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14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4:杨诗慧middot;陋室蜜意

    杨诗慧今天给男朋友的甜点又很甜蜜。

    她依偎在男朋友的怀抱里,和男朋友一起,半卧在客厅沙发的贵妃躺椅上,

    算是叠躺在男朋友的身上了。丽隆小是2年左右修的点式结构电梯小,

    其实也算半新半旧了,离开地铁站也有一段距离。但是这间房间租金才4

    元,却有二室户,还有一个小客厅一个小餐厅,厨房、卫生间也都装修得挺干净,

    实在是非常不容易找到的。当然面积就确实小了一些,尤其是这个所谓的「客厅」

    其实就是十来个平方,还特别狭长,安个贵妃椅在这里,走路都有点困难,不过

    现在,和言文坤温馨浪漫又带一些暧昧甜蜜的一起躺在这里,就觉得这个贵妃椅

    买来还是值得的。

    她还穿着她那套粉红色啥珊瑚绒的睡衣裤,现在,她那最引以为傲的坚挺翘

    起的小屁股,就坐在男朋友的大腿上,她的臀沟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一个硬

    帮帮的圆柱体状物在自己的臀沟两侧的肉感包夹中磨来磨去的,她的珊瑚绒睡衣

    的排扣已经被解开两颗,里面的塑身内衣都扯得不成样子,要不是自己还死死夹

    紧着两片外衣襟,只怕两颗小巧的乳头都要彻底暴露在空气中了。她一直觉得自

    己的乳房虽然不大,但是颜色和形体都非常美丽,尤其是乳头,特别小巧,如同

    一颗小樱桃一样,虽然偶尔也会怀疑,未来的男朋友会不会喜欢大一些的乳晕和

    乳头,甚至胡思乱想到未来的宝宝会不会喜欢吸吮,但是至少在视觉上,自己都

    要骄傲这种特别精致特别细腻又仿佛有点小纯洁的乳头形态。不过,这也更容易

    让她害羞,除非是情到浓处,她是要死死夹紧衣服的。但是这也已经是徒劳,因

    为男朋友言文坤的手,已经从彻底敞开的衣领中伸了进去,此时,正在抚摸自己

    的乳房,玩弄自己的那颗小巧乳头。自己已经被挑逗亵弄了半天,两个人就这么

    躺着,享受着对方的气息,也感受着欲火煎熬边缘的刺激。而他的另一只手,已

    经隔着珊瑚绒睡裤,伸进去在自己的丝绵内裤上,轻柔却猥亵的抚摸着自己的阴

    户的形态。不过她已经反复警告过了:上面都已经这么给你摸了,下面绝对不许

    伸进去。只准隔着内裤摸一会。

    但是依旧,自己也被这么爱抚得浑身燥热,娇喘连连,又忍不住得意自己美

    妙的身体能给男朋友带来的满足和愉悦,羞红了双颊,娇滴滴的喘息,陶醉的忍

    不住亲昵问道:「开心么?」

    「哪里开心啊」言文坤只是诚挚,却一点也木讷,知道在什么时候应该

    偶尔的露出一些狡黠来,逗她。

    她很喜欢言文坤这偶尔露出的情趣,这让她倍感刺激和欢愉,稍微将胸扭了

    一扭,仿佛要将自己的乳头从男朋友的手掌中逃脱,当然结果却是更加在用乳肉

    磨蹭,忍不住说出了更羞的话:「这样摸人家的奶子,还不开心啊?」她知

    道男朋友喜欢她这样,偶尔说两句羞人的话,用一些羞人的词。

    言文坤忽然调皮一般,口中呓语道:「真的摸到奶子了么?我看看啊是

    什么情况啊」,猛的将她的手拉起来,将她的衣领一翻,终于将她美若羊脂

    的乳球暴露在空气中,那一颗晶莹粉嫩的小乳头也给男朋友彻底欣赏到了。男朋

    友的视线仿佛有触感,将自己浑身激灵灵刺激得一阵哆嗦。

    「啊,流氓」她一声羞臊的尖叫,一边娇笑着,一边死死忙把衣服又拉

    去,又遮挡了。但是这一来一,不仅又给男朋友看到了乳头,还算彻底把那

    双正在抚弄自己的魔爪,给死死按到了自己的乳房上,那种用力的挤压和揉按,

    便是她,也忍不住「嗯嗯」的连声呻吟起来。

    言文坤忍不住一边磨动自己的下体,在她圆润的虽然隔着珊瑚绒睡裤,但是

    反而增加了别有趣味的触感的屁股上加强了摩挲,一边在她耳边呢喃:「诗诗

    你身上哪里给我看我都喜欢,哪里给我摸我都舒服就算你不肯给我,我

    也觉得很满足了」

    他有时候叫自己小慧,情浓时叫自己诗诗,杨诗慧都爱听,觉得都很甜蜜。

    知道男朋友不是那种甜言蜜语信口胡来的人,也相信自己的肉体真的能带给

    他舒服的触感,听男朋友说起「就算你不肯给我,我也觉得很满足了」她忍

    不住有些感动,手上松开,将屁股动摇来摇去的,这样,男朋友在睡裤和内裤

    间,抚摸自己阴户的手掌,能给自己更多的快感,自己的屁股,也能通过加强对

    男朋友的下体的摩擦,来给男朋友更多的快感,嘴巴里歉意的呢喃:「文坤,不

    是我不肯给你我是有点怕你给我点时间好么?求了你不要给我

    太大的压力我会给你的等我们将来结婚后我一定会」

    「好好好的结婚后,呼呼,结婚后怎么样啊?」言文坤的喘息

    已经很粗了,动作也强力起来。下体已经从小小的磨蹭,变成了一下一下的向上

    用力抬拱的动作,他的力气本来也就不小,配着杨诗慧练就的臀部肌肉的紧实

    触感,仿佛也有一种非常夸张的挤压和夹弄。杨诗慧知道,两人之前有一种旖旎.

    BZ.WAng 羞人的默契,每次讨论到这个话题,都会在「结婚后」之后,要自己有一段

    任性的表白,虽然很羞人很淫荡,但是也能感觉到男朋友爱听,而且感受着男朋

    友的动作,她知道男朋友需要发泄了

    她也喘息着,努力把自己的身体和口舌交给某种感觉,口中开始说出,男朋

    友最爱听的那些字句:「结婚后,你就可以玩我了呜呜插我了奸我

    了结婚后,我就是你的妻子,每天都要呜呜脱衣服给你看呜呜

    给你玩身体给你各种呜呜玩弄摆布奸污糟蹋

    啊折磨插进去随便射呜呜好不好?呜呜到时候,每天晚

    上,你都可以呜呜在我身上,做各种喜欢的事情呜呜到时候,

    你就是我的丈夫就是我的大少爷,我也伺候好你我就是你的妻子

    呜呜女儿呜呜妹妹呜呜玩具呜呜奴隶好

    不好我的言少爷少爷大少爷」

    「啊」听到男朋友一声闷闷的长鸣,感受到自己背后的身体一阵痉挛,那在

    玩弄自己乳房和下体的手掌都是一瞬间僵直了,几乎将自己的乳房和下体抠得有

    些疼痛,她也满足的笑了,她知道男朋友到了。

    叫言文坤「大少爷」是有一次杨诗慧替言文坤打扫房间时的戏语,但是后来

    发现男朋友很喜欢这个称呼,每当一路称呼过去,发自于自己这个女神一样姿色

    的女孩子的口中,带着某种奴婢意味的奉承,能够让男朋友获得最高的满足。

    她温柔的转过身,用身边的餐巾盒里的纸巾替男朋友打理下体,经过几次打

    飞机,她已经习惯了看男朋友的下体,甚至有时候觉得,这个肉呼呼的小丁丁还

    是有几分可爱的好玩的东西呢。也许自己对性生活的矜持是太过分了吧。

    言文坤喘息着,抚摸着杨诗慧的秀发,享受着她的清理服务。忽然有些失落

    感,这么温柔的,体贴的女朋友,都这个开放的时代了,为什么,到这么久了,

    就是不肯彻底给自己呢。他叹了口气。

    他的叹息,杨诗慧听懂了,忽然抬起头,依偎在他的怀里,手上轻柔的套弄

    着他的阳具,忽然有些抽噎起来,眼泪都流了出来:「文坤,对不起」

    言文坤立即手足无措起来,他可以忍受欲望的煎熬,但是不愿意伤害或者逼

    迫杨诗慧,忙假装不在乎的嬉皮笑脸起来:「没事你有啥对不起我的啊

    你对我,真的挺好的」

    「是么?真的么?」

    「嘿嘿,你要是过意不去啊,答应我件事」

    「又想什么呢?你说说看」

    「」

    「脸红什么害羞啦什么事,你说啊」

    「换上你你的练功服,再陪我来躺一会好不好」

    杨诗慧害羞的笑了。她并不是一味保守的装纯女。男朋友对她穿瑜伽服的样

    子情有独钟她一向都知道。当初认识男朋友言文坤,就是一次上课,言文坤来接

    他在健身房健身的妹妹,如今已经是体坛美少女明星的言文韵,看见了自己穿瑜

    伽服上课的模样,虽然那时的他保持着正人君子目不斜视的调调,其实事后说起,

    他居然当时就硬了。杨诗慧对自己穿上瑜伽服后的性感体态,也非常有自信非常

    自爱,男朋友喜欢,男朋友欣赏,虽然有些羞涩淫靡,但是这对她,也是甜甜的。

    还有一层,虽然言文坤只是个络部的小编辑,但是对于健身房瑜

    伽教练这种不靠谱的工作来说,还是更加保险更加可靠的工作,杨诗慧有事也会

    有些小小的自卑。但是形体教练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至少象征着,

    她在十几岁时的体操训练,并不是完全没有意义的而且,有一份依靠自己专

    业的工作,能有一份养活自己的收入,又希望别人能尊重自己的专业,最好能羡

    慕自己的专业,是所有人实现人生价值的重要一部分。瑜伽服,就是一种象征

    所以,男朋友的要求,她虽然觉得有点变态淫荡,但是毕竟是自己男朋友,

    她并不太抗拒。

    不过口上一定要娇嗔骂两句:「你个变态色狼好啦看你可怜今

    天就小小满足你一下,恩你喜欢哪套?」

    「都喜欢,都喜欢」

    杨诗慧,慵懒的爬起来,爱怜的抚摸一下他的鼻梁,说:「那我去换,你不

    许偷看哦」。

    走到自己房间里,在自己的衣柜里找了一下,想了一想,挑了那套粉色的三

    件套,那是一套高仿的A 货,但是Bylure的正品可不是她时时可以消费得起的,

    好在这套瑜伽服仿得也很道地。三件套分别是粉色的瑜伽九分紧身塑臀裤,内衬

    的乳白色吸汗抹胸露背背心,外面的低领紧身瑜伽衣。那粉色看上去非常可爱,

    却也过于暧昧,买来的时候图一时喜欢,其实根本穿不到工作场中去,而柔弹

    性几乎也接近正品的质感,更能够使得自己的腰肢、乳房、臀部、大腿,这些性

    感精致的曲线能够完美用粉红色的包裹感映衬出来。里面只需要一条小内裤就可

    以了,再不需要文胸之类的东西,那抹胸背心里有薄薄的罩杯,稍稍有一些些凸

    点的质感,穿到外面去太夸张,但是穿给言文坤看不就是要这个效果么?

    挑好了衣服,实在太害羞,还是跑到卫生间锁门去换上。穿完了,自己都觉

    得挺满意,出来后,却也不知道怎么了,比刚才更害羞了,连看男朋友都不敢看。

    男朋友却笑着,把自己拖进怀抱里,手已经迫不及待的隔着瑜伽服紧身的质感,

    在自己的乳房和臀部上抚摸起来,口中赞着说:「诗诗你穿瑜伽衣,真是太

    美了是个男人就受不了啊我真有福气啊我真开心啊可以」

    「可以什么你说么」

    「」

    「你说,我爱听的,不怪你」

    「我可以这么摸你,真开心我喜欢这么摸你弄你一会儿,用我

    下面,来顶你我想想想射在你的瑜伽衣上面好不好弄

    脏了我给你买新的呜呜最好你不要穿这样的衣服去上班呜

    呜真的里面上课外面男人看了会受不了的呜呜你的这个样

    子,只给我看只给我摸只给我玩这样这样好不好」

    一便说着,一边他已经把杨诗慧的身体,整个的像抱抱熊一样的向自己的身

    体上揉上去。似乎已经不顾哪里是乳房,哪里是屁股,哪里是阴户这些重要部位,

    似乎杨诗慧的整个身体每一寸曲线,都因为瑜伽服的映衬包裹,而让他爱不释手。

    杨诗慧也很配,用在练功房里练就的柔软身体,几乎是坐着真正的柔体动

    作一样,将两条长腿已经盘上了他的背脊,整个身体贴在他的身上,腰肢折叠成

    度角,一边娇喘呻吟,一边迎着他:「你喜欢就好。我就多穿给你看

    呜呜我还有好几套呢,紧身的,宽松的红色,黑的,黄的,粉的

    还有露脐的,露背的,吊带的,都有呜呜大少爷你喜欢,诗诗就一

    套一套穿给你看,好不好?」

    言文坤将杨诗慧的身体几乎要整个用两条臂膀抬起来,好在杨诗慧的体重足

    够轻,他的臂膀也算有力,才能有这样的肢体效果。而这样,他就可以隔着瑜伽

    服的臀档处,用自己的阳具去不停的摩擦她的小腹的肌肉直至大阴唇处,一下又

    一下,其实除了那件瑜伽服柔绵质感的布料隔开,两个人的性具已经是如同做爱

    一样在深度的摩擦和贴了。而言文坤的脸,几乎都要埋到杨诗慧的胸膛里,隔

    着那瑜伽服的包胸效果,在啃咬那衣裳,咬出牙印齿痕来了。

    「不是穿给我看呼呼是穿给我玩!知道么?穿给你家少爷玩!」言

    文坤每次只要将瑜伽服的杨诗慧揽入怀中,总是很快就变成非常激动非常扭曲的

    兴奋模样,连口中的语气都变得有点凶巴巴的。

    杨诗慧也沉醉其中,顺着他的言辞也是娇喘着,呼哧着,耸涌着,似乎也很

    满足爱人隔着瑜伽衣,吃自己奶子,蹭自己小穴所带来的刺激和兴奋,甚至动

    腰部发力,在言文坤的两只臂膀抬起的配下,如同一个可以扭动的柔软的电动

    毛绒玩具一样,动做着规律的挺松动作,将自己的乳房和下体进一步的送上去

    给言文坤享用。

    「是,穿给你玩!穿给大少爷你玩!诗诗的衣服,都是穿给大少爷玩的,大

    少爷你随便玩随便怎么弄呼呼随便啊啊啊」

    两个人正在云山雾罩,不知今夕何夕,几乎很快的又要一起登顶高潮;忽然,

    一阵脚步声和钥匙开门声,让两人都变了脸色,「要死了,安娜来了」杨诗慧

    几乎跳了下来,也顾不得此刻男朋友的感受,手忙脚乱的整理容妆和衣服要

    死了,自己穿成这样,虽然安娜不会笑自己,虽然安娜也对自己这个男朋友挺满

    意,虽然安娜也一定知道自己两个人在里面做什么,但是这会穿着瑜伽服,未免

    有点太要不赶紧假装是在练功吧

    但是也只好对着言文坤做着抱歉的表情和摆手的动作,开门去迎接自己的室

    友

    「抱歉了,租就是有这种麻烦啦」她其实没有说出话,但是冲男朋友

    调皮又抱歉的笑容,就是这种表达,看着男朋友一边也是手忙脚乱穿裤子,一边

    咬牙切齿的表情,知道言文坤肯定在肚子里咒骂了她的室友,女拳击手运动员安

    娜几千句恶毒的诅咒了

    哪知安娜还没有开门进来,言文坤因为要和自己亲热,扔在一边的手机却也

    凑热闹的响了起来

    她扫一眼的时候看见了那屏幕上的照片,是言文坤最疼爱最惹不起的亲妹妹,

    如今已经是河西省体坛明星的,言文韵的电话。

    杨诗慧也只能对着言文坤噗嗤一笑,摆摆手,耸耸肩:算了,一人一分,都

    有打扰好事的过错吧。

    室友总要让进来的,妹妹的电话也总要接的。

    小小甜美的日子还长,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