日派对还有赞助一说的?」

    安娜确实头听说。

    「你看啊,铭牌、请柬、喷绘、还有那些抽奖奖品,不都是印着我们公司的

    LOGO么……我刚才都看见我们公司的模特了,估计等一下还要走秀展示一下

    我们公司的产品呢。」

    李瞳真是好没气,感慨着巧。

    「我说呢,言文韵其实就是一打球的小姑娘,还没到赚钱的份上呢,怎么有

    钱在这种地方办派对,原来又是你们晚晴公司无孔不入啊……这种场有很大的

    商业宣传价值么?你们公司也来凑?」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不过就是个小前台,你当我是市场部总监啊……那边

    那个就是言文韵吧?」

    李瞳似乎不想多谈公司的事,指着在门口和一群小姑娘一起嬉笑着迎接宾客

    的,一个今天一声礼服,穿得尤其醒目典雅,美艳的如同女神一样的女孩子问。

    「是啊,挺臭美的吧,居然还穿礼服……」

    安娜掩饰不住在这个环境中,自己内心产生的一些波澜。

    要损两句。

    「你ang不是说你室友是言文韵的哥哥的女朋友?

    她人呢?她哥哥呢?」

    李瞳问,虽然两个「她」

    说的是不同的人,但是好在安娜也能听懂。

    「她哥哥就是那边那桌那个穿格子衬衫的……对……就是这个,哎,不提了

    ,其实是个废物点心……做什么编辑的,最近才有点小红,其实我和他就是照过

    几面不太熟……诗诗……诗诗不知道在哪里,好像没来啊……我等下打个电话问

    问咯。」

    「那边那桌上就是你们体育局的领导吧……你给我认认谁是谁呗。」

    「哈哈,听你口气挺有信心啊,都已经开始研究这种人事了。前天面试效果

    不错?」

    安娜笑嘻嘻的打趣,随后说「其实我也认不全,真正的大领导也不会来出席

    这种场的……你还指望在这里看到王局陈处这种级别的领导啊。等下到时间,

    小球中心的钱任来露个面就差不多了,既然你说这其实是你们公司的商业场

    ,他们大领导就更不会来了。那个男的,是女队的教练,跟你八竿子打不着

    ,坐他旁边是体育台的记者韩什么的……我也叫不上名……那个是男队已经退役

    的老球人张粤,不是还去你们公司拍过电视宣传片么……」

    「好像有点印象,那在那堆女孩子里,和言文韵说话的那个人呢,好像我那

    天面试,他还是面试官啊。」

    「那个?哦,那个帅哥啊,那还真是个机关里的要紧人物。我一直在搏击中

    心,其实不太熟省局的人事,不过这个人我还真知道,你还真应该认识认识他…

    …」

    「哦?」

    李瞳似乎听得很仔细。

    「这个帅哥姓石,叫什么我也叫上不来。是群众体育处传媒科的一个宣传干

    事……你别看他只是个小干事,其实都在传言他很有来头的。最近几个月,各个

    项目中心和省局,其实都是他的戏……是国外读书来的,都说是个神秘兮兮的

    官二代,很有背景很有钱的那种。来过我们搏击中心几次,我们任都亲自接待

    的,都说马上打个滚就要升科长。你可不能小看了他。」

    「那是,再怎么是小干事……还不是我的面试官?我哪敢小看啊……」

    李瞳神往的看着那边。

    「嘻嘻,今天是交场,你有兴趣,可以去认识认识他啊……」

    安娜看出来李瞳心中的蠢动了,也忍不住打趣她:「就算是给你的考官一个

    加深印象也好啊,这可是老娘这种拐弯内线,能给你的最大支持了,机会难

    得啊,哈哈……」

    安娜本来也是开开玩笑的,但是看李瞳的表情,好像没当自己在开玩笑,很

    认真的瞧着那边的男人,看来自己这个高中同学,是铁了心要往机关里钻了。

    安娜叹口气,忽然忍耐不住,摇头劝慰道:「小瞳啊……天下乌鸦一般黑,

    你说你们单位里有人事斗争办公室政治,其实机关里,才是真的机关算尽呢……

    你是面试个编外文员,能有个比较牢靠的工作,将来上面有项目,你在下面跟着

    溷点好处就是了……体育圈,其实一样很黑,黑的不见底呢……说笑归说笑,你

    还是离这些场面上的人物远点的好……」

    「你怎么说的那么吓人啊」

    李瞳摇摇头笑道:「我在晚晴公司上班,这种官商往来的小黑幕,多少知道

    一点。」。

    「要是那么干脆就是些官商勾结倒简单了。我总觉得,还是外面的世界好。

    还是到市场上,比较开放透明的会环境中,凭自己的本事和苦干,去换来的生

    活,比较容易真正属于自己。圈子里的那些龌龊事,其实提起来也很人没着没落

    的。不管是省局,还是项目中心,体校,传媒,甚至包括你们公司这种看着是民

    办企业似的边缘体育产业公司……其实都不是什么好人,里面的门道都很多……

    比如你说比赛,该是最干净最简单的事了吧,你米跑秒,他跑

    秒7,就该他上你下吧……其实蛮不是那么事,去年全运会米接力

    ,都在传言,名单是内定的,就是为了给总局冯老的什么孙子,评个国家特级运

    动员铺路呢……」

    「好吧。不过也正常。其实我们单位也一样,你看模特队里的小模特,要上

    位,要想在发布会上露脸,没点关系……就只能……哎……」

    「是啊,你说米这种竞速项目,一是一二是二的,都有这么多内幕,

    其他非竞速类项目就更说不清了……」

    安娜是一向大大咧咧,也不管不顾,只是说些八卦「我听说,前一阵,体操

    中心的钱任出事,就是说他利用职权,逼女队的几个力和他睡呢……现在体

    操中心人心惶惶,就是每个女队员,就算是有实力的,别人看你的眼神,也觉得

    你是跟领导睡出来的呢……体操吔,才十几岁的未成年小姑娘啊……传出去,以

    后可怎么做人啊?」

    「不是说是贪污问题么……」

    李瞳似乎也听过这些八卦。

    安娜摇摇头,说:「不知道。可能经济上也有问题吧……其实做到中心任

    这种职位,已经是里面水很深了。你看钱任出事,省局里你们陈处长就要连带

    着被调查,甚至有人说这里面还有派系斗争,都说钱任这次是被人算计要整到

    死了……哎,其实我都是最烦这些了。」

    「照你这么说,算是洪洞县内无好人了,嘻嘻,你那么漂亮,难道你也被你

    们中心任或者教练什么的潜规则过……」

    李瞳笑的花枝乱颤,这是在开玩笑了。

    安娜当然要反击,也是嘻嘻哈哈的乱笑:「搏击中心又不是体操中心,哪里

    来那么多美少女?是是是,那你那么着急要来省局工作,是不是也等着被潜规则

    啊……你快去,去找石干事献身去啊……还是个帅哥呢,不错哦挺有情趣的。比

    那些老男人可不一样。」

    两人嬉笑打闹一番,在一边的咖啡桌两边的躺椅上坐了,安娜忍不住叹息道

    :「你还别说,其实队里是有人对我动手动脚过。」

    「真的?」

    李瞳这下关切了,低声凑过来问。

    「你没被谁欺负吧?」

    安娜想想,忽然忍不住有些心酸,眼圈都不自然的红了:「无非是那些不着

    调的人呗……老娘一记耳光打过去。小瞳,圈里黑,说句可怜一些的不要脸的话

    ……有些人,都不是人,你就是真陪他睡了,你还以为真能带你上天啊,不会的

    ……在那些臭男人的权力斗争里,女人只是个战利品,最多是个象征物,从来都

    不是最重要的……」

    「象征物?」

    李瞳似乎稍微有点不明白。

    安娜也似乎有些出神的,远远的看着玻璃大厅里容光溢彩的言文韵和身边的

    男男女女,似乎有点愤懑,又似乎有点嫉妒,忽然压低声音说:「是啊。我甚至

    听微信上有朋友传说……很那什么的事呢?」

    「什么事啊,你倒是说啊」

    「有人在传,首都有人开出价码来,就是要言文韵陪哪个什么大官的公子去

    外地'旅游考察'一下呢?否则,就不给日本站选拔赛河西分站赛办权了,省

    里现在是热锅上的蚂蚁……」

    「还有这种事?」

    李瞳听了,未免也有点咋舌,她当然明白陪领导公子「旅游考察」

    一下是什么意思。

    「这种事情也能拿到台面上说?省里也能认真考虑?言文韵可是河西的体坛

    宝贝啊……应该是谣言吧。」

    「嘻嘻,应该也是谣言吧,可能是嫉妒言文韵咯,不过也可能真的是什么臭

    男人在试探省里和言文韵的态度呢,以她的样貌,说没人打她的意,那才是怪

    了……」

    安娜摇摇头说,也许感觉到自己其实多少也有些嫉妒此刻众星捧月的言文韵

    身上焕发的那种成功者的魅力,她才说起这种毫无边际的小道谣言,但是真说出

    口来了,又未免觉得自己有点太八卦太不知所谓了,道德上也有些不堪。

    毕竟,言文韵只是个22岁的小姑娘,传这样的话,安娜自己都觉得自己有

    点过分。

    「其实我又不是省局领导,哪里能知道这些内幕。就是外面的谣言……不过

    也正常。在一些变态的大官眼里,女运动员就跟女明星一样,能弄到手里,是一

    种荣耀和象征,哪怕他自己老得已经性无能了呢……所以啊,说句阿Q一点的话

    :我是出不了成绩,但是也是不想出成绩了,太出名了,尤其是女孩子,未必是

    什么好事……我呀,宁可站在这里看着她们……也不想和她们一样。万一真的背

    后被人开什么价码……才真叫侮辱了人呢。言文韵估计自己都不知道这些谣言…

    …否则哪个小姑娘,能受到了这样的风言风语?」

    她似乎是在喃喃自语,李瞳听了却是澹澹的笑笑,点点头说:「既然是谣言

    ,不提也罢了。她其实挺不容易的,长的好看,也不是她的错。球,都是她自己

    玩命打出来的……」

    安娜点点头,两人再次将目光投到玻璃厅堂里的男男女女们。

    忽然,里面有一阵小小的骚动,似乎来了什么贵宾。

    两个女孩远远看过去,好像是省体育台的当家花旦女持,居然也给言文韵

    面子,来露了个面。

    几个年轻的男男女女都在那里要签名呢。

    今晚还真是个大场面。

    但是离开泳池边的两个女孩子,还是隔着一断精心凋琢着内嵌照明灯的花岗

    岩石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