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21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21回:石川跃,妹妹来袭。

    【加长回】。

    河溪市屏行区,溪山脚下,人工湖滨。

    吃过午饭,石川跃并没有在屏行区区政府逗留,而是开着自己的宝马,去屏

    行网球中心的南侧那一片人工湖滨,「考察周遍可开发地块」了。

    这是周末的额外工作,是自发的,除了勘探之外,一半也算是心情不错出来

    踏青,并没有什么压力。午后的阳光很明媚,躲在蓝天白云的间歇里又不怎么刺

    眼;初春虽然还有些些寒意,却也让车窗外的空气显得更加的清醒润肺,这和河

    溪城浓郁的都市气息不可同日而语;省道边,那来自山岭深处的小溪潺潺在敲打

    着路基下的鹅卵石;远处,溪山雾青叠翠的背景更是如诗如画;车上播放着柔和

    欢快的美式乡村歌曲,身边和后排一边一个坐着一对如花似玉的大学女生……这

    年头的女孩子都似乎不太怕冷,都是一身靓丽大胆的春装,不仅衬托着女孩子肩

    腰胸腿那些妩媚的曲线,也已经稍稍展露了几处胜雪的肌肤。

    按理说,这一幕是浪漫、愉悦,充满了小欢乐和小性感的气息,也是最适合

    石川跃那总归逃不掉「风流」两个字考语的风格。一个人,带着两个女孩子出来

    玩……但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就算是石川跃,却也多少觉得有点尴尬

    局促,甚至有点针芒刺背、哭笑不得。

    是自己在给婶婶柳晨打电话时,偶尔说漏了嘴,说这个周末,自己要来屏行

    踏青,顺便勘探一下屏行网球基地的周遍的可扩建土地。才有了这会儿的这一幕

    ……。

    晚晴集团总裁夏婉晴舞风弄云,借着首都五环基金和各方势力,自导自演,

    搞出了一个震撼河溪城的「新西体集团计划」。如今回味起来,这确实是让人目

    眩神迷的一个局;石川跃作为主管的后湾体育中心发生的种种,也不过是大局之

    中的小局而已;自己也算是被夏婉晴当成了纨绔棋子摆了一道。

    本来,以石川跃如今的能力,是无可奈何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毕竟,他

    和夏婉晴的关系密切,一切还是以「合作」为主,夏总也自然会给到自己私人各

    方面的补偿。但是,虽然夏总已经是各处打点,这「新西体集团」规模却实在太

    惊人,这么大一块蛋糕,还是有很多人、很多单位、很多势力觉得被忽视了或者

    分得不够大块。就以省体育局的立场来说,就多少觉得被边缘化了,夏婉晴的功

    夫,更多的还是下在了国资委和施炯副市长这些人身上;对于省局来说,多少有

    点酸溜溜的,总不能价值上百亿的地产项目,又是以体育系统的名义划出去的,

    省体育局最后真正获利的,就是一个徐泽远同志,从水上中心主任升级为省局的

    竞技赛事处处长?至于夏总各处打点的那点价值几百万的「蝇头小利」,各级官

    员早已经选择性无视了。石川跃就借着这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怨气,整出了一个

    「计划外的计划」,那就是:由河溪市体育局出面,再邀请「已经出局」的晚晴

    集团注资,「共襄盛举」,和「新西体集团」分管部分项目。而这个项目,就指

    向了本来已经是个烂尾工程的屏行网球中心。

    这个「装糊涂、卖聪明」的方案,真是充满了讽刺意味又手腕高明……连省

    市两局和国资委上上下下一众老官僚,都暗地里忍不住拍案叫绝,更有一股子看

    热闹的窃喜。

    石川跃有时候想想都好笑,也不知道那位河溪商场女强人看到这种方案时,

    是个什么样的表情。要知道,尽管在桌面之下已经不是秘密,但是晚晴集团是无

    论如何,都不能承认他们在竞标中的「出局」是一出戏的,更不可能承认他们和

    五环基金之间的暧昧关系。夏婉晴夏总长袖善舞,这次玩的是金蝉脱壳,抛下晚

    晴集团的旧壳,一头纳入「新西体集团」的崭新世界。可就这么一个旧「壳」,

    却又被石川跃「废物利用」了一下,被拱着参与投资项目。如此一来,这个以晚

    晴集团名义投资的新项目,夏总绝难「同时管理」,这一定会暴露了她这场大戏

    的幕后真相,就十有八九会稳稳的落入河西省体育局这样的政府部门势力范围之

    下……。

    仔细想想,这种事情,也属于C国大地上每天都在发生的,地方政府或者地

    方机关,巧立名目压榨民营企业资本的故旧戏码。只不过这一次也怪不得别人,

    是夏总自己导演的一出大戏中的小戏,她有苦也没处诉去。当然了,在一场价值

    上百亿的资产重组的项目中,这点事情也只能算是一个小插曲,省体育局有一百

    个理由相信,那位长袖善舞的夏总是会得体应对、老实上贡,断然不会节外生枝,

    坏了她的大事的。

    程序上,刘局长已经责成河溪市体育局出面,和晚晴集团、西体公司、河溪

    市国资委等部门交涉细节。河溪市体育局局长兼党委书记童万秋,是个万事不管,

    有靠山不怕出事,却也不指望着升官、只是一天到晚吃喝玩乐的体坛老混子,自

    然懂得这背后是「省局操盘、市局背锅、后湾主导」的节奏。不过他也不在乎,

    事事都让下属来后湾找石川跃,一应事务细节都由石川跃拍板敲定。

    就在前几天,石川跃已经给出了一份草案:在屏行,以这个全新的从未启用

    过的网球基地为核心,由晚晴集团再分三期,追加建设投资4500万,屏行区

    区政府拿出周遍土地来,改建成一个「体育主题度假村」,纳入溪山旅游大开发

    的整体规划;产权方面,则由晚晴集团、后湾体育产业管理有限公司、溪山旅游

    开发有限公司各持有三分之一,置换部分后湾体育中心的股份。

    这可以算是石川跃到河西三年来,第一次完全由他发起、由他主导、由他管

    控的大项目。刘局长的风格是断然不会给到任何实质性意见的,童局长也不可能

    管事,晚晴集团又不能真正参与;河西体育系统人人都心知肚明,这个新的「屏

    行体育主题度假村」,经过一番运作后,既成为省体育系统光明正大的三产,也

    将真正的被打上石川跃的烙印,成为他的项目。

    不容有失。

    石川跃是有些得意兴奋的,也是小心谨慎的。这个方案,他也是再三斟酌,

    反复请教了好几个前辈,综合考虑了各方的利益。晚晴虽然作为冤大头,要真金

    白银掏出4500万来又摸不到管理权,但是三分之一的股权也算是一种弥补;

    省局自然是会利用这个壳捞到一份肥肥的三产,如何通过这个项目变现让省局上

    下得到利益,也要精心考量;对于国资委来说,也算是厘清了屏行网球中心这个

    尴尬的历史项目。最有意思的是……引入了正在迫切需要大项目、需要政绩的溪

    山旅游开发局,有这个省委书记的嫡系,溪山旅游开发局局长魏晓月女士的介入,

    其余相关利益各方,自然会心领神会,一路绿灯。

    当然,更高层的官场政治有着细雨轻风的谣言,什么省委书记王鼎书记去年

    推荐的人选意外落马,中央委派了新任的河溪市代书记华衡城同志,完成了中央

    党校的学习,履新河溪市已经三个月,并且按照惯例也将出任河西省委常委;河

    西的「省、市抗礼之争」又可能牵涉到这个「省辖市管」的「溪山旅游景区」云

    云……但是,别说那几乎肯定是谣言,就算是真的,那是太高层的问题,省部级

    大佬们的故事,到了基层,几块土地、几亿资本,魏晓月局长的这尊神主已经足

    够压场了。

    这份方案,前天晚上已经转到晚晴集团负责这次对接的副总裁郑阔云郑总那

    里了。晚晴还没有回复,但是石川跃并不担心。他知道,郑阔云是绝对没有那个

    权限,对这种事情说三道四的,一切都还要看夏婉晴的态度。

    出于礼貌也好,出于其他原因也好,就在拟定方案之前,他还特地给这位晴

    姐打了个电话,「坦诚的交流」了一下自己的这个方案的方方面面的考虑,试探

    着夏婉晴的反应。

    略微出乎他意料的是,夏婉晴非但没有任何的龃龉或者恼羞,而是非常热情、

    亲热、真诚的自己聊了大半个小时,不仅口口声声的赞扬了自己这份计划的完备

    和远见,还帮自己出谋划策,指出了许多小细节应当如何改进;甚至在电话里还

    一副亲密自己人「姐姐不帮你谁帮你」的姿态,当场就表示,晚晴集团愿意从三

    期4500万,追加到四期5800万的投资额度,还建议他「可以成立一个临

    时管委会,把改建工作先动工做起来」……。

    想到这一通电话,石川跃也不能不佩服这位晴姐的器宇。夏婉晴算是又给他

    上了一课:对于已经注定结果的事情,与其发脾气授人以柄,不如尽可能的优雅

    对应,将利益最大化,留给哪怕是对手的其他人,最好的个人印象。

    有了夏婉晴的表态,剩下的其实只是程序问题罢了。他甚至已经邀请了自己

    在昔年结识的「酒店策划师」意大利人Vicenzo,来河溪拟定改建方案的

    主基调。

    预算是有限的,大师级的酒店策划师请不起,但是他还是希望这个未来的度

    假村尽善尽美,这位意大利人是昔年自己在美国念书时认识的,不能算什么一线

    大师,但是却是个C国通,还给自己取了个C国名字叫韦泽,对于私人会所设计

    策划,倒是个行家,请他来涂脂抹粉,总比自己摸索强。

    石川跃自己都有些感慨:如果时光回到三年前,大概没有任何人会猜到,自

    己这个花花公子,会一头扎进河西省的体育工作如此之勤勉深入吧?而自己这三

    年来的变化……也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了吧?够得上让人刮目相看,甚至有一点

    润物细无声的雷霆气质了吧?。

    今年是奥运年,很快,河西省各项目的国家队参赛运动员都要开始集中备战。

    以河西这样的体育弱省,这一届奥运虽然参加的人数不多,但是却占足了

    「时尚」

    风光,网球公主言文韵,跳台金童玉女江子晏、许纱纱,简直可以说是C国

    的「颜值代表」。而一想到言文韵、许纱纱和自己的「关系」,就连石川跃,都

    忍不住有三分虚荣得意。

    等到五月份,两年一度的「环溪月湖马拉松」又要发令开跑。今年,组委会

    提高了赛事规格,不仅在专业性上邀请了一众国际名将前来参赛,在政治宣传上

    也加大了力度,不仅有河西各系统、各部门、各行各业的爱好者参加,居然连省

    委常委、河溪市委书记华衡城华书记都要亲自来「参加中老年组的分段赛」,而

    分管副省长李零也自然将代为发令。以这样的规格,组委会秘书长戚美兰,居然

    还亲自跑了一趟后湾,邀请自己也去参与观礼。虽然只是普通的一个观礼席位,

    但是戚美兰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毫无交集,这只能表示,在河西体育系统,自

    己的地位日渐巩固,各方都要高看一眼。

    而最让他心潮澎湃的是,七月份在首都举办的一场无关紧要的国家级青少年

    智力奥运比赛,省局安排他届时前往「公干」和顺便向国家体育总局做出关于

    「河西省体育产业改革」的工作汇报。这个有点奇怪的「安排」,在一周前有了

    答案:河东省纪委的同志通知他:某月某日,会有某同志来首都见他,安排他

    「探望亲友」事宜。这就很清楚了,自己回到河西三年了……不管是哪方势力的

    力量所致,自己,居然又要见到叔叔石束安了?虽然是在纪委的看守所。这意味

    着什么他还吃不准,但是就这么个通知,他又怎么能不心潮起伏。

    所以,今天自己亲自来屏行勘探一下,是必要的工作,也是一种庆祝和宣泄,

    甚至有点像一种祭祀:看看溪山下这片搁置了多年的荒芜土地和一处半废弃的现

    代化网球中心,将成为第一片属于我石川跃的土地么?就连他,多少也有点睥睨

    天下的感觉。

    但是,真到了这会儿,川跃却已经完全没有了那个心思……。

    昨天,一个没留神,「去屏行踏青」这话,电话里让自己的宝贝堂妹石琼听

    到了。这小丫头,哪里管得了什么工作,什么度假村,什么勘探,什么新西体,

    就听见「去屏行踏青」几个字了,死缠活绕说要跟着来玩,就连婶娘柳晨,都在

    电话里不好意思的,叫自己带着这小丫头出来散散心算了。

    好吧,带妹妹石琼出来玩玩,对石川跃来说,也算是自己应尽的义务,何况

    ……对于自己这个妹妹,他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欲望和情愫。老实说,除了略略

    有些青涩,论样貌,自己这个宝贝妹妹继承了叔叔和婶婶的优秀基因,简直漂亮

    的跟童话里的小公主一样。性格虽然骄傲了些,但是在自己面前,却是自有一份

    温驯和乖巧。和琼琼出来玩玩,说说笑笑,看看琼琼今天打扮的什么模样,偷偷

    欣赏一下琼琼那玲珑有致的身体,窥视一下她胸前那两朵小奶包的曲线,甚至借

    着嬉笑拍拍她的小屁股……琼琼从来都不介意,甚至非常喜欢和痴缠。川跃原本

    就没有什么道德伦理观念,自从叔叔出事自己回国后,自己甚至都不止一次的在

    私下里贪婪的品尝着幻想婶婶的身体和琼琼身体的意淫快乐;他身边能够缓解性。

    需要的女人确实不少,但是他和她们的关系都太过于直接和极端,甚至有点

    扭曲,刺激是刺激了,但是总觉得缺点什么……偶尔的,和妹妹两个人,来郊区

    的群山下,踏青游玩,沐浴春色,应该有些年轻人暧昧的恋爱春游的感觉,想想

    也是也不错的。

    但是谁知道,这个小丫头也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又说要出来拍照,扛了自

    己的佳能5D3和光角、定焦、长焦一组镜头,还有野营帐篷和一个放衣服的拉

    杆箱,这也就罢了,居然还带了她的一个同学室友一起出来……。

    本来,如果只是琼琼的其他女性同学随行,石川跃最多也就是当当大哥哥兼

    职司机兼职保安,带着两个小妹妹观光郊区,吃喝开销;虽然不能乘机和妹妹太

    亲热,但是以石川跃的性格,也没什么介意的,说不定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可以

    乘机调戏调戏妹妹的同学,耍耍自己轻车熟路的帅气,也是另一种乐趣。现在的

    年轻女大学生都那么开放,妹妹的同学和自己就没有血缘关系也就没有任何负担,

    说不定相处几次能被自己骗上床也是有的,也算是一种额外的调剂。

    可是……琼琼带来的同学,却是她的室友,也是自己过去的领导,已故的省

    体育局竞技赛事处处长陈礼的女儿,陈樱。

    石川跃就算脸皮再厚,看到陈樱和妹妹携手,像一对春风中的蝴蝶一样迎面

    过来时,都觉得有点脸上发烫、头皮发麻了。

    琼琼当然不知道,这个和她亲密无间、有说有笑、腻腻歪歪,挨挨蹭蹭的室

    友,这个身高都有一米七十四的高校女篮校花……和自己,是有关系的。而且,

    不仅仅是「前领导兼政敌的女儿」这层关系,而是另一些,绝对无法开口告诉妹

    妹的关系。

    陈樱,是被一次意外事件,卷入江渚码头,窥见石川跃和晚晴集团的黑色秘

    密后,被自己强奸的。

    不,准确的来说,都不能算是强奸,而是这个聪明的女孩意识到了自己有杀

    人灭口的念想,为了保护她的生命安全,主动提出来用身体和童贞来做抵押和交

    换。没有强奸,自己没有强迫她,没有开口威逼,没有武力威胁,甚至没有言语

    恐吓……。

    但是自己……的确奸污了她,夺走了她的童贞,亲眼看着自己的生殖器上挂

    满了这个女孩的处子血丝在她鲜嫩的阴道里抽插,整个过程还用三个摄像机位拍

    摄了下来。回想起那次奸淫,即使是石川跃这种风月场里的老手,也觉得非常特

    别、奇妙、刺激和享受。

    而之后,自己不仅控制了这个女孩,还的的确确胁迫她成为自己泄欲的性奴

    隶,她也好像很懂事很配合,一而再再而三的献出自己的驯服和身体。她交过来

    好几段自拍视频,里面录制着她欢笑妩媚的淫荡动作和自慰镜头,这一切,很明

    显,是在巧妙而懂事的祈求信任和安全。一来二去,石川跃对她的警惕和观望也

    就逐渐松懈下来了,也不再时时刻刻提防着准备弄死或者弄废这个女孩……陈礼

    处长既然已经出事了,陈樱也没什么政治上的利用价值,对自己来说,只是一个

    特别有趣特别迷人的小性奴而已。他甚至恶趣味的非常欣赏陈樱对自己的那种畏

    惧和耍小聪明时候的惊艳,好几次叫她出来奸玩她,逼迫她用最淫荡的方式献上

    自己的肉体……。

    不仅如此,好像自己昔日的下属,现省体育局公关办公室文员李瞳,还拉着

    这个陈樱要加入省体育局公关办公室正在筹备的「动感志愿者」计划。

    名义上,这个「动感志愿者」计划,是招聘一些在校大学生、高中生来为省

    体育局的各类群众体育工作做一些志愿者的活,但是实际上,这又是李瞳在石川

    跃的授意下开展的势力培植计划。倒是李瞳去拉陈樱加入……不是石川跃提出来

    的,而是李瞳自己提出来的,问过石川跃后,他也只是随口答应了一句。

    可是这一切……怎么能和妹妹说?甚至都不能让琼琼看出一点点的异样来。

    他在陈樱面前,已经习惯了可以自然的摆出他一张脸孔来,冷酷、狠毒、贪

    淫甚至暴虐。但是今天……他又必须把这张脸孔收回去,摆出他的另一张脸孔来:

    绅士、稳重、热情、体面……。

    天知道,哪张面孔才是真正的自己。

    一直到想到这一点,看到陈樱嘴角忍耐不住的捉狭微笑,他意识到:操!肯

    定是陈樱这小妮子自己提出来要跟来的。这也算某种意义上对自己的捉弄和报复

    吧。

    「就停这里,就停这里……这里景色不错」身边的琼琼,用脚丫踢踢自己的

    车门,指着车窗外一片湖岸的草坪。那是溪山脚下人工湖的一个小堤岸,漠然无

    人,只有几只早雀鸣叫盘旋。

    石川跃只好将车停下,熄火,两个女生,包括对自己视若无睹,好像两个人

    之间毫无异常的陈樱,已经蹦蹦跳跳的,到那片绿色的湖畔草坪中央去嬉戏拍照

    了。

    自己只好跟个小跟班似的,从后备箱里把一只拉杆箱,一面帐篷抱着抬出来,

    锁了车,跟了过去……。

    陈樱这丫头,今天穿得特别的简洁,其实却也特别的性感,就是雪白的修身

    弹力长袖T恤,和一条磨白修身包臀的中腰铅笔牛仔九分裤,戴一副宽边的太阳

    镜,穿一双蓝白色的高帮网球鞋,脖子上还挂着一串木质的8字型项链。要说简

    单,也是特别的简单,算的上是适合大学女生的学生装,但是该死的丫头估计是

    故意的,弹力的修身T恤,弹力的修身牛仔裤,简直感觉尺码都小了一号,这种

    弹力的衣服包在身上,身材窈窕却又感觉要爆出来一样,她身材本来就高挑,还

    穿高帮的鞋子,远远看去她的背影,所有的衣裤都紧紧的包裹贴合着她身体的每

    一条曲线,那肩膀,那手臂,那腰肢,那胸脯,那长腿,那臀部……亭亭玉立的

    站在春风之中……虽然并不是正面对自己,但是侧面看,能够看到被T恤包得如

    同一个小篮球一样的奶包,和身后圆圆翘起浑然吐艳的臀瓣,相映成趣,像「前

    凸后翘」这样的形容词,立刻涌上川跃的心头,居然让石川跃有点口干舌燥,要

    不是琼琼在这里,真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将这个小丫头就地正法。

    而自己的堂妹石琼,依旧是那么天生丽质,不管穿什么衣服都有些粉雕玉琢

    的感觉,能够将和性感和清纯揉和在一起。琼琼是上身穿了一件小V领灯笼绣镂

    空针织衫,下身穿着一条牛仔白的半身裙裤,也戴着一副墨镜,却是白框的,还

    特地在小脑袋上配了一朵白色的蝴蝶花发圈头饰,远远看去,雪白如玉,像一朵

    刚刚绽放的茉莉花,像惹人爱怜的邻家少女,又像从城堡中偶尔踏入花园的公主,

    是一派清纯高贵的模样。但是,那半身裙裤,飘飘若仙,虽然有防走光的设计,

    小屁股却依旧处理的高翘妩媚,而镂空的针织衫下,从空隙中可以看到里面的吊

    带内衣,搭着女孩子圆润秀美的肩膀,包着女孩子温润性感的乳房,顶着两颗微

    微翘起的乳豆,更不要说两条半裸的玉腿丝滑无暇,让人怎么都像摸两下感受那

    肌肤的完美触感。

    何况,两个女孩不仅漂亮,而且因为四周无人,又是阳光明媚,山湖一色,

    春意盎然,可能也惹动了两个女孩的少女心。在草地里嘻嘻哈哈,你蹲下给我取

    景,我弯腰给你拍照,又是找角度,又是摆姿势,裙摆曼舞、秀发飘扬、婀娜辗

    转、袅袅婷婷,活泼可爱的如同一对嬉戏的小精灵一样。

    石川跃听着她们叽叽喳喳的欢声笑语,看着她们活蹦乱跳,却忍不住一个劲

    偷窥两个女孩的妩媚身姿,有欣赏,有感慨,有温暖。但是,他毕竟是奸污胁迫

    过陈樱,爱抚意淫过妹妹的人,或者说,他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此时此刻,两

    个小妮子当自己不存在,欢蹦乱跳尽情展现着少女的春意,一个辗转间T恤和裙

    裤交界处,连腰肢的肤色都裸了出来,芬芳四溢,真是的逗得他口干舌燥意动神

    摇。

    可他又无可奈何。

    好像……如果单独相处,他可以肆意的奸污陈樱,如果单独相处,他至少也

    可以轻薄调戏一下妹妹……但是三个人在一起,他却实在是什么都不能做。只好

    一边帮两个女孩搭帐篷,一边努力让自己想点有的没的尤其是关于这个屏行网球

    中心未来改建的计划,以及即将举办的环溪月湖马拉松什么的,好分分自己的神。

    如果琼琼不在,此时此刻,他一定顾不得什么别的,左右有个帐篷,他一定

    会狠狠的抓着陈樱的头发,将她拉到疼痛并且恐惧,屈辱并且驯服,拖到帐篷里

    面来,命令她立刻脱掉自己身上那件包得那么夸张的T恤,先用奶子把自己的鸡

    巴搓到极限,然后再那条同样包得夸张的牛仔裤脱下来,不,脱一半,挂在两条

    腿上,但是那面白玉一样的屁股要裸出来,然后趴着背对着自己,一边哭泣着一

    边乖乖的翘高,自己要从她的屁股的缝隙里扎进去,在她温润的小穴里狠狠的扎

    上几百下,然后命令她把所有的精液吃下去……。

    反过来,如果陈樱不在,他今天也可能不管不顾,也许不在帐篷里,而是把

    妹妹带到自己的汽车里,用一只手死死的搂着琼琼,搂到她害怕,恐慌,不敢挪

    动,不敢挣扎,不敢反抗,只敢乖乖的呻吟,然后,自己要从头到尾把她身上每

    一块小肉,好好的,像摆弄艺术品一样的「玩」一次,慢慢的搓,慢慢的揉,不

    急着奸污,不急着凌辱,而是要让妹妹纯洁的身体在自己的怀抱里感受一次彻底

    的玩弄。尤其是妹妹的嘴唇、脚丫、和肚脐眼,是的,细细的玩这些地方,也许

    比奶头和小穴还要有趣,自己要抠挖妹妹的肚脐眼,就把琼琼搓弄到高潮,要让

    这个小妮子亲自开口哀求自己奸污她,乱伦她,亵渎她,糟蹋她……。

    靠……自己这是怎么了?。

    石川跃深深吸了一口,几乎忍不住骂了一句娘。他可不是初涉情场的小年轻,

    甚至连「花花公子」这种评价对他来说都是差几分意思,就算到了河溪以后自己

    已经收敛了很多,但是玩过的女人,甚至有滋有味的女孩子,都有一大串,今天,

    居然像个没见过女孩子的大学生一样,被妹妹和陈樱迷的有点五迷三道的。

    也许吃不到的……才是最甜美的?。

    那边,石琼已经拍了好一组镜头,拉着陈樱嘻嘻哈哈的过来。

    「老哥……漂亮么?」。

    「漂亮……」。

    「是我漂亮还是樱子漂亮?」。

    石川跃虽然刚才有点走神,但是毕竟不是雏儿,眉毛一挑,居然很认真的,

    像是品鉴什么艺术品一样的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两个女孩好一会,把两个女

    孩子看得脸蛋飞红,才带着满口调戏的口吻笑着说:「当然是樱子漂亮一些…

    …樱子比你高,线条好,上镜……」。

    他当然是信口胡说的。但是,他已经想明白了此刻自己的角色,陈樱无论有

    心还是无意,都只能咬牙装和自己没关系,那么自己的立场,以自己一向的性格,

    妹妹带美女室友出来,自己当然要调戏夸赞一下她的室友才比较合理。

    果然,石琼狠狠的「呸」了一口,似乎是不甘心的说:「我穿半身裙显得矮

    点,樱子是打篮球的,能和她比身高么?我带了条裤子来了……我去换……樱子,

    来帮我……」。

    她拖着陈樱嘻嘻哈哈的进了那刚刚搭建起来帐篷,还把那拉杆箱拖了进去。

    石川跃却也忍不住嘲笑她一句:「荒山野岭的你还脱啊穿啊的,回头给流氓

    看见占了便宜……」。

    帐篷里面,已经传来石琼被帐篷隔开略有些闷闷的笑声:「不是有你这个大

    流氓替我们挡着么」。

    帐篷里,传来唏唏唆唆的女孩子脱衣服的声音……。

    石川跃觉得血有点向脑袋里涌,他甚至觉得有点失去理智,竟然顾不得暴露

    的危险,将那帐篷的布帘沿着中缝,微微的掀起来一小片……。

    帐篷里,陈樱正背着自己,弯着腰肢,翘着那今天显得特别圆滚滚的屁股,

    在替石琼穿一条长裤,琼琼坐在帐篷里面的防潮垫上……刚刚褪下裙裤……。

    两条白玉一样的长腿,完美无瑕,连膝盖上都好像没有任何的结痕,大腿比

    小腿圆润一些,但是也一点不粗壮,反而显得更加的粉雕玉琢,然后……就是一

    条小小的粉红色的蕾丝三角内裤,包着妹妹的阴户……。

    ……石川跃几乎只有一秒,就扔下了那帐篷的布帘,他几乎差一点就要射精

    在裤子里了。

    他不是没有玩过女人,他玩过很多女人,他甚至同时玩过几个女人。

    他玩过处女,亲手终结过好多女孩子的童贞。

    他玩过强奸,用最暴力的手段,聆听着女孩绝望的哭喊,给过她们最沉重的

    一击。

    他要求过美若天仙的女孩,用最淫荡的方式为自己提供过性服务。

    至于女孩的身体,赤裸的,半裸的,各种制服,各种湿身,各种内衣,各种

    情趣,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他更是看到过无数。

    但是此刻,他就像一个第一次看见女孩子身体的大男生一样,被妹妹换裤子

    时裸出的玉腿和那条小内裤震慑的几乎当场射精……。

    可能是今天的氛围导致的。

    也可能是女孩子换衣服时候的特有的美。

    也可能是偷窥带来的另类快感。

    他实在是觉得浑浑噩噩,此时此刻,真的什么都顾不得,实在不行……自己

    就找个借口躲开点……到汽车里自己去撸一下算了。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两个女孩已经娇笑着带着一股暖香出来了。

    石琼已经换上了一条丝绸缎面粉色的喇叭腿的裙裤,果然身段显得更加修长

    窈窕一些,体态也更加精致,飘逸的好像一个小仙女一样……这个也不知道该形

    容为小妖精还是小公主的堂妹,似乎很暧昧的看了自己一眼,脸蛋一红,奔向湖

    边去找角度看景致了。

    然后就是陈樱,这小妮子,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有什么东西要收拾,

    偏偏在那帐篷里耽搁了几分钟,等石琼略走开一些,才又撩开帐篷帘子出来,这

    次……她却把那部大相机用吊带挂在颈子上。

    佳能的5D3净重就要900多克,哪怕陈樱身高有1米74,挂在身上也

    是个庞然大物,有点沉重。但是这都不重要,这种画面,只要是个男人,都会第

    一时间注意到的是,那根因为重物下坠而压得很深的吊绳,在这个女孩的胸前,

    压出来的一条深深的沟痕。她本来就穿着弹力T恤,这么一来,两座饱满丰腴的

    乳峰,更显得鼓鼓的凸了起来,甚至好像连娇嫩挺拔的乳尖,都已经是文胸的罩

    杯和T恤阻拦不住的向前凸了出来。

    这画面已经不是「性感」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任何一个男人看见这种画面,

    都一定会意动神摇,何况石川跃,对于石川跃来说,这漂亮的乳线、骄傲的乳峰、

    激凸的乳头……可本来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他看了一眼陈樱。陈樱居然也娇媚的看了一眼自己……眼中全是嘲弄之色

    ……。

    石川跃实在无法忍耐满腔的欲火,他决定稍微冒险一下,有欲火……所以就

    去撸一下,是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这里……虽然场景很古怪,但是至少眼前这

    个捉狭的盯着自己,胸脯已经在微微的起伏的女孩,真正的身份,是自己的性奴

    不是么?。

    他瞄一眼远处,石琼似乎已经走远了,对着陈樱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见陈樱

    也要跟上去,拉了一下她的胳膊……。

    「干嘛呀?」陈樱真的是媚眼如丝,娇嗔似雀。

    「等一下过来……」石川跃指了指帐篷,有点嗓音嘶哑的说了五个字……。

    陈樱「哼」了一声,挣开了自己的胳膊,扫了自己一眼……一步一摇的也向

    那湖边走去……两个女孩的身影,都渐远隐没在湖边斑斓的午后春光中……。

    川跃也是无可奈何,只好自己钻到那帐篷里去,在依稀充满了两个女孩换衣

    服时候留下的体香中,躺在防潮垫上休息了。

    他希望陈樱能懂,他希望自己刚才那五个字,陈樱明白该是什么意思,又或

    者希望自己的眼神能起作用,很简单:

    乘琼琼不注意,进帐篷来伺候一下自己,和自己亲热一下,哪怕时间来不及

    ……给自己隔着衣服摸两下奶子也好啊……。

    但是好半天,外面只都是鸟语山泉,连两个女孩渐渐远去的嬉笑声都再不能

    闻。

    石川跃叹了口气,他毕竟不会传音入密,也许陈樱是没注意到自己的暗示?。

    还是陈樱注意到了装作没看懂?这小娘皮,等回头,弄她去酒店,要把她用

    麻绳捆起来奸到爆炸。

    但是此时此刻……他也无可奈何,只好嗅着那若有若无的,似乎是从妹妹内

    裤上传来的体香,一只手搭到了自己的胯上,开始搓动自己的阳具……。

    但是,他还没得及开始加快动作,一具温软的身体,就像一股香甜的风吹进

    来一样,揉上了自己的怀抱。

    靠……陈樱果然不敢违逆自己,果然不敢跟自己装糊涂吧?。

    他的神智有些停滞,此刻,进来的不管是谁,就是那种女体的暖香让他无法

    自我控制,他都不想再忍,一口亲了下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