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11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作者:hmhjhc

    25//26发表

    字数:569

    第:许纱纱·晚安

    许纱纱知道,周衿今天晚上十有八九是不会宿舍的了。衿衿姐工作好几年

    了,在市有自己的一间小房子,体能助理教练又不是封闭集训中真正要紧的职

    位,除非是教练管得太紧,或者有什么领导来视察的几天,她也就常常自己

    家去过夜,何况今天晚上她又和那个什么石干事有约会。

    想想衿衿姐在赴这些约会时,到底都会和男人做些什么呢?除了吃饭喝咖啡

    聊天之外,他们会不会真有什么亲密的举动呢?男孩子和女孩子肌肤相触时是什

    么滋味呢?不过衿衿姐和自己聊天时,就说起过她的「约会法则」:男人永远都

    是想做些什么的,女人如果让他们太容易得逞了,就会失去动权;但是如果太

    冷漠太矜持,使得男人彻底失去了耐心和希望,他们就会离开追逐下一个目标。

    给他们一些小甜头,又不要真的让他们占了便宜,是最理想的平衡界限。这些话

    许纱纱其实似懂非懂,也不一定完全同意,但是出于对酷酷的周衿的崇拜,她一

    样记得牢牢的,至少,那么有分寸和经验的衿衿姐,今晚一定过得很浪漫很惬意

    吧。

    许纱纱很艳羡崇拜周衿说这些事时,所展现出来的从容和成熟,就像所有成

    年人希望到童年,所有未晓世事的孩子却总是向往成年人的世界一样。

    许纱纱十一岁就进了河溪市少年跳水培训队,过去五年中,几乎是在半封闭

    的环境下度过了自己的青春期。有过童真,有过青涩,有过懵懂,有过第一次月

    经来潮时的恐惧和惊慌,有过观察自己的乳房开始最初发育时的羞涩和烦恼,有

    过对自己身体的迷惑和探,和偷偷的,对男性身体的好奇;后来,也有过男生

    明显在嬉笑打闹中刻意接近自己的经历,也有过集训队里的大男生向自己表白的

    往事,尽管自己第一次吓得什么都说不出来就逃走了;也有过从仅仅是收集男明

    星照片资料的傻妞似的娱乐,到偷看男队中最帅的几个师兄时的清纯脸红;再后

    来,随着身体的逐渐发育和对世界的认知逐渐加深,她开始意识到自己其实是一

    个非常动人、对着男生有着非常多诱惑的漂亮女孩子,这当然很羞人,但是也未

    免很得意;想起那次,编辑部要给省跳水队拍一组宣传海报,摄影

    师和编辑都明显偏心的在自己身上谋杀了最多的胶卷。那个姓言的大编辑,看上

    去文质彬彬的样子,其实装作没事人一样忍不住在偷看自己包在泳衣下的胸脯和

    臀部,自己其实都发现了……很羞人,却也很得意;想起那次,河西电视台直播

    的全国联赛,在播放自己十米跳台完成动作后,摄像机一直跟随着自己在淋浴

    的镜头,连那个知名的女持人伊兰,都在象征性的赞赏了自己的动作完成度后,

    连连称赞自己「优雅而清纯的美丽,实在动人,也许是跳水的明日女皇,但是今

    天,更像一朵刚刚绽放的带着露珠的花朵,这是河西的骄傲之花」……很夸张是

    不是,很羞人,但是也很得意。

    不过,这一切被人作为美少女运动员去称赞和窥视的感觉,和衿衿姐带给她

    的,那种成熟女人才有的世界的感觉,却又是不太一样。因为家庭背景和年龄的

    关系,她有时也觉得衿衿姐稍微有点玩世不恭「不太好」,但是她也难免在内心

    深处艳羡和向往那些更加刺激和成人化的东西。她喜欢听周衿跟她讲述酒吧,

    讲述恋爱,讲述男人,讲述浪漫,讲述外面的世界,讲述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周衿对她来说,其实也谈不上是一个多么称职的或者重要的跳水队助理教练,

    而是成人世界的诱惑和都市时尚的象征。她对周衿毫无隐瞒,她甚至会羞涩的对

    周衿说「江子晏真的好帅啊,有点喜欢……」,虽然周衿会不屑一顾的和她说男

    人和男孩子的别,说江子晏「还小,就是个绣花枕头」,但是她也不介意。和

    周衿同宿舍的三个月,是她增长了最多见识和趣闻,有着最多床头闺蜜言语的三

    个月,即使从这个角度来说,她也希望封闭集训的时间能再长一些。

    这种带点「生活指导」味道的床头枕边闺蜜细语,在两年前,自己还小两岁

    的时候,还发生过一次,不过时间很短,只有一个半月。那是自己初二的暑假,

    各省队的一些小运动员,因为集中训练,其实学习已经拉下了很多,正好河溪市

    组织了一个「文体互助暑期小家教」的计划工程,就是让一些高中生在暑假里来

    住校指导还在读初中的省队小运动员的文化课程,省里还特批可以给那些高中生

    高考加分。因为这个缘故,自己就和一个叫陈樱的高中学姐,一起在控江三中的

    女生宿舍住了不到两个月。陈樱姐姐也曾经给自己讲过很多外面的世界和见闻。

    哎,想想两年过去了,那位学姐应该都已经9岁读大学了吧,以她那两条

    大长腿,一对俏媚眼,今天在大学里,不知道该迷倒多少男生了。她爸爸又是领

    导,家境又好……现在想起来,当初的什么「文体互助小家教」根本就是她爸

    爸为了给高考加分走的门路吧?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她的人生道路,也走得和自

    己这个真正的专业运动员走得很不一样吧。

    不过相比之下,许纱纱还是更喜欢周衿,毕竟,干部子女的世界,自己能理

    解的就更少了。衿衿姐虽然那么酷,但是至少,不也和自己一样,曾经是个小运

    动员?

    不过周衿今天晚上不在,对许纱纱来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好的一面。虽然她

    事先不敢多想,但是今天晚上一个人,也就不用怕羞,晚上从资料室看录像来

    后,洗漱完,钻进自己的米黄色暖被窝里,她的小脑袋里就忍不住开始翻腾起来:

    江子晏,金X 武,王X 宏,还有那个好高好帅好洋气的石干事……没什么睡意吗,

    她眨巴着一对迷离眼,自己的手指忍不住开始伸到软绵绵的睡衣里,从隆起的那

    两朵嫩乳肌肤上轻柔的按了上去,抚摸起自己那颗嫩嫩的弹弹的小乳头来,也在

    假想着,仿佛是有一个粗野的男人,在对自己进行着攻击和爱抚,几下,从轻柔

    慢慢到激烈,然后另一只手又伸到睡裤里去,把花纹很可爱的小内裤挑开,干脆

    扯到大腿上去,这样舒服一些,再从自己稀疏的阴毛里抚弄进去,在自己那条有

    点小小粘稠的小缝隙的边缘轻轻抠挖……也不敢太深了觉得那样太羞人了。

    脑海里的场景渐渐一片凌乱破碎,和电视里的某些戏剧里特地拍摄来吸引人

    眼球的强奸镜头混杂在一起,也和一些言情里的某些情节混杂在一起,仿佛

    自己的两只正在自己敏感域动作的手,不是自己的,而是属于一个男人的;他

    仿佛是在侵犯自己,在胁迫自己,在用暴力强奸自己,和那些刺激的里描写

    的一样,她的脑海里也有一个自己,软弱的哀求和顺从:「呜呜……你有枪,我

    怕……我不会动的……你轻一点……你里面一点……呜呜……我是个坏女孩…

    …你惩罚我吧……你折磨我吧……你糟蹋我吧……」乱七八糟的情节里,有着男

    性的肌肉和筋脉,有着强有力的冲击和狞笑,当然只是为了推动在幻想中的禁忌

    性爱能够带给自己愉悦。

    衿衿姐不在,宿舍里没有人,她不需要顾忌,不停得转换着脑海中的场景,

    从刺激禁忌的被胁迫强奸,渐渐又变成一直到和某个帅气阳光的男人的温柔缠绵,

    不仅可以一路喘息,甚至可以把心里那些乱糟糟的台词,直接发出小小的甜糯的

    声音来,「呜呜……我第一次……你轻一点……呜呜……子晏……你轻一点…

    …我把小奶给你玩……你不要嫌小啊……呜呜……你一定很喜欢吧……,你的那

    里应该很烫,很硬,很长……我那里,不能进去……嗯,呜呜……你……有胡子

    了……嘻嘻……你扎到我了……呜呜……」

    在一阵舒服的宣泄后,下体流出许多羞人的汁液来,她也不敢多看,用纸巾

    稍微清理一下。她已经不会再和两年前一样,因为自己的手淫而太过于羞愧。发

    达的络资讯和那个学姐调笑时的解释,让她已经明白,这只是自己私密空间里

    的私密行为,并不是什么道德沦丧的举动,不过自己在想那些事的时候,为什么

    总有一些那么羞耻那么淫荡的镜头呢?都只能怪大众传媒太发达,即使是自己这

    种小孩子,视野里也充满了不好的东西吧。

    高潮过后,自己的习惯是甜美的入睡,但是今天睡意却还是不浓,可能是想

    着周衿的额约会,可能是想着白天的动作,可能是想着自己偷偷在看的那个帅气

    大男生,她心情被自己弄得更加有些迷乱,居然忍耐不住,翻来覆去,从被窝里

    又钻出来,来到穿衣镜前,打开台灯,细细再品赏一下,镜子里的自己:

    借着昏黄的台灯照耀,镜中有一个穿着粉黄色卡通睡衣的小女孩,身高不是

    很高,高潮余韵后红扑扑的脸蛋,仿佛要嫩出水来;稍稍有些凌乱的睡衣下,虽

    然没有什么巨乳,但是能够看到自己的乳头顶起的两颗小葡萄的形态,白丝棉内

    裤的边缘,和睡裤的边缘缠绕在一起,稍稍露出一些腰部的肌肤来。而挺拔高翘

    的臀线,却是跳水运动员所最骄傲拥有的。多么卡哇伊多么小性感的小女生啊

    ……难怪男生们都爱我……要是这幅睡衣模样给他们看到,他们一定忍不住会扑

    上来强奸我。

    她疯疯癫癫的胡思乱想着,咯叽咯叽得意而羞涩的笑笑。

    自己真是被衿衿姐带坏了,居然一路冒出来的,都是十六岁的姑娘,不应该

    有的念头:「我的身体这么漂亮,将来结婚后,也要和男孩子一起睡觉,做羞羞

    的事情的吧?到那时候,就是个男生,而不是我自己,来玩我自己的身体了吧?

    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真不知道男生将来对我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会不会很疼呢?

    会不会很舒服呢?将来,我的丈夫会是谁呢?有没有江子晏那么帅啊?或者有没

    有那个石干事那么帅啊?」

    床头枕边的手机却又发出「嗡嗡」的振动声,仿佛将她的思绪,稍微带理

    智世界一些。她又在侧侧身,最后欣赏一下镜中自己的小屁股线条,那是自己最

    得意的,然后甜甜的对着自己笑笑,给自己打打气:「别瞎想啦,臭纱纱,漂亮

    没用的,还是好好练习吧。加油加油!!!只要能通过下个月选拔,这次就真的

    能进国家队啦!!!万一有机会参加奥运会,说不定,连王X 宏都会在电视里看

    见我呢……加油加油……」她给自己打打气,这次不是情欲,而仅仅是调皮,隔

    着睡裤,在自己的小屁股上调皮的「啪啪」拍了两下,赏析了一下股肉因为训练

    紧实而富有的弹性,很美,很动感,很满意!

    床头枕边的手机却又发出「嗡嗡」的振动声,她眨巴眨巴眼,打个哈欠,去

    床边抄起来看看,果然又是在跳水队队员们自己建的微信群里,也有晚上睡不着

    的队友,在发着也有趣也无聊的一条条体坛秘闻和八卦:

    「C 国跳水队昔年世界冠军嫁入豪门后生二胎又是女孩……家族内地位可能

    不保」

    「北海高原集训,国家男足队队员和教练大打出手。基地官员再次辟谣:没

    有的事!」

    「看了让人热泪盈眶,手机视频直播采访河西体坛专栏」

    「世界泳坛美少女凸点瞬间大全……」

    看到最后一条,许纱纱忍不住皱皱眉头,又是那个猥琐的小刘师兄……

    现在时代不同了,说是封闭集训,成年的队员几乎人人都是一部手机,连小

    队员其实偷偷也在玩,几个正选的队员组个微信群,也就是偶尔聊聊天,其实并

    没有什么太多的正经交流。但是无论如何,移动互联的时代,给这种封闭集训

    基地的「封闭」,其实是带来着巨大的冲击的。

    许纱纱也不是没有因为猎奇心理,而在络上面红耳赤的看过一些接近情色

    的图片和视频,但是她知道这是羞耻的、不对的。而对于在男女混杂的公共群里,

    散播这些带有某种情色暗示骚扰性内容,她却感觉到发自内心的不快和厌恶。她

    是队上的队花,已经习惯了男生们艳羡和爱慕的目光,但是艳羡和爱慕是一事,

    骚扰和发春又是另一事。她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是在队里已经三四年了,不大

    不小还是一些小队员的师姐呢,还要照顾小小妹妹,群里还有好几个未成年

    的小孩子呢,小冬,花花她们才2岁吧……那个小刘师兄长得就很猥琐,还总

    是一副不检点的流氓模样,在群里发些这种东西,实在是让人觉得下流不堪。虽

    然总不好为了这些小事去向徐指导去汇报,这未免也有些小题大做之外,也对小

    刘师兄太不好了,他成绩也不好,迟早要给清退学校去,自己总不能为了这点

    事,背后踢他一脚……但是总归是一种让自己很不愉快的行为。

    跳水队和游泳队一样,既然常年穿泳衣,当然偶尔会有一些不便、走光和凸

    点,其实现在运动员都很小心这些,女子泳衣上围设计也会在罩杯处做一些处理,

    既能增加视觉效果,也可以防止类似的凸点走光事,但是凡事总不能万全,动作

    激烈的时候,或者特别兴奋的时候,或者今天的泳衣和池水效果配得不巧的时

    候,有一些凸点总是难免的。如果你能用欣赏的目光去看,也许也能看魅力、青

    春、性感和情欲的诱惑美,但是发在有着那么多女队员的微信群里,就许纱纱的

    想法来说,这些图片还是很龌蹉,至少很尴尬的一件事,甚至对于同样常常要穿

    着泳衣暴露在镜头面前的她来说,是一种赤裸裸的侵犯和骚扰。

    许纱纱正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在微信群里稍微冷言冷语两句,警告一下发这

    条信息的那位师兄,却看到一条信息「炎武大帝离开了微信群……」。「炎武大

    帝」?那不是江子晏的名昵称么。

    一瞬间,许纱纱忽然觉得很崇拜,很温暖。江师兄是在用行动表达对刘师兄

    的不屑或者不满么?虽然是小小的举动,虽然自己可能想多了,但是这行为,真

    像个大人,真像个成熟的男人,不,简直像个绅士,像个英雄……

    她居然脸一红,心一阵阵噗噗噗的乱跳,也点了「退出微信群」,然后,也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点开了江子晏的微信对话界面。输入:

    「师兄,还没睡?(笑脸)……」

    但是还没有输入「发送」,自己都忍不住扁扁嘴,顽皮的伸伸舌头嘲笑一下

    自己,自己毕竟是女生,又是队花,只有别人来动开自己小窗,哪里有自己深

    更半夜去和师兄搭讪的呢?想了想,少女的矜持本能还是战胜了一时的心动,毕

    竟还是用退格键删除掉这句话,却又多少有些小小不甘,痴痴的看着输入界面有

    些发呆。

    谁知,自己正在痴想,界面上居然自己跳出一条来:「你们女队员都少理小

    刘……我明天会和说他的……江子晏留言」

    江师兄居然开了自己的小窗?虽然说话口气好像是一副成熟的领队大师兄的

    样子,可能发给了好几个女生,是在安慰队员?是在公事公办?……自己是装睡

    呢?还是复一点什么呢?自己别那么没出息啊?

    许纱纱咬着小牙,很想把手机扔到枕边去入睡算了,但是周衿的话仿佛又在

    耳边响起:「男人永远都是想做些什么的,女人如果让他们太容易得逞了,就会

    失去动权」;「如果太冷漠,男人失去了兴趣和希望,就会离开追逐下一个目

    标」……

    她鼓足勇气,想了又想,嘻嘻笑笑,小脸在被窝里涨的绯红,复了一个字:

    「哦」

    「哦」很就好,清纯顽皮可爱无敌小女生,就应该这样的口吻吧,应该憨憨

    的挺可爱的吧。她居然忍不住,偷偷在手机屏幕上亲了一口,轻轻在脑海里对着

    虚无的络世界温柔的呢喃了几句:

    「晚安,子晏哥哥……」

    「晚安,衿衿姐……」

    子晏哥哥,明天我去看你训练啊……

    周衿姐姐,今天晚上,有没有把那个石干事迷倒啊……

    她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美滋滋的想。

    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