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5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尽在 ..第 一   小 说 站

    第5:周衿·人生的剧本

    更衣室里,周衿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控制在:「亲切的」、「专业的」、「严

    肃的」,这些形容词的涵盖范围之间:

    「腹直肌、腹内斜肌、腹外斜肌,都要有紧张可控的感觉……即使是在平地

    上走路,也要习惯腰部肌肉的紧张。记住,不是什么柔韧性,而是紧张。紧张是

    意味着,你已经能观上控制这些肌肉群,这样,在做屈体和折叠动作时才可以

    有足够的力量,使得腰部彻底崩紧,即使是直体动作,其实也要求我们的腰部和

    臀部肌肉是绝对崩紧的,这样线条才能体现,动作的发力也是从这些肌肉群开始

    的,我们和普通人的别之一,就在于可以最大限度的控制肌肉群……」

    「腹直肌就是这里……腹内斜肌是这里……腹外斜肌就是这里……这里不是,

    这里是脊椎竖脊肌的后延,也一样,要感受到紧张的感觉才可以,如果你能感受

    到它的内部肌肉纤维律动,就是更好了……」她一边在许纱纱的浅青色泳衣包裹

    的腰腹这里指指点点,比划着肌肉群的位置,一边在认真得复述自己所掌握的知

    识。她的指尖滑过已经练习得水淋淋,像个精灵一样的跳水队小美人鱼的身体,

    心里也忍耐不住有些赞叹:「先天条件真心不错……」

    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生涩,便也红着脸笑了笑,背着手略略弯腰,

    眯眼柔声说:「其实这些,以你的条件和经验,应该都早就心里有数了……我也

    是……哎……白说说的啦,你自己多注意感觉就可以了……」

    跳水队不允许女孩子留长发,许纱纱将一头还在流淌着水珠的中长发用手掌

    披着向后梳理一下,挤掉一些泳池里带来的水份,听出这位「体能助理指导」语

    气里的羞涩,忙不迭咯咯笑着说:「哪里啊……衿衿姐你是真正专业的,又去澳

    洲留学培训过来的,你说的,我真的听来都很有价值啊……嘻嘻……徐指导虽然

    也很用心,意思也是一个意思,但是就会说' 腰夹紧' 、' 腰夹紧' ,我还想呢,

    腿可以夹紧,腰怎么夹紧啊……」她调皮得模仿着教练的四川口音,自己咯咯

    咯咯笑得前仰后。

    周衿见她这幅俏皮的模样,笑起来两个酒窝分外甜美,正在蓬勃生长孕育着

    少女魅力的胸脯被她夸张的动作衬托得越发挺拔活泼,也实在难以抑制自己心头

    对她欣赏和亲密喜爱之情,装不出「冰山美人助理指导」的严肃来,也同着她咯

    咯娇笑了一通,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忍不住,伸手在她被泳衣包裹着翘起的可爱

    小屁股上假嗔拍了一下,笑骂道:「我头告诉赵老师去……难为她那么疼你

    ……」

    但不为人知的是,手掌柔巧得触及这条小美人鱼的屁股,被拍动之下,那臀

    部的曲线如同果冻一下弹动了一下,周衿自问没有任何同性恋倾向,却也心里忍

    不住一荡。

    三个月来,周衿一直在努力约束着自己的言行,通过实习考核的话,她可能

    将成为一位正式的女队助理教练,尽管这只是一份入门工作,但是她依旧应该要

    注意自己的专业形象。

    善解人意的许纱纱却已经双臂环绕,不管不顾得用两条臂膀绕上了她的脖领,

    像个小妹妹在向大姐姐撒娇,也像宿舍里的闺蜜在说知心话一样,反而在鼓励着

    她的新助理教练:「衿衿姐,你挺棒的。会是个好教练……」

    周衿听她说到了自己的心事,也难免心头有一阵温暖。但是看着眼前笑生双

    颊,浑身都是晶莹水珠的6岁美少女,尤其是那个翘起的小俏鼻子忽扇忽扇的,

    她却感觉鼻腔里有一种淡淡的酸楚。眼前的许纱纱,似乎不是许纱纱,她的五官

    都在幻化,幻化成另一个自己,另一个周衿。这条小美人鱼,仿佛是人生的舞台

    上,不小心拾到了另一个剧本的自己,尽管两人差了整整岁。心事和往事,

    掺杂在一起,涌上她的心头:

    专业体育圈,对天赋的苛刻要求,是一般观众所无法想象的。像许纱纱这样

    的小姑娘,可能7、岁开始练跳水,岁后进体校脱颖而出,就是重点培养

    对象了,3、4岁一般就能进市少年培训队甚至直接篡改年龄进省队集训。

    至于再到国家队一级,就更是众星捧月、活在常人无法理解的特殊世界里了。

    但是在密布C国大地的各类「体育特色学校」、「业余体校」里,发生的更

    多的,还是更多像周衿这样的小孩子的故事。他们在7、学龄岁前被家长或者

    教师认为「非常有天赋」,然后开始走上这条道路,但是多少年的磨砺训练,每

    提高一段专业技术,却会在周围看到更多「更有天赋」的同龄人。

    这也不奇怪,能参于专业体育,本来就是个里挑一的事。能进入省市队,

    就是千里挑一,甚至万里挑一了。到了国家队,就是十万个、甚至万个「非常

    有天赋」的孩子里,能够把「天赋」、「机遇」、「运气」、「努力」糅成一团

    的极少数人。而周衿小时候读书的控江三中里,却有着许多因为各种原因,怀揣

    着体育明星梦的家庭。

    「控江三中」也有小学部,名义上是一所省办的2年一贯制特色中小学,

    实际上是河溪市乃至整个河西省的首选体育青少年专项学校。自从9年代后期

    开始,只培养体育后续人才的「业余少体校」,名声越来越差,在国际上也容易

    被人诟病为牺牲青少年的学习权、举国金牌体制的某种反面典型象征;各级地方

    政府逐渐不太愿意办这类学校,都开始转向了这类自欺欺人的「有体育特色的」

    「普通小学」或者「普通中学」。不过实际上,除了体育专业外,这种学校的教

    学质量和管理水准,一向只是勉强及格或者敷衍了事。毕竟,要在同样严酷的

    「文化学习」和「体育训练」两条道路上保持同样的强度,即使从孩子的承受能

    力角度来考虑,也是不可能的。

    即使是控江这所「省级的体育特色学校」,能在各年龄组进校一队,离开真

    正意义上的专业体育「好苗子」也还有距离。只有通过选拔赛,进省队集训,至

    少也要挤进「市级少年特训队」,才算在专业运动员的道路上找到了突破口;当

    然了,即便能一路过关斩将走到这一步,离许纱纱这种已经在国家队有个边缘席

    位的省级体育小明星,还是有着漫漫长路的。

    但至少,4年前,才2岁的周衿,经过4次残酷的选拔赛后,终于成为

    了控江三中跳水队一队的成员,并在随后的省少年运动选拔赛里,3米跳上,

    完成了那个年龄段孩子视为瓶颈的23和33两个动作,尽管完成质量

    还有待提高。完成动作后,同时也是她私人教练的父亲,抱着已经出落得亭亭玉

    立的她,痛哭流涕,因为父亲相信,他所宠爱的「小金(衿)鱼」,终于打开了

    通向专业跳水的那扇窗户。

    周衿相信,也许天份上还有着% 的差距,但是一直到那天,自己和今天的

    许纱纱,捧着的人生剧本,至少是类似的。当然,那% 的差距,确实也是无法

    逾越的。

    在2- 4岁之间,周衿的训练一直难有突破,说来外人很难理解,是因

    为她的身高和体型发育条件逐渐不符跳水运动的要求,发育,从来是少年运动

    员难以克服又必须克服的重要关卡。而在希望挽的超负荷训练中,一次肌肉拉

    伤,和一场意外,使得她彻底失去了留在省队的机会,依旧到了控江三中,成

    了体校漫漫人海少男少女中,普通的一员。

    人生就是这样。也许只是天份上那% 甚至‰的差距,甚至也许只是一些

    运气和一些际遇的差距。许纱纱,走向了体坛美少女明星之路,甚至都已经参加

    过世锦赛;而周衿,到了控江三中。

    剧本,变了。她没有能跨过那条天堑。之后的她,唯一能和今天许纱纱并肩

    的,也许只有她那越来越美艳傲人的身体。

    对于自己的身材,她从小就很满意,甚至有些迷恋,即使在放弃跳水后,每

    每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身体,也会发出那样的自我骄傲的安慰赞赏:「哼,至

    少论身材,谁能比得过我?」

    两条格外细长的腿,身高也较同龄人要挺拔一些,一段柔美小巧的腰肢,和

    两座少女时期就已经能不用特殊文胸就可以自然夹出诱人乳沟的美胸。她确实有

    资本骄傲。当然,这种胸型和身高,其实也阻碍了她的跳水发展,但是,至少也

    能换来青春期和之后,甜蜜骄傲的自我感受。

    这就是她的剧本。已经难辨得失的剧本。

    她3岁就失去了童贞,那是和高中部的「田径小王子」偷尝禁果。这种事,

    如果只是控江三中的女生,其实也算不了什么,体校本来就是个青春激素泛滥的

    所在;但是作为省队队员,却是要冒被发现后开除的危险。不过,现在想起来,

    那毕竟也是3年前的旧事了,跳水队的忆都已经模糊了,那第一次偷尝的禁

    果,对于她,也谈不上什么太值得伤痛、太值得羞耻,或者太值得炫耀的故事。

    只是偶尔,想起那种青涩惶恐的拥抱和爱抚,毫无章法的亲吻和揉弄,乃至草草

    了事却奇妙刺激的摩擦……偶尔,她也会有着所有女孩同样都有的痴怨:青春的

    第一次,总是一种带着遗憾的忧伤,不仅仅是感慨童贞的损破,更是流连岁月的

    无痕。

    还有4岁那次……但是她不想忆那次,她真的已经忘记了,至少当它从

    来没有发生过。

    6岁高一那年,她还和一个长得挺帅气的高中老师发生过一段故事,那次

    要享受许多。控江三中高中部里,大部分需要从青少年时期就能崭露头角的体育

    项目苗子,都已经失去了成功的机会,高中部的管理,也随之越来越松弛和接近

    普通的学校的风格。而那时的周衿,已经在学校里,习惯了男生们的逗引和追逐,

    也清楚知道那个老师是在诱惑勾引着班上最为瞩目的她。但是那时,跳水早已是

    曾经幻想的彼岸,高考也是难以逾越的沼泽,只有和成年人发生一些浪漫却禁忌

    的故事,才是最吸引她的。至少,在女孩子的魅力上,她压倒了周遍的同学。她

    甚至为那个老师,特地穿过跳水连体泳衣和他做爱,是为了换取那个老师更多的

    满足和更狂野的快乐,在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某种奇妙心态:「奸污

    我吧,奸污我这个跳水美女吧。糟蹋我吧,糟蹋那个高高在上的运动员吧……」

    仿佛那个在自己年轻的身体上驰骋的男人,是在狂暴得蹂躏另一个自己。另一个,

    自己最向往又最痛恨的自己。

    当然,这种性游戏外,那时她依旧相信,这里除了欲望,也有着某种「爱情」

    的成分,成年男人的独特魅力,和只知道偷着抽烟喝酒看黄书,对着小女孩吹哨

    的高中毛头小伙子是不一样的,直到那个老师偷拍他们的情爱视频被她发现后,

    愤怒又感觉到受了欺骗的她,才和那个老师断绝了来往。后来的许多年,她再也

    没有过分胡闹放荡,只把这些经历,当成一个性感漂亮女生在青春期里都有过的

    刺激却有些羞耻的忆之一,只是偶尔的,愿意在被窝里,忆那种刺激的「被

    牵引着走入爱欲」、「被征服着诉说快乐」的感觉……

    高考果然没能考上河西大学,胡乱去了个专科学校,读了三年不知所云的书,

    大学里连续谈了两个都很无味的男朋友,拿了一张一钱不值的「运动康复理疗」

    文凭。这什么垃圾专业?难道去做按摩技师用的么?

    这就是她的剧本。有些无奈的剧本。

    刚来到会上,周衿确实也开始有些焦虑和迷茫,也曾有过两份特可笑的实

    习工作。后来,一次巧的机缘,她认识了现在自己的闺蜜好友,一个电视台的

    女持还是高干子女。在她的带领和影响下,周衿开始常常出没在河溪元海酒吧

    和老外常去的TopFuer。在那个圈子,她如同是一种嗜好一

    般的,反复的,在证明一件事:在某些更加有趣的领域,我是多么的出色,多么

    的有魅力。

    凭借着迷人的身段和依旧留有余韵的运动员才有的健康气质,自然有许多在

    元海酒吧混迹的男人对她表达了好感,或者干脆对她有着露骨的图谋。无聊时,

    她也和闺蜜一起,也在河溪市的酒吧里享受过那种「小姐,可以认识你么」的,

    带点欧美式的搭讪。周衿喜欢那种感觉,稍微逗引他们一下,给他们一些好脸色,

    而不是一味去装冰山美人。却总是在关键环节上,礼貌优雅的拒绝他们。算是给

    那些可笑的男人一点教训和调戏。

    虽然年轻时也有过一些青春期的胡闹,虽然自己的身体有着继续胡闹的绝对

    资本,但是她毕竟不是什么妖艳的愤世嫉俗的交际花,或者出卖身体换取小费的

    酒吧女郎。她依旧保持着某种清纯的本能。她享受被追捧的感觉,却不愿意太过

    放荡,依旧会梦想着爱情、婚姻和幸福美满的家庭。

    这是她的剧本,其实也挺平凡的剧本。

    当然,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酒吧的流连,也不可能没有性爱的烈

    火,有过为数不多的几次,在酒后的半推半就中的胡闹……哦,还有一次,曾经

    有一个看着条件不错的小开,在两次约会后,露骨的带她去星级酒店时,她一时

    心动,坚决的提出了,希望可以明确关系。小开自然答应了她,诚恳的称她为

    「女朋友」「达林衿衿」,但是几次狂热的性生活后,送给她一只价格不菲的包

    包和一套化妆品,却再也没有联络过她。

    她终于肯定,以她的背景,即使美艳如斯,想在元海街或者TopFunC

    enter,找到某个能带领她离开现实会阶级的「真爱」,告别平凡而郁闷

    的现实生活,只是自己的空想。

    这是她的剧本,不过如此的剧本。

    老父亲以前在体育圈有着微不足道的人脉,托关系走后门,给她在省水上运

    动中心谋了个闲闲的职务,对于只有专科文凭的她来说,这也算半个公职了,父

    亲已经竭尽所能了。

    也许是真的感受到了人生的无常和不易,从这份工作开始,周衿像是被注入

    新的活力了,努力工作之余,还去考了教练资格证书,因为一些特殊际遇,居然

    还打动了水上中心的任,给她安排了去澳大利亚进修的机会;来后,让她去

    省跳水队实习,虽然离真正的教练还有很漫长的道路要走,但至少,她现在能够

    在头衔上成为「体能专项助理教练」了。

    她绕了一大圈,居然又绕到了跳水。

    这就是她的剧本,荒诞的剧本。

    她还很年轻,生活还有很多可能,她也会常常这么鼓励自己。踏踏实实做好

    教练这个行当,也许有一天可以升任专业教练,也许有一天,可以在酒吧或者

    工作岗位上遇到一个条件不错,能买得起个三室户的公务员,可以疼爱自己,不

    介意自己过去那些点滴的浪荡经历,和自己组建温馨幸福的家庭。有很多可能,

    有很多幸福,有很多美满,有很多惬意……

    但是她也知道,自己越来越多使用来安慰自己鼓励自己的这些形容词,这些

    「温馨」、「幸福」、「快乐」、「美满」、「惬意」……其实都意味着同样一

    个基调:「平淡」。而自己曾经真正向往过的那些形容词「辉煌」、「刺激」、

    「成功」、「高尚」、「名望」、「不可思议」、「焦点瞩目」,乃至真正的

    「还有无限的可能……」、「冲破一切的快感……」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频率,

    越来越低。这一切,也许更应该属于,自己眼前这个,水淋淋的小师妹。

    这就她的剧本。

    这是我的剧本。

    我们各自出演。

    周衿忍不住有点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