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19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9:陈樱,女生宿舍

    典礼后陈樱也没能走开。

    王书记露个面就去了,但是肖校长还是陪着宋司长和刘局长参观了一下新

    建的篮球馆,非要陈樱陪着。刘局长是认识自己的,还笑眯眯的和自己打招呼,

    陈樱只能礼貌的应,其实她一点也不喜欢刘铁铭。不过是老爸的顶头上司,她

    也知道分寸,只好陪笑接待。一直到陪领导完影,下午四点的时候,陈樱才

    到女生新五宿。

    河西大学是年名校,因为原建在昔年的白松学堂旧上,所以即使一路

    扩展至今,其建筑风格也是红砖黑瓦,保留了许多古意。只有3年前才修建的一

    批的留学生宿舍楼,算是开始秉承了现代建筑的外观特点。逐渐跳出了原来

    的风格,喜欢的年轻人颇为赞赏,也有一些人就要忍不住骂上两句「崇洋媚外」

    之类的。

    女生新五宿就是这批建筑中的条件最好的一栋。尤其是6楼这一层,两人一

    个套间,其实是小小的两室一厅公寓格局,装潢得很精美,电视、络、沙发、

    空调、冰箱、洗衣机、厨卫设备样样齐全。两个小房间里都有独立的大衣柜、书

    桌和一张米5宽的大床。卫生间里甚至还配有卫洗丽。这样的条件,即使是放

    在市里一般的公寓对比起来,也是毫不逊色,而比起学校宿舍里绝大多数普

    通学生的住宿条件来说,那几乎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当然,这仅有的十几间「顶配」的房间,也不是一般学生有条件可以住的。

    虽然互相之间不太打听,但是想想也知道,一年二万七的住宿费,还不包水电,

    并不是一般家庭能承担或者会考虑去承担的。即使一些家道比较殷实的家庭,也

    不太可能在大学生宿舍上这么花钱,总觉得未免有太奢侈太溺爱太引人瞩目的感

    觉。话虽如此,经过十年的高校扩招,河西大学现在一届学生的招生规模已经到

    达了4多人,总有一些富足的家庭,又特别溺爱子女,唯恐子女离开了家

    庭后住不好吃不好睡不好,就特别看上了这些宿舍。一来二去,虽然是这样昂贵

    的住宿费,却最终变成一个供不应求的局面,没点特殊关系,属于「大学里的掌

    上明珠」一个级别的女生,根本不可能在这里获得一个名额的。

    陈樱很幸运,她和室友石琼,就是属于「学校里的掌上明珠」这个级别的存

    在。其实最早父亲根本不同意她来住这种宿舍,甚至认为「影响不好」,但是终

    究挡不住陈樱又是软磨硬泡,又是冷嘲热讽,才无奈托关系替她争取了一个名额。

    而自己也因此认识了自己这个室友:石琼,巧的时,石琼的妈妈就是自己的系

    任柳晨。后来想想,才明白父亲最终同意自己住进来,更多可能还是因为在这

    个地方,可以遇到更多高干子吧?甚至也许父亲压根就知道自己会和石琼住一

    间宿舍?看看石琼的家庭条件就知道了,似乎还远比自己阔绰有钱。后来和琼琼

    熟了,就听说了,她的爸爸,居然还是副部级干部。不过好像三年前,和柳老师

    离婚了。

    爸爸妈妈离婚了?听上去很惨么?我老妈还死了都6年了呢……陈樱有时也

    会撇撇嘴,恨恨的想。

    对于石琼,虽然日常两个人的关系非常亲密,不仅无话不说、无事不分享、

    而且常常痴痴颠颠的黏在一起都会做一些疯狂的女生之间才有的私密事。但是实

    际上,陈樱总有一种怪怪的体会:琼琼和自己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为什么总感觉

    到什么地方都比自己要强上那么一点呢。

    也许一切都源自爸妈更有钱、更有权吧。当你的家庭背景越是优越,其实你

    就越容易和其他人去比较家庭背景。副部级干部的女儿,当然要强过处长的女儿

    ……陈樱虽然知道这样很贱,但是还是忍不住这么想。

    不过有时比较着看,就连自己一向自信得意的美貌上,石琼好像隐隐都要比

    自己出色一点,是不是也是这种家庭背景的差距带来的错觉呢?其实琼琼没有自

    己高,乍一看身段也没有傲人,但是那鼻子那睫毛,透着那股子灵性,好像一只

    猫科动物一样,充满了狡黠的魅惑力,明明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似乎诉说着纯真,

    可是凑近想看仔细些,她又能矫健得消逝一般。这不是简单的漂亮或者美丽可以

    去形容的……而她有个调皮的习惯,几乎每天都在变换发型,胡乱中透着的娇憨

    和对自己气质外貌的信心;还有她那可爱的肉肉的嘴唇……对,最不可思议的是

    她的嘴唇,即使一切都是错觉,但是石琼的嘴唇确实是顶尖级的唯美,简直如同

    平面模特局部特写中经过修饰的照片一样,微微有些嘟嘴的可爱,上唇皮呈现的

    两个翘尖,仿佛能用形状去诉说滋味一样,人中处娇嘟嘟的有些肉感,唇角却弯

    弯的收向细巧,唇色如同剥开的水蜜桃一般,就算不用唇彩也能有那种水润的感

    觉,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嘴唇……这个局部实在给石琼加分太多了吧。

    其实自己的风格和石琼不太一样,本来也有很多自傲的地方,身高比琼琼要

    高,对了,有一个关键点,除了身高之外,自己的胸比琼琼大一号。即使是大学

    女生,这年头也明白胸是大一些更好吧,更能吸引眼球吧。不过走石琼这种女生

    路线的风格,本来也不需要是波霸的吧。

    陈樱摇摇头,开门进宿舍。外面是刷成粉青色的客厅,南面是两扇房门。石

    琼的房间半开着,她先推开石琼的房门,进去小小一探头,轻声叫一声:「琼琼

    ……」,没人应答,里面窗帘都拉上了,只有软软的呼吸声,一个玲珑的身影裹

    在被窝里,整个房间里似乎都一股暖暖的甜味,原来在午睡。

    陈樱又虚掩上石琼的房间门,到自己的房间,上房门。「蹬、蹬」得左

    右脚一殿,把运动鞋踩下脚掌来,穿上室内拖鞋。也拉上自己的窗帘,打开壁灯,

    打开大衣柜,其实只是为了展开门背后的穿衣镜。对着那面穿衣镜,开始脱衣服

    了。她一直很喜欢在镜中自己看着自己脱衣服,她喜欢在最美的年龄,欣赏自己

    最美的体态。

    把运动校服的拉链直接扯下,甩着膀子将校服直接从身后抛到床上。镜子里

    就出现了一个被修身的纯白色的棉质打底衫包裹着的美妙上身。从腰肢的绝对细

    腻,向上做一个柔和的延展,然后被打底衫衬托的那么勾人魂魄的两团乳球,骄

    傲活泼的挺立在那里。这种魅力不是轻易给学校里那些半吊子男生们欣赏的。陈

    樱叉着腰肢,在镜子前摆个动作:

    「这个女生你们认得么?大领导们?要不要这样和我影啊?!」她自己对

    自己咯咯笑。但是又嫌弃还不够满足。又弯下腰,把校裤也稀里哗啦得扯下来。

    然后镜子里就是一个裸着两条修长的大白腿的躯体了。校服的褪去,让人仿佛可

    以完全忘记了这个镜中的姑娘,是一个学生。

    陈樱一直明白,自己比同龄人,有着更多的成熟魅力。雪白色的打底衫,淡

    粉黄色的内裤,两条慑人心魂的腿,雪白的大腿很细巧,却因为一直以来的体育

    锻炼,很紧实有力的样子,最妩媚到让人神魂颠倒的,是她在靠近大腿根部,还

    有一颗暗红色的腿痣,那搁在一片白腻中,虽然稍微显得有些「瑕疵感」,但是

    却凭添了多少性感的诱惑。想想看,如果有男人可以看到这颗痣,会多么的迷醉,

    因为她处在的部位,却是不能和普通人分享的女孩子的大腿内侧……陈樱娇痴的

    在镜前做一个叉腰抬头挺胸的帅气动作,两条腿呈丁字形摆着,那线条分外动人。

    房间里可惜没有男人,如果有男人,一定会被这一幕性感,击打得昏死过去吧。

    她又干脆把打底衫也从下腰撩起,从头上套了去。露出自己的文胸,和文胸

    包裹下,那一点不像小姑娘,而更像一个内衣模特才有的胸型。饱满,丰润,在

    罩杯上微微露出的一小段乳球已经足以向别人宣布这一切可不是内衣造型,而是

    真材实料的少女青春活力。

    这件文胸也很漂亮啊,和内裤是一样的嫩粉黄色,虽然自己有着已经渐渐成

    熟的身体,但是毕竟只有9岁,还是一直喜欢穿一些少女风格的内衣。有意思

    的是,傲人的身高、长腿、美乳配上这些少女内衣,会形成一种特别的视觉冲

    击感。

    她扶着自己的内裤边缘,在最细巧的腰肢收拢处叉着臀胯,左扭扭,右扭扭,

    在镜中欣赏着自己,臭美了一通。

    「想这样搂着本姑娘影么?本姑娘这具身体,你们想玩么?班上的那个什

    么张某某,男篮的那个陈某某,学生会的那个自以为是的李誊,你们想看看本姑

    娘穿内衣的样子么?系里的韩老师,女队的徐教练,你们偷看过本姑娘的领口吧,

    想直接摸摸这里的手感么?哦哦,还有我们尊敬的肖校长,刘局长,还有今天最

    当中的那位大领导王书记……你们这群老货,想不想看看本姑娘内裤里面的风光

    么?还有……还有……那个人……他一定想的吧……哈哈,哈哈……一群傻逼蠢

    货……」

    她得意洋洋的在镜子前意淫了半天,都可以要想这想那,甚至有点忍耐不住

    想去自己的柜子里取那颗跳蛋来爽一下了。客厅里蜂鸣器却响了「嗡嗡……」,

    几乎把她吓一跳,想想房间了也没别人,也顾不得穿衣服,跑到门口按下按钮,

    扩音器里传来楼下阿姨的声音

    「63……石琼的哥哥来找……」

    「哦……,在的在的,您让他上来吧……」

    其实大部分河西大学的男女生宿舍是不允许放访客上来的,但是都到了女生

    新五宿这种条件,连校方都知道住在里面的学生,即使不是留学生,也个个都有

    着太丰富的交活动,所以也就睁眼闭眼放松了监管规章。楼下的阿姨也习惯了

    张三李四的来访。

    石琼的哥哥既然要上来,当然要去叫醒一下石琼,但是当务之急却不是这个,

    自己还只穿着内裤和文胸呢,陈樱顾不得别的,只好奔自己的房间,从柜子里

    胡乱找一套居家的大T 恤和宽松大睡裤来穿上。对着镜子整理整理了发梢,把扎

    着后马尾的红色绒绳又重新固定了一下,有人来总不好太露春光吧,再好好看看

    领口……OK……虽然文胸罩裹下的乳房在大T 恤下依旧有着让人喷血的形态,但

    是至少没有走光,虽然自己的样子稍微有点居家懒散,但是也就凑了。

    才穿戴得勉强可以见人,果然有人「咚咚咚」敲门,陈樱只能先答应着「来

    了」,过去开门。打开门一瞧,门口站着一个大男生,居然看得陈樱也一愣,我

    靠,好帅啊。

    「你好……我找石琼……」进来的微笑着的男人,非常高大,看着估计都快

    要有米9了吧,理个平头,穿一身半高领的深色针织衫,戴一副黑框眼镜,文

    质彬彬下却掩饰不住肌体的健硕,眼睛深邃有神,五官轮廓分明,衣着一丝不乱。

    陈樱也算见过世面,一时都有点看呆了,忽然也觉得自己的穿着有点太草率了,

    但是事已至此,只能招呼:「进来坐进来坐……琼琼在里面午睡呢……我是她室

    友……」

    陈樱把川跃让到客厅里的沙发里坐下,她天性如此,忍不住玩笑道:「我不

    知道,琼琼还有你这么帅的哥哥啊……看着就像……就像……」她一时也想不出

    来看着像谁。

    那男人迷人的笑笑,文质彬彬的抬抬镜框,交叉着双手,礼貌得说:「我是

    她的堂兄,叫石川跃,一直在国外读书,也少照顾妹妹,可能琼琼才提我少吧

    ……我也不知道,琼琼有你这样的美女室友啊……」

    「真会说话,我叫陈樱,是体育管理系的……」

    「哦,那你是我婶婶的学生吧……」

    「是啊,柳老师是我们系任。我是校篮球队的……看你身材,是不是也练

    过篮球啊……」说出这句话,陈樱忽然又些懊恼,自己今天未免表现的有点太小

    女生了,自己不是那个酷酷的篮球冷美女么,怎么见了个成年帅哥男性就有点把

    持不住的意思呢。

    「我没有练过篮球,不过我小时候练过短跑……练职业篮球,我的身高不算

    什么……」男人笑起来,有些小腼腆,如同春风拂过大地:「我听我婶婶说起过

    你,你是陈处长的女儿吧……」

    陈樱的脸色略略飘过一阵阴霾,但是马上恢复了正常:「是柳老师说的吧。

    你认识我爸爸?」

    川跃笑笑,说:「我也在省局工作」,但是他似乎捕捉到了陈樱不太喜欢这

    个话题,从身边的服装袋里取出一只小小的长条形的包装盒,对着陈樱笑了:

    「这是带来送给你的……」

    「送……送……送给我?」陈樱未免有点愣了。

    「初次见面么,一则要感谢你在宿舍里照顾我这调皮妹妹,二则……陈处长

    也算是我的领导,对我很多照顾……我也应该表示表示么……」

    陈樱有些失望,耸了耸肩,这种场面不是她期待的,也不是她喜欢的,她习

    惯了,连手都没有伸过去,摇头道:「我不能要……」实在有些失望和不解恨,

    加了一句:「您这么说起我爸爸,我就更不敢要了……」

    「……这不是什么值钱东西,算不上行贿的……」川跃居然大方的自己把包

    装盒扯开,盒子里露出来居然是一条橙色的篮球腕带……

    陈樱未免也有些好奇了,这是什么玩意?怎么有人送她这个?就算是名牌运

    动品牌的腕带,能值多少钱,怎么有人送这个?

    川跃笑笑,解释道:「这是普林斯顿大学NCAA夺冠时,只有校友可以采购的

    纪念品,橙色是学校的标志色……是我在美国用学生证兑换来的……如果说钱,

    论起来也就是一两美金的事……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陈樱释然了,她不仅觉得挺有纪念意义的,而且想想也确实不像一次拐弯的

    取悦自己的父亲的行贿行为,而且既然是篮球腕带,送给自己也很切题,这个大

    男生如此用心,简直搞得如同特地来探望自己的,倒让她不能不买账了,就笑着

    接过来,看看样式很挺别致,忍不住诚挚的说声:「谢谢」干脆就直接戴到了手

    上,看着老美的东西其实品质还不错,也很喜欢,又说:「琼琼睡午觉呢……我

    帮您叫她……」

    「没关系,让她睡一会好了,你们学习都挺辛苦……」

    陈樱噗嗤乐了,但是也总不能说自己和石琼学习其实没什么辛苦的,每天都

    是疯玩,只好搓搓手说:「那我给您倒杯水吧……」

    「嗡嗡」蜂鸣器居然在这个时候又响了。

    「63,陈樱在么?有个叫李誊的找,说给你送赛程表来了……」

    真是能凑一起……

    陈樱皱眉欠欠鼻子,但是又很无奈,这个李誊,三天两头找缘故跑来,次次

    借着他自己是学生会体育部部长,陈樱是篮球队排球队双料队员,有事没事套近

    乎往63跑,但是怎么看着,那小眼神,那小动作,都是借机在接近石琼的意

    思。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这里忙着呢……接待客人……不方便……恩……麻烦阿姨和他说一下,

    石琼的……朋友来了……我们在谈事,让他头再来吧……」有心要给这个自以

    为天下第一帅哥的篮球队队长学生会部长一点难堪,陈樱决定。

    「他说他上来……」阿姨很不耐烦了,这些富家小女生之间的事,她老人家

    也懒得管那么细。

    「别别别,我下来拿下来拿」陈樱恨恨的。

    「你有事就去忙吧……我自己等等琼琼没关系的……」川跃似乎很诚恳。

    陈樱一愣,这会石琼可还在房间里睡觉呢……留个男生在客厅,自己走开真

    的好么?不过马上她又释然了,毕竟人家是堂兄妹么,能有什么关系?而且从礼

    貌上也是应该留给他们兄妹一些私人空间,也许他们还有一些家里的私事要交流

    ……

    她只能笑笑对着听筒好没气的说:「行了行了,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