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9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作者:hmhjhc

    25//22发表

    字数:5548

    第9:石川跃·温柔和暴虐

    川跃很有兴致的,看着这个在屈服和反抗之间进行着徒劳的心理挣扎的美女,

    欣赏着那种复杂的表情和屈辱的动作。也很有兴致的观赏着这个美女的身体,酒

    红色的精致蕾丝内衣,配着牛仔裤,那赤裸的腰肢,真是一味的细腻柔美;那椭

    圆的肚脐,精巧的坐落在紧实的小腹中央,让人有一种去抠挖的冲动;却又用牛

    仔裤的边缘微微露出的内裤的蕾丝边,在诱惑着你去更探更多的女人的秘密。

    「要奸就奸,别他妈的废话!」。这个叫周衿的女人已经是肉在砧上了,

    却还在这里希望用某种话语,去保留自己最后的尊严,而发出嘶哑怒骂叫嚷声。

    但是这种叫嚷声里,除了那种恨意满满的谩骂,却已经明显有了邀请的意味,哪

    怕是邀请自己「快点进来,快点结束」。

    川跃却不着急,继续用某种温柔的眼光继续着他的欣赏。这个美女身上这套

    明显是成套的酒红色高档蕾丝内衣,看着胸罩包裹下的乳房,那上面现在晶莹的

    挂着一颗颗一道道汇聚而成的红色酒液的滴露,就像挂着露珠的玫瑰,他确实也

    有些口干舌燥。这个女人的胸型,论罩杯可能只有C+没有D ,但是整个胸脯在内

    衣包裹下,呈现出那种聚拢和挺拔的视觉感受,实在让人着迷。

    他忍耐不住,伸出两根手指,点在那条深刻的被夹紧的,两侧有着明显柔软

    得挤压感的乳沟上。那附近的乳肉早就被红酒润得湿透了,他手指划动,一些汁

    液又被推在指尖上,碾压到她的胸乳的毛孔中去,仿佛要按到心房里去。身下的

    女人被这一点,发出一声沉闷的呻吟声,他不理睬,将手指慢慢向下,向下,向

    乳沟的下方划动,从两座玉峰的夹缝里,一路勾勒过去,缓慢的,却是坚决的,

    也是柔情的。一直来到了乳房被罩杯联结处堆拢的心口。温软的指尖触感,然后

    仿佛戏谑一般,去摸玩弄那两片罩杯连接处那颗小巧的装饰刺绣蝴蝶结,慢慢

    的,支撑开左侧的罩杯,又增加了一更手指,这次是拇指,而拇指去没有挖弄进

    去,而是停留在了文胸罩杯的外侧。触摸那些纹理和同样包裹压抑着乳肉的指尖

    感受。而食指和中指,则顺着乳峰一点一点的揉挖进去,指尖全是滑腻酒液,却

    依旧能感受到坚实的手感,很跳跃的湿润手感。

    川跃似乎有些奇怪,这种手感,竟然好像是某种压抑发育所导致的。女人,

    谁不希望自己是完美的乳形呢。但是在这个年代,女孩子少有在青春期刻意锻炼

    胸部肌肉群,这样使得乳房尽量增加肌肉纤维,固然能够使得胸部更加健美挺拔,

    但是未免会减少脂肪体积和柔软性,虽然这逐渐符现代人的审美观,但是身下

    女人的发育早起,那可能是几年前……会有小女孩这么做么?

    好吧,这也暂时无视。指尖继续在柔和得推进,那肌肤,从一片滑腻到开始

    更加柔和饱满的触感起伏,终于,他的食指和中指,捏到了那颗圆润的乳头,象

    征着母性,也象征着神秘的女人的秘密,而拇指再在文胸的罩杯外缓缓的加力,

    施压。但是依旧控制着自己的指尖,温柔得将酒液一遍又一遍,揉上去,仿佛是

    雨点在滋润,仿佛是轻风在吹拂,仿佛是婴儿在舔舐,仿佛是情人爱惜一般的抚

    弄。整颗乳头都被他的手指上的酒液润透了。

    果然,身下的女人无法抗拒这种原始的,女人最需要的温柔爱抚。她死命咬

    着牙关,脸蛋憋得通红,不想在强奸自己的恶狼面前露出享受的任何表情或者声

    音,这更可爱,更妩媚。但是她无法抗拒,鼻翼一扇一扇,身体越来越紧张,两

    条长长的还包裹在牛仔裤下的腿,开始忍不住互相摩擦,那诱人的臀部,开始小

    小的有律动扭曲。终于,她又哭了,眼泪从眼眶里奔涌挤压出来,随着眼泪的流

    淌,仿佛是无力抗拒后的松弛,「嗯……嗯……嗯……」她开始柔媚的发出放弃

    反抗的娇吟。那种娇吟,带着「呜呜」的小声饮泣,都在诉说着这个女人的屈服。

    但是,这不仅仅是川跃想要的,这诱人的声音才刚刚发出十来秒,川跃已经

    换了一阵狞笑。突然之间,他的中指和食指从温柔得揉动,化成了电闪雷鸣一般

    的抠捏,用力,再用力,而文胸外的拇指,更是充分的施展着暴虐的加力,推压

    着罩杯上的每一根丝线,在对周衿的乳房施加着一阵阵几乎要将她乳头捏破捏碎

    的惊人力量。

    「啊……」身下的女孩,万没想到自己会如此残酷,将温柔的催情爱抚,忽

    然间化成这样的蹂躏摧残。她嘶哑的狂乱痛叫,「啊……痛……痛死啦……住手

    ……停啊……」,她无法忍耐,用一只还能动弹的右手,拼命去敲打川跃的胸膛,

    去拉扯川跃的手臂,希望能拉开那只在自己娇嫩的乳房上肆虐的手掌,当然,在

    川跃的力气下,这只是徒劳的,只能增加川跃满满的快感和她无尽的痛苦。

    「啊……痛……痛死啦……坏掉了啊……」,她死命的呼喊,但是川跃就是

    继续蹂躏她,将力气全部集中在乳头处,那细部神经集中的域,没有女人,没

    有人,可以忍耐这种痛苦,身下的女人已经哭得仿佛要昏过去,拉扯自己手掌的

    手臂也仿佛要失去了最后的力气,可能要陷入某种昏迷去逃避痛苦。

    他很满意,残酷的笑了,又忽然之间毫无征兆的停下了气力。那女孩喘息着,

    恐惧着发抖看着自己,她已经不敢再做任何反抗,几乎是配的挺了挺胸脯。是

    啊,那是一种真正的本能的,对痛苦的恐惧。宁可让自己对她的乳房多一些「玩

    弄」,失去更多的尊严,被更多得去淫辱,也无法承受真正意义上肉体的痛苦。

    「求求你……求……求求你……你……答应的……别……别伤害我……」这

    和刚才还在谈判或者谩骂一般的口气不同,她是真的怕了,真的在哀求自己,她

    的脸蛋上,除了刚刚划过的酒液和泪水,已经有阵阵因为痛苦而分泌的冷汗了。

    「自己把牛仔裤拉下来,让我看……」川跃依旧没有停下玩弄她乳房的手,

    但是没有再摧残她,只是玩弄和爱抚。但是周衿果然是怕了,已经不敢再和川跃

    犟嘴,她应该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在某种程度上,她可能只是希望这一切快

    点结束就可以,而不再奢望过程中减少屈辱和耻感。她颤抖得伸手到小腹下,像

    一个对他命令依顺而不会顾及自己人格尊严的什么玩具一样,自己解开了自

    己的牛仔裤门襟扣,「呲啦……」将自己的牛仔裤门襟拉链屈辱的拉开,认命的

    向下扯了几寸,乖乖得向川跃展现着自己的耻蜜处。果然是套装的内衣啊,蕾丝

    的,酒红色的低腰内裤。中间还略略下弯的弧度。仿佛除了阴户那个三角,没有

    任何需要遮挡的地方一样。

    蕾丝内裤,将女性的整个胯部能勾勒得那么销魂。盆骨的线条是那么的清晰,

    从内裤边缘挑起两个骨感的圆柔的凸起,那是盆骨的酒窝,是女人美好身形的骄

    傲。但是,即使是这样的线条,也已经无法抓住视线了,因为自己已经可以清晰

    的观赏到被内裤中间的绵软红色蕾丝布料,包裹的阴户的形状,软绵绵的,精致

    的,遮挡和包裹非但救不了这个女人,仿佛更是一种邀请,一种诱惑。而此时此

    刻,又添了一种无可奈何,任自己玩弄亵渎的悲哀。

    川跃抽自己还在周衿乳房上肆虐的手,给了周衿小小的喘息时间,将自己

    的皮带扣解开,将皮带抽出来,扔到沙发上,虽然他已经感受到浓烈的来自小腹

    的欲望,但他不愿只是猴急的扑上去掏出自己的阳具。要彻底的享受一个女人,

    就也要彻底的放开自己的身体。他又不着急,还有那么一个漫漫的长夜。

    一颗颗解开自己衬衫的纽扣,露出自己在内衣包裹下也能看到线条的胸肌,

    将内衣也褪去,露出自己满意的肌肤色泽,将裤子从两足中解除,又用手隔着内

    裤的裆部,「沙沙」的安抚一下自己的分身。才将内裤也褪下。让自己所有的肌

    肤赤裸到空气中。

    他脱自己也脱得很优雅,不像急着达成成果的强奸犯或者毫无经验的猥亵者。

    倒像是一个温柔的情人,在和女情人做爱时自然而又带足了性诱惑的展现。川跃

    对自己那有着近2年运动锻炼的身体,很有自信。而且,他要借着这个机会,

    再欣赏一下周衿的表情,这也是一种享受。

    床上的美女,现在无力的仰卧着,头发已经散乱,披洒在床枕上,喘息着,

    抽噎着,脸上因为哭泣,粉妆已经划出一道道淡雅却有些凄凉的痕迹,性感的嘴

    唇普溜溜得颤抖着,上身的酒红色文胸已经被蹂躏得完全凌乱,在细洁的锁骨下,

    用文胸托聚着一对在空气中哀泣的乳房,酒红色的蕾丝,衬托着在灯光下雪白的

    乳肉,却依稀在乳房上可见,一条条洒透的酒汁痕迹,因为被淫玩了好一会,罩

    杯早已经移动,一颗可爱的紫红色的小葡萄,已经要从罩杯的边缘凸了出来,在

    空气中,伴随着周衿的呼吸稍稍的起伏,吸取着乳肉上的酒汁。小腹最是光洁细

    腻是这个女人的特点,稍稍有一些瘦了,但是并没有羸弱的感觉,反而用紧实和

    一小段有过锻炼痕迹的肌肉感,凸显着这个女教练的健康魅力。下体也包着酒红

    色的蕾丝,那内裤边缘很低,到这个位置,已经可以看见隐隐的阴毛,盆骨的直

    线线条感,和臀部的圆润线条,将女人胯部的所有魅力都在无止境的倾诉。牛仔

    裤只是被褪下了几分,还没有彻底离开,但是大腿的肌肤已经裸露,这种开的

    状态,和无力垂在一边的手腕,仿佛更是一种邀请。

    这个美女已经被吓坏了,虽然一直在抽噎哭泣,虽然牙齿咬得乱响,虽然还

    有一只手可以动,但是没有激烈得反抗动作和表情。仿佛是认命一样的等待着自

    己的进一步动作。当将自己已经硬邦邦的阳具从内裤里掏出来时候,眼前那个女

    人似乎看见了,马上就一脸憎恶得紧闭双眼,但是川跃能够到这种憎恶背后

    的小小释然,那已经赤裸了大半的肌肤上都泛起一阵羞愤之外的潮红。

    看着场景,似乎有些错觉,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在精心准备后,穿着精致

    性感的内衣,在和丈夫或者情人进行着浪漫而诱惑的性行为。但是,那只依旧被

    手铐绑在床架上的悬垂的手臂,仿佛又在提醒,今天晚上,是一次刺激的强奸行

    为,至少,是一次刺激的逼奸行为。这个女人是无奈的,在被自己淫辱奸玩,却

    直到现在,都还在一片痛苦和迷茫中,没有搞清楚今夜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川跃伸出一只手指,从周衿胯部的边缘,插件她的内裤里,借着小内裤的弹

    性边缘向下拉扯下去,仿佛是本能一样,周衿还可以活动的手伸过来拉着内裤,

    似乎要阻止他,其实也好像只是象征性的表示着自己的贞洁和抗拒。「别……」

    字夹杂在呻吟中也那么的无力。这当然无力阻止川跃,她也不敢真的再用什么气

    力来抗拒,川跃将她的小内裤缓缓的拉扯着,从圆润的臀部上,慢慢卷成一条棉

    线圈,褪了下去。但是川跃却有心捉狭,不彻底将内裤褪下,而是将周衿的身体

    稍稍托起,将已经解开的牛仔裤褪到周衿的膝盖处,再将那蕾丝内裤褪到大腿处,

    这样的行动,不仅使得周衿的阴户彻底的暴露出来,还使得周衿两条细细的长腿

    上,不仅有牛仔裤,还有内裤的蕾丝,比对着肌肤的细腻雪白,显得更加淫靡,

    却以一种无奈的不舒服,被束缚得难以动作。

    川跃欣赏得观察着周衿的阴部。黑亮的阴毛,似乎有过修剪的痕迹,但是也

    不是常常修剪那种,在侧边护卫着两片海葵状的褶皱,她的大阴唇呈现一种暖褐

    色,诉说着某种成熟的魅惑,而外侧非常的清洁、柔和、绵软,又在体现这种成

    熟里隐含的纯洁;但是内侧,已经隐隐可以看见一颗小肉芽,就这么凸起着,泛

    着一种亮晶晶的汁液。

    她还没有彻底的动情,但是毕竟已经被在这种淫靡的环境下,淫玩了半天,

    她的身体,忠实的反应着这个女人很久没有被滋润的某种天然渴望。

    川跃伸过手指,触及到周衿的那颗小芽,轻轻一捻,「啊……」周衿仿佛被

    雷击一样,发出屈辱却带着一丝渴求的娇吟,而那颗小芽,仿佛被这一触,是个

    什么开关一样,又一下子润润得泛出更多的汁液来。

    川跃很得意,很满足,很喜欢这个场面。他继续在小芽上逗弄,抚摸,慢慢,

    换成了向更内侧去探,在一片滑腻的触感中,在那神秘的肉壁里探着,汁液

    越来越多,越来越湿润,耳边自然传来了小美女无奈堕落到身体本能欲望中的

    「嗯……」「啊……」「求你……」「不要……」的无章法的呜咽声。

    再几下摸,手指上已经沾满了汁液湿得不成样子。川跃忽然摇摇头,停了

    下来,赞叹得笑了两声,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说道:「我是不会说那些话的……」

    已经无奈等待着自己去开拓耕耘的美女其实几乎已经失神,没有气力和自己

    对话,但是眼神也略略露出一些不解来,仿佛在问自己这句话究竟什么意思。

    川跃自言自语说道:「我不会说那些黄色里才有的话的。什么你看你的

    身体很诚实啊,看下面都流水啊,其实你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啊……因为那都是挑

    逗女人的话。我也挑逗女人,但是我挑逗女人是为了更加棒的体验和快感,也就

    是说,你诚实和不诚实,淫荡和不淫荡,都不能改变我今天晚上要玩你的决定

    ……」

    周衿几乎是在失神中,狠狠的咬牙,用一丝丝勇气别过头,嘴角喷出轻微但

    是羞愤的骂声来「变态!」

    川跃也不理他,继续着自己最喜欢的,继续那种自言自语:「我也不会说什

    么,看你怎么穿得那么骚啊……女人是应该穿漂亮的性感的内衣,即使今天晚上

    没有人会玩自己的身体,也应该穿的好一些。这是一个好习惯,我不会因为这个

    好习惯,而来羞辱你,这不太好,不公平。万一说的太多了,你以后自暴自弃,

    不肯穿精美的内衣了,对你不好……」他仿佛是一个什么有品味的时尚专家,在

    说着某种纯粹的时尚言论。

    不知道为什么,周衿却忽然松了一口气,从刚才醒过来到现在,她从一开始

    的惶恐,到现在的绝望,有一件事情是最担忧的,就是怕这个男人,在强奸了自

    己之后,伤害自己,甚至杀了自己……她隐约感觉到这个男人也许敢做这些无法

    无天的事情。从这个角度来说,她之所以到后来,不怎么敢提正在明显全程拍摄

    的摄像机,也是这个原因。

    如果要胁迫控制自己,当然很可怕,但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死亡可怕。宁可

    发生很多不堪的事,也不想变成一次死亡的威胁。而这个男人,又在那里变着脸

    孔,评价着自己的内衣,既然有一句「以后……」怎么样,那至少说明,在这个

    男人的潜意识中,自己还有以后……

    但是这个男人,突然又变了脸,又换了狞笑。

    「我可以用更加直接的方式……来得到你……」川跃似乎看出来,周衿有些

    些小小的松弛,他忽然之间,借着这一瞬间的松弛,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

    停下了自己的自言自语,将自己的阳具,对准了周衿的那已经微微绽开的蜜穴,

    顶了进来。而且是丝毫没有怜惜和缓冲,一顶到底,直触周衿的子宫壁。

    「啊……」周衿痛苦的又是一声嘶哑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