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20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作者:hmhjhc

    于25/2/2 发表

    字数:65

    第2:石川跃,妹香

    石川跃看着陈樱离去的身影,瞳孔中掠过许多浮光掠影的深意。但是很快,

    他的注意力又被这间小小的大学生公寓吸引来。

    这是那种典型的双人公寓,一间温馨的四方小厅算是客厅饭厅二一,墙面

    刷得一层带着青色的粉白。自己坐着的是靠西墙一张木架的布艺沙发,两个小姑

    娘可能嫌原来的颜色不好看,不知道去哪里弄来一大面五彩的条纹针织绒布,把

    沙发裹成懒人椅一样软软鼓鼓的一大团,不过看起来倒非常时尚美观。前面的乳

    白色的烤漆咖啡桌应该是后来置办的,呈一个弯弯的拱形,不像是统一采购的东

    西。上面还摆着一个藤编纹着粉蓝色蕾丝布艺底子的精致果盆,不过里面倒没有

    水果,只有一些钥匙串啊、橡皮筋啊、发卡啊、小手串啊之类的随手杂物。

    展目再看,一张北欧白木样式的小餐桌,摆在厅堂的一角,上面铺设的也是

    粉蓝色的蕾丝布艺桌布,绣着一些白色的小花瓣,桌布上摆着宝蓝色的两块绸缎

    餐垫,居然还用餐巾扎了两只蝴蝶摆在一旁。

    四周墙面上,围着一整圈,应该是某种墙贴,形态是一根藤萝串起来,上面

    挂着各种形状颜色的卡通漂流瓶倒很有趣。正北墙面上还有一只椭圆的白色外框

    挂钟,钟面上格外夺人眼球的是一种几何错乱的抽象图形,艳红、艳蓝、艳紫、

    艳橙、雪白、似乎却都是女性乳房的某种表现形态。

    正北是小厨房和卫生间。正南的两扇房门上还用大色块的某种磁性贴条,贴

    出两个字母来,一个「Y 」,一个「J 」。

    看得出来,两个小姑娘倒把个学生公寓细心妆点的充满了情趣和品质。每一

    处小细节都体现了深刻的用心。现在的大学生学生公寓都可以整成这个模样了么?

    但是川跃却来不及想这种「会变迁」的念头,因为另一种更加特殊的滋味

    和念想,已经钻到他的心里。

    也不知道怎么事,这个环境中洋溢的女性荷尔蒙,和小姑娘闺房一种特有

    的甜香,伴随着虚掩的石琼的房门,还有那里面仿佛有仿佛无传来的浅浅的呼吸

    声。竟然让川跃的心跳加速起来。

    他当然不是没有见过女孩子身体的小男生,他甚至见过各种各样情况下的女

    孩子和女人的身体……也包括睡姿,即使国后这三个月,一直在忙忙碌碌中度

    过。最近一阵,他也没有完全压抑自己的欲望,在一些事情逐渐步入轨道,他就

    已经享受过好几个女人的身体了,有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女学生,有TOP FUN 里梦

    想着钓到金龟的Office Lady ,有在河溪巧遇的如今落魄的昔日里小跟班介绍来

    的「平面模特」,甚至有他最喜欢的……

    但是这是不同的,这一刻,他反而有一种格外的不安和激动,这种机缘巧

    才能凑起来的奇特场景:没有外人,在大学女生宿舍里,在堂妹的闺房外,门虚

    掩着,堂妹在午睡?……他简直像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处男,第一次遇到某种机会

    一样,有一种「在这个环境下,在这个时机里,我难道不应该做点什么」的冲动。

    那扇房门后面,琼琼在睡觉么?国后再见琼琼两次,川跃承认自己有惊艳

    的感觉。没有想到四年不到的时间,能够把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洗练出如此

    逼人的独特魅力来,一次在婶婶家,她穿的很居家很简单,留了个披肩的散发马

    尾,一次在球场,穿了一身热辣的球裙,却扎了个发髻,露出精巧的脖子

    ……琼琼好像很喜欢变换发型和形象设计,就像一个美艳的却变化多端的小妖精

    ……虽然琼琼看上去对自己稍稍有些冷淡,但是这种冷淡明显只是刚刚迈入成年

    人世界的女孩子独有的矜持。重要的是,那两个琼琼,都是在有着第三者甚至外

    人的时候和自己打的照面,而现在……她正躺在里面午睡么?

    就如同小时候一样?就如同一切尚未开始,一切尚未发生时一样?就如同童

    年再来?如同青春期时萌动的那段时光,自己曾经偷偷的爬到下铺,掀开妹妹的

    被窝,偷看妹妹的身体,摸那根本没有发育,却童稚可爱,精巧玲珑的幼女的

    性征?……

    那时候的川跃,还不知道女人的滋味,不明白性的魅力,更不懂那些征服、

    蹂躏、爱抚、抽插所能带来的快感,只是本能的吸引……

    那么多年过去了……妹妹现在的睡姿是什么样子?她现在在被窝里身体又是

    什么样子的?她的那张玲珑的小嘴还和以前一样翘起来迷人么?她睡觉穿什么样

    的睡衣啊?她应该穿成人的内衣和睡衣了吧,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穿那种小女

    孩才穿的卡通睡衣?她那两条有点肉肉的紧实长腿,应该已经褪尽婴儿肥了吧?

    她的小奶应该已经高傲的坟起了么,那两朵小颗粒是否如今鼓胀胀得,还如同童

    年时颜色那么浅粉么,还是已经染上更多的殷红?甚至她的下体,那昔年只是如

    同两条蚕宝宝的贝肉,如今长出幽密的丛林了么?

    川跃居然难以把这些念头撇开。像神差鬼使一样,站起来,蹑手蹑脚的,凑

    近了石琼的房门。也不知道是欲望战胜了理智,还是某种从未有过的勇气在他的

    心中觉醒。他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由于拉着窗帘,黑漆漆的。但是借着客厅透进来的光芒,也还是略略

    能看的清楚。

    床头靠着西墙的一张小床上,米黄色的薄被,是那种棉质的纯色被褥,一看

    就是日本进口的高档床品里,盖着一具玲珑侧卧的娇小躯体,正是自己多年不见

    睡姿的妹妹:石琼。虽然这会她闭着眼,一头丝发也披洒在枕头上,但是那脸庞,

    那睫毛,尤其那嘴唇,依稀清晰,正是自己最熟悉的亲人。

    而这时,单薄的秋被,完全无法掩盖琼琼的身躯那饱满的魅力,不仅可以清

    晰的看到侧卧着的琼琼的挺拔的臀部的曲线,甚至可以在她露在被子外的臂弯里,

    看到她的乳房顶着薄被所浮起的那两团倩影。还有,在被子的下摆处,居然有一

    小段脚丫露了出来。虽然只有两三跟脚趾,但是更可见那种肌肤和骨骼浑圆天成

    的细节。

    那臀线是柔和的也是圆滑的,那乳房是挺拔的也是饱满的,那脚趾,没有褪

    尽少女的娇嫩,却已经有了成年女孩的精致和性感……

    这是琼琼,这是自己的堂妹……这睡姿,伴随着房间里的暗色,伴随着那精

    致柔软的女孩小床,伴随着她那微微的呼吸声和小小起伏的身姿,伴随着这房间

    里独特的香味,一切,如同某种行为艺术品,如同某种经过精心雕琢的写真画面

    ……

    川跃很庆幸自己走了进来。能够在女大学生的宿舍,看到自己妹妹的睡姿,

    这是一般人此生所不会有的美妙经历。美妙,温馨,晦涩,还充满了诱惑和欲望。

    这和在其他地方看到女孩子是不同的,这甚至和看到裸体女人,甚至和裸体的女

    人交媾都不是同的……熟睡中的少女,绝对不仅仅象征着女体的天然诱惑,还有

    一种的纯洁、温暖和安静的味道。

    川跃的心潮起伏,他仿佛有两种冲动在同时涌上心头,他即想上去亲吻妹妹

    的额头,拥抱妹妹的身体,轻轻的在她的小屁股和背脊上抚摸一下,带着一些暧

    昧和情色的色彩,却表达更多的亲昵和甜蜜;他也想扑上去,掀开那被窝,撕扯

    开妹妹身上的……无论是什么东西,将她白皙的身体彻底的赤裸给自己,撕咬她

    的乳房,用自己的阳具,支撑开她的下体,无论哪里如今是丛林还是小溪,突破

    一些的防卫,打破所有的禁忌,将她彻底的占有和奸污……

    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明明是一个对于女性拥有着旺盛欲望的男人,

    明明童年和少年时候也对婶婶和堂妹有着许多幻想和好奇的男人,明明堂妹是即

    使抛开亲人的感受客观评价,也是美丽到让人窒息的女孩子,为什么,在过去几

    年中,自己在意淫时,很少想到婶婶和堂妹呢?很少想到自己今天想到的这样的

    画面呢?

    原来是叔叔,叔叔是一切的根源,叔叔是权力和金钱的象征。随着叔叔的入

    狱,虽然带来巨大的恐惧和压力,但是忽然之间,叔叔带来的压迫感,也减轻了,

    他居然会小小的调戏一下婶婶,居然敢进来这么看妹妹的睡姿。

    他是石川跃,他不再仅仅是石束安的侄儿。尤其在河西工作的这两个月来,

    他越来越有这种浓烈的感受。

    现在的他,就是敢这么进来看看妹妹,这无关什么计划或者目的,甚至不仅

    仅是某种占有和征服的冲动,而只是某种突破禁忌的本能,他就可以这么做。他

    贪婪的呼吸着房间里空气,连空气都洋溢着处女的甜香……哦,妹妹是处女么?

    也不一定吧……听婶娘的口气,妹妹好像玩的挺疯的,现在别说大学生了,连高

    中生甚至初中生,在外面乱搞的都不在少数了。

    也许堂妹早就和别人做过了?川跃自问也没多少处女情结,思想上也很开放,

    但是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忽然有些特别的心痛。琼琼毕竟是他的亲人,是他的妹

    妹,是他的跟屁虫,是他的小不点,也是他的小公……在他看来,如果说这个

    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可以有资格享用婶婶柳晨的身体,那么只能是叔叔石束安;

    可是琼琼……他从来没想过有什么男人,有资格进入甚至只是接触妹妹的身体

    ……这甚至有一点像是父亲守护女儿的感觉一样。

    他对于性问题其实非常偏激,他甚至可以接受身边的甚至自己的女伴,为了

    金钱、为了权力、甚至为了某种不得不发生的屈服,去和其他某个强大的男人交

    媾,达成某种交换;但是这绝对不包括他的妹妹,他的婶婶……甚至在内心深处,

    他都不希望她们会为了「爱情」而去另一个男人发生什么……尽管连他自己都承

    认这种想法荒唐了些。

    而如今,看着堂妹那性感魅惑的睡姿,他更有一种从未细细想过的感觉:应

    该只有自己,才有资格进入、享受、占有妹妹的身体,甚至……

    当然,这不是周衿,这不是苏笛,这不是陆咪……这个女孩子,是他的妹妹

    ……无论从血缘关系,还是自小在一起共度的时光,都是他的至亲亲人,他当然

    不能扑上去强奸她,他绝对不会伤害她。对这个经历了家庭破碎、父亲入狱的妹

    妹,他需要做的,是疼爱、保护、安慰、照顾、甚至指引她人生之路;而不是糟

    蹋、占有、凌辱、奸污……在她的身上获得快感和享受……但是他现在即使想想

    能从后者中获得的满足和快乐,都感觉到充满了浓浓的吸引力和诱惑,几乎让自

    己把持不定……

    是亲亲妹妹的额头就离开?还是至少和小时候一样?偷看一下妹妹的身体?

    而且这次自己可以看到的,可不是幼小女孩那尚未长成的仅仅是象征意义的身体,

    而是真正的9岁大一女生那已经渐渐成熟、却还没有彻底褪去纯真稚嫩的多汁

    肉体……

    他无法停下自己这个念头,仿佛是靠近某种巨大的诱惑,在一步步靠近妹妹

    的小床,一步,又一步,床沿比较矮,川跃只能跪下来,凑近了石琼那如同天使

    一般的脸庞。那种少女沉睡时的体香,更加浓烈了,已经如同真的味觉一样扑鼻

    而来,是因为搀和着妹妹呼吸出的二氧化碳的口鼻气息么。睡眠中的少女的睫毛

    显得特别的修长,眼帘的缝隙处却水汪汪的,小鼻翼也是一扇一扇,那嘴唇…

    …琼琼的嘴唇是真的迷人,即使她身上其他的器官美也许是年龄、气质、打扮、

    性格因素有所加分,但是琼琼的嘴唇,确实如同工艺品一样,如果不是怕把

    她弄醒了Ang,真想和小时候一样,吃一口她那粉嘟嘟的嘴巴……

    轻轻拨开她的秀发,从肩膀这里拿捏着掀开被窝的一角,里面的少女的上半

    身就露了出来。石琼穿了一件粉红色的纯棉睡衣,贴着她那玲珑曼妙的身子。

    不是吊带,不是蕾丝,没有深V ,没有罩杯……只是粉红纯色的棉质,唯一的装

    饰是领口这里纹了一圈雪绒花,那只用细腻柔软的布料,贴在琼琼的肩,裹在琼

    琼的臂,勾在琼琼的腰,吻上琼琼那高高耸起的两座乳峰上……反而爆发出那些

    刻意性感夸张的衣服所难以企及的性魅力和性诱惑。

    琼琼的乳房发育的简直完美啊,虽然不是什么巨峰,但是也应该有B 罩杯吧,

    那形状精巧的呈现出两座活泼的小皮球状,即使是仰面而睡时也能有这样的挺拔,

    如果摸在手里一定是非常的富有弹性。再稍稍掀开一些被子,琼琼的下身却没有

    穿睡裤……这丫头,还是那么随性,上身穿的好像秋天,下身却好像夏天,只有

    一条粉绿色,纹着白色小鸡心的少女内裤,包裹在那圆鼓鼓的三角地带,紧紧的

    贴来呈现那女孩子最神秘也是最美艳的线条,是能够清晰的看到,用两条紧实

    的贝肉,夹出来的一条细细的缝隙,却让那粉绿色的内裤,轻轻的陷下去一条深

    色……这夺人眼球的饱满视觉冲击,一时间,几乎让川跃都忘记了去欣赏妹妹雪

    白粉腻的长腿和膝盖,尽管那依旧是人间美色……

    可能是被子被掀起来,稍微有些凉,琼琼的身体稍微挪动了一下,甚至发出

    类似梦呓一样的「呜呜嗯嗯」的小声,但是马上呼吸又沉稳了下来……

    川跃轻柔的隔着那棉质的粉红睡衣,抚摸上了石琼的乳房。饱满、柔软这两

    种触感怎么会那么完美的结在同一座乳峰上,还有那颗现在摸上去是如此柔软

    有些调皮可爱的小颗粒……琼琼的乳房的手感让川跃激动不已,这和十几年前还

    是小姑娘时候的石琼当然是截然不同的,也不知道她那少女小乳头的颜色和形状,

    乳晕的颜色和尺寸如今是什么样的呢……但是很可惜那件上身的睡衣是套头式的

    没有纽扣,如果要想脱掉去看琼琼的乳头,肯定要扶着琼琼的身体起来……又不

    是药倒在床上,那样一定会弄醒妹妹的。

    川跃忽然觉得有些古怪,这还是自己么?自己对其他女人发起攻击时是多么

    的残酷和激烈,而此时,却如同偷看女孩子的纯情小男生一样,就怕妹妹察觉到,

    当然,这是带着伦乱的刺激,这甚至带着感情和道德的拷问……他疼爱自己的堂

    妹,也贪恋她的身体,这是两种相容,还是不相容的感情呢?

    至少摸一下那里吧……川跃放弃了想看妹妹乳房的念头,深深得吸口气,轻

    轻的用拇指和食指,抚摸上了琼琼内裤包裹的那女孩子最私密的那条缝隙……

    软,温,香……其实只是一种手指的触感,其实川跃是征服玩弄甚至强奸过

    好几个女孩子的情场老手,其实这个神秘的所在,他早在很多年前也光顾过,但

    是那种触及刹那所带来的快乐,却让川跃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满足,感觉到神魂颠

    倒,仿佛是昨日再来,好像不仅仅是在偷摸一个女孩子的内裤禁地,更像是在宣

    示权,也像是在抚摸时光……

    他不敢去抠那条缝隙,怕那里太敏感,惊醒了妹妹,而只是搓着棉质的布料,

    轻轻的捻动妹妹的两片阴唇外侧的皮肉,那种软软的手感,发出「沙沙」的小声

    音,虽然是隔着内裤,但是那布料也是贴的在亲吻着自己堂妹的阴唇啊……

    「沙……沙沙……」声音有些奇怪,很小声,似乎只是布料和肌肤褶皱的摩擦,

    纯棉柔软,少女细嫩……好像没有感觉到应该有阴毛在助长着这种贴发出的摩

    擦音……妹妹都已经9岁了吧,怎么可能没有长阴毛呢?难道妹妹是天生的白

    虎?

    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脑海中的想像力,童年时最后一次偷玩妹妹的身体时,

    妹妹才七岁,根本不懂事,当然也不会有阴毛,但是今天……那多汁的肥嫩的少

    女阴户,难道也是白净细腻,一丝不生的么?还是说?妹妹有着丰富的性经历,

    已经到了要动剃光阴毛来取悦某个甚至某些男人的时候?

    那种渴望,那种渴望延展出来的胡思乱想,仿佛时间空间都在错乱,仿佛不

    是在河西大学的女生宿舍,仿佛自己不再是26岁熟戏花丛的风流公子哥,仿佛

    一切都在到十几年前最后一次溜进妹妹的房间偷玩她的身体的时光……甚至

    到更早,在那个兄妹用的房间,那个上下铺……

    已经分不清楚是什么更吸引他,是眼前这具美艳娇憨的少女身体,还是兄妹

    乱伦的禁忌诱惑,还是往日的时光……他几乎就要失控,几乎就想抠挖下去,似

    乎要探个究竟,似乎更是忍不住要去拉下妹妹的内裤来,亲眼看一看,那他曾经

    看到过,却许久再也没见,依旧眷恋入梦的石琼的蜜耻处……甚至想要探一下

    妹妹的处女膜是否还在……一切关于妹妹和他人性交,甚至和他人性游戏的幻想

    是否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

    石琼「呜呜」两声,双唇一动一动,手也开始张,似乎终于在梦中有所知

    觉,两条长腿也稍微搓了一下,一副即被川跃的动作从睡梦中唤过来的样子……

    川跃几乎在一瞬间惊醒,居然慌了,忙不迭把被子给妹妹盖上……看着妹妹

    慢慢在朦胧中张开的迷离睡眼,那刚刚从别一空间转的带一些愚态的可爱…

    …他忽然觉得一阵惭愧,感觉自己有点禽兽不如,只好装成没事人一样,亲昵的

    蹲在床边,等待妹妹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