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4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更多尽在 ..】 第 一   小 说 站

    作者:hmhjhc

    于25// 发表

    字数:5482

    第4:江子晏·谁的文胸谁的香

    两个月后。

    控江水上运动训练基地,坐落在河西省首府河溪市北郊的城乡结部。

    正在为全国大学生运动会做准备河西省游泳队、跳水队、水球队,最近三个

    月都在这里封闭集训。条件有限,各支球队不仅要分段使用场地,有时,甚至要

    挤在一起训练。不过像十米跳台这样的特殊设备,即使是这里也只有两处,所以

    只能混着安排:女队完成训练任务七组动作后,陆续去更衣室里淋浴换衣服,

    然后去做柔韧性训练和战术预习,这时候,男队才进来训练。

    江子晏是省男队的一哥,当然是他第一个开始,在二号池的十米跳台上,他

    做着起跳的最后准备,远远看上去,一切没什么异样,挺拔匀称的身姿,健壮白

    皙的肌肉,像只苍鹰一样伸展自己的臂膀,垫起脚尖,那掺杂着灰尘从天窗里照

    射进来洒在他身上的阳光,令他看上去更加明媚、健康、平静。只有江子晏自己

    知道,即使在这起跳的一瞬间,他依旧忍耐不住,充分利用自己此刻「居高临下」

    的绝对高度,心情有点复杂的,偷偷的,在看着通过更衣室的那条走廊,仿佛要

    望穿什么一样……

    作为一个封闭集训中的明星级运动员,江子晏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去年的亚洲喜力巡赛,国家队一哥宋江鹏没有参加,队中老大哥杨泳又发

    挥失常,落水时左脚老伤发作抽搐导致水花没有压住。眼看C国又要输给中国痛

    失金牌了,江子晏作为一个本来只是去锻炼经验的无名队员,以一个漂亮的2

    7完美发挥,获得了满场掌声和欢呼,生生在不被看好的局面下为C国赢得了

    这块金牌。虽然喜力巡赛其实只是商业赞助赛,赛事影响力远不如正式的国际

    大赛,但是江子晏那俊秀的外表、坚毅的表情,和赢得金牌后喜悦却有些腼腆的

    笑容,却让有心的摄影记者捕捉到了瞬间的灿烂,并传到路上。换来一众无聊

    痴男怨女们响应欢呼「好帅的小帅哥啊」、「真是如同早晨的阳光照耀大地啊」、

    「不行了不行了,把姐姐的心都笑化了」……甚至也还有「国家队后继有人」、

    「C国跳水新一哥」之类夸张的说法。

    来后,省队的领导当然是反复给他降温,告诫他戒骄戒躁,要刻苦封闭训

    练,不要被会上的嘈杂声所干扰了,更不要过多心思放在名利上。但是他依旧

    从省队教练、自己的专属教练,甚至从省体育局领导刘局长、陈处长的脸上,

    看到了他们都掩饰不住的兴奋。

    河西省这五六年来的体育事业,尤其是男子项目,一直都不温不火的,不要

    说比河东这样的强省了,就是南海、北海等中等省份,也开始有些追赶不上的意

    思。好不容易出了一个金牌选手,又是气质形象好,被会舆论认同的,这是不

    容易的。队里和省里,其实已经认定他是块好料子,甚至是块宝了。河西跳水队

    女队本来就有好几块不错的苗子,这下男队也有了领军人物,连省里都觉得有光

    彩。

    而最近几个月,媒体仿佛是被挑唆起来一般挡也挡不住,市里的电视台、报

    纸、杂志、络媒体都来集训基地里探班挖八卦采访过他,当然这是要在队里领

    导陪同下。甚至在大前天,省局里新来的那个石干事,似乎很有本事,还安排E

    SPN的记者来拍了一段跳水队男女队友的训练花絮,那纪录片本来是专门讲运

    动员退役传承题的,要是拍摄退役运动员诸如教练、助教和其他文职工作人

    员的生活片段,即使这样,还是特地,给了他好几个镜头;石干事也不知道是不

    是开玩笑,还说要安排江子晏去上电视节目。

    络上对江子晏的追捧,一浪高过一浪。前两天省里组织的公开训练赛,这

    种所谓的比赛,往常根本没人关注,纯粹是内部几个队员熟悉一下赛事流程,居

    然都因为他的出场,看台上不仅来了许多观众,还引来了媒体报道。还有几个河

    西大学和控江三中的女学生特地跑过来,在看台上对着他欢呼尖叫。他脸红了,

    依旧露出他那标致性的腼腆的笑容,就像一个纯情的邻家大男生。而这种运动员

    特有的,和纷扰的世俗世界格格不入的纯洁,却更让那几个女大学生耳热心跳、

    欢呼雀跃不已。

    江子晏也非常享受这种接近娱乐明星一般的关注;但是在具体比赛上,他其

    实又有些害怕这种过度关注,27,45这类难度的动作,其实是超越

    了他平时训练平均完成水平的。巡赛上的超常发挥,真的是自己竞技水平通过

    训练的提高么?还是只不过是灵光一现?他有点不敢往下想。

    江子晏自己知道,教练也反复叮嘱他,太多想法,包袱太重,是几乎所有

    这类运动发挥失败的最常见原因,越想就越怕,越怕就越容易失误。他必须要岔

    开自己的思维,把精力集中在封闭训练那枯燥乏味的项目日程上。

    但是最近一阵,几乎每天晚上22点训练馆晚间训练结束熄灯后,他都因为

    一些原因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为了打发时间分散注意力,他也常常拿着笔记本上

    逛逛,偷偷看看粉丝们的留言,自娱自乐一番。

    一个小姑娘ID「璐璐22」在那里带着羞涩的表情符发言:「爱上江

    子晏了。好想亲亲他的脸。」

    想亲亲我么?想亲我的脸么?我也想亲亲你。不仅是亲你的脸。江子晏的心

    里翻江倒海一般的在喘息。

    他岁,他是个跳水运动员。

    他岁,他已经是个标准的男人了,他有着难以压制的原始的冲动和欲望。

    对于运动员来说,看见异性的形体特征是很日常的事,诸如跳水运动员之类

    就更加了。几乎、2岁开始,江子晏就会注意到队上女孩子们穿着跳水泳衣

    的身形体态。看多了,就不以为意了,而不会像一些男孩子一样,在青春期找

    一切机会去偷偷看女孩子身体的曲线细节。

    江子晏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呆子。很早就偷偷看过A片和黄色,也明白

    女性身体的构造和所谓性行为的实际含义,虽然没有尝试过。

    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岁就进市少队集训的孩子。

    遍布C国大地的所谓「业余体校」「体育特色学校」和它们的目标输送对象:

    省市集训队,看似一脉相承,其实是又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像江子晏这类苗

    子,在国家队眼里当然还是的「可能还可以」的普通运动员,但是从地方眼里,

    尤其市县一级,从小就已经属于封闭训练重点培养的对象。如今到了省队,这里

    的规矩几乎已经严格到国家队一样:绝对不许谈恋爱,发现了要开除。

    封闭集训中的省市队运动员,不管年纪大年纪小,规矩都很多,生活又特别

    枯燥乏味,缺少调剂和宣泄。一举一动,教练管、领导管、老师管、家长管、领

    队管。在一些人眼里,运动员是得分和训练比赛机器,而不愿意他们的生活注入

    更多的内容。

    当然,这不是2年前,即使是在国家队,有些规矩,也只能放在头口上说

    说很难认真纠察。实际上,少年热情,少女怀春,到了岁数,是禁也禁不住的。

    即使是在紧张到让人窒息、枯燥到让人麻木的封闭训练中,男女队员们,从青春

    期开始,总有他们嬉笑打闹、交往相处的种种机会和种种办法。这种相处交往,

    在6,7岁的专业运动员世界中,有时候都好像小学生一样懵懂纯情,和都市

    里已经日渐开放的少男少女的关系不能同日而语,和混乱不堪藏污纳垢的业余体

    校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是在封闭的集训环境下,也算是一种青春浪漫的动

    人风情了。

    从两年前开始,江子晏,就一直在偷偷注意许纱纱,一直在找一切机会和

    许纱纱说说话,开开玩笑,甚至在交流动作完成心得时,能利用机会隔着泳衣扶

    扶她的肩膀甚至腰肢。

    江子晏很多次忍不住这么想:许纱纱,实在是太迷人了。

    许纱纱比他小两岁,她那明亮的双眸,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鼻头稍微

    圆鼓鼓翘起来一块分外俏皮可爱,笑起来脸蛋上有两个可爱的酒窝。性格又是那

    么得温柔可爱、善良纯洁,仿佛是一朵水莲花一般一尘不染。是河西省跳水队绝

    对的队花,河西省队的明日之星,已经开始随着国家二队一起训练。这条玲珑动

    人的小美人鱼不仅在跳台上有着挺拔的英姿和迷人的自信,当你靠近她,作为一

    个普通的女孩子去欣赏她时,也同样会被上天赐予她的美貌姿本而折服。江子晏

    和几个男队的小队员,其实个个都暗恋她。在梦想里拥抱她,甚至亲吻她。

    当然,这些腼腆的大男生,一般也只敢想想,或者和女孩子们说说笑笑打打

    闹闹,省队的规矩就是不许谈恋爱,何况许纱纱还有那么重的训练任务,运动员

    的人生其实往往也由不得自己,表白什么的,并不是人人都敢尝试。江子晏虽然

    长得俊朗,但其实自认也只是男队里普通的一员,对于这朵队花,虽然想伸手采

    撷,其实也是有些缺乏勇气的。

    不过这次巡赛的表现,给了江子晏机会,感谢络的传播力量和八卦精神,

    仿佛一夜之间,自己倒成了高高在上的名人,女队的几个小队员,看见他都会

    动打招呼,会有女粉丝来给他加油助威,连队里甚至省里领导都对自己刮目相看;

    而女队的那朵娇嫩的队花许纱纱,似乎也留意到了自己,她还会对着自己甜笑。

    甚至有些时候,自己还注意到,许纱纱看自己时,似乎脸蛋红了一红。

    啊,这朵美丽的水莲花。她那明亮的双眸,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鼻头

    稍微圆鼓鼓翘起来一块分外俏皮可爱,笑起来脸蛋上有两个可爱的酒窝。

    还有……她那洁白的臂膀,圆润的肩,她那修长的腿,她那润玉一般的脚丫,

    她那胸前温软的起伏,那两颗让人有点不敢去看的小小的颗粒状凸起……还有她

    那连体泳衣包裹下的小屁股,那种圆溜溜的诱惑和只有运动员少女才有的坚实挺

    拔,还有……那神秘的三角地带,隐约可见形态的那条缝隙……甚至……

    「这一切,为什么不可以属于我?属于我吧。让我看一下她们究竟是什么模

    样吧。让我抚摸一下吧。让我亲吻一下吧。让我们享受那每一处的肌肤吧,让我

    再对这个女孩子的身体,做一些让我快乐的动作和事情吧。」

    每当这些念头涌起时,江子晏在激动之余,也会觉得很羞愧,自己的想法越

    来越荒唐,自己看许纱纱的眼神也越来越荒唐,但是他忍耐不住,这种想法似乎

    是排遣训练压力的最好途径。每当他越压抑就越忍耐不住,他几乎要利用一切机

    会,偷看许纱纱,接近许纱纱,遐想许纱纱。他认为,确确实实,自己是「爱」

    上这个跳水少女了。

    他有些混乱,但是还不至于失态。但最近一件际遇,让他陷入到了更加混乱

    到难以自拔的地步。

    十几天前,他又借故去女生宿舍送资料,其实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和许纱纱

    说说话。正好楼下的门卫不在,他莫名其妙就转悠到了7宿3楼许纱纱的宿舍门

    外,在洗衣房旁边,他看到了一个竹编的洗衣筐。在那洗衣筐里最上方,赫然入

    目的,是一件很精致的粉紫色刺绣文胸。他不知道那叫做聚拢型,也不知道那是

    刺绣玫瑰纹,更不知道这种厚度叫一体薄款,也搞不清那文胸的尺码,只是一瞬

    间,他的呼吸都几乎要停止了,他只觉得那是全世界最美丽又最诱惑的东西,而

    那个洗衣筐里一堆皱巴巴的泳衣和便服,又似乎在明确的告诉他:这是脏衣服

    ……这是脏衣服么?……这是刚刚从女孩子身上,从那柔软高耸的乳房上摘下来

    的衣物么?这每一寸纹理,都曾经包裹着许纱纱的乳房么?这每一丝线条,都是

    为了抚摸许纱纱的乳头而存在的么?那条肩带,是亲吻过许纱纱的肩膀么?他不

    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几乎大脑停止工作的他,神差鬼使得,偷走了那面文胸。

    那天晚上,在自己的被窝里,他用那面文胸,玩命的搓弄自己的阳具,亲吻、抚

    摸、折叠、吸吮、舔舐这面文胸,用罩杯裹,用肩带缠,用背带绕,用托胸的纹

    路去一丝丝的抠……一次又一次的,达到了以前手淫从未达到过的性兴奋和性高

    潮。

    理智中的他当然知道,这没什么道理一定是许纱纱的文胸,三楼那里还住着

    几个女队员,尤其是还有刚刚退役在做助理教练的文职工作的几个师姐。他也羞

    愧的认为,自己的行为非常的不齿,非常的变态,已经接近于邪恶。

    但是狂躁中的他,却无法控制自己。这件美妙的奇特的布料,实在是太诱人

    了,它的气味,和触感,那种让人迷醉的体香,简直是世界上最美的宝物,他继

    续疯狂的搓揉着这件女子的贴身衣物,仿佛和它的接触,是打开愉悦天堂的仪式。

    而后,当他的理智和狂热同时涌现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开始偷偷上

    查询女性文胸的知识,而结果他又沮丧夹杂着刺激兴奋的发现:这面文胸…

    …几乎肯定不是许纱纱的。

    许纱纱的身材虽然也算曼妙,但是这面文胸的罩杯,却明显比这个刚刚6

    岁的小姑娘的胸型,要大一圈;而这种精致刺绣的文胸非常成人味,也很昂贵,

    也不太可能是跳水队的小女孩们使用的风格。

    是师姐们的?难道是吕姐的?还是宋姐的?不会运气那么好,是衿衿姐姐的

    吧?不,就当她是纱纱的吧……

    虽然他依旧不停的连续几晚,亲吻着,摸着,套弄着,呼吸着这面文胸,

    并且幻想着将许纱纱幼嫩纯洁的身体压在自己的胸膛下亲热、抚摸、玩弄、甚至

    奸污、摧残、虐待、蹂躏……但是到了后几夜,自己想像中的那具无比美妙的肉

    体,那个在自己压迫下娇吟求饶的声音,越来越不像许纱纱,而是从青春曼妙的

    感觉,越来越变成一具更加魅惑,更加成熟,更加淫意十足的能发出水渍溅起一

    样声音的多汁身体。那具身体是想象出来的,当然经常会有不同的形态,又无限

    接近着每一个男人内心的渴望,但是那张脸庞,却逐渐发生变化,从那位明媚的

    跳水队少女,越来越接近女队的那位美艳到让人不敢逼视的助理教练:周衿。

    因此,他又有一种荒唐的羞愧:自己好像在背叛许纱纱一样。他更荒唐的感

    觉到,自己的欲望,已经从轻柔的爱抚,变成更加激烈的碰撞;脑海中的赞叹句,

    从纯洁质朴的「隔壁的女孩好甜美好可爱」,变成到无数荒谬的嘶哑的语句:

    「我想要这面文胸包裹下的这个女人」、「我想要玩她的乳房」、「我想要操她」、

    「我一定要操她」、「啊……女人的身体,究竟是什么样的啊……」、「啊…

    …包在这文胸下面的,散发着香味的,丰满的女孩子的乳房,究竟是什么样的

    ……」……

    他很恐慌,他很厌恶自己,他感觉到自己心头的欲念越来越像一个邪恶的火

    苗。即使是池水在一次次动作中,冲刷自己的身体,掩盖了自己身体的某种扭曲,

    也很难真正平息他心头的烦躁。

    就像此刻,即使是在这起跳的瞬间,即使他自己也知道什么都看不到。但是

    他依旧死死盯着通向更衣室的走廊在遐想。

    他知道,在那里,有着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女人的身体。

    不管是许纱纱的,还是周衿的。

    27……向后翻腾三周半屈体……腾空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