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21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2:李誊,象牙塔内外

    李誊漫无目的的在河西大学宿舍的梧桐石子路上出神的走路,都没注意到

    几个擦肩而过的女生看见他时脸红可爱的模样,只是在思自己究竟接下来应该

    做什么。

    被陈樱拉扯着离开女五宿时,他就已经开始这样失魂落魄了。

    虽然陈樱也是河西大学里引人瞩目的篮球队美女校花。但是各人各有痴迷处,

    他来给陈樱送这个说那个,没事找事,不是为了追陈樱,而都是为了见见石琼。

    今天又拿了校运会的篮球赛程表来,说是要找陈樱这个学生会体育部干事,商讨

    一下场地分配和赛程安排,其实还不是希望有个借口,可以在她们的女生公寓里

    坐上一会,看看有没有机会和石琼搭搭话,最好能有机会请石琼吃个晚饭,哪怕

    带上陈樱。不过陈樱是早就识破他了,居然也不礼貌性的请自己上去坐坐,就下

    来扯了赛程表,推着自己去旁边的咖啡厅里。

    而且对于这什么校运会比赛,陈樱比他还心不在焉,胡乱勾了一通,就丝毫

    不客气的让自己打道府,临走还留给自己一通冷淡的数落:「这些事,下次不

    用找我了吧?你自己定完找老师就可以了,我根本没什么意。」似乎觉得不解

    恨,又加一句:「也没什么兴趣……」那眼神冷冷的,几乎就要把「癞蛤蟆想吃

    天鹅肉」几个字刻到空气里化成可视化图形扔自己脸上了。

    在石琼的这个室友眼里,自己真的那么不堪,甚至根本不配去尝试接近石琼

    么?李誊失魂落魄的边走边想,这在一点点侵蚀摧毁他的基本自信。

    从普通大学生能够看到的世界来说,李誊认为自己的条件,别说什么癞蛤蟆

    ……根本已经是「顶级校草」级别了好吧?一米八十五的身高?俊朗的外表?健

    硕的肌肉?白皙的皮肤?阳光洒脱的发型?温文尔雅的谈吐?校篮球队控卫?

    ……还要怎么样?件件桩桩都是应该让小姑娘们趋之如骛、心跳神往的……何况

    自己这样的运动少年的健康形象下,却一点也不单薄粗俗或是绣花枕头……自己

    同时还是学校络技术爱好小组的成员,校园Swift 创业比赛的亚军,二等奖学

    金获得者,学生会干部,团联干部,优秀学生代表……想来想去,简直说句文

    武双修、色艺双绝都不算自恋啊。不说别的,从高中到现在,有意无意向自己示

    好,靠近自己的女生那都不在少数,虽然没谈过恋爱……

    但是自己见过一次之后,就惊为天人、茶思饭想、心驰神往的英文系的系公

    石琼,对自己却从来只是礼貌却冷漠的,几乎都好像记不住自己的名字。更糟

    糕的,是石琼的这个室友陈樱,明明和自己同为学校篮球队男女队员,又都是学

    生会文体部的干部,应该是自己接近石琼的最好桥梁,和自己统一战线才对,但

    是她每次看自己的时候,都好像在看什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瓜,或者不知所谓

    的书呆子一样……

    这简直都在考验着他的世界观!更令他分外挫败!

    又见不到自己朝思墓想的女神石琼,原先精心筹划的那些洒脱自如的台词也

    都用不上了,钱包里认真准备的两元准备请两个女生吃饭的钱倒也省了……一

    时真不知道接下来去哪里干什么才好?真的去安排什么赛程场地,也觉得没什么

    兴致了。或者去图书馆看看新到的JAVA教程?似乎也觉得闷闷的,显得自己多Nerd

    啊。宿舍去……?宿舍不是打游戏,就是偷偷看AV……想想都太颓废了…

    …在今天的氛围下,只会让自己感觉更加糟糕的。

    现在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帮助自己忘却一时的烦恼,重新找自信和满足,

    并且能够宣泄一下压抑的感觉,那就是篮球场。

    李誊其实从初二才开始打篮球,但是凭借出色的身体条件,他的技术进步非

    常快。姐姐李瞳曾经和自己开玩笑,说男生打篮球比较招女孩子喜欢才是自己打

    篮球的要原因……现在想想,也不是完全没道理,当自己在球场上挥洒汗水,

    运球、过人、传球、抢断、起跳、投篮时,真的有点酷酷的,好像一个什么NBA

    明星,女孩子们似乎也在那种环境下会被感染,甚至会抛下矜持,大声的为自己

    欢呼和喝彩,而不仅仅是远远的偷看自己……李誊虽然总是装作不为所动,但是

    内心深处,他是非常享受的。

    在河溪一中,李誊就是校篮球队的力控卫。虽然河溪一中不是篮球名校,

    但是能在市重点高中里,一群眼镜片厚厚运动细胞少少的男生群中,依靠着篮球

    所带来的特殊魅力,让自己成为学校中诸多女高中生的梦中情人,也是不错的人

    生体验。

    后来考上了大学,河西大学本来就是知名学府,体育也一向很强,以李誊的

    水平和身高,也就勉强只能成为校队替补。但是即使如此,他还是依靠良好的学

    习成绩、优秀的团工作和阳光俊朗的外表,报名竞选了学校学生会体育部部长。

    虽然校际正规比赛他的出场时间是很有限的,但是平时训练和比赛时,还是有许

    多女同学,是明显过来要为他喝彩加油的。

    而谁知,当他鼓起勇气,开始追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动出击友好示爱的对

    象时……却碰了一鼻子灰。不,准确的说,是连碰一鼻子灰的机会都没有。就被

    心中的女神隔壁的另一个女神,推推搡搡就踢到了一边。想想都是窝心。

    去打篮球吧,至少在球场上,自己能知道自己是谁,有什么优势,有什么缺

    点。不像在女五宿的楼下,会这样自己找不到自己。见鬼的女五宿,简直是别一

    个平行空间的建筑,能把自己弄的那么神魂颠倒的。

    他想到这里就决定了,宿舍,从床底下掏出来那个旧的斯伯丁,却又犹豫

    起了,是去学校的场地上享受一下女生们情意绵绵的注视呢,还是去万年篮球公

    园打打激烈的野球,虐一下已经工作了来找点「学生时代运动感觉」的中年大

    叔们。

    「万年篮球公园」其实就修在河西大学靠近台宗路的边上,这是当年国企万

    年集团特地在河溪市捐助的公益项目,一共块全场塑胶篮球场地,在河溪也算

    是挺不错的群体场子了。本来是不要钱的,后来因为不要钱,连河西大学的学生

    们都涌过来打球,就有点资源浪费的意思,场地方干脆开始承包给某个小公司收

    费管理。学生们大多数没那个财力来5元一个半场一小时的挥霍,也就少来

    了。后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兴起的一股风潮,这里流行起了「3 VS 3,输者

    买单」的野球规则。

    其实这类野球场地,有一些纯粹是公司白领和小居民来锻炼锻炼身体,连

    运球动作都不连贯的小白;有时是某个公司办拓展活动,大家来打打球联络联络

    感情,如果老或者经理跟着来,大家也免不了刻意讨好给喂喂球,陪他老人家

    玩玩开心;但是也藏龙卧虎,也偶尔会有一些街头真功夫,或者是昔年受过正规

    训练,现在也没完全扔.BZ.WAng下的高手;极端的情况下,还会有职业运动员和大学校队

    的运动员来这里玩儿……当然,在大部分情况下,能和李誊这种大学校队控卫在

    同一水平线的人毕竟不是多数……所以这里,也成了李誊常来免费蹭场地、顺便

    找点「小伙子打得真好」的虚荣感的地方。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因为李誊也知道,那些在被他轻松晃过,狼狈倒地

    后还只能心悦诚服的来夸奖他「小伙子打得真好,校队的吧?」的中年大叔,说

    不定就是个年薪几十万的白领管,也可能是个家产上千万的小老,如果换一

    个环境,他也许在他们面前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但是到了篮球场上,当大家都

    穿上背心短裤,迈开脚步,开始运球……这些「会资产」和「人生业绩」就变

    得毫无意义,手底下的活才是真章。即使是在另一个环境中蔑视自己,甚至无视

    自己的那些「事业有成」的成年人,在那时那刻,也必须平等看待自己,甚至仰

    视自己。这就是竞技体育的魅力吧……至少在球场上,一切都是公平的。

    想到这里,他忽然长长吁了口气。其实,他多少能读懂陈樱的意思。在陈樱

    这个冷美人的眼里,自己的那些资本,什么长的挺帅啊,学习不错啊,篮球打的

    好啊,学生会干部啊,计算机天才啊……拿这些在大学生群落中受欢迎的资本,

    来追石琼,都是可笑的。在她那冷傲的笑容下掩盖的潜台词是,她和石琼,从来

    都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人……在她们的世界里,李誊引以为傲的这些资本,一点

    一滴积累的青春的浪漫和财富,都如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无聊。

    可难道我们不是学生么?今天的财富和地位不都是父母给的?将来的事情谁

    知道?也许有一天我也能有一番伟大的事业?难道今天我们不应该追求更加纯洁

    的感情和令世俗却步的真诚么?难道我们还没有开始认真品尝象牙塔里的浪漫和

    快乐,就要开始投身那污浊物质世界的怀抱么?!什么金钱、权力、会地位、

    高尚交;什么名牌、时尚、门当户对……这些东西难道不是肮脏、世俗、愚昧、

    低级的象征么?这些东西和爱情有什么关系?!在这个校园内,我是最优秀的男

    生,她是最优秀的女生,我们是多么的适,为什么我连追求她,一个漂亮女孩

    子的资格都没有?!难道一定要我爸爸也是个处长?或者什么董事长?或者……

    去万年篮球公园,用更加纯洁更加纯粹的东西:篮球,虐一下那些俗世里的

    人,就当作表示一下自己的抗议吧!

    而且去那里的话,说不定,还能遇到那个自己越来越崇拜的球友「琛哥」:

    张琛。

    想到这里,他还是有些期待,心情不好的时候,和张琛他们一起打打球,总

    能愉快起来。甚至有一种,高速成熟起来,尽快接触更加神秘的校园外面的世界

    的感觉。

    说起这个「琛哥」张琛,是自己有一次打球时认识的野球伙伴。他比自己大

    上五六岁,却一看就是会上滚了许多年的老油子。长得黑漆漆的留个圆寸,肌

    肤有些粗糙,细看很沧桑很有男人味,球技倒是不错,似乎不像是野路子出身,

    甚至有的时候,能和自己这个科班练球的控卫配着打出很像样的战术跑位来。

    他有时打高兴了脱了光膀子,吸引眼球的,除了黝黑的肩膀上纹的那只红蝎子,

    还有浑身肌肉青筋如同老虬盘根一样的视觉震撼力,扎的身上更好几处伤疤

    痕迹。说实在的,跟这种人一个队打野球,至少是没人敢节外生枝的挑事。

    张琛虽然这么看来像个退伍的什么野战军人或者街头的帮派混混,一双有神

    的眼睛也总是眯起来有些邪邪的笑着,但是可能是因为欣赏李誊的球技吧,和李

    誊说起话来却总是很亲热很友好。他经常带着一对兄一起来打球,也不知道是

    不是真的「亲兄」,还是所谓的那种「兄」。一个叫大强的,打中锋,身高

    体壮的不像话,简直跟个黑铁塔似的,就是脑子有点不好使,也不太说话;一个

    叫小强的,打后卫,贼眉鼠眼、瘦小枯干跟抽了鸦片似的,却是非常灵活,还喜

    欢有的没的说些个跟生殖器离不开的话……这一对兄却一看就是张琛的小跟班。

    而张琛每次打完球,一换上了衣服总是一副立刻变个人的样子,干干净净的,深

    蓝色的牛仔夹克、墨色的宽松牛仔裤、戴一副酷酷的墨镜……李誊也有一次和他

    开玩笑似的刺探他:「琛哥,你们三个是不是混道上的啊……」。张琛哈哈大笑,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炫耀似的答:「混毛线啊!老子还蹲过三年呢!……不过

    现在咱是守法公民。」。李誊居然神差鬼使也不怕是盘他的底子,跟着问句犯了

    什么事啊,张琛这次好像是开玩笑,居然一改他酷酷的样子,跟个倒霉蛋似的搓

    搓牙花子:「强奸……还他妈未遂。判了五年,蹲了三年……」简直跟说冷笑话

    似的。

    这是和李誊在学校里遇到的,全然不同的世界中的人,李誊感觉非常好奇和

    有吸引力。和张琛在一起,他又不见外,似乎挺喜欢把外面世道上有趣的事当笑

    话跟李誊讲,而且,每次打完球,递香烟、喝啤酒、吃烤串……李誊非常享受在

    张琛面前,有一种真正成年的感觉,似乎是弥补校园生活的阳春白雪。而且他们

    几个还有一件好处,看上去挺吓人的一副模样,至少打球的球品却不错,从来不

    带黑手黑脚伤人的。偶尔输球也是认栽埋单,从来不会赖账。

    后来听张琛讲,他其实是做保安的,李誊还有点不带信,觉得张琛不像他想

    像中的保安。张琛就半真半假的贼笑:「你小子以为保安都什么样……穷末拉三

    的中年大叔?就会跟业敬礼?或者哄来探头探脑玩的小屁孩子?……老子是集

    团公司保安部的组长,也算是领导干部。你懂不懂?这两小子就是我的下属。」

    李誊那时候话赶话问张琛是哪家大公司的,张琛说出来个「咱们公司可挺有

    名气的,晚晴集团」,这却把李誊吓了一跳。他连忙想含糊过去。却被张琛一眼

    就看出来这四个字对他应该有什么特殊意义,三逼两问,连敲带笑,只好招认:

    自己的亲姐姐,李瞳,是晚晴集团的新进前台接待员……

    招认完,还小心翼翼的哀求张琛,可千万别去单位里和姐姐说起自己在外面

    打球、抽烟、喝酒、撸串……

    和张琛一起打球,挺好。和琛哥一起偶尔出来玩玩,也挺好。但是这层关联,

    可不是他想有的。让琛哥知道自己那么漂亮的亲姐姐,是他的某种意义上的「同

    事」,李誊就已经觉得有点寒毛直竖的意思。而一旦让姐姐知道自己不好好在学

    校里当自己的大学生白马王子,跑到会上和张琛这种人待在一起打球,姐姐伤

    心生气起来的眼神……那是李誊最无法忍受的。

    但是张琛就是那么率性也眼毒,一下就看出了自己的意思,笑骂着:「我操

    你娘的,我认识你姐姐是谁啊?就去告你的黑状!?再说了,老子就跟你小子打

    打球,每次都是老子花钱请客喝啤酒吃腰子……你姐姐还怕我带坏你了?我他妈

    又没带你去嫖!嘿嘿,不过你放心,那么大一集团公司,你姐姐那是楼上的白领,

    老子么……是见不得人的地下室里的黑猫,其实弄不到一起去……嘿嘿,咱们集

    团公司可好几个漂亮前台呢,你姐姐是哪个啊?哈哈哈哈」

    姐姐……

    一想起姐姐李瞳那双迷人却是精明的眼,那微微翘起的唇角,李誊想想还是

    决定算了,别去万年篮球公园了,还是去学校场地里打打球,听听女生们的欢呼

    得了。

    自己毕竟是个大学生。

    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