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八十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第一百八十章 姐弟秘事。

    本来也没啥,弟弟来看看姐姐么,不过叶南飞突然有点感觉,前几天遇到二

    人就有点怪怪的,别说女人有第六感,男人也不差,在联想到当年丛林里的群欢,

    这一想不要紧,越想越像,心里不免冒出点变态想法,不知是偷窥心里还是想验

    证自己的想法,他打算窥视一番。

    好在李氏姐妹租住的楼层不高,二楼而已,南北通透的一室一厅,对惯于翻

    墙越脊的他来说,小菜一碟,攀着窗台,踏着一楼的窗眉,探头看时,卧室里并

    没有人影,应该还在客厅里,耐着性子等了一会,这姿势并不是多舒服,刚想放

    弃,以为自己想多了,突见卧室门被撞了一下弹开。

    叶南飞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睁大,只见二人相拥着进来,看不出李永霞有多自

    愿或不自愿,但李治国很是兴奋,激动。不但低头吻着,而且上下其手,李永霞

    推了几下,没推开,只能任由着他。

    此情此景,叶南飞不免热血冲头,二人果然有奸情。虽然在林子里时,大伙

    一起胡闹过,不过那时候毕竟年龄小啊,不懂事,可现在都是成年人了,这明明

    是乱伦么,他俩竟然一直保持着关系,难怪看不到李治国对哪位女性感兴趣,也

    不去什么娱乐场所。原来这心全用在自己老姐身上了。

    他的第一反应,有点冲进去的冲动,如同自己的珍爱之物被人随意摆弄,可

    转念一想,一个是自己深爱的人,一个是自己如手足的兄弟,如果撕破,大家如

    何相处和自处?正纠结中,李治国似乎很急迫,把李永霞的裤子褪下一半就仰放

    在床上,自己的裤子没等褪下,那铁杵般的物件已经弹了出来,几年不见,这家

    伙的分身竟出息如此。

    和自己的相比毫不逊色,只是自己的前粗后细,头如伞冠,而他的上下通粗,

    头若蛋状,颈部青筋暴起,很是狰狞,不等裤子全褪下,已经对着那密处冲去,

    进入的似乎很顺畅,刺激的李治国头向后仰,长出了一口气,在窗外也听不见他

    舒爽的呻吟。开始几下抽插,缓慢而悠长,似乎在慢慢品味那麻酥的感觉,慢慢

    速度开始加快,随着动作的剧烈,裤子被抖动的掉了下来,紧实的臀部显露无疑,

    随着抽插,有力的律动着。

    李永霞的身子被冲撞的颤动着,因为裤子只褪到一半,两腿只能高高抬起,

    李治国想俯下身亲吻不得,边耸动着,边褪下一条腿,迫不及待的俯身亲吻着她

    的脸颊脖颈,李永霞也动起情来,双臂拦住他后背,表情迷离。叶南飞虽陈酸泛

    起,可也看的血脉喷张,那么大的家什,每一下都力尽入底,也不禁让他心疼,

    自己老姐都不知爱惜,竟如此粗暴。

    正看得紧张纠结间,偶一回眸,在转过头时,忽觉有些不对,怎么楼下有几

    人围观?妈的长了透视眼啊?站楼下能看见二楼的情况?我靠,不对啊,是特么

    围观自己呢,这大晚上的,趴二楼上窗户上,想不被人误解也难啊。此时楼下也

    传来声音。

    「哎,,我说小伙子,你这打算趴到啥时候啊?你不累俺们都累了,你大娘

    我还有颈椎病,来,快下来,警察叔叔有话跟你说」。

    我勒个去啊,小脚侦缉队和派出所的联防,这抓住多难堪,而且和姐弟二人

    也捅破了,如何面对是个难题,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啊。心里想着,手脚并用,攀

    着墙壁的突起,跳到了一楼单元门的雨搭上,往下一跳,落地时一个滚翻站了起

    来,围观的几个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但落地的前方正好站着一人,大有扑上来的

    意思,叶南飞忙又往回跑,那家伙潜意识的跟了上来。

    叶南飞借着助力,腾腾,竟然踩着墙面攀上了两步,之后一个空翻从那人头

    顶越过,落地后奔向了小区院墙,院墙并不高,双手一搭翻了过去,这一系列动

    作都是在瞬间完成的,楼下的几人大多没时间反应,这时才明白过来,人已经跑

    了。

    一人道:「艹,飞檐走壁啊?」。

    另一人:「草上飞?」。

    一人:「尼玛,燕子李三」。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了小区内津津乐道的茶余饭后的谈资,其实当

    天真正看到现场直播的并没有几人,不过一唠起来似乎大伙都是亲历者:「哎呀,

    那当天,我跟你说,十来个警察,根本拦不住人家,几个照面都放倒,就一楼那

    雨搭,歘一下子就上去,院墙,嗖的一下蹦过去,会轻功,真滴,你看你不信,

    俺们小区可都看见了啊,不光我一人儿,妈的,比解放前那小白龙和穿山好还牛

    逼」。

    这事越传越邪乎,一方面感叹这趴窗口的梁上君子本事大,另一方面也引起

    不小的恐慌,一楼二楼纷纷开始装铁护栏,三楼,四楼也开始跃跃欲试,那飞檐

    走壁的功夫,你想想三楼四楼还算个事么。大伙如是想。

    再说叶南飞,出了小区,把外套反过来一穿,拽出个眼镜一戴,头发向另一

    边拢了拢,大摇大摆的从小区门口又进来了,小区里已经出来不少好事者,问东

    问西,他开着车扬长而去,谁会想到,刚刚那贼会明目张胆的回到现场,并招摇

    般开车走了呢。

    大伙聚首后,李治国来的最晚,不知是做贼心虚还是怎地,看叶南飞的眼神

    有点闪烁。叶南飞当然不会在这种场合纠结那事,大家分工,铁蛋和臭球负责外

    围接应,小胖和美奈子特征太明显,不适于再去张默卧底的店,只能叶南飞带着

    李治国,美奈子和小胖去李永红卧底的店。

    这次叶南飞的画风突变,走了时下流行小青年的装扮,牛仔裤,格子衬衫,

    带着墨镜,也不怕天黑撞电线杆子上。走起路来呢,要得瑟,没个稳当劲。李治

    国一打扮起来,怎么看怎么高大英俊,两位出现在舞厅,还是挺扎眼的,距离挺

    远,张默就发现了他俩,装作不认识:「两位哥,里面还有两座位,跟我来吧,

    不过有个最低消费,你俩一人一瓶啤酒,一个果盘吧」。

    叶南飞:「行啊,看着来吧。」然后小声道:「怎么两天一点信没有啊,家

    里很担心的」。

    俩人被带到场边上的一个小桌子跟前:「哥,我在里面可没闲着啊,要想掏

    着东西,得处好关系」。

    叶南飞放下心来,这小子就是机灵,担心他纯属多余:「你不会在这里呆舒

    坦,乐不思蜀了吧,呵呵」。

    这时后面传来说话声:「喂,我说顺子,咋这么半天还没安排好啊?你熟人

    啊?」他俩转头一看,一位漂亮的女人款款而来,只不过年纪瞧着应该不小了,

    至少三十多岁,带着独特的干练的风尘气:「咋的?顺子,不介绍介绍么?」看

    着他俩的眼神直放光。女人色起来不比男人差。

    张默:「哎呦姐,这俩位我真不认识,好像头次来这,我帮他们点了东西,

    兰姐你来了,我就不管了啊,那边还忙着呢」。

    那兰姐:「你小子见着我就躲,我还能吃了你啊,真是。」说着手指点了他

    头一下。

    「哎呀,俩位今天头次来啊?是咱本市的不?用我找俩姑娘陪陪不?省着无

    聊,呵呵」。

    边说着话,眼睛边瞟着李治国,看得他有点发毛。叶南飞:「啊,不用了,

    谢谢兰姐啊,俺俩就是来看看热闹,刚吃完饭,闲着无聊,呵呵」。

    「那行,我就不打扰你俩了,有啥需要尽管找我,我就在那边吧台。」说完

    抛了个眉眼,扭动着曼妙身姿,转身而去。

    不一会张默端来了啤酒和一盘瓜子,一盘爆米花,共十五元,听的叶南飞一

    皱眉,外面也就五块钱的东西,到这里翻了三倍,抢钱啊。

    张默:「哥,详细的,明天我回去再和你说,这里不方便」。

    叶南飞:「那一会俺俩就走了,去看看永红那边咋样,她也两天没信,你忙

    乎你的吧」。

    这么干喝啤酒,叶南飞多年以后也不适应,很是不解大家对这种饮料趋之若

    鹜的原因。舞场里,年轻的躯体在尽情的释放着过剩的荷尔蒙,二人无心欣赏,

    来这的目的也不是泡妞,不过对于这么贵的啤酒和瓜子,还是不能浪费,虽然不

    喜欢喝,也得喝干净了,临走还把瓜子和爆米花揣进了口袋。

    叶南飞回首看向吧台,正和那兰姐目光撞到一起,心里不免一荡,难怪男人

    都喜欢奔这地方来,这些女人的眼睛会勾人呢,他认识的女人里,还真没有用这

    种眼神看人的。

    二人出了舞厅,和铁蛋碰头后,一起向东,赶往另一舞厅,拉达车在之前把

    三人送到这里后,被臭球开着送她俩,三人只能步行,好在江北的两个商业中心

    相距不远,步行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的样子。说来也巧,那舞厅就在进入眼帘之

    时,前面突然有混乱。舞厅这地方是打架斗殴的多发地,有骚乱正常,太安静了

    反而奇怪,所以三人并没有当回事,接着往前走。

    可距离越来越近,发现不对,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在前面奋力的跑着,明显

    力穷,而后面竟然几个壮汉在穷追不舍,三人虽然都是学渣出身,但耳闻目染也

    知道恶霸衙内欺男霸女的传说,此情此景脑子里显现出的无不是这类宣传的画面,

    遇到此类情况,人们大多的反应无外乎两种,第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英雄救

    美。第二;恐惧恶霸的淫威,躲开或者远距离怀着谴责心看热闹,两种选择如何

    抉择,完全看人的性格和能力。

    说实话,按叶南飞的性格,他多是不想管居多,但前面跑的是个女人,旁观

    的压力巨增,而按他的能力来说,阻止这场霸凌事件,完全可以做到,稍微一衡

    量,不难选择,救人,李治国和铁蛋习惯性的,看着叶南飞,没办法,在这种紧

    急情况下,内心的依赖充分暴露出来。不过做小弟的有一样好,不用像叶南飞内

    心一样,还要挣扎一番,一看叶南飞往上上,毫不犹豫的跟着就上。

    等迎上去,一看,大吃一惊,跑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永红,只是穿着单薄

    的衬衣衬裤,光着脚,表情尽是恐惧与绝望,看了让人心碎,当叶南飞确认这一

    幕时,内心完全被自责愤怒占满,慌忙迎上去,而李永红也同时发现了他们,反

    而一下子松弛下来,她知道,自己终于安全了,这导致她一下子扑倒在街上,此

    时正值数九寒冬,路面都是冰雪覆盖。

    当叶南飞抱起她的时候,她已经昏厥过去,而后面追赶的五位大汉已经赶到,

    叶南飞抱着李永红往后一闪,李治国和铁蛋迎了上去,几个大汉并没有把眼前三

    人看在眼里,铁蛋和叶南飞的个头,块头都不大,李治国虽然个子高,但也略显

    纤细:「哎,别特么管闲,,,,,啊。」话没说完,李治国一拳已经打在了他

    面门上,能伸手就别吵吵,李永红和李治国从小一块长大,此时的心疼悲愤只比

    叶南飞更深,不好好收拾收拾眼前几个货,怎么解心头之恨。后面有叶南飞坐镇,

    铁蛋的战斗意志也是毋庸置疑的,危险行动反而有了练手的意味。

    二人对战五人,一时斗得旗鼓相当,叶南飞蹲下,把李永红放在腿上一面脱

    下棉衣,围在了她身上,可腿脚还露着,摸了一下光着的脚丫,怕是要冻伤了,

    心疼的叶南飞直咧嘴:「治国,把棉衣给我。」对方对于这种无视和轻蔑的态度

    激怒了。他们当然不知道自己对战的是几个是练家子,只知道五人打俩人,本身

    就是一种侮辱,在特么打不过,以后再江湖上没法混了,群架么,打的就是不要

    命。

    李治国果然趁着对打的空,脱了外衣,扔了过来。虽然二人斗五人不落下风,

    可想撂倒他们也不大可能,对方气势很强,叶南飞抱着李永红也撒不开手,总不

    能把她放地上,正焦急中,对面车灯闪烁,疾驰过来一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