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15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5:言文韵·我想买辆车

    「哥,是我啊,你在哪儿啊……恩,也没什么事……我跟你说啊,明天队里

    我要去省局开会,恩……对……运动员代表咯……,你会不会在啊?你要是在,

    我见面和你说啊……对……见面说比较好啦……恩……就这样,到时候我打电话

    找你……拜拜……」

    言文韵挂了电话,无奈的挑挑眉毛,托着ANg腮帮子也有点犯愁。找哥哥,其实

    是想借两万块钱,虽然是亲兄妹,但是借钱这种尴尬的事,当然还是当面说比较

    好。而且借钱的理由,也只能对着亲哥哥才说得出口:她是想买辆车。

    以她今天在河西的名气,甚至都已经参加了温的外围赛,又是常常在电视

    上露脸的河西体坛小号一姐的身份,又是这个活动,又是那个采访的,外人不定

    认为自己多有钱,会地位多高呢。谁能知道,她是属于想买辆车的首付,都要

    去缠在做小编辑的哥哥支援一下的一个经济情况呢。

    言文韵其实属于最尴尬的一个年龄和境遇。

    经济上,说是已经独立了吧,以她目前参加比赛所能获得的奖金,各级机关、

    国家队、省队、学校一分,到她手里,根本就没只有个零头。可你要说经济拮据

    吧,球比赛好歹还有奖金,很多项目中心就是个死工资和那点运动员补贴,自

    己都已经第三个年头征战ATP 系列赛了,连世界排名都已经突破前3了,也

    不好意思说自己穷吧。

    生活上呢,说是成熟了吧,其实一直在队里过着训练,比赛,比赛,训练,

    开会,开会,剪彩,签名,比赛,比赛,训练,开会的生活,连个男朋友都没谈

    过;说是幼稚吧,自己都已经23岁了,参加过两届全运会,去过七个国家参加

    过巡赛,会活动和商业活动也越来越多,比起关在基地里正手反手的师师

    妹们来说,已经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了。

    两年前她就挂靠在河西大学,省里帮着争取了一个学籍,其实由于比赛训练

    压力非常大,修学分那是三天打鱼两天晒……不过因为这个原因,接了个私活,

    教两个同为河西大学的师妹球训练,认识了一个叫石琼、一个叫陈樱的女孩子,

    真是一下子给自己开阔了眼界啊。

    运动员的生涯,毕竟还是枯燥和乏味的。但是这两个女孩子,尤其是那个叫

    石琼的,虽然只是个大二学生,但是Hermes,Prada ,el,Cartier ,Tiffany,

    Gucci ,仿佛是给她看到了一个从未想象过的精致浪漫的世界……而最近琼琼更

    了不得了,一个大学生,居然跑去买了辆车……真是拉风啊……自己考出驾照两

    年了,其实从来也没想过,自己也许也可以买辆车,而不要只当本本族。

    后来石琼和陈樱拖自己去4S 店看过,选了半天,一辆小巧的Golf,6万,

    居然真的动了购买的心,反正马上,上一期澳和亚洲巡赛的奖金就要下来了,

    月供7元,到时候再算上自己的工资和运动员补贴,还有那个广告同,

    应该够了。谁知具体一问,是可以分期付款,但是如果真要享受那样的零利率,

    首付连税费就要3W.她是刚刚接触都市消费观念的女孩子,连家用都是勉强够的,

    哪里有存款啊。为了这点事问石琼借,那是开不了这个口,还能找谁,去纠缠自

    己那在上班的哥哥呗。

    明天,省局要召开一个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的动员会,虽然是很无聊的内容,

    但是各个体育中心还要装模作样的派运动员代表参加,自己本来就挂靠在河西大

    学,当仁不让的要作为球中心的运动员代表去参加。这种会议,作为编辑记者

    的哥哥也常会出没,当面借钱,会容易撒娇,容易成功一些。

    说起自己这么动心想买车,除了受石琼的影响,也确实还有其他的原因。其

    实石琼和自己,有时候亲密,有时候也有点懒得搭理自己的意思,完全是大小姐

    的兴致脾气。但是石琼有个堂兄,叫石川跃,也在省局工作。上个月正巧自己带

    琼琼练球,那个堂兄来看她,开车顺路就送自己家,路上说起自己有本,但是

    没怎么开过,那个帅哥居然也有心,特地把车开到一片空旷的停车场,让自己试

    一下他的宝马,两个人就认识了。

    这个叫川跃的帅哥却很NICE,很礼貌,很热心,和自己聊起了所谓「运动员

    的商业收入,项目中心层层刮」的话题后,不仅帮自己介绍了一个走私下的商

    业活动,替自己赚了笔小外快,还建议自己去找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经纪人」,

    虽然自己是苦笑,认为这没有任何可操作性。石川跃却很认真,还说下个月约了

    一些朋友一起去河西省东线自驾游,里面就有做经纪人的朋友,约了言文韵一起

    去。

    言文韵想买辆车,一方面,她希望能够在基本配备上跟上这些人的步骤和世

    界,另一方面,她也不想坐石川跃或者别的男人的车,被人误会。

    这是完全另外一事了。这几年来,借着各种由头,想要接近自己,甚至对

    自己有着明显企图的运动员、教练员、裁判甚至会上的公子哥可不在少数。自

    己迷人的气质和精湛的球技,混搭在一起所散发的魅力,对于很多男人来说是有

    致命吸引力的。何况自己的胸……

    言文韵也不知道是应该得意,还是应该烦恼自己的胸型。虽然现在所有女人

    都希望自己能有更加迷人和诱惑的性征,虽然33D 的胸型也不能说是真正意义

    上的什么巨乳,但是对于运动员来说,已经是非常不方便了。尤其每一次自己比

    赛,都需要特地选择有稳定功能的文胸甚至绑胸,宁可将乳房压抑着拘束着,也

    不能任由她们太过于「活泼的抖动」。一方面,其实总对反手击球有一些妨碍,

    更重要的是:她已经受够了人们过于关注她的胸脯。

    她从4岁起就被人暗地里叫「大波妹」,她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什么恭维,

    总觉得这是一种冒犯和轻蔑。我长的很漂亮,你们能不能不要只看我的胸?我球

    的打得很好,你们能不能不要只看我的胸?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自己打球的经历越来越多,人们表面上对自己越来越

    恭维,但是背地里,越来越肆无忌惮的拿自己的乳房说事。「借胸上位」?我已

    经在国内打出连续33胜的战绩了好不好?「借胸上镜」?是你们这帮色狼拍照

    的时候非要瞄准我这里好不好?再说了,胸是我自己的,我借了谁的么?

    言文韵非常烦恼。她也不是那种保守到认为别人意淫一下自己乳房就是强奸,

    就是流氓的姑娘。但是她总希望,别人在欣赏她的身姿的时候,能给一些更加体

    面,更加浪漫,更加文雅的赞誉,而不要把自己看成一个「大波妹」。

    不过这一点,那个叫川跃的干事就处理的很得当,他没有死盯着自己的乳房

    看,也没有刻意避这个问题,而是居然当面说起:「我注意到你有用绑胸啊

    ……这样对健康不利,尤其是国外比赛的时候没必要,老外不太看重这些……你

    将来一定会参加更多ATP 赛事的,应该全面的在西方媒体的镜头前展现自己…

    …」

    虽然一个男生当面居然说出「我注意到你有用绑胸」让言文韵羞的几乎要钻

    到地下去,但是那种诚挚却带着一些洋气的语气和论点,却让她格外觉得舒服,

    而且带着某种鼓励和肯定。她虽然也怀疑石川跃是在调戏她,而且对她也有某种

    企图,不过她相信自己能处理好和控制好。

    她承认,对于这个男人,她有些好感。就像她对自己的名义上的「学生」石

    琼,她有着一种天然的好感。也许有辆车,自己应该可以更加接近他们的世界。

    ……

    第二天早上起来,也就不去学校里点卯了。好好打扮一下自己吧,虽然是去

    省局开会,又是运动员代表,不能穿的太时尚耀眼,但是好在自己对自己的身体

    有绝对的自信,一件纯色的POLO衫,一条休闲九分裤,两色搭配就足够了……时

    尚到爆,而且……自己的样貌底子真是够美……

    对比石琼,觉得这小丫头处处看着都水灵到让人要醉了,虽然只是个大学生,

    但是连自己这个河西体坛第一美女都觉得有些隐隐的比较心,但是来到一群只知

    道打球开会的运动员当中,以自己的身体,以自己的气质,无论穿什么衣服,都

    是人群中的焦点吧,都会让师师妹们以艳羡的眼光看着自己吧。

    帅气一些,时尚一些,这种场,耳环是不适的,但是可以挂一条木制的

    十字配饰项链,木制一则没理由被教练和任们说自己「珠光宝气」,二则也特

    别有气质,三则么……也便宜。再取一个单肩挎包,普通一点的,琼琼送的那个

    是不适的,就是Puma的就可以,出发吧。

    省局自从搬家到了天体中心,要去就方便多了,而且像她这样的明星级运动

    员,门卫早已经都认识了。笑吟吟的放行,等她和这个打招呼,和那个打招呼,

    到了39楼的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应该的,她是河西的一线明星运动员么,

    来得晚一些也算正常。看看自己的位置,一面座位牌标注着:球中心运动员代

    表。学摸着坐进去,旁边倒一个清纯的小帅哥,似乎偷看自己的胸,瞄一眼就腼

    腆得躲闪开,连脸都红了。她倒是司空见惯,笑吟吟先打招呼:「你好呀……你

    是?那个……跳水队的江子晏吧……」

    「是啊。师姐好……」

    「你好呀,我叫言文韵,是球队的。」

    「师姐……您开玩笑呢,河西体育系统,哪里还有不认识您的啊……」

    「小嘴真甜,不过别老叫我师姐啊,把我都叫老了……我都不一定比你大

    ……叫师妹吧,显得年轻……」

    再一旁一个娇憨的小姑娘,整个娇小的身子罩在一件大运动衫里,本来正趴

    在桌子上半睡半醒的,似乎听见了,揉揉眼睛,看见是言文韵,惊喜的凑上来:

    「言文韵!啊呀师姐,怎么你也来这里啊!?」

    言文韵最享受这种来自同为运动员的同行们「遇见明星」的欢呼,但是看看

    这个小姑娘,虽然还没有发育成型,但是眉梢眼角一副清纯娇憨,倒是十足个水

    灵灵的美人坯子,倒是也一时看住了。却也笑着胡扯

    「我怎么就不能来啊……省局开会么。我们球中心也总要派人来的……」

    「我叫许纱纱,我是跳水队的……师姐,难得能见到你,你头能不能给我

    签个名啊……还有啊……你们河西大学今天有活动啊,你居然跑省局来开这种会

    啊……」

    「你们还知道那种活动呢?」

    言文韵有些惊讶,因为河西大学今天确实有个重要的活动,河西大学今天正

    式成立了一个叫体育产业研究院的机构,正在召开成立典礼,听说不少领导和

    会名流都要来,比起省局里这种例行的动员会,是要重要太多了。以她的身份本

    来是肯定也应该出席的,但是省球中心因为上一次南海锦标赛的奖金分成问题,

    和河西大学球队,闹得不可开交:她拿下了南海锦标赛的亚军,一共得了万

    元奖金,去掉税就是6万多,按理说省队拿/ 3,校方算是参赛名义方,也拿

    / 3,教练和队友再分剩下的一半,自己再拿最后一小部分就完事了。谁知河

    西大学居然就扣下了一半多,钱不多,但是省队里面子下不来,省队几个教练和

    任都气势汹汹的闹过了,还叫自己想清楚究竟是哪里的人……这次河西大学办

    活动,死活都不让自己去,要找个名义,才发配自己来这里开会的。

    这种圈子里的闹剧,言文韵其实也见惯了。让她惊讶的是,这个叫许纱纱的

    小姑娘,如何也知道河西大学体育研究院这种事。甚至大学生运动会,这个明显

    连高中年龄都够不上的小姑娘怎么也来开会也有点搞不清……

    两个人当中的那个江子晏,似乎有些局促,要向后退一点身体,好让她和许

    纱纱聊天。但是还没怎么说话呢。随着几声咳嗽,河西体育系统的实权人物之一,

    河西省体委党组成员,河西省体育局竞技赛事处处长,河西省后湾体育基地任,

    陈礼同志,就昂首进入了会场。

    运动员们在一边的宣传干事的带领下,鼓掌起来。

    「大家不要客气么……」陈礼脸色一向有些黑黝黝的,人也是一副精干枯瘦

    的老体育人的模样,不苟言笑,挥挥手:「刘局长今天去河西大学了,要持河

    西大学体育产业研究院的成立仪式,不能来。这个坏人么,那就我来做……」他

    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

    大家也跟着笑笑。言文韵自然也跟着笑笑。不过看到陈处长似乎有意无意的

    撇了自己一眼,她翘了翘眉毛,有些不高兴。

    这个陈礼处长,可是河西体育的实权大官。和一般的官员相比,他是技术官

    僚裁判出身,却一直没有能好好学个干部应该有的矜持,有点野路子,而且河西

    省局上上下下都传说他是有名的「性情中人」,每次来球中心,有的没的就要

    和自己说话,还经常找些借口碰自己一下两下,虽然也没有太出格的举动,但是

    实在让言文韵很不喜欢。虽然是从事体育工作,可是她总以都市文明人自诩,很

    不适应这种所谓的「江湖大老粗」。在她看来,这根本就是借着江湖气,掩饰自

    己的好色和粗鲁。

    「等一下钱任会给各个队发言的机会的,我也有事,说几句,马上就要走

    ……大学生运动会下个月开始,简单的讲,32块牌子是指标……小朋友们,平

    时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也就算了,到了这个时候,我希望大家都能争口气……」

    陈礼就是喜欢管运动员叫「小朋友」,有些人觉得听着很亲热,但是言文韵

    也不太喜欢,总觉得这种称呼带着某种轻蔑的意思。

    「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为河西省争光,也为你们自己争光……哼!外面的

    人,都在说,运动员挂靠到大学里,运动也弄不好,读书也弄不好,你们听了害

    臊不害臊啊……我们省局,和省里的二十几家大学,给大家争取了那么多的学籍

    ……你们这些小朋友,读书的事情,我是过问不了了……但是比赛的事情呢?现

    在到了你们报会,报政府,报党,报省里,也是报你们学校的时候

    了……」

    「比赛期间,会活动一定要给我控制住……现在你们下面一些中心,今天

    一个商业活动,明天一个娱乐活动,你们把体育当什么?当猴子耍把戏么?!还

    搞什么站,什么微信公众号,什么电视片……你们的核心工作,就是训练、比

    赛、出成绩……」

    陈处今天看来心情不太好,继续在台上冷冷的训话,言文韵却已经渐渐走神

    了……她也完全跟不上大学学分修习计划,但是全国大学生比赛?河西省的计划

    32块牌子里,她是有绝对有信心拿下一块金牌来的。虽然全国大学生运动会这

    几年已经逐渐偏离了最初举办的初衷,很多项目都演变成了各省队「挂靠运动员」

    的练兵场,但是女子球,国家队几个实力在自己之上或者能和自己竞争的,目

    前都巧不在大学学籍,以自己的实力,和一些大学生校队的成员去打球

    ……想想石琼和陈樱的那种水平,她就算是感冒发烧了饶她们半条命,几乎都能

    赢下来。

    看着台上几个领导的身影,也没看见什么熟人,她的脑子开始短路,还是想

    着:

    老哥在哪里呢?等一下找一下老哥,怎么说呢?总不能直接说:我想买辆车,

    老哥借点钱……

    怎么也要撒撒娇,逗逗他……要不问问他的那个女朋友吧,一问那个话题,

    老哥心情就会好……

    陈处长……鬼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