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10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作者:hmhjhc

    25//23发表

    字数:565

    第:周衿·性质的问题

    当川跃那滚烫而坚硬的阳具,顶入自己阴户的时候。周衿当然有那种被强奸

    的羞耻、愤怒、悲哀乃至万念俱灰的感觉。但是另一方面,她也必须承认,即使

    是这样淫靡的场面下,即使自己的脸颊和乳头还在疼痛,即使自己的右臂还被束

    缚着,至少,在自己下体被侵犯的时候,她的心里,诞生了某种直至每一个毛细

    血管的快感。

    当然有性快感,这是无法阻止的女性身体本能。下体充实的感觉,带着疼痛

    却又有着渴望和刺激。阴道内壁上仿佛有着无数敏感的开关点,被坚硬的阳具摩

    擦时,每一根神经都会向自己的大脑传输着羞耻的快意。毕竟,她也很久没有和

    人做爱了。

    但是另一方面,她有另一种奇特的感觉。是另一种心理上的特殊的刺激和满

    足。这个男人太变态了,忽然强硬忽然温柔,手段很残酷,带来浓郁的恐惧,也

    象征着男性的本来面目强大。使得她今天完全丢失了尊严,抛弃了矜持,这

    一刻,她明明还可以推搡,还可以尖叫,还可以呼救,甚至还可以用自己锻炼得

    非常有力的双腿去蹬踢他,但是她居然都不敢、不能,也没有气力和胆量去做

    ……她感觉到自己很弱小,很无奈,在过去也算沧桑的五六年里,在游戏人生,

    嘲笑男人的五六年里,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她感觉到自己仿佛不再是一个成

    年女性,而是到了十几年前。到了那天,到了那个她已经刻意让自己忘怀,

    当成仿佛没有发生过的可怕夜晚。但是,这种无力感,恐惧感,崩溃感,居然能

    带来那么强烈的钻到心眼里的快乐。似乎在快感和痛感之间徘徊变换的美妙魔术。

    全部化成羞耻的「呜呜」「嗯……」「啊……」「别……」的耻叫。

    男人抽插着,自己的呻吟越来越响亮,男人的喘息也越来越重,似乎也越来

    越满足。但是却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男人又从背脊后托起自己的腰肢,自己已

    经没有了任何反抗的能力,任由他摆布,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原来男人伸手在背

    脊上摩挲,将自己的文胸后扣解开,然后又放下,却不扯掉自己的文胸,而是将

    自己的文胸推到乳房上沿去,将自己的两颗乳球彻底得暴露出来,两只手抓上自

    己的乳房,似乎要用上下同时的淫虐,来助推快感。

    她不能反抗,也不敢反抗,另一方面,她也似乎挺希望,男人可以在自己下

    体奸淫时,玩弄安抚一下的乳房。乳房被揉捏,被转动,「玩我吧,弄我吧,

    ……但是别再和刚才一样,弄得太疼了……」她心里仿佛有这样的渴望的呼唤,

    当然不会说出口。

    但是这个恶毒的可怕的变态的男人,仿佛能自己的心声一样,仿佛听到

    了自己很希望上下都被彻底的占有和淫辱的希望,不仅胯下和自己大腿胯部的碰

    撞「啪啪」越来越强烈,还伏下身体,开始用舌头和牙齿来玩弄自己的乳头。

    周衿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但觉整个身体都已经彻底的痉挛,一阵阵的快感,

    从下体和乳房上,从肌肤上,从每一处毛孔里,都在传递到大脑里,再通过神经

    脉络,反传全身。她闭上眼,已经无力顾忌任何的尊严,更加凄凉却淫靡的叫

    「呜呜……」「啊……」「不……」「嗯……」,脑海里全是某种光影效果,又

    一下,仿佛自己到几个月前看见许纱纱的身体,自己内心的彷徨和嫉妒;又一

    下,仿佛是和电视台持人闺蜜在Top Fun 喝酒时疯玩;又一下,仿佛是某个猥

    琐的中年大叔在酒吧里和自己搭讪,被自己嘲笑;又一下,仿佛是父亲苍老的面

    容;又一下,仿佛是自己和那个高中老师也在激烈的床戏;又一下,仿佛是夺取

    自己贞操的那个青涩的田径师兄,在第一次脱自己少女内裤时的紧张;又一下,

    仿佛是自己又站到跳上,穿着连体泳衣,展现着少女的清纯和运动员的健康,

    享受着教练和父亲的鼓励,还有同学们艳羡的目光。

    「啊……」她高潮了,一股股的不知道是何种组的汁液,全都在两人耻根

    结部喷射出来。她甚至怀疑那里带着尿液,但是她已经无暇顾忌。让自己昏死

    过去吧。让自己就这么死了吧。

    她忽然又哭了,这次哭得很无助,很凄凉,她挣扎着,小声哀求着:「别

    ……射里面……求求你……不要射里面……」

    这个男人真强,居然还没有到顶峰,虽然也渐渐可以感觉到他逐渐接近射精

    的边缘,依旧居然可以戏谑自己「你自己说……射哪里,射哪里,说的好,我就

    放过你……」

    「射外面……」

    「不行……」

    「呜呜……射我肚子上,好么?」

    「不行……说好点……」

    「射……射我胸上,射我脸上,射我奶子上,射哪里都可以,行了吧……你

    放过我吧,不要毁了我……呜呜……」

    男人吼叫一下,居然真肯饶了自己,从自己已经撑开到痛裂的阴道里退了出

    来,居然把几股浓浓的精液胡乱射到了一旁的地毯上。

    周衿有些惊讶,她才想要动了这个念头「噩梦终于结束了?」男人居然狞笑

    着,伏到在自己身上,一只手又捏弄起自己的乳头来:「我不是不喜欢在你身上

    射……不过今天晚上还久……这么快就把你射得太狼狈,有点可惜了……」

    「你已经……满足了……还想干什么?」高潮的余韵未退,周衿的愤怒和矜

    持又在升温,忍不住狠狠的咬牙。

    「满足?这只是开始好不好,还不够刺激……等我休息下,我们再来玩啊

    ……这次玩……这样,这次你用奶子和文胸裹在一起,把我弄硬,然后我再来些

    别的……」

    「变态……变态……变态……畜生……下流……」周衿忍不住破口大骂,但

    是骂的却是有气无力,想到自己今天屈辱和淫靡的模样,又感觉到自己的尊严荡

    然无存的耻辱感,居然一时有些抛下恐惧,仿佛要重新拾起其实已经粉碎的,自

    己的贞洁和尊严一般,低声啐道:「我会报警的,我会报警的……你等着坐牢吧

    ……」

    但是这话出口,她忽然有些后悔,她有些害怕,这个,让她根本摸不到底牌

    和性格的男人,该不会因为她这句话而恼羞起来,伤害她吧……被强奸固然很耻

    辱,但是自己毕竟不是处女了,又没有真的射在体内,只要能逃出去,总还算损

    失控制了,最多当成被鬼压了,如果激怒了这个男人,真的伤害自己,或者拘禁

    自己,或者……她有点不敢想下去,脸色在潮红中,又泛出一色苍白。

    好在这个男人,仿佛是没听见一样,喘了会,似乎已经恢复了气力,坐着爬

    到自己身体上,将阳具顶在自己的乳房上,开始用龟头处去点扎自己的乳头,这

    种触感,并没有用手和嘴激烈的肆虐来得充实,但是龟头象征着的羞辱和淫意,

    热气腾腾冒着着精液余浆,却使得这种简单的触碰点扎,更有一般的淫玩所没有

    的禁忌刺激。一下又一下,她的乳球才沾湿了酒浆,现在酒浆和精液开始混杂,

    她左右摇摆着头颅,仿佛要从这种淫辱中逃离,但是又无可奈何。她又为刚才的

    话而后怕,担心过分激怒这个变态男人。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真的,开始稍稍

    背部用力,将自己的胸部做起了转动的动作,是为了自己的乳头,可以去侍奉一

    样的,触弄这个男人的龟头。

    「啊……」她又忍耐不住淫叫起来,触觉是一事,但是这样的动作象征着

    的屈服和淫辱是更加的刺激。但是她又意识到这样仅仅靠躯干的蠕动去触及这个

    男人,虽然能有许多刺激和诱惑,但是很难让男人获得真正极限的需要。她不想

    被男人缓慢的淫辱一晚上,让男人尽快到达下一次高峰吧。她伸过还能活动的一

    只手,颤抖着,居然神差鬼使的,真的按照刚才男人的要求,屈辱的捧着自己的

    乳房,利用着手上的动作,将乳肉和乳头向着男人的阴茎头部摩擦上去。

    一下,又一下,又是一圈……天啊,自己居然在做这样淫荡的动作。自己是

    个妓女么?还是个为了男人获得快感就无所不用其极的性奴隶?她饮泣,但是必

    须继续,可是一只手抓着内衣和乳房,实在也用不出多少气力,男人的阴茎虽然

    又一次刚强了起来,但是就这样像让他获得极限的摩擦快感而射精,好像有些困

    难,周衿只想快些结束,抽噎着开口说:「你……能不能放开我这只手……我好

    ……好做一些……」

    她又怯生生的看男人一眼,似乎要表达什么,又似乎想挽刚才恨恨脱口而

    出的报警威胁,居然开口说:「我已经没有力气了……不会逃的……你能不能放

    开我的手……」她似乎在赌这个男人的神奇的难以捉摸的嗜好,忽然,认命一样,

    继续断断续续的哀求道:「放开我的手……我不会逃,不会反抗……你有录像

    ……我不会报警的……我……今天晚上……可以陪你做一晚上……你想怎么样都

    可以……你……不要伤害我行不行?」

    男人似乎笑了,居然能挡住自己已经在央求要为他继续内衣乳交服务这

    样淫靡快乐的要求。居然从床上爬了下去,从一边凳子上的书包里,掏出来一只

    单反相机。

    变态!周衿忍不住又怒骂起来:「你已经有录像了……你还要拍照干什么?

    ……变态……」

    「摄像机的动态成像原理和相机是不同的,要达成最理想的效果,当然要静

    态照片和动态影像分开来考虑……这部相机是我今天特地带来的,尤其这镜头可

    非常少见,这是莱卡的。95光圈的5毫米定焦,业界顶尖的人像摄影专业

    镜头,对于体现比较细节的皮肤和衣料,是很难得的。你别看这镜头小,比这相

    机还贵得多呢,不是一般的摄影爱好者玩得起的。不过是定焦镜头,不能调节距

    离。你配一些,这属于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我们拍几张,再来玩你的身体…

    …现在衣服还没有彻底烂掉,挂在你的身体上,效果也是很好的,女人的身体,

    裸体有裸体的感觉,但是配一些装饰品也能达到另一种视觉的最佳状态,等一下,

    等到把你身体弄得再热一些,我们再来拍裸体,现在,就这样,凌乱的内衣,半

    脱半遮的效果比较好,不,你不用笑,就是要这样泪汪汪的可怜兮兮的,才比较

    适这个画面题……」

    周衿几乎要习惯了这个仿佛会忽然游走在不同频道的男人的变态表现,她只

    是被这个男人忽然的「相机镜头知识普及」弄的有一种荒谬感,这个随时随地似

    乎在变换风格的男人,究竟是什么人?这究竟是一次强奸?还是一次胁迫?还是

    一次无尽变态行为的启端?这是性质的问题。可是自己最怕的已经是:今天自己,

    还能完整如初的离开这里么?

    神奇的男人,「咔嚓,咔嚓」的按了几下,看看相机屏幕里的效果,忽然笑

    着说:「你还真挺上镜的。可惜作为运动员没什么成绩,也没什么故事可以挖掘

    ……有点太普通了……否则……我倒真愿意走个后门,和Frank 说说,那片子里

    多给你几个镜头。我还在联络河西体坛,最近还打算筹划一组关于退役运动员

    的生活的络直播视频……可惜了,你确实不太适……」

    周衿几乎要被他气晕过去,难道,他真忽然又抽风了,当成这还是一次约会,

    是一个小公务员和一个助理教练之间的普通业务对话么?

    「拍……拍够了没用?」她想继续狠狠的骂,但是没有多少气力,仿佛是被

    这个男人的认真感染了,还是被这一晚上莫名其妙却淫辱可怕的经历冲击的脑子

    有点糊涂,居然在这个男人继续按动快门时,忍不住稍微调整一下腿和手臂的位

    置。「希望出来的效果好一些……」这个念头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却把她自己羞

    的几欲死去……自己究竟是什么情况,居然会被这个男人勾魂摄魄一样认同起来

    这种强奸过程中的拍摄有什么艺术美感?这是胁迫的耻辱资料,不是恋人之间的

    性爱游戏,这是性质的问题。

    男人似乎终于满意了相机屏幕中的成像,将那部镜头闪着诡异光芒的机械放

    在了桌子上。他又欺身上来,开始新一轮的玩弄淫辱。这次,他用舌头,从她的

    脸蛋开始向下舔舐,一点一点,仿佛是在品尝她毛孔和肌肤的滋味一样,精心的.

    B. 滑过她的鼻梁、腮帮、唇角、下巴、脖子,一直舔舐到锁骨,终于将她残留在胸

    膛上的文胸摘扯掉,周衿一开始觉得他的舔舐非常恶心,但是慢慢的,又觉得一

    种麻痒痒的难受,一直到他舔舐到自己的乳头和小腹、她却觉得又开始天旋地转,

    浑身滚烫的燥热,仿佛这个男人的舌头,再给自己加温一样,而自己耻蜜的下体,

    也许因为适才的奸污,和现在的舌奸,已经适应了某种激烈的刺激,在本能渴望

    着另一次侵犯,居然忍不住扭了扭屁股,喘息又开始粗重,死死咬住下唇也没有

    能彻底压抑住自己的欲望,「嗯……」又开始呻吟起来。

    男人一路舔弄到她的盆骨,手上将她还勉强穿在脚踝上的牛仔裤,和已经褪

    到膝盖的蕾丝内裤,都扯了下去。周衿终于彻底的赤裸……但是此刻对她来说,

    赤裸已经不是什么耻辱的问题,而是燥热,燥热,更加的渴望。她必须死死的压

    抑自己,反复的从大脑里渴求一些理智。男人的舌尖……终于触及到了自己的阴

    户……撩开自己的阴唇,在浅浅的嫩到自己都很少触及的肉壁上开始舔弄和吸吮。

    天啊……那种温湿的侵犯,每一分点触都让她仿佛要爆炸了一样,她扭动,

    扭动,挣扎,挣扎,燥热,燥热,她已经不是在抗拒川跃的侵犯,而是在抗拒自

    己的灵魂,绝对不能,绝对不能沉沦,绝对不能迷醉……

    她至少要守住一条底线吧:今天晚上,毕竟是一次强奸啊!!!屈从于暴力、

    受制于视频,甚至被金钱迷惑、被权势胁迫,她都可以勉强的接受,但是,无论

    如何,今天晚上,毕竟是一次强奸啊!!!这是性质的问题。

    当快感一波波袭来,她已经神志混沌,不知道川跃在继续在自己的身体上做

    些什么了……她已经分不清楚光影和形体,她已经分不清楚触觉和听觉,她已经

    分不清楚时间和空间……在内心深处,仿佛有另一个自己,在真诚的感谢今天晚

    上的强奸盛宴……在自己那平凡的,已经无法闪耀特殊光芒的人生历程中,能有

    这么一夜,她是应该恨这个男人,恨到去用牙齿撕咬,还是应该感激这个男人,

    至少给了她永难忘怀的刺激和欢愉。连淫辱……他都淫辱的那么认真。

    不,这是一次强奸,自己是被奸污的女孩子,这是男人用暴力压迫自己的性

    行为。自己厌恶,痛苦,屈辱……绝对没有一丝的享受和沉醉,期盼和渴望,这

    是性质的问题。天空在哪里?床铺在哪里?思绪在哪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川跃将自己已经滚烫又酥软的身体侧翻过来,从自己的屁

    股后面开始新一轮的攻击,她顺从的叉开两条腿,任凭那条滚烫的阳具再次光临

    自己的耻处,哪怕是被自己雪白光滑的臀肉包裹伺候着……

    当阳具再次深入她的阴道,她又是一声痛苦的呻吟,而这种痛苦,她自己已

    经分不清是否真的是痛苦,还是某种享受的欢愉的呼唤。

    夜已深?夜还长?夜尚浅?黎明何时到来?

    周衿侧躺着,被铐着的一条胳膊仿佛已经彻底和自己的大脑分离,毫无气力

    的悬垂着,连手腕处已经被勒出血痕也已经毫无所知。侧躺着,她被川跃的肉体

    冲击,推搡得浑身有规律的发出一阵阵的肉浪波动,而已经呆滞的眼睛,透着窗

    户,却仿佛能看到屋外溪月湖倒影的星光,仿佛能看到五彩斑斓和黑白两色……

    当深入的快感和滚烫的浇灌从自己的阴道深处袭来,她终于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