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一部:川跃归来】第3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3:秦牧本·大少爷是个大麻烦

    【更多尽在 ..】 第 一   小 说 站

    作者:hmhjhc

    于25// 发表

    字数:5764

    首都呈海国际机场第二航站楼4,有一块特殊贵宾专用的停车场,可以无

    需过收费卡直接通往迎宾高速。

    本来以秦牧本的身份,一般是不会去机场接什么人的。就算要接,也是带着

    一大堆随从工作人员,去接个国际体坛政要什么的。但今天是个例外,他要司机

    去开那辆隐私车窗的普牌GL,那是一辆总局里的备用车。今天算是私人事务,

    他特地来机场要接的,也不是什么政要或者官员,而是……一个麻烦。当然了,

    对于司机小孟,他还是很放心的。这种司机都很识相,不管去哪里,不管见谁,

    不管说什么,都会当成仿佛发生在另一个时空的事一样。本来做这种领导专属司

    机,开车是其次,最重要的本领之一,就是在必要时,要当自己耳朵是聋的,眼

    睛是瞎的。

    「真是累人啊……」秦牧本看着眼前商务车座位上端坐着的这个俊朗的年轻

    人,眼中全是诚挚,心里却有点走神。

    本来最近几个月他的日子过得很顺。河东省正在申办第九届世界大学生奥林

    匹克运动会,他这个国家体育总局外联司司长、行政办公室任,不需要做什么

    具体的事;不表功不露才,不做事不犯错,不说话不上镜,只要耐心等待,一旦

    申办成功,自然稳稳的功劳簿上会有他一笔,应该还可以再升。好歹能在总局里

    担任更加重要的职务,至少也能把「副部级待遇」的「副」字去掉。

    「有头衔就够了,不需要做具体的事。」秦牧本一直深谙此道。

    有了头衔,就等于有了权力。即使你不去使用这些权力,权力依旧在那里,

    一样会为你带来报。当然了,不去使用任何权力,得到的报,就会比使用权

    力所能获得的,成色稍微差一些、数量稍微少一些;但是同样的,也要稍微安全

    一些。

    「不去使用任何权力,也是一种' 权力' 」。」这是秦牧本的权力哲学。

    但是上个月,外交部的要员,前驻俄罗斯大使石束安,被人举报生活作风问

    题和经济问题,还把一段涉及到十年前,石束安贿赂国际足联官员的视频发到了

    络上。现在人都被扣在纪委接受调查。秦牧本当然知道,这种事情,重要的不

    是老石做没做过什么,而是纪委居然真的敢扣人,一定是背后风起云涌、满满都

    是文章。他很小心的闻了闻风,似乎不是针对自己的,但是没别,以自己和老

    石的关系,一样会被卷进去。

    本来当然应该躲的远远的,但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他想来想去,迫于某种烦

    躁的情绪,觉得还是亲自来见一面的好。现在真的接到了人,车都开到高速上了,

    他却有点走神。

    在这一刻,他居然是想起了前天晚上的美好享受。

    他想到了前天晚上那个女孩子。那个在首都万豪行政套房里开好了房间,穿

    了一身性感的运动短裙的女孩。那个被自己折磨奸玩了一晚上的女孩子。她唯一

    求的,不就是自己「不要使用权力」么?什么河溪市体育局的倒卖比赛问题,管

    他这个外联司司长什么事。他不需要做什么,也不需要说什么,甚至不需要去想

    什么。

    当然他知道,既然玩弄了这个以前练羽毛球的、现在在什么晚晴公司做模特

    的清纯女孩子一晚上,就算是一种表态,自然会有人把他的态度透露给相关部门,

    相关部门也会识相,可能有些人该查的就不查了。但是他的立场依旧不变:他不

    是「只要当成什么都不知道」,而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他也明白,一

    些人肯定在用多方的手段摆平一些麻烦,他这里,不是什么攻的方向。一个小

    姑娘么,虽然长的不错,穿羽毛球队员的短裙满满都是诱惑,但是对他这种身份

    的人来说,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人家开这种价码,是买不到他「做什么」的,

    只是买个「别碍事」的。

    他怎么会碍事?他很享受。

    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前女运动员的肉体,他很享受。

    人家似乎研究过他的口味。那个女孩子不仅明显还很稚嫩,而且明显是被半

    胁迫在做这些事,眼神中难以掩饰那份羞涩和惶恐。至于具体是什么样的多方利

    害关系,他就不用知道了,他甚至不愿意去想,连女孩子叫什么名字,他也不必

    去问。

    而那个女孩子,即使是被谁胁迫的,即使真的是个普通的模特,也只能自己

    开房,自己准备道具服装,还要把自己的背景资料、挑逗的裸照先发到他手机上。

    本来就是绝对安全的事,这是为了更加安全,万无一失,将来一旦有极端情况出

    现,还可以说成两人是某种其他关系、女方是动勾引的。

    那年轻的身体,那开门时称他「张老师」时拘谨局促,那若隐若现的运动短

    裙,那一对因为锻炼而特别紧实的臀瓣,真的被自己插入时咬牙忍耐的痛苦表情,

    他都很满意。一直到那个女孩子,最后一次,只穿一件运动文胸,还特地撩起箍

    在乳房上沿,动趴坐在他老皱的身体上,自己拱耸扭动,春啼秋悲,一次又一

    次,就像个熟练的毫无底线的妓女一样,不,就像个顺从的毫无尊严的性奴一样。

    但是脸上的苦痛和泪水,却依旧在诉说着这个女孩子无边的哀羞和内心的清纯。

    他更加喜欢。更加享受。

    他知道,对于这些基层的体育圈里的小人物来说,他是个大人物,他的点滴

    喜好和享受,值得这些小人物去小心应对、细心琢磨。

    不过那天,他去河东疗养中心,见那个已经是胰腺癌晚期的半死老头的时候,

    却仿佛忘记了自己是个什么「大人物」,依旧掩饰不住那种发自内心的紧张。史

    老给他的话,虽然是奄奄一息,他却不能当成普通聊天:「小秦啊,川跃工作的

    事,你可以的话,帮忙给安排一下,辛苦你了。不管哪里基层,能做些工作锻炼

    一下就好,就不用来见我了……」

    所以,今天,他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亲自来机场,带着嘱托,冒着风险,来

    接这位昔日闯祸离京的「京城石少」。他的要任务,就是要亲自劝慰这个闯祸

    精,要老实本分的接受安排:不许经商,不许出国,也不许呆在首都,不许转移

    财产,不许见石束安,也不许过问案情,要在组织上能看得到的地方工作,需要

    的时候,随时接受调查。

    这安排是各方角力的结果,连柯书记那种铁面无私的老纪委,都默许了的,

    是某个妥协的结果,也是很重要的环节。但是能否真的说服眼前这个愣事不懂的

    花花公子,秦牧本感觉自己确实要费一些口舌了。

    「川跃啊,秦叔叔见过你爷爷了。他身体不好,你婶娘也不在,你就不要去

    半山了,今天晚上先住万豪吧,房间小孟会给你安排的。这也都是你爷爷的意思

    ……」

    「你叔叔的事,秦叔叔比你都还着急。但是现在不是时候,你一定要耐得住

    性子。不要抛头露面,不要去过问他的案子。要相信法律和司法精神么……」

    「你能国来,就算对得起你叔叔的养育之恩了。否则,组织上看见你们石

    家有人在国外不肯来,你叔叔就更说不清了。来了就好,即使有案子,你一

    个小孩子,和你无关,不会牵连到你的……」

    「你放心,有你爷爷在,还有秦叔叔……你叔叔的案件总会真相大白,会没

    事的。何况,你叔叔还有那么多老朋友,老部下,在适当的情况下,会帮助你的

    ……」

    「本来组织上是要观察审核一下的,但是秦叔叔不忍心看你荒废了大好青春

    啊。以前的工作单位是不适再去了,但还是担些干系,给你安排了工作。咳咳

    ……哎,就不知道你这年轻人,能不能体会你秦叔叔的这份苦心了。你自己选。

    可以先去南海省筑基市,那里是特,经济也发达,先在国资委下面的办公室里

    做事,能学不少本事,也能认识不少人的……咳咳……如果要留在河东,那么就

    去赫洲市土地管理局,那里在办博览会,丈量测绘土地,恩……需要几个大学生,

    你留了学,可以去做个小组长么……」

    「如果愿意留在体育系统,也可以去河西省……哦,你婶娘和你妹妹现在都

    在河西大学呢。不过那里只有体委下面的群众体育处里,有一个宣传干事的职位

    ……呵呵,你出国前在万年集团就是科级待遇了,又是普林斯顿大学的高材生,

    名门之后,是有些委屈你了……不过都是暂时的么……」

    ……

    他长篇大论说完,又眯眼看看眼前这个五官轮廓分明、体格高大健壮、戴一

    副黑框眼镜,乍一看文质彬彬的帅气年轻人。

    四年前,也是他亲自安排送这个闯祸麻烦少爷出国的;谁能想到,四年后,

    自己还要亲自来接他,还要给他安排这安排那。这个石川跃,在他看来,就是地

    道的一个草包纨绔,一点都没继承石家家风。一个体育运动员的底子出生,从懂

    事起就知道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吃喝玩乐,这种废物麻烦子,说声玩,飙车、玩

    狗、赌球、甚至玩枪,去会所风流、在嫩模圈打外围,全都有他;做点正事,就

    什么都不会,给了他一个国企的部门经理,连点卯都不去。在他看来,这种废物

    官二代,除了有一副还算入眼的好皮囊外,其实一无是处,去国外镀层金也是白

    费。如今他被迫国,一旦又是吃喝玩乐、踢天弄井起来,不定要不安分惹出多

    少麻烦来呢,真是大少爷大麻烦。

    最好的选择?还是希望他会选筑基市,可能性也很大,毕竟是特,声色场

    所,又是国资委的肥差,油水足也容易风流,而且南海省山高皇帝远,既然麻烦

    么,走的越远越好,到时候自己安排一下,让万年集团出面,给他打笔钱,随便

    他在那么远的地方干什么都好。无非还.B.是吃喝嫖赌荒淫度日呗,只是特乱,哎,

    但愿这小王八蛋不要再做什么违法的事,石家不比当年,这会子可不一定有什么

    人愿意出来给他平事。

    实在想离首都这个花花世界近些,那就去赫洲市吧,至少没出省,来首都只

    要两小时车程。土地丈量能需要什么技术?其实就是卖地拿扣,也挺肥,当然

    现在土地这块风声紧张些,不过这种小王八蛋,估计更看重的是周末可以首都

    来玩。以前不少狐朋狗友都在么。

    去河西省么,省体育局群众赛事处传媒科宣传干事……嘿嘿,这种扯蛋职位,

    连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干什么的。虽然河西远一些,但是河溪市也还算繁华,而

    且在自己管的体系下,自己方便照顾,也方便替这位大少爷擦擦屁股。只是体

    育圈相对是清水衙门,没什么油水,也没什么搞头,估计这大少爷未必有兴趣。

    而且河西省从省委到体育总局,算起来都是「太子党」的旁系派支,小王八蛋一

    个「茶党」的「尾巴」,去那里能落了什么好?不过这种派系分野,本来就是边

    界很模糊的,这种纨绔子估计也弄不清楚。

    不管怎么样,自己也算尽了心了。虽然这是个麻烦烫手的差事,但是这样照

    顾照顾石川跃的生活工作,尽一点故人之情。这个道理,想来想去也还说得过去。

    「太子党」的人未必就会因此针对他这个著名的「九不就任」,毕竟,石束安

    已经出事了,只是安排个没用的纨绔子罢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么。只要再把还

    留在万年集团的那笔款子,也想法子放给这个公子哥去河溪市逍遥,「茶党」的

    人,也应该要说自己够义气了。而且最妙的事,整件事情,都不违反法律和组织

    原则。

    只是再想想石川跃当年被自己送出国的原因,更加令他内心鄙夷这种没心没

    肺的官家少爷,嫌他麻烦又废物:「玩什么不好,玩强奸?这么好玩么?要性生

    活,就应该谈恋爱结婚走正常途径么,随便怎么样也好,非要用暴力,这是违反

    国家法律的……真不道德,而且一点美学都不懂……」

    车窗外高速公路两侧单调的景色刷刷的后移,秦牧本正要补充一些劝慰,提

    一提钱的事好让石川跃放心,坐在对面的川跃,已经在那里一脸诚恳的说:

    「秦叔叔,您别这么说。这个时候,您这个身份,还能来机场接我,还给我

    安排工作……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您才好呢……」

    「您不用说了,爷爷的安排不会错的。我也相信政府、相信法律。您都这么

    说了,我听您安排,首都我就不留了,叔叔,我也等改天案情有了进展,再去探

    望他。」

    「我知道,这是您栽培我晚辈的一片苦心,也是政府和组织上对我的考验,

    和给我学习锻炼的机会么……我明天就飞河溪市。我一个没经验的海归硕士,能

    有个做实事的职位,还不是秦叔叔您给我安排的,我感激还感激不过来,哪里还

    能争多嫌少了……」

    「其实我在国外学习了不少书本理论知识,也观摩了美国体育产业的一些特

    点,哎,叔叔年轻时候,不是也曾为地方体育事业做过很多实事么……还有秦叔

    叔您,不是一直都在体育战线耕耘么……我觉得,我们国家的群众体育和竞技体

    育还有很多空间,尤其是体育产业这一块,值得我们年轻人去锻炼去开拓的,您

    放心……我跟您这表态,我到了河西省,一定好好工作,努力学习;我愿意用三、

    五年时间,在基层,至少把你们老一辈的拼搏奋斗体育精神,在一些领域,贯彻

    下去……我的理想,就是三年内,河西省至少在全运会上能拿到奖牌前六名」

    看着石川跃那烁烁放光的两眼,和激动翻飞的喉结,秦牧本的眼睛,这次是

    真的眯起来了,仿佛不认识一般,再仔细瞧瞧这个「世侄」,倒是忽然感觉有点

    吃不准,暗想:「美国人还真是教育有方啊……」

    却听川跃依旧是一脸喜悦的说:「秦叔叔,到了省里,我只是个小干事…

    …估计省委和省局的大领导们都还见不着……可不敢请您帮我打招呼,那样影响

    不好,只是您有空的时候,能不能找时间给我介绍介绍省里的体育现状啊?」

    秦牧本一时也难以想尽,听他这么热情,隐隐有些后悔给了他一个去河西的

    选择,但是事已至此,也难以悔口,眯眼呵呵一笑,点头含含糊糊说:

    「年轻人,有干劲就是好啊。基层工作也是工作么。体育产业么……是广阔

    天地大有可为的。给国家队输送梯队人才,是现在各省的要任务。河西省的确

    不是体育强省……三大球里只有排球还可以,田径游泳这几年也不是很出色,小

    球项目倒还可以,其他强省在走下坡路么,恩……还有跳水,现在国家队有几个

    跳水的梯队好苗子就在河西……年轻运动员,还不成熟,我也记不清了……你到

    了省里会慢慢熟悉的……」

    「体育局的刘局长,也是我的老战友咯,哈哈哈哈……还有下面竞技赛事处

    的老陈,叫陈礼的。那可是以前跟过你叔叔的。现在在基层也是挑大梁的了…

    …这些都是你的领导,你要好好向他们学习……」

    他其实哪里能搞的明白一个体育弱省下面的人事和项目,胡乱扯两句,看看

    窗外景色,见市渐近,又看看石川跃,笑道:「你秦叔叔忙,要先去开会。你

    刚国,晚上让小孟带你吃饭好好休息……小孟啊,你带川跃吃点好的给他接接

    风……」

    司机小孟一路像个不存在的透明人一样,这句话后却好像一下子从空气中冒

    出来了,叽叽呱呱说个不停:「是,秦任。石干事真是一表人才啊,还是普林

    斯顿大学体育管理硕士吧……啧啧……我们这些文化层次的真是羡慕啊……对了,

    我有个远房表妹,现在是首都大学体育系的学生,晚上正好有时间,石干事明天

    就要去河溪吧?那能不能赏脸晚上一起吃个饭,她也好讨教讨教国际体育管理的

    先进理念不是?秦任,我这样算不算公私两便啊……」

    秦牧本好似听到好似没听到一般,含糊笑道「你们年轻人,自己玩么……」

    他闭目养神,今天他还算满意,虽然他有些拿不准这个纨绔少爷在想些什么,但

    是他知道,至少眼下没什么问题了,小孟会帮他安排到这个大少爷大麻烦,今夜

    舒舒服服,明天送出首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