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6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作者:hmhjhc

    25//4发表

    字数:5363

    第6:周衿·为谁妍

    「衿衿姐,想什么呢……」许纱纱「啪」得一声,顽皮的在周衿眼前拍了拍

    手掌。

    周衿一愣,自己好像从训练馆淋浴换衣服,又到宿舍,这过去的3分钟,

    是有点魂飞天外的意思,想了许多往事,也想了许多未来,都有点迷糊自己是怎

    么走过来的。

    「都怪纱纱,让自己多愁善感起来了。」她这么想。

    26岁的周衿,从专业和资历上来说,还只是这个圈子里一个无足轻重的角

    色,但是美艳的外貌,迷人的气质,活泼亲切的性格,成熟的装扮,还有年轻人

    才有的「玩劲」,和省队里其他古枯燥的教练领导们截然不同的感觉,却让她

    至少在业余时间,成了毕竟还在青春期里的小队员们,争相拥戴的「酷姐姐」。

    小队员们常有事没事找她问这个问那个,胆子大一些的男生队员,更是以约她一

    起吃个工作餐,去休息喝个下午茶,或者偶尔跑去市唱歌K为荣。她自然也

    不介意,这些「小子」们在一起时,偷偷拿眼溜她胸前的风景时的模样,甚至

    有时候,会刻意穿一些低胸的衣衫,露一露她骄傲的资本。

    「偷看我?看呗……至少论身材,谁能比得过我?」、「这些傻呵呵的小队

    员,难道还敢强奸我?」

    而和她走得最近的,就是这个女队的当家小花旦:许纱纱。

    实际上,对许纱纱这样的省队之星来说,她只是个助理教练,还谈不上是周

    衿的「子」。不过三个月封闭期集训,即使周衿在市有自己的房子,也需要

    象征性得在训练基地里,隔三差五住几晚。巧的是,正好和队中的当红小明星

    许纱纱分到一间宿舍,俏皮的小姑娘,和在体育圈擦过边的大姐姐,自然成了亲

    密的好朋友。除了专业知识,周衿甚至愿意故意的,给这个清纯的,对世界还充

    满了幻想的小女孩,讲了许多「女人的秘密」和「外面的世界」和「男人的趣闻」。

    这让两个有着岁差距的「临时室友」,有着更多的知心话。从某个角度来说,

    像许纱纱这样年龄的小女孩,又是从小体育圈封闭训练的环境下长大的,对着周

    衿这样有着一些会阅历的「女人」,是有着天然的崇拜和羡慕的。「女孩」总

    是向往成为女人,就像孩子向往成为大人。

    「衿衿姐,你晚上还要去见那个帅哥么?」许纱纱依旧笑得明眸皓齿,八卦

    得缠问她。

    周衿一愣,随即明白了她说的是谁,搪塞道:「什么帅哥啊,你以为是约会

    啊……不是,那是公事,拍那个纪录片么……」不过她也知道这说法自己都不信,

    小子也不是笨蛋,也不能信,想了想,忍不住还是要自矜得意的跟上一句:

    「不过这种男人,手上有点小资源,就想要找机会接近接近女人,都这样,我见

    多了……」她潇洒的歪歪头,理一理自己的长发,充分的表现自己的「成熟」和

    「不羁」,在小子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风采。

    许纱纱「咯咯」笑个不停,推开宿舍的门,一面头道:「我看那个帅哥真

    的挺帅的,衿衿姐你可不要错过啊,我去资料室温习了,你可要打扮得漂亮一些

    哦……」

    周衿也忍不住得意得一笑。她的确是要去赴一个叫什么石川跃的小公务员的

    第二次约会。

    也许是约会,也许不是?其实她也稍微有点吃不准。没什么,即使是约会,

    应该只是又一次常见的,平凡的,也许很沉闷无聊的,男人的追逐罢了。

    周衿知道自己的容貌和身段已经足够吸引男人的目光,并不需要刻意打扮得

    太出众。

    但是她有些不甘心。

    许纱纱出去了,现在宿舍里只有她一个人,但许纱纱临走时的话却挑动起了

    她的神经,忍不住某种原始的诱惑,她依旧要将自己细细的打点一下。

    洗脸、洗头、用吹风机将乌黑的长发吹干,她很享受这个过程,可以闻到自

    己的发香。淡淡的打一些粉底,这款IOPE的气垫粉底,还是自己的电视台

    持人闺蜜去韩国玩时,带来送自己的礼物,听说要美金一盒呢;用润唇膏

    式的香水口红稍稍修饰一下嘴唇,上一些亮色,但是不需要太多;可惜在宿舍里,

    手上没什么特别好用的香水,翻翻许纱纱那些洗面奶、面膜胡乱堆成一团,有些

    哑然失笑:这样的6岁小姑娘,又是在跳水队封闭训练,经济条件比自己还不

    如,哪里会有香水这种东西。

    周衿稍稍低头犹豫了一下,忽然脸红了红。从床头的小包里取出来那套华歌

    尔的秋季款酒红色内薄蕾丝无痕内衣,有些自我陶醉得咬了咬下唇,跟做什么坏

    事似得四周瞧瞧,将自己的训练服拉链拉开,从两臂两侧褪去,又将训练裤脱了,

    然后才将身上还没换下的连体泳衣,从肩膀上摘下肩带,自上而下,绕过自己高

    耸挺拔的乳房,越过自己紧致小巧的腰肢,从自己的胯下褪了去。

    换上那套还从来没有穿过的酒红色的蕾丝内衣套装,然后晕红了双颊,笑着

    对着穿衣镜审视自己。

    前两天一件戴着很舒服的粉紫色文胸莫名其妙就找不到了,这本来让她有些

    不快。清楚记得是抛在洗衣篮里,这种地方丢东西是很让人烦心的。也许是哪个

    变态的中年清洁工偷走了。想到自己的内衣可能落在不知道那个变态手里,肯定

    要被亵玩的,这让她有些恶心和恼恨。

    但是在镜中看着这具美艳的三点式身体,看起来,还是这套酒红色的内衣更

    衬自己,上薄下厚,侧边的线条收得非常自然,自己的乳沟本来就有型有款的,

    经过罩杯和前搭扣的配打点,简直在视觉上,都仿佛感觉要有奶香味重重扑面

    而来了。就算自己看着自己,也忍不住要用手去抹弄一下自己的乳房上沿那白皙

    的乳肉。

    完美的胸型,完美的腰肢,完美的臀跨曲线。可惜了……穿这样的内衣,应

    该穿一件低领的休闲T恤,然后再配一条修身的牛仔裤九分裤,戴一枚木制的精

    巧时尚项链才适啊。至少一定要让乳沟可以展现出来。自己这样的乳房,已经

    和跳水不适了,再不稍微给异性的世界一些色彩,怎么对得起自己呢?如果穿

    一件低胸的T恤,那个姓石的小子,那个许纱纱口中的「帅哥」,一定会看得耳

    热心跳吧,一定会有想看又不敢看,想摸又摸不到的狂躁吧?她忍不住得意的想:

    「本姑娘的乳沟,哪里那么容易给你去摸?」

    可惜她又不是常住宿舍,这会儿宿舍里只有一件高领紫色运动罩衫比较适。

    那件罩衫也很Fashion,修裁得上宽下窄,只有自己这样得腰肢的身材才

    能穿出味道来,而且乳房这里一样可以通过包裹笼罩的效果,来体现完美的胸型

    ……但是无论如何,可惜了这套内衣的贴推拢效果,乳沟只能通过形态去展现,

    无法通过色泽去诱惑了,至少那种似有似无的白皙乳肉,却怎么都看不到了……

    有些懊恼。又有些脸红。忍不住对着镜子笑骂自己起来:「靠,小色女,那

    么想便宜男人给人看乳沟啊……不过是个无聊的海归公务员,值得么?……」

    从初步掌握的背景来说,那个姓石的,虽然好像有着海外留学背景,确实也

    只是个无聊的小公务员,也不清楚究竟是在哪家国外的三流大学混文凭的。省体

    委下属的群众体育处传媒科宣传干事,这种不知所云的头衔,也搞不清是个什么

    级别,但是往往意味着一个含义:闲差。当然,怎么也算是个公务员了,那么年

    轻,将来应该也会升的。自己实际上也只是省跳水队的边缘小助教。论起来,倒

    也是门当户对。但以自己的姿色,怎么也要找个更强大一些、更有钱一些,或者

    更神秘一些、更危险一些的男人才行吧。

    不过,那个姓石的,拿许纱纱的话来说,「很帅啊」。

    对于许纱纱这种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来讲,那棱角分明的五官、健硕匀称的肌

    肉、深邃神秘的笑容、温文尔雅的谈吐,已经足够吸引目光了。但是对于有着更

    多阅历的周衿来说,之所以也被这个石干事稍微有些迷住心动,甚至这么刻意打

    扮,是有着更多细节原因的。有一些,她能清楚的感觉到:比如这个男人虽然穿

    着也是运动风格,MIZNO和ASICS,不是什么特别的名牌也绝对不寒

    酸,浑身上下,连鞋带和衣领,都整理得一丝不苟,这和体委里那些运动员出生

    的土包子或者穷山沟里出来的呆瓜比起来,总有些不同;而且她也注意到了,他

    的单肩书包外的小钥匙里,似乎隐约是MW的车钥匙标志。还有一些原因,

    她自己也有些说不清。

    总之,也许是个家庭条件还挺好的海归留学生吧。条件,也算不错了……值

    得我去征服,值得我去诱惑。让我去陪他吃顿饭,笑得矜持一些,大方一些。还

    可以玩玩那些花招,吃饭到一半说「我去补个妆」……然后背对他走的时候,稍

    微洒脱一些,他一定会向我的牛仔裤包的臀行注目礼的。算了……看不到乳沟,

    就给他看看姐的臀线也可以啊。这臀线,小时候可是练过跳水的。迷也迷死他了

    吧。

    想到这里,又扭了扭自己的腰,从正面,侧面,背面,赏析一下自己被纹路

    精致,颜色红得醉人的蕾丝低腰内裤包裹的臀胯。圆润、神秘、诱惑,从盆骨挑

    起的一小段耻窝仿佛能插进一根小手指,充满了禁忌诱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

    居然老是忍不住把自己和这个其实还未成年的小师妹来做某种「关于女人味」的

    比较。这种内裤和私密处配起来的神秘美丽,应该是许纱纱这样年纪的小姑娘

    还不能彻底发育从而散发出来的女人味吧。

    「可惜今天是怎么都没机会了……」一种越发荒诞的「遗憾」忽然涌上周衿

    的心头。这套内衣昂贵得真有道理,舒服、贴身、性感、精致。相信任何男人,

    如果有幸能够欣赏到被这样的内衣,包裹着那么完美的女人的胯部,应该都会神

    魂颠倒,然后感谢造物吧。可惜,今天只是自己和这个帅哥公务员第二次见面,

    无论如何也不会到那个程度,这么美丽的景致,他是无论如何也欣赏不到,更享

    受不到了。

    「哼,要给他欣赏这些,至少要等到结婚后才行……」周衿冒出的这个念头,

    让她自己都想啐自己一脸唾沫了,居然八字连起笔都还没起,都想到「结婚」这

    种念头了。人家不过是约自己去个没听说过的地方吃个饭,自己这一路都在胡思

    乱想些什么呀。

    不过自己已经26岁了,也不能老是这么混着,虽然追自己的男人多,但是

    挑挑捡捡的,也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吧。结婚……是啊,如果结婚了,自己的

    丈夫,应该算是个幸福的人吧。可以每天晚上,正大光明得在卧室里享用自己的

    身体。自己的身材那么玲珑,脸蛋那么漂亮,自己的乳房,自己的屁股,自己的

    下面那条缝……都会献给自己的丈夫,让他一寸一寸的品味,一分一分的收割,

    尽情的享受,甚至尽情的蹂躏和折磨,如果他愿意,甚至可以和那个老师一样,

    逼迫自己去玩各种情趣游戏,强奸的、迷奸的、胁迫的、制服的、也许还可以再

    来一次,穿着跳水泳衣,一面表演屈体动作,一面让他奸淫玩弄……自己是.B.他的

    妻子么,当然应该取悦自己的丈夫,让丈夫获得无上的性快感,而在这其中,自

    己,应该也能获得无上的性快感。这种事情,许纱纱这样的年龄的小孩子们还不

    懂呢……

    就是不知道自己的丈夫会不会很无趣呢?会不会就只会简单和笨拙的单纯活

    塞运动呢,大部分男人都很无趣的,真的懂得欣赏女人的身体么?真的懂得在肉

    体和精神上去激发女孩子的本能后,所能获得的快感么?……

    想着越来越无稽的未来,周衿的手指忍耐不住,在自己那丝滑内裤的裆部,

    轻轻的抚弄起来。虽然不至于去抠挖,但是也想通过哪种抚摸来获得一些舒适的

    慰藉。她很喜欢穿着内裤,轻柔的用那种绵软的纯棉布料去擦过自己外阴时的愉

    悦,那不仅有着天性里的需求,也有着某种安全感和陶醉感。

    其实每当这个时候,自己幻想中的身形,往往依旧是那个老师。那个在自己

    青春岁月中扮演了最禁忌角色的「恋人」。那时候,可能自己太小太敏感,所以

    每一次,都能被他冲击到接近癫狂的高峰。可惜自己太傻了,既然是荒唐的岁月,

    居然会只是让一个无权无势又没什么经济实力的高中教师在自己那清纯完美的身

    体上驰骋,除了一堆甜言蜜语和如今想来羞涩可耻的忆,又能留下什么呢?那

    个费老师,其实就是一个白长了一副好皮囊的庸庸碌碌的变态男人。早知道今天

    这样,在学校里的时候,还不如去勾引那个叫什么王鼎的小学呢。听说他爸爸

    后来可了不得,已经做到省委常委了。如果自己那时候,把这具身体,把那神秘

    的地方,给那个腼腆的小师尝一点甜头,即使是为了遮丑,也要给自己不少好

    处吧。也不知道,那个公务员,那个有点神秘气质的石帅哥,他为了获得这神秘

    幽香地带的通过权,会付出什么代价呢?

    「我靠,小色女」猛然似乎又惊醒了「你犯花痴啊……不就是和个公务员有

    个约会么。你这一路都想了什么啊……」自己也实在觉得荒唐了,都是这身内衣

    害的,对着镜子骂自己两句,稍微有些遗憾的换上那套运动罩衫,特地挑了一条

    特别显瘦的牛仔裤,一双有些俏皮的篮球运动鞋。

    「今天是扮演运动员教练么……就走个运动风吧,恩,臀线真不错……这罩

    衫显得胸型也不错,一样抢眼球,便宜你了。」

    「姓石的,你可要要争气点,不要就是那些老一套哦。吃饭,喝咖啡,周小

    姐真漂亮,周小姐有什么爱好啊?下次一起出来唱歌吧……拜托,Don' t

    esoored……」

    周衿一面得意洋洋的自我陶醉一番,把头发再整理一下,一面挑个小包,叫

    辆出租车,从手机上找出石川跃微信里发给她的来:「松山路9号」,招

    呼司机去,那司机看上去也有点愣「松山路?」。说来也是,不像是酒吧的地

    ,松山路不是好像是在公园么,不知道是什么餐厅。

    在车上,她已经决定,一个有点小魅力的小公务员而已,不值得自己想太多,

    不过开宝马也……不知道是不是租来的,还是那种传说中的「宝马牌自行车」?

    ……按照老规矩,如果那个姓石的还算有钱也有诚意,自己可以稍微给他一些小

    甜点,至少答应他的「下次再聚」的必然邀约。如果他太无聊又没什么实力,或

    者这段晚餐太沉闷,她不仅要带着三分蔑视「体贴型嘲笑」他两句,还要放他鸽

    子早点告辞基地,还要礼貌优雅的「小石,你是个好人」……她最陶醉看到男

    人那追逐自己失败后沮丧、却又因为自己放出的小小甜点,那种不甘心有欲望却

    要假装斯文和正经的可笑表情了。

    她自信一切尽在掌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