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8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作者:hmhjhc

    25//9发表

    字数:5367

    第:周衿·红酒濡甜点

    周衿被呛醒了。她先是觉得头晕头痛,然是被一股浓烈的红酒刺激味熏得连

    连咳嗽。

    怎么事?身上很不舒服,好湿,好脏,好难受。似乎是自己喝多了?忆

    有些刚刚睡醒时候一般的支离破碎,稍微甩甩头,努力睁开眼,自己在哪里?怎

    么事?

    神志仿佛是在一丝一丝的归,发现了自己的处境。首先不堪难过的是,发

    现自己整个头脸上全是酒液,发现了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发现了床头笑

    眯眯坐着的男人,她的第一本能反应是尖叫「啊……」。

    男人没有阻止她,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她。她想要立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

    左手居然被一个什么铐具绑在床架上,一扯之下,手腕都在疼痛。又是一声尖叫

    「啊……」

    「你要干什么?我在哪里?你要干什么?……」这是本能的急切反应,但是

    周衿的理智继续在归,发自内心的本能恐惧在膨胀,这个男人,居然把自己迷

    倒了弄到房间里来?他居然还把自己铐起来,变态,是个变态。强奸犯,是个强

    奸犯。

    「救命啊!!!」「放开我!!!」「救命啊!!!!!!」她嘶哑的惨叫,

    她已经不清楚自己现在在哪里,但是希望门外有人能够听到。眼前的男人依旧没

    有阻止自己的意思,依旧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救命啊!!!!」「救命啊!!!!」

    「咣当咣当」,这是手腕挣扎着要从床架上拔起来的声音,「救命啊!!!!」

    「救命啊!!!!」声音一声比一声响,一声比一声嘶哑,一声比一声恐惧,一

    声比一声绝望。

    就这样,她做着无谓的挣扎,拼命的叫嚷,整整有三、四分钟,一直到喊到

    嗓音都嘶哑了。气力也从最初的本能性爆发到逐渐无力再喊。眼前那个男人才笑

    着开口

    「你继续喊一会……你恢复一些理智的时候,就听我说……不喊了?OK,那

    我来说……」

    「首先,我们是在Miss Panda的套房里,这里是整个河溪数的上的私家会所,

    这房间的隔音设备是按照顶级录音棚标准修建的,你就算能在这里发出火车轰鸣

    的声音,房间外三米内也只会有很细弱的响,我可以保证,这个房间的设计,

    三米内是不会任何人的……所以,你最好节约一些力气……」

    周衿居然真的恢复了理智,她很害怕,很惶恐,但是恢复了理智,她浑身颤

    抖的冽声骂着:「你个变态,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你想怎么样?」

    「OK,其次。我们来说说关于我想怎么样。说出来也许你不相信,其实直到

    现在,我也没决定我到底想怎么样?在一个小时前,我甚至想过要陪你玩这个游

    戏,请你吃饭,喝酒,给你一些好感,然后看看今天晚上能不能有一些浪漫的过

    程。即使你拒绝,我也会绅士的送你家,期待下次约会,这个剧本大概是你最

    喜欢的?」

    他又指指书桌上的摄影机和指示灯,这令周衿的恐惧更加深了:「然后刚才

    迷到你送你进房间,我也想过……就这样迷奸你,迷奸……虽然女人没有反抗会

    失去很多趣味,但是无力反抗和没有知觉,也会带来一些特殊的快乐,我其实也

    很享受。不过……这有点行不通,你的红酒里,只有一颗艾司唑仑片,很普通的

    那种,伴着红酒喝药力是发作的猛一些,但是无非也就是困倦睡一会,这是处方

    药,不是什么神奇的昏睡丹,就算我能享受一下在你昏睡的过程中脱你衣服的快

    乐,等一下奸你的时候,你一定还是会醒过来的……」他缓缓的讲述,好像在上

    一堂什么培训课程一样,周衿简直无法直视这个人,除了恐惧外,又添了一种难

    以名状的愤怒。但是她除了「变态」「流氓」之外,一时也不知道有什么新鲜的

    词语可以去骂。

    「然后么,我也想过把你彻底铐起来,今天晚上的节目是束缚强奸……不过

    我了个去,手铐只带了一只,其他三只在汽车后备箱里,忘记拿进来了,你看,

    我是有点懒得跑来跑去的,还要去车库拿,所以只能铐一只手象征性意思一下

    ……」说到这里,周衿虽然知道现在自己的处境非常的危险,眼前明显是个邪恶

    的变态,却也实在忍耐不住觉得有点滑稽好笑。

    「然后么,我也想过,比如先录一段你的裸体视频什么的,然后用视频来胁

    迫你做……胁迫这件事情,是有特殊快感的。一样可以享受到女人屈辱愤恨时的

    表情的同时,居然也可以享受到女人的顺从。是的,就在刚才一分钟,我还想就

    这么做呢……不过这也有问题,一则实在太麻烦了,这个过程有点绕圈子,二则

    我也不太相信你是什么黄花处女,你也不是大明星或者名人,会在乎裸体视频在

    乎到死去活来的地步……」

    「所以我决定,叫醒你,和你一起商量下,看看今天晚上……我该享受那一

    种套餐口味最好。我是打算用凉水喷醒你的,但是那太没有美感了,所以我用酒

    ……不要太嫌弃,用红酒洒过的身体,味道会特别好。」

    「刚才那个过程,真的很棒,你可以舔一下唇边的酒……哦……不是什么特

    别的好酒,但是这样很有一种精心调制的美感……」

    他走近床头,用手指抬起周衿的下巴,笑吟吟的说:「现在你来说说,今天

    晚上……我该享受那一种套餐口味最好呢?」

    周衿已经被他吓的几乎要失去了反抗的决心,正如这个男人所说的,自己并

    不是什么黄花处子,也不是什么名人或者大明星,以这个男人的条件,如果只是

    一夜求欢,其实努力几次自己就有可能答应的,但是今天这样的局面,实在出乎

    自己的意料,而这个男人款款道来,仿佛是密友之间的聊天,在诉说着荒淫举动

    的理由,却让她如缀冰窖之中。

    她完全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想怎么样,正想哀求一句让他先放开自己的手铐,

    就这这个时候,这个一路都文质彬彬,连做这么变态的举动都仿佛是在浪漫的约

    会一样的男人,忽然,依旧保持着笑容,却反手一记耳光,「啪」的一下,将周

    衿整个左脸扇过去,周衿但觉眼前一阵金星,左脸一阵火辣,立即肿了起来,喉

    头一甜,似乎有血液从口腔里流出,几乎要疼的昏死过去。而脸蛋、脖子上的酒

    浆更是被这一记耳光,扇的洒在床单上点点都是小红点。

    「我忘记说了,还有一个选项,刚才我也想过,即使没有手铐,今天晚上我

    们就来玩简单的强奸游戏,就像这样……」

    房间里忽然安静了下来,仿佛真的是一个服务生,在介绍完了什么餐饮的特

    价后等待顾客选择一样,男人依旧静静的看着自己。

    周衿死死的咬牙,她完全陷入无助中,她根本已经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的底

    细和底线,她唯一能肯定的是,这个男人太危险了,太恐怖了,这个男人正在像

    老猫戏鼠一样玩弄自己。她的左脸生生的疼痛,也不知道是否会留下什么伤痕,

    但是此刻,自小坎坷的经历,仿佛激发出她某种求生的本能,她决定,要试一下,

    将自己的损失和危险,降低到最底。这些男人无论如何,不就是想要自己的身体。

    如果可以,她至少要保障自己的安全。不要激发他过于危险和变态的一些举动。

    她也希望再挽一些尊严,所以她死死咬牙,抬起头,用一种带着仇恨的目

    光,死死盯着这个男人,但是男人的笑容似乎比她的怒视更有杀伤力,她到底恐

    惧,不知道真的惹怒这个男人,他会做些什么变态的事情。她躲避了目光,狠狠

    的,却无奈的,喘息着,说出了她自己都觉得羞辱的话:

    「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录像,不要伤害我,放开我…

    …我……我……我陪你做就是了……」

    男人笑笑,手已经从她的下巴下移,在已经湿透了的衣襟上摩挲,自然的握

    上了她的乳房。那酒液真的如同浸染什么食物一样,被这一捏之下,从自己的外

    套,顺着内衣的纤维,再一次浸透到自己的肌肤里,乳房上已经湿润的不堪,全

    是酒汁,一股浓烈的酒香和甘宁酸的酸涩仿佛将她的乳房刺激的满是轻微的乳摇

    颤抖。

    虽然隔着两层衣物,但是周衿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是多么的屈辱,她的眼泪,

    立刻的流了下来,居然在这么无助的环境下,被男人摸了自己的胸……她想挣扎,

    她想闪躲,但是她没有,她其实已经意识到,至少在这个额环境下,她没有和这

    个男人谈判的条件,自己的身体,是唯一的资本,她必须忍耐着从乳房上传来的

    抚弄的酥软和痛苦,身体一动不动,死死绷紧,继续抽噎着

    「行么?不要录像……呜呜……不要伤害我……」

    「很好,很坚强,很懂事……从我第一天看到你起,就感觉到你应该挺懂事

    的。但是先不要和我谈什么条件……记住……先让我享受了今天晚上的甜点,我

    们再来谈怎么处理你的事,好么?」男人笑着看着周衿表演着最后的尊严,说:

    「我听说练过跳水的柔韧性都很好,一只手能脱衣服么?把衣服脱了……」

    周衿又哭了,她是发自内心的哭泣,这种哭泣不是哀伤,而是如同儿童在幼

    年间感觉到无助就会发出的哀嚎,她感觉到自己就像一个来到荒野外的孤独人类,

    而眼前的男人,却是一匹饿狼,在荒野里,人类会的法则丝毫不起到任何作用,

    自己是只能任凭饿狼撕咬蹂躏的一个无助的孩子。

    她听话一些,取悦这个男人,就能不受到伤害么?她其实也不知道,但是她

    只能试一下。她知道自己的动作是淫靡的,不堪的,丝毫和优雅没有关系的,是

    体现了自己软弱的,屈辱的,被侮辱和玷污的。但是她无奈。

    她努力将一只还能活动的手臂,收缩着向袖管肩膀处收去,钻进了自己已经

    湿漉漉的运动罩衫衣襟,又吃力的用这只收,撩动自己运动衫的下摆,将要向上

    撩起的时候,忽然想起了,天啊,自己身上的内衣,还是特地挑选的性感蕾丝内

    衣。

    自己本来只是带着好奇和衬托身材的心穿的,但是此刻,自己居然要无奈的,

    动展示给这个变态男人看自己这件内衣……他一定会嘲笑侮辱自己的。自己为

    什么要赴约,居然还在这样的变态的约会时穿这样的内衣,这显得自己是多么的

    淫荡和动啊。

    她犹豫着,挣扎着,但是她意识眼前男人就是在享受着她的犹豫和挣扎,她

    的屈辱和悲哀。她别无选择,一咬牙,将运动衫的下摆掀起来,从自己的顶心上

    将头颅钻出来,将整幅运动衫从自己的身体上摘褪,却因为一只手臂还被绑着,

    只能挂在那只手臂上。

    周衿知道现在自己的模样一定是狼狈极了,但是另一个角度,她也肯定,自

    己现在的模样,一定是诱惑到了极点。她的上身其实已经赤裸,自己的肩膀、脖

    领、臂膀、锁骨、应该都还是自己骄傲自豪的曲线,此刻,却已经都被酒汁洒上

    一片片污红。自己的小腹也露了出来吧,那方可爱的肚脐,是多久没有给男人展

    示过。而当中,正是自己最骄傲的丰满的乳房,那种波浪,那种圆润,那种弹力,

    所有的男人都想抚摸、亲吻、爱护、吸吮、扭曲、奸淫、蹂躏的乳房,被聚拢胸

    罩收敛在罩杯之中,烘托着,抬举着,用蕾丝最精致的布料,去和女人最滑嫩的

    乳肉配成最艳美,也是最诱人犯罪的美丽。

    而下身,肚脐下面,还有自己依旧被九分牛仔裤包裹的臀部和长腿。等待着,

    眼前这个男人的命令。他究竟会忍耐不住自己身体的诱惑,就这么扑上来,奸淫

    自己,侮辱自己,玩弄自己,还是会命令自己继续脱掉文胸,展露自己的乳房和

    那乳房顶尖处,象征着生命又象征着色情,象征着纯洁又象征着淫辱的乳头呢?

    还是说,他更欣赏自己的三点式的窘态和模样,会逼迫自己先去脱牛仔裤呢?可

    是一只手脱运动衫已经够难了,要脱牛仔裤,真不知道该怎么脱起才好呢……天,

    自己居然在想,怎么脱自己的裤子,给男人欣赏身体,自己一定是被这个男人逼

    疯了,逼糊涂了。

    男人喘息着凑近了,果然被自己这幅淫靡的媚态吸引,一时忍不住要在自己

    的身体上做些什么了。但是这个男人伏下身来,居然在自己的肩膀和锁骨上开始

    吸吮酒汁。

    「啊……」周衿没想到,居然被这么一吸一吻,就已经忍耐不住要呻吟出来,

    但是肩膀上的口舌,确实让她的小腹下都麻痒痒起来,简直感觉灵魂都要被从肩

    膀上吸走。男人的舌头在自己的肩膀上游走,周衿被吸的几乎要走了真魂,只是

    为了尊严,忍耐不住变成一声闷哼:「别……」

    天,自己这声「别」叫的哪里像是一个即将被强奸的女人,简直如同情人亲

    昵时妩媚的邀请和撒娇。为什么?是因为那阵身体上乳房上的酒香迷醉了自己么?

    还是这个男人其实真的挺独特的「玩法」让自己难以自禁呢?

    男人从吸吮变成了稍稍加一些齿感,居然开始撕咬她的肩膀,那种稍稍带点

    痛楚的力度,更令周衿心中,一时仿佛是在地狱里煎熬,又一时仿佛是在天堂里

    漫游,男人居然开始撕咬自己的右便肩膀的肩带,然后一路,将自己的文胸肩带

    撕扯着,这种撕扯,免不了将罩杯扯动,用文胸内的杯垫的丝绵,去触动婆娑自

    己的乳房和乳头。

    文胸其实已经彻底被红酒浸湿了,那种摩擦,仿佛将红酒和乳头能融化到一

    起。再散发出伴随着体香的酒香,或者是伴随着酒香的乳香……

    「啊……」周衿哭了.B.,哭得很无助,很凄凉,很独孤,很软弱……她不知道

    究竟是什么情况,她虽然是被眼前这个男人拘禁逼迫,又用暴力威胁,必须要和

    他做些什么,她甚至绝对会定义今天晚上要发生的一切是绝对的强奸,是侮辱,

    是玷污,自己是被迫的。但是就在此刻,她脱得半裸,被男人撕扯胸罩,玩弄着

    身体,她明明还有一只右手可以动作,却丝毫没有气力,哪怕做一些象征性的推

    搡。

    她可以骗自己说,一切都是自己的恐惧,还有自己不能激怒这个男人的自保

    的本能。但是她的内心也知道,在这些因素之外,她也实在不得不承认,自己被

    这种带着禁忌和情趣的侵犯,玩弄得如登仙境。

    直到男人似乎玩够了自己的赤裸的肩膀,也已经把自己文胸的肩带撕扯到臂

    膀上,抬起了头,她几乎有些不舍男人的离去。男人却只是小小的停顿,赞叹:

    「身材真好啊,一边肩带都脱下来了,胸罩也能稳定住,你的胸……有点水准啊

    ……」

    她忽然又愤怒了,她愤怒于自己这么不争气,她愤怒于自己被这个男人玩弄

    于股掌上的挫败感,她更想起了自己今天穿这套内衣时心中泛起的旖旎情绪,她

    甚至一时有点恨自己的容貌和身材,因为这一切都即将要给这个男人玷污和玩弄

    ……她「呸」了一声,咽了咽口水,忍了忍泪水,仿佛要拼命的表现一下自己可

    以压抑住那种恐惧和向往,狠狠的带着残哭声骂着:「要奸就奸,别他妈废话」!

    这时,又一颗透明的红色酒液,顺着自己的鼻翼掉下来,在明暗交错的屋内

    光线里,闪耀着红宝石小颗粒般的光泽。她可能是哭喊了半天,实在口渴了,居

    然真的忍不住某种诱惑,偷偷借着呼吸的动作,让那颗酒珠滑落到自己的唇上,

    舔了一口。

    很醇,所以,有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