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17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7:陈樱·席台

    陈樱没想到,自己只是一个学生代表,今天居然会被安排在席台上,虽然

    只是最靠边的座位。但是她依旧有些难以抑制自己此刻起伏的心情,忍不住用余

    光去打量席台上的豪华配置。

    这是河西大学今年头等盛事,「河西大学体育产业研究学院」的成立典礼,

    校领导、省局领导、学院领导、赞助商、专家、基层官员当然都是要出席的,这

    席台上的座位排布永远是这种仪式上的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陈樱是官员子女出身,一直都明白这里的复杂门道,本来替工作人员想想,

    今天的席台其实有些难以安排。河西大学校长肖亚兵、省体育局局长刘铁铭都

    亲自来了,甚至国家体育总局科教司宋司长都算是大驾光临。这三位,其实细论

    级别是一个级别的领导,名义上,河西大学校长其实是副部级干部,而刘局长和

    宋司长都属于厅局级干部,理应还是由肖校长坐最当中,但是一则有客之别肖

    校长毕竟是河西大学人,二则宋司长算是「首都派来的」,这里其实就很难定

    论三个人的坐法。何况,体育管理系系任柳晨老师,虽然论级别只是个教授系

    任,但是女士优先又是今天的角,而且柳老师江湖盛传名门闺秀,就算是省

    部一级领导见她面都很客气,总也要考虑她的位置。

    不过好在,也不知道是哪阵政治春风,今天居然把河西省的父母官,省党委

    书记兼省长王鼎都吹来了。这即使对于河西大学来说,都可以算是难得一遇的贵

    宾级领导了,反过来也解决了今天座位难排的问题。自然是王书记坐最中间的位

    置,一边两侧,左右依次是肖校长、宋司长、刘局长、柳老师了……

    「幸亏老爸没来……否则这席台上,都未必有他的位置」陈樱忍不住自己

    的天性,刻薄得冷笑。想想这样的配置,居然能有自己的座位,又实在忍不住一

    阵激动。

    这种配置,虽然自己也是见过世面的,在一定的圈子里,也算是被人瞩目的

    美少女大学生运动员,论家世也算个官二代,但是未免也觉得有些心潮起伏。不

    管在学校里,风气上人人都鄙夷所谓的领导、公务员、官员,但是真的坐在这个

    位置上,试问谁能真的不带有三分得意之色?

    而且她知道,今天自己能坐在这个位置,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原因,是校长、

    柳老师认为自己的容貌、气质和成绩,配得上今天的场面,来做这个「学生代表」;

    而不是因为父亲的关系。当然了,柳老师的女儿石琼,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个人选,

    但是这种场,既然柳老师自己都坐在那里,总要避嫌。于是,才有了自己坐在

    这个位子上,离开省长都只有5个座位……这让她怎么也冷峻不下来,雪腮上泛

    出了阵阵如同酒醉一样的艳红,在席台上,更显得明艳动人。

    这种在一个独特的圈子里俯瞰众生的感觉,让她仿佛又到了那年的洛杉矶

    ……

    受到父亲的影响和希冀,陈樱6岁就开始练体育,由于身高上似乎有一些优

    势,重点就在篮球、排球上发展。2岁的时候,她就加入省重点体育单位,控

    江三中的初中女子篮球队,随队开始集中训练;3岁篡改年龄进省青少年篮球

    队集训,一直到5岁初中毕业前,都是属于在向专业篮球运动员之路上努力。

    其实陈樱也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篮球,但是在她人生的记忆中,4岁那年的

    洛杉矶之行却给给她留下了让她激动不已的忆,似乎在那时,自己是真心希望

    可以打得更好,成为一名真正的篮球运动员的。那年父亲花了大力气,替她动了

    手脚走了关系,递补了其他队员,成为了C 国「中小学篮球生集训联队」的一员,

    参加了在洛杉矶举行的世界青少年篮球培训锦标赛,虽然事后看来,那个所谓的

    「培训锦标赛」,其实更多的是一个商业性质的篮球夏(冬)令营。但是那一段

    时光,五光十色、有模有样、如梦似幻,她和操着不同语言有着不同肤色的少男

    少女们一起,在世界篮球的圣地美国洛杉矶,度过了个日夜;那些孩子很多

    真的是未来的各个国家篮球之星,而那时,年纪还小的他们,却又是那么的童真、

    快乐、单纯、阳光、友好……大家在一起打球、联欢、训anG练、比赛、下、见

    明星。而办方颇有渊源关系,甚至连世界级的巨星MJ都来到训练营里和大家欢

    笑,象征性的「指点孩子们打球」,MJ还夸了陈樱一句「Good」,只有一个单词,

    也不知道在称赞小姑娘的球技还是动作,形体还是态度,却让陈樱几乎要激动得

    昏过去……在最后的比赛中,虽然在2支球队中C 国只拿到了第6,虽然陈樱

    只是一个替补,但是大赛组委会依旧给大家颁发了奖牌和荣誉证书,依旧安排大

    家聚餐,联欢,还一起去看了那年的NBA 洛杉矶全明星赛,参加了全明星赛的各

    种活动,然后互道珍重和友谊,互送礼物、影、拥抱、亲吻……在依依惜别中,

    在世界篮联官员的送行中,才离开了那个宛如天堂的世界……

    世界级的舞台、巅峰级的体验、梦幻般的经历、那种「够档次」「够洋气」

    「够炫酷」的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冲击力,那种活在一个「独特的圈子」里,仿佛

    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一起俯瞰众生的成就感和愉悦感,甚至那声「Good」…

    …都让陈樱迷醉不已,味至今……

    不过那不久后,她的所谓「篮球生涯」就开始走下坡路。这很正常,没什么

    特别的原因,少年运动员大多这样,能有几个人能够真正攀上职业体育的高峰呢?

    父亲当然可以替她做一些事情,但是毕竟不能代替她去打球,不能真正改变她的

    实力表现,在省里还可以做一些文章,离开了河西,父亲的影响力也是有限的,

    她总要去面对更加艰难的挑战。

    高一是个坎,高一前不能进省队,就只能是个业余运动员。省里也好,国家

    队也好,什么夏令营也好,都不能逃避体育运动的基本规律。并不是身高比别人

    高一些,就能打好篮球;也不是长得漂亮一些,就能成为明星;当陈樱一面读初

    三面临中考,一面必须面对自己在省青少年队其实没有上场时间的现实时,她就

    知道自己要面临转折和抉择。

    篮球曾经在少年时代带给她的「真正的顶层会」的迷醉感受,她必须放下。

    好在父亲在这方面也是清醒的,从初二开始,就加强了她的文化课补课学习

    要求。她考分离市重点高中河溪一中还差7分,这点差距父亲会想办法帮她「弥

    补」的;进入河溪一中读书后,她虽然也在所谓的「校队」参加了篮球队、排球

    队、羽毛球队,但是她知道,父亲也必须接受,职业体育的梦想,应该只是一段

    童年往事了,反正这种「我家小孩也许是个天才」的想法,很多中产阶级家庭都

    曾经有过,放下也就放下了,父亲也只能作罢。

    在青春期,她甚至祈祷自己的身高不要再长了。米75还不够?在高中部,

    她因为越来越出众迷人的容貌和身材,已经得了个外号叫「高不可攀校花」;这

    个外号除了身高之外,也可能因为她标志性的挂在嘴角的有点刻薄的冷笑……

    但是她依旧很得意,高中的时代,是她的美丽焕发到让人无法逼视程度的三

    年。她依旧打篮球、打排球、甚至开始学习球。但是她已经不再梦想攀上什么

    篮球世界之巅,她更看重的,甚至是自己在打篮球时,穿着最炫酷的篮球鞋,最

    英姿飒爽的T 恤和偶尔露出腰线的运动裤,扎着象征着青春和动感的侧边马尾,

    让男生们看着自己起跳投篮时那种线条的振动,才是她最现实的享受,还伴随着

    自己那有点刻薄的冷笑……河溪一中是书呆子学校,在几个自以为条件很好的顶

    级校草男生向自己靠拢受挫后,也不太有男生敢来攀折自己。

    直到每年河溪高中联赛时,她出镜在其他河溪高中生的眼前,美艳的外貌和

    特别懂得打扮的风姿,让几乎所有其他校队的几个自以为帅酷到爆的阳光男生,

    都借着比赛的因头,妄图接近自己,甚至有大胆的直接邀请过自己约会。

    她喜欢那种刻薄的冷笑,冷漠却满足的拒绝,洛杉矶之行依旧在作用着,

    「我曾经摸到过那种圈子」,「连MJ夸过我一句'Good !' 」,我要和你们这些

    胡子都还没长出来就自以为是流川枫的傻逼们约会?

    关于自己的这种笑容,可能很小的时候,自己就习惯了,只是一种自然而然

    的表情,其实也没太大的恶意。很小的时候,母亲忽然笃信上印度教,曾经给陈

    樱念过一首印度教中的诗歌:「诸天帝折磨诸鬼蜮,阿修罗却偏要笑,那笑容如

    同妖邪」……

    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母亲给幼年的她念那么吓人的诗句时,留下了什么

    童年阴影,但是她这么多年,一直都记得这段句子,也渐渐喜欢上了这诗句中诡

    异的氛围。她要笑出来,让自己魅力四射,让自己美到醉人。

    高考她考了475分,没能达到河西大学的分数线,但是父亲自有办法,篡

    改了她的体育成绩,还特地让自己参加了一个什么「文体互助暑期小家教」的活

    动得到加分,让她作为河西大学的体育特招生,一面加入河西大学篮球、排球校

    队,一面就读了体育管理学本科。当然时代不同跪了,大学校队的竞争就要强了

    许多,「高不可攀校花」的称号依旧在,但是校队力,她是逐渐打不上了,参

    加校队的训练活动,偶尔应付一下校级的比赛,也逐渐变成了陈樱的一种「大学

    团兴趣活动」。好在,跟着非常喜欢她的体育管理系系任柳晨,也的确能学

    到一些知识,也可以重新规划自己的未来职业走向。

    她依旧打篮球,更多的还是因为,可以给自己理由穿已经贵的离谱的正AJ,

    穿最时尚搭配的欧美运动风的内外衣裳和饰品,再稍微染几丝玫瑰色的发丝,依

    旧扎自己最得意最熟练的侧边马尾,但是保养发质的护发水却已经可以使用9

    美金一瓶的Kerastase.她从小就不排斥性感的魅力,她已经更加熟练,不仅仅会

    纠正自己的投篮动作让它更加动感,好让男生们更狂热得欣赏自己起跳和落地时

    那种曲线的振动,她甚至开始刻意的学习搭配着T 恤颜色来处理流汗的程度,有

    时刻意让汗水将自己的胸前染出一片倒三角形,让自己汗渍在阳光下焕发出最醉

    人的视觉效果来,T 恤在从锁骨到乳沟处染成汗深色,这样可以更好的展现自己

    青春无敌的乳房和一种独特的性诱惑力……她还懂得,如何展现自己的小腿的形

    态,如何控制自己的肌肤颜色略略偏向某种「小麦色」一样色感,这和一味追求

    白皙的普通女大学生是略有不同,更加高贵的;再配着运动短袜和热裤,让自

    己的腿可以撩拨男生们的欲望……或者如何展现自己的腰肢,或者如何展现一下

    自己的背脊和手臂,必要的时候,露一下自己的高档少女内衣的肩带……

    这种其实性感到足以让大学男生们喷血的画面,在篮球和排球运动的背景下,

    却可以被阳光、青春、运动这些词来掩盖得非常明媚健康,得到校园环境内的接

    受;她毕竟只有岁,是一个因为篡改年龄,早读了一年大学的大一学生。现

    在,不管她的篮球打的怎么样,男生们来围观女队训练和比赛,其实一大半就是

    为了看陈樱,就连校宣传处,都觉得她的气质和美丽实在动人,甚至将她的打球

    动作的画报,都制作成了河西大学招生宣传品,印刷成册去吸引高中生「这是你

    们未来的师姐」来报考本校。

    她其实明白,在普通的情况中,在一般的环境下,她不过是河西大学里众多

    美女学生中的一员,最多是因为身高和肌肤浅浅棕色有些特殊魅力;现在的女孩

    子越来越懂得保养和打扮,「校花」可不是那么好封的;比如自己的室友琼琼,

    有时看着她,安静得盘着腿散着裤管,慵懒娇憨的坐在那里的时候,简直美艳到

    无以复加,即使陈樱,都要看得呆呆的,自愧不如。但是打球……在起跳的时候,

    在运球的刹那,在过人的动作中,在两手一挥,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时,在自己的

    蛮腰偶尔露出的细微时刻,在自己的乳房落地时那一阵弹跳的瞬间,自己在那一

    刻的美丽,是可以感染所有人,给自己重重加分的。

    那一刻,自己才是焦点。如同现在坐在席台上。

    运动对她来说,越来越变成了衬托自己魅力的某种工具和画面背景。所以她

    也越来越喜欢玩一些更加「美」一些的运动。玩一些台球,玩一些瑜伽,甚至还

    专门聘了省队的头号美女言文韵来做自己和室友石琼的球私教,为的是提高自

    己的击球动作的标准性。那也是美的,那也是性感的。

    我很迷人,而且我会打球。

    我打球的时候,也是最迷人的时候。

    我高高在上,又冷艳娇美。

    我身材曼妙,又气质清纯。

    而且我又是个文质彬彬的重点大学的大一新生。

    而且我有着迷倒男人的刻薄冷笑。

    也许很多男生,连想都不敢想,来征服我吧?!

    「诸天帝折磨诸鬼蜮,阿修罗却偏要笑,那笑容如同妖邪」……

    她其实挺满意自己这种定位,她曾经希望从篮球里获得的某种感觉,已经获

    得了一部分。

    何况她现在坐的位置。离开省长都只有5个座位了。

    她抬起头,让自己露出一些依旧有些冷傲的微笑,让自己运动校服下的胸脯,

    再显得骄傲挺拔一些,今天这个场,她当然只能穿校服,不能展示她那些价格

    不菲性感青春的衣服,但是席台下,还是会有更多人愿意欣赏她的容颜和姿态,

    而不会太在乎那些领导们的陈词滥调。

    她享受这一刻。明明自己只是无关紧要的一个学生运动员代表,明明这也算

    是一个重要的典礼,明明席台上坐着的是已经超越一般意义上的领导的大领导;

    但是女孩子,尤其是青春貌美的女孩子,对目光的天然吸引力,依旧让她,成为

    满场瞩目的焦点。何况石琼又不在身边,此刻没有任何人可以和她竞争,或者夺

    走她的瞩目。

    她笑了,「高不可攀校花」给你们露一个笑容吧,这次可以稍微阳光一些、

    亲和一些。「诸天帝折磨诸鬼蜮,阿修罗却偏要笑,那笑容如同妖邪」是她这么

    多年,一直都记得这段句子。她要笑出来,让自己魅力四射,也增添一些神秘感,

    让自己美到醉人,又不可靠近……

    王鼎书记一向有个好习惯,就是发言简短有力,今天似乎是临时决定来的,

    就更加了;有他开了头,宋司长、肖校长也就都没好意思多说太多废话。至于柳

    晨老师,这个唯一让陈樱觉得高贵而亲和的女人,更是一向少言寡语,典雅娴静,

    在这种场,更不会多说什么。

    典礼时间并不长,这席台自己当然不会一直坐下去,今天自己作为学生代

    表发言稿,还是校宣传部亲自拟的,不过是几句空话,也由不得自己发挥。直到

    典礼的尾声,持人热情洋溢得鼓舞着全场再次起立鼓掌,媒体也给了闪光灯,

    所有人都在热情却虚伪得笑着,也不知道在庆祝些什么的时候,陈樱却有点舍不

    得,一边学着自己的老师,尽量优雅的小幅度的鼓掌,一边依旧有些眷恋在这里

    坐着的感觉……刹那间仿佛触及到某种力量和阶层的边缘,即使她才岁,都

    让她有些小小的性兴奋。忍不住两条长长的腿都交叉搓了一下。

    她当然不在乎什么体育产业研究院,她甚至搞不清这究竟是个什么机构。

    但是她还是有些留恋席台上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