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22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22回:石琼,哥哥玩我。

    【加长回】。

    从青春期开始,就连石琼自己,也都会忍不住迷恋自己的身体。

    石琼是高干家庭出生,换个角度来看,也是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出生,对于性

    教育,父母从来不会回避,也没有疏忽过。很小的时候,她就明白两性之别。但

    是,性教育是一回事,真正体验到自己身体的美妙动人和那种无法言状的神秘的

    原始诱惑,却是无法通过一般的书本学习来获得的。石琼自己也记不得是几岁开

    始,她看到自己的皮肤,自己的骨骼,自己的腿,自己微微隆起的乳房,粉嫩娇

    俏的乳头,精致小巧的脚丫,纤细收敛的腰肢,可爱俏皮的肚脐,还有那一条饱

    满光洁的小缝,那本来很羞人的、尿尿的地方……都会有一种很奇怪的不可思议

    的愉悦、满足和骄傲。那是从幼龄时一声声「琼琼真漂亮」的夸赞声中,和闺房

    镜子中一点点长高长成的画面里,慢慢蜕变出来的认识:自己,真的是一个很美

    的女孩。

    在青春期到来的初期,她就有一个私密的小兴趣:就是偷偷的看着一些艺术

    类、时尚类杂志上的女性裸体照片,以她的家庭背景,尤其在国外这些是很容易

    找到的……从那时起,她就有一种娇羞而又得意,荒谬而又旖旎的比对的想法:

    等自己再长大一些,自己的乳房是不是会比这个模特还要漂亮?那是日本的嫩模

    的脚丫,自己的脚趾,是不是同样的晶莹剔透?那是英国的嫩模的背脊,自己的

    背上也会有这样的性感脊骨线么?。

    她喜欢这个游戏,因为造化钟情也好,基因优秀也好,自己的身体总是不会

    让自己失望,虽然未必有杂志上的模特儿那么标准,却也不遑多让,蝴蝶骨、锁

    骨线、颈脉、腰脊窝、臀瓣尖、当然还有雪粉色的乳头和光洁的下体,要什么有

    什么,甚至多了几分未成年少女特有的娇嫩可人。她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确认:

    自己年纪虽然小,但是却拥有着足以魅惑众生,丝毫不逊色于时尚圈佳丽的一具

    迷人身体。

    骄傲的性格,高尚的家世,还有一点点的小个性,使得她很小的时候,就会

    带着遐思、得意、矫情、调皮的,在洗澡时候,抚摸自己的身体,偷偷的想:是

    什么样的男人?才配在某一天……可以享受、品尝、拥有自己的身体,这一份造

    物珍宝呢?。

    什么人都不配,除了……。

    在自己整个成长过程中,从小学生时代起,就有男生追求过自己,甚至除了

    C 国人,还有不同国籍、不同肤色的小男生追求过自己。而慢慢的,随着自己年

    纪一天天大起来,青春期的神秘魔力在自己的上身体焕发出迷人的光泽,她也逐

    渐意识到,有些男生对自己的「喜欢」,已经开始不那么单纯。他们不仅仅会看

    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的头发……甚至也会偷偷的,看着她的胸脯,看着她的裙摆

    或者牛仔裤下的臀线……当然了,偷偷摸摸的偷瞄她的身体是一回事,真正的敢

    于向她表示好感是另一回事。即使不考虑石柳两家的背景,以她的姿色和气质,

    条件普通的男生,连试都不用试,都会自惭形秽不敢来骚扰她的。

    良好的家教,使得她虽然生活在一个开放的时代和常年在国外生活,却或多

    或少有着贞洁的概念,和她青春期常年居住过的一些国家,平均初夜年龄都已经

    低到十四岁不同,她石琼的身体、贞操、性爱当然不是轻许人的。甚至没有任何

    一个男生,有过那个幸运,能和她有过诸如拥抱、亲吻这样的幸运权力。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也对性有一种很新潮很西方的「无所谓」的

    观感,非但不会像传统的C 国女性那样对于性羞于提及或者不敢尝试,而且…

    …她私下里很很多关于性的小秘密、小爱好。

    她所有的内衣都是精挑细选的,非但要舒适,也一定要精致时尚,她甚至买

    过几套和她小女孩年纪不太相称的性感内衣。

    她看过很多色情片,虽然大部分她都不太喜欢。

    她也看过很多色情小说,她甚至以女性的视角,试着写过一篇文字非常华丽

    的小段娱乐一下。

    她会自慰……一般不会在被窝里,她更喜欢在洗澡的时候,轻柔的搅拌着沐

    浴液用手指爱抚自己的身体,想象着饱满、激烈的情节来充实自己的自慰过程。

    更为前卫旖旎的是,进了大学以后,她和她的室友陈樱,经常腻在一起,还

    半真半假的玩过好几次暧昧的亲亲抱抱摸摸揉揉的游戏,樱子甚至亲过自己那里,

    她还替樱子修剪过阴毛……。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都不是石琼最终极的少女秘密。

    真正让她魂牵梦绕,甚至可以说是销魂噬骨的「一段」……依旧是她记忆中

    的,在很小很小的,还是一个女童时代,被爱抚亵弄过的片段。准确的来说,是

    被自己的堂兄石川跃,在旅居国外兄妹两睡上下铺时,有一段时间,曾经偷偷爬

    下来,掀起过自己的小背心,还有小内裤,窥视、抚摸过自己的身体。

    其实,那是已经湮没在岁月深处的往事,真正的细节都已经模糊了,那时候

    自己更是年纪太小,对性毫无理解。但是,在这么多年对哥哥的眷恋情愫的渲染

    下,那段记忆,一次次的被自己的大脑再加工着。一次又一次,自己都会羞涩的

    回忆起那种滋味,仿佛就在毛孔、神经、唇齿之间可以感受那种禁忌诱惑,仿佛

    不管自己几岁,穿什么衣服,睡在哪张床上……夜深寂寞时惶恐时,都会有一个

    最亲密的大男生的身影,从想象中的上铺蹑手蹑脚的爬下来,轻轻的攀到自己的

    身体上。仿佛哥哥的鼻息紧张的忽扇在自己的睡裙上,仿佛哥哥颤颤巍巍的褪下

    自己的吊带,抚摸自己的肩胛和幼嫩平坦的胸脯,仿佛哥哥惊惶却又疼惜的触碰

    着自己小内裤包裹的光洁蜜穴……仿佛这一切,都凝练了性欲、童贞、纯洁、淫

    魅、亲情和爱情的象征;美好,也很酸涩;亲密,又很羞耻;让她的一颗少女心

    春怀荡漾、连绵回味;并且……往往是在对这段往事的回味中,才能达到她自慰

    的高潮。

    当然,在理智上她也知道,那时候,自己才四、五岁,哥哥也才十二、三岁,

    兄妹两其实根本不明白什么是性,什么是爱,什么是欲望。哥哥的举动,更像是

    刚刚准备踏入发育期的小男生,对于女孩身体差异天生的好奇而已。

    但是,她一直都很后悔,那时候的自己,居然醒过来问「哥哥,你在干嘛呢?」,

    其实她是想邀请哥哥和自己一起游戏的,但是那一次却吓跑了哥哥,也终结了哥

    哥长达一两个月对自己的探索和亵玩……对于那一声结束了两人之间这点童年秘

    事的娇吟,她真的很后悔。在她后来开始性启蒙、进入青春期后,她曾无数次的

    幻想,幻想自己那天不喊出声,而是一直装睡,一直装睡……好让哥哥彻底的、

    大胆的、肆无忌惮的继续玩弄自己的身体。她甚至梦见过自己回到过去,将那个

    四、五的自己,用布条绑住双手双脚,甚至梦中的成年的「自己」捂住那幼年的

    自己的小嘴唇,好让哥哥彻底的安心、释放,在自己的身体上尽情的遨游、抚摸、

    享用;甚至奸污、糟蹋、凌辱、折磨、虐玩……只要能换来时光的倒流、哥哥的

    快乐和拥抱,她什么都愿意付出……。

    在她幼小稚嫩甚至对世界的一切都还懵懵懂懂的时候,一个委屈的娇吟就在

    她的灵魂深处想起:

    「别怕!哥哥别怕……你想玩什么游戏,告诉琼琼就可以啊……」。

    「哥哥,来玩吧,来玩琼琼的身体吧……」。

    当然,她很清楚,自己和堂兄石川跃,是有着无可否认的血缘关系,自己对

    哥哥的情愫,属于乱伦的范畴,是羞耻的,是违反社会道德的。对于这一点,她

    倒不是很在乎,她很会安慰自己:只是随便的性幻想而已,就像所有女孩幻想白

    马王子一样,或者只是青春期叛逆的小秘密,她又没有什么具体的要勾引哥哥或

    者献身给哥哥的计划。事实上,常年在国外的生活,受到一些激进思想的影响,

    她甚至会很认真的考虑:只是和哥哥做爱,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反正哥哥在外面

    玩很多女人,只要不和哥哥生孩子,有什么乱伦不乱伦的?!随着年龄越来越长,

    她越来越清楚,自己的身体,可以带给男人宛如升入天堂的快感,而自己这样的

    女孩的第一次,又能给男人怎样的征服感……而这一切,与其给一个「其他男人」,

    难道不应该给哥哥么?自己愿意献给哥哥快乐,愿意和哥哥做爱,甚至愿意让哥

    哥用最异样的方式奸玩自己,自己又不打算和哥哥结婚,甚至丝毫没有独占哥哥

    的意思,哥哥应该更加放心,更加无所顾忌的奸玩自己,享受自己的身体、撕碎

    自己的灵魂才对,什么乱伦不乱伦的?!只是快乐而已。首都的那些子弟圈中,

    玩什么的没有?「乱伦」「奸污自己的妹妹」……小说里、电影里,不是很多男

    人都有这样的欲望么?也只有自己,可以满足哥哥这种「奸玩妹妹」的幻想和另

    类快乐。

    尤其是现在,自己在河西大学念书,过了夏天都快大三了,算是一个亭亭玉

    立的大姑娘了。说句难听点的,首都高干子弟圈里的女孩子,到了自己这个年纪,

    哪能有几个处女?一些高干家庭的女孩子,在家长面前一副文静乖巧一尘不染的

    模样,背地里,私生活都糜烂不堪了。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早就应该绽放了。

    自己的乳房、玉股、美穴,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早就已经发育到可以让男人品玩

    享用的同时,也让自己得到性爱的快乐了。而哥哥石川跃又那么巧,被组织上调

    到河溪工作,坊间关于他的那些在河西体育圈官场上的秘闻,她毫无兴趣,但是

    哥哥在河溪城里依旧风流,玩这个女明星玩那个女秘书,却是不争的事实……连

    妈妈都无奈的批评过。

    哥哥喜欢玩女孩的身体,我喜欢我的身体给哥哥玩,那还有不可以?。

    「哥哥,来玩吧,来玩琼琼的身体吧……琼琼的身体,就是留给你玩的啊」。

    而自从去年,自己在门缝里偷看到哥哥强吻母亲柳晨……一开始,她几乎是

    伤心欲绝,甚至觉得整个世界都快要崩溃了!她还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即使到了

    今天,哪怕堂兄能够接受,或者特别想要去玩玩禁忌的乱伦游戏,最佳的选择,

    竟然是自己的妈妈。这不仅仅是因为妈妈的美艳端庄和那种典雅的高贵气质,是

    多少男人想要攀上的高峰,而且,不管有多么荒唐、多么不堪,至少在严格的生

    理或者法律意义上,哥哥和母亲,是可以的……不仅可以做爱,甚至可以结婚。

    为此,她都忍不住痛恨起这个世界荒谬的法则,甚至痛恨起自己的老妈来。

    「臭哥哥!臭强奸犯!不就是想玩女人的身体么?都能接受乱伦了,为什么

    不来玩我啊?」。

    但是,她也是天生的大小姐性子,古灵精怪、偏执不羁却又刁蛮自我;过了

    一阵,她也意识到,说哥哥石川跃和妈妈柳晨老师「结婚」,那是断无可能的事;

    甚至哪怕是偷情做爱,不管哥哥怎么想要,至少妈妈是不会轻易许人的,她也就

    渐渐忘怀了这种痛苦,反正只是老哥的又一段荒唐风流念头罢了。

    但是,从那天之后,每每想到,除了自己偷偷想着和哥哥发生点什么之外,

    还有一个妈妈,哥哥居然也想要……,那种伦乱的、羞涩的、荒唐的,却也同时

    是刺激的关系和条理,也侵蚀了她的念想深处,有时候,会变成更加荒诞不经的

    性幻想。

    好几次,她一个人在宿舍里浅眠未入梦,或者回家时在浴室里洗澡的时候,

    要自慰前,她都会构画一些荒谬的情节:常常是,在荒芜的上古男权时代,自己

    的父亲作为部族的领袖,「死了」之后……是的,她一直宁可当自己的父亲石束

    安死掉了,尽管,她就在上个月,还被安排去首都见了一次只是消瘦苍老了一些

    的父亲……自己的母亲,部族的王妃,还有自己,部族的公主,甚至还有……部

    族的姬妾,那个角色常常是分配给了她的「小妈」纪雅蓉……都一起,按照某种

    莽荒法则,都会失去贵族地位,甚至失去为人资格,而会成为新的部族领袖,哥

    哥,代为继承收纳的女奴。在那个世界里,女人一旦到了那个地步,就只是用来

    性爱的,什么兄妹,什么婶侄,什么血缘关系,什么伦理到底,也都无关紧要了

    ……不管是否愿意,自己、母亲、还有那个女人,都将只能作为哥哥的女奴,匍

    匐在哥哥的脚下,用贞洁的肉体,任凭他肆意奸玩淫辱来取乐,那也是她们下半

    生唯一的价值。在那不经的幻想画面里,哥哥,就像一个威武的帝王,躺在宽厚

    的虎皮毛毯上,展露他棱角分明的躯体和肌肉,左面抱着雪白的裸体的妈妈,右

    面抱着同样雪白的裸体的自己,胯下像骑着马匹一样骑着那个女人,他狞笑着、

    抚摸着、舔舐着、抠弄着……直至奸插着。湿润的汗水、羞耻的淫液还有白浊的

    精汁流淌在四具肉体每一寸肌肤上,那个女人常常在痛苦嚎叫,哥哥总归是要凌

    辱折磨她的,母亲则在羞愤的饮泣,哀叹曾经高贵的王妃沦为性奴,而自己…

    …却得到了哥哥的格外宠爱。哥哥甚至允许她,在每一次被哥哥奸玩后,都可以

    去对母亲和那个女人的肉体再肆意妄为。三个不同年纪的女人,缠绕在一起,为

    哥哥表演耻辱的同性恋淫荡场面,来供哥哥娱乐一笑……那个女人在痛苦的哭泣,

    母亲在羞耻的哭泣,自己为了表现自己的纯洁无暇,也要哭一下……但是,那是

    假装的,在那荒淫的场景中,眼睁睁看着包括自己在内,那一具具本来在不同意

    义上都是「属于」父亲的「身体」,都被践踏、糟蹋、凌辱……只是用来侍奉着

    哥哥……那种癫狂的失态、极限的冲击、混乱的刺激,让她每每可以达到了另一

    次欢愉的高潮。

    「哥哥,来玩吧,来玩琼琼的身体吧,也玩妈妈的身体吧!一切……都是给

    你玩的啊」。

    但这所有的一切,对于石琼来说,说到底,也不过是小女孩的胡思乱想和手

    淫时候构思的助兴情节。她并不当真……她从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她分得清楚

    现实和幻想,她并不会认为一些夸张的性幻想就代表自己是一个坏女孩。虽然,

    面对着回到河溪工作的哥哥,她会刻意的打扮自己,甚至刻意的卖弄一下风情,

    或者捉弄一下哥哥的「绯闻女友」,但是……她到底也并没有什么具体的献身给

    哥哥的计划。

    一切……只是一场少女梦怀而已。

    她没有想到的是,在这暖春的郊外、屏行的湖畔、碧绿的草坪上,她只是调

    皮的带着捉弄人的好奇,俏俏的钻进哥哥的帐篷里去,才露头,居然会被哥哥一

    把抱住!要知道……帐篷外,还有一个自己的室友闺蜜呢。

    就这样抱住了?!突如其来,莫名其妙,哥哥居然就这样,抱住了自己?!

    那种拥抱,绝对不是兄妹之间的亲昵,充满了情欲……哥哥的手,甚至直接从自

    己的腰肢上绕过去,包上了自己的臀瓣。天啊,石琼几乎激灵灵打了一个哆嗦,

    这么多年过去了,哥哥的手,再一次触及了自己的小屁股。而那不讲道理的凶猛

    拉扯,更是让她整个身躯,像一只陷足的小兽一样,被困在健壮的臂弯里。别说

    四周都是哥哥的肌肉和骨骼,别说自己的胸脯都被压到了哥哥的胸膛上,乳尖传

    来一阵阵让她眩晕的压迫感,就连空气……就连她身边的空气都被狂躁的男性荷

    尔蒙的味道染透了。

    她第一个反应是惊惶、躲闪、挣扎,但是旋即,一股无法自制的迷乱和满足

    就奔涌而来,整个身体,手脚、腰肢、背脊全都像瘫痪一样酸软了;她的大脑甚

    至都停止了转动,没有任何逻辑和理性,没有任何分析境况的能力……。

    那是哥哥的怀抱,是温暖的怀抱,还充满了男女之间的欲望和抚弄……令她

    陶醉,或者说,令她怀念。仿佛一瞬间,这么多年的辗转梦回的少女情愫,都在

    这一瞬间得到了满足;仿佛自己在梦中呢喃的快乐渴望,得到了纾解;仿佛世上

    其他的人、事都已经消逝,只有自己和这个最亲的男人融为一体;仿佛周围的景

    物在幻化成流动的光线,而时光也就此奇迹一般再回头。仿佛,童年就此回来了

    ……自己依旧是那个穿着小背心小裤衩的小女孩,有着爸爸,有着妈妈,有着哥

    哥,自己躺在下铺,那个白天陪自己,逗自己开心,带着自己逛公园玩玩具的哥

    哥,蹑手蹑脚的从上铺爬下来,抚摸自己,偷窥自己,掀开自己的小背心,逗弄

    自己平坦光洁的小乳头,拉开自己的小裤衩,在自己雪白的肉嘟嘟的屁股上轻轻

    的婆娑……。

    她几乎是无法忍耐的,发出「嗯……」的一声嘤咛低吟;可能是想挣扎,但

    是到了现实世界中的动作,却变成了娇小柔软的躯体作势扭动了一下……那种扭

    动,让自己曼妙的躯体,在哥哥的怀抱里,做了一个娇缠的、痴怨的却也是妩媚

    的磨转。自己的腰肢在哥哥的怀抱里如同波浪一样的扭动,自己的臀瓣在哥哥的

    手掌里调皮的跳跃,自己的奶儿在哥哥的肋骨上柔软的磨蹭,挤压着自己文胸下

    的乳头;就连自己的下体……隔着衣裤,都在一个坚硬刚强的地方流转了一下香

    泽,仿佛都磨出一些羞人的汁液来。这不是挣扎……这简直是享受。

    但是自己可以享受、失态、沉沦、迷醉,不顾现实世界中的一切,那个环箍

    着自己,口舌都已经要吻上自己秀发的男人却不会……。

    其实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石琼自己也搞不清是过去了一秒钟还是几秒钟,

    哥哥石川跃似乎已经清醒过来,意识到怀中的女孩是自己的堂妹,他似乎是要将

    自己的身体推开了一下,虽然有点尴尬羞恼,那慌乱的声音却也清晰可闻。

    「琼……琼琼……怎么是你?……我……」。

    这一声,仿佛是现实世界的呼唤,将石琼已经昏沉沉的记忆唤回了一些些。

    她似乎也想起来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刚才,自己和樱子走开去拍照,留下哥哥

    一个人在这里看帐篷。两个小姑娘本来就无话不说,自己迷恋老哥这件事也从来

    不瞒着樱子。嘻嘻哈哈聊天间,樱子却笑着说:今天她们两个人穿得很漂亮很惹

    火,年轻女大学生的身体最惹男人瞩目了,她哥哥其实已经偷偷看得心醉神迷

    ……这会儿留下他一个人,说不定已经忍不住了,在帐篷里打飞机呢。然后,一

    顿闺蜜间的娇笑之后,是樱子撺掇着让自己,让自己偷偷回来偷看老哥在干什么。

    她是娇蛮惯了,什么事都敢干,更何况,自己的青春胴体、明媚衣装、雪肌香股

    可以让老哥欲火上扬,是她内心深处最为窃喜的一个场面;于是,她也就抱着恶

    作剧的心态,就蹑手蹑脚过来,掀起帐篷进来……。

    这会儿,自己的大脑已经全是爆炸一样的轰鸣,但是被哥哥一声尴尬的呼唤,

    潜意识里依旧有着懵懂的反应。她隐隐约约意识到,哥哥可能是认错了人。但是,

    她也有点糊里糊涂的:哥哥虽然是个色鬼强奸犯,但是这会儿,就三个人出来踏

    青,哥哥能把自己当成谁呢?总不见得是樱子吧?就算是樱子,哥哥又有什么道

    理,一见面,抱起来就抚摸玩弄呢?。

    要死了,不对……樱子说不定,就在帐篷外面呢,她跟来了么?她会不会听

    到,会不会看到,会不会……?。

    她的脑子里全是嗡嗡的声响……理智、羞涩、惶恐、不安、局促、恼恨都在

    争夺着她身体和口舌的控制权。但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天人交战之际,这些

    情绪,却都无法争夺过她满心说不清楚哪里来的愤懑和伤感……。

    难道……哥哥想要玩樱子?。

    为什么?。

    哥哥要玩言文韵。

    哥哥要玩妈妈。

    哥哥要玩那个骚货秘书。

    哥哥在首都玩什么体操运动员!为了她,还犯了事跑到国外,一去就是三年。

    哥哥在国外还玩一个洋妞。

    哥哥难道……还要玩樱子?。

    为什么?。

    这些女人,哪一个有自己漂亮?哪一个能比得上自己?哪一个能有自己和哥

    哥之间的亲密?。

    为什么……不玩我?。

    就是因为,我是哥哥的堂妹?!就是因为我们在血缘上的关联?!所以永远

    都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

    要么,就是孩提时代的懵懂摩挲;要么,就是帐篷里瞬间误会……除了这些,

    永远都不可能。

    时光……并不会倒流,童年不会回来,我们都必须长大,不管我们愿意或者

    不愿意。哥哥长大了,要谈恋爱、要和女人做爱,要结婚生孩子;自己也长大了,

    要毕业,要谈恋爱,要和男人做爱,要结婚生孩子;爸爸会和妈妈离婚,会和那

    个胸大无脑的女人结婚;自己不再是可以任性妄为的小女孩,而是一个所有人都

    在恭维自己「长大了」的千金;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都会被污浊的俗世和肮脏

    的政治说牵连,一言一行都会被人解读,就连在哪里念书,都要被监视……。

    她忽然感觉到,鼻腔里有一股难以遏制的酸涩和苦楚。她一直学不会什么叫

    哀怨,无论生活中发生什么,她都只是顽皮、挥霍、吵闹、不屑的娇笑着度过;

    如果马上会联想到难过的事,她就拒绝去想。那样般配的父母……居然会离婚?

    那样品格的父亲……居然会娶那个女人?那样高贵的母亲……居然会忍受这样的

    羞辱?哥哥……居然会强奸?然后因为这个离开自己?仿佛再想下去,就会忍不

    住哭出来。

    她不喜欢哭出来。尤其是别人面前。

    而此时此刻,只要应和哥哥那句「琼琼?怎么是你?」,嘻嘻哈哈、打打闹

    闹就可以把这尴尬的一幕混过去。但是……真怀疑,自己这一次,不再会刁蛮任

    性的娇笑,而是会忍不住哭出来的;仿佛只要从一片混沌、痴迷、疯狂中惊醒,

    回到现实世界,就会忍不住感受到那被她压抑在内心的所有的痛一样……。

    她宁可自己醉在这里……她宁可自己失去少女的矜持和尊严,宁可被樱子看

    到、听到,她宁可被所有的人笑话……。

    也许……哥哥还会保护我的。

    什么都不在乎。

    管她外面是谁,管她外面的人会不会看到、听到……管他哥哥本来以为自己

    是谁。

    「哥……玩我……」。

    天。

    天。

    这一声呢喃,居然好像不是自己大脑里的轰鸣,混沌中的心声,自己居然好

    像真的……说出来了。虽然声音很轻,虽然自己已经羞的浑浑噩噩,嘴唇只是干

    涩的扇动,喉头只是微微的起伏……但是,自己好像真的,发出了词不达意,却

    又羞耻不堪的话来。自己说出来了?。

    「哥……玩我……」?。

    自己居然说出来了?。

    可自己说的,简直词不达意,又算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哥哥玩我」?。

    怎么办?。

    外面有人听到么?樱子会听到么?哥会怎么想?被自己的堂兄稍微抱一下就

    会迷失自己要求被「玩」?他会认为自己是一个坏女孩?是一个淫贱的情色狂?

    还是……。

    但是……也好像也只是一瞬间,甚至都怀疑,堂兄石川跃到底有没有听到自

    己的那一声呢喃。自己的脸蛋……就被一只粗壮有力的手掌抬着下颚抬了起来;

    然后,两片宽厚、柔软、温存却充满了男人味的唇皮,就压上了自己的唇皮。

    不像兄妹。也不像帐篷里错乱的偶遇。更像是一对热恋的情侣,自然的亲昵

    猥狎。

    「哥哥玩我」……立刻就吻了上来。

    石琼已经醉了。

    自己嘴巴是被撬开了么?自己的舌头,是进入了一个温湿的空间么?勾引着

    哥哥的舌头,再来到自己的口腔么?那唾液的滋味怎么那么甘甜?整个脑腔里都

    是余音环绕的轰鸣,但是却又那么舒服……。

    然后……哥哥是在抚摸自己的胸?!自己的乳房……给哥哥摸了?!虽然隔

    着衣服,但是乳腺上无穷的快感,和被侵犯时的羞耻是那么真实。乳头、乳峰被

    异性手掌揉动时的反应是那么激烈。哥!我的奶子漂亮么?摸着舒服么?和我小

    女孩时候平坦不一样了吧?!你满意么?你再摸啊……你再揉啊……你再玩啊

    ……你拿走吧!琼琼的奶儿,就是留给你玩的啊……。

    哥的另一只手是在摸自己的屁股么。这一次被刚刚闯进来的时候,摸的还要

    霸道,还要仔细。宽厚的手掌几乎划过自己的股肉的每一寸。雪臀可以受力,感

    觉哥哥和摸奶子的另一只手截然不同,也会加大气力。哥!我的屁股漂亮么?摸

    着舒服么?你满意么?你再摸啊……你再揉啊……你再玩啊……你拿走吧!琼琼

    的屁股,就是留给你玩的啊……。

    摸的真舒服……哥真的好会玩女孩的身体。真的好舒服啊……哥吻的时间好

    长,摸的时间好长啊,好温柔啊……哥……你可以再用力一些的。琼琼的身体,

    不仅可以给你亲,给你摸,给你玩,还可以给你摸,还可以给你欺负和凌辱,糟

    蹋和折磨,占有和侵犯,给你奸!!!随便你要什么,都可以给你。

    自己的脚尖踮起来了么?自己的脸好烫啊,自己的嘴巴好干……还有……自

    己的奶头有点涨啊,自己的下面有点酸啊……。

    这一刻……就算停留几十分钟,让自己窒息都是值得的。

    但是……时间真的过去好久了吧……真的过去好久了吧……。

    情欲的满足要控制不住理智的回归了么……。

    真的会发生这种事?因为一个误会,自己一声「哥……玩我」。哥就这么不

    管不顾的玩上了自己的身体?是疼自己么?是可以用激情的亲热来掩盖自己的尴

    尬和羞涩么?。

    理智终究会回来。

    这都几分钟都过去了?樱子就算不在外面偷看偷听,都要注意到了吧……。

    如果这里不是郊外,这里不是一顶帐篷,这里不是门外可能还有一个随时会

    进来的闺蜜室友。如果这里是一间浪漫的酒店,甚至哪怕就是一间宿舍、一间卧

    室……今天,自己一定会疯狂的脱掉哥哥的衣服,再脱掉自己的内外衣服,把自

    己那引以为傲的不输给模特儿的纯洁胴体彻底的裸露出来,把自己所有的身体的

    秘密献给哥哥,献给他,彻底的献给他。给他观看,给他抚摸,给他亲吻,给他

    ……奸污和糟蹋。和他合为一体,用处女的血和痛来满足他的欲望和渴求。

    但是毕竟在这里,理智终究会回来。

    不能再沉沦了……樱子随时可能进来的。就算自己再怎么荒唐,也不可能当

    着室友闺蜜的面,和哥哥乱伦。至少不是现在。

    她……在反复的扭动、挣扎和婉转的娇吟声中,终于……还是依依不舍的推

    开了哥哥……。

    面孔滚烫,浑身都烫,心扑腾扑腾的跳动……她当然很害羞,但是也有点害

    怕。她鼓足勇气,才抬起头,装作一副大小姐什么都玩过,什么都不在乎的,用

    挑战的眼神去看着哥哥……。

    「琼琼……」。

    「哥……我……是……随便闹闹玩玩的……」。

    哥哥只好无奈的笑笑,却也终于放开了自己的身体。

    她要给自己足够的勇气,足够的性格,一咬牙,干脆红着脸蛋,继续着她娇

    蛮胡来的个性塑造,媚眼如丝,娇音悦耳:「怎么样……你妹子的身体……好玩

    么?」。

    「好玩啊……比我玩过的所有女孩都好……」。

    靠……这个强奸犯,果然比自己还要无耻、还要大胆,居然丝毫没有做了坏

    事的愧疚,就直愣愣的,像在看裸体一样上下打量着自己的身体。还说出明显比

    自己更加无耻、更加性格的回答。

    石琼,又快醉了。

    她真的很想,很想再说一句更加石破天惊的:「没玩够?那晚上来我房间

    ……玩我吧……」。

    但是……一旦肉体的分开,那些少女的矜持和羞涩,还有现实世界的重重压

    力就扑面而来,到了嘴边,变成了她最关心的一句:

    「切……我是……闹着玩的。不许乱想……不许告诉老妈」。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平时自己根本没在意老妈的,和哥哥来这么一出,却好

    像忽然之间想起来,自己最介意的,还是母亲柳晨柳老师的态度。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