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七十七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第一百七十七章 想说救你不容易。

    话说这美奈子怎么就从那屋消停的出来了呢?原来余力留下她的意思,也没

    有太下作,只想给些好处,让这小妞感激涕零,然后投怀送抱啥地,实在不行,

    感个恩,也算为进一步发展铺垫一下,打个好基础,当然被美奈子魅力吸引,难

    免走的有点近,有些拍拍肩膀,摸摸头发的亲密举动。

    这在美奈子来说都是小尅丝了,啥操蛋爷们没碰过啊,于是抛了个眉眼:

    「那力哥想我怎么报答呢?」这一颦一笑一问间,余力身子都麻了,心劲一下子

    被提了起来,哎呦,有戏啊,这小妞看着挺冷艳,没想到还挺有眼力见的么:

    「啊,,,,,呵呵呵,不需要报答,只要你高兴就行。」边说边不由自主的靠

    近她,事情发展的有点快,他都有点紧张,美奈子并没有躲避,余力越是接近,

    越是激动,呼吸的空气都带着香味,身体周围都充满着电流,不是哥不是人,是

    姑娘你太迷人。

    而正当他马上要吻到那香唇的时候,突然裆部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子,是

    木头怼的?低头一看,美奈子的膝盖刚刚收了回去,一股难以名状的疼痛从裆部

    扩散开来,在他捂着裆部蹲下缓解的时候,头又被人两手抓住,被用力往下一按,

    正好和抬上来的膝盖撞在了一起,余力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两个动作连续在瞬间完成,余力躺地上没翻过劲呢,美奈子已经冲出房门跑

    了。出来正看见自己活计被打,于是撂倒几人,拽着那哥三就跑:「你们先走,

    我去接个人。」说完转身向叶南飞的包厢跑去,正好和叶南飞三人碰上。

    叶南飞:「咋回事?怎么这么乱?」。

    美奈子:「先别管了,出去再说,哎??、你拽着她干啥?她自己不会跑么?」。

    美柰子看着他亲密的扶着刘玉莹的胳膊不顺眼。

    叶南飞忙松开,跟着她往出跑,可没跑出几步,就听身后一声惨叫「啊,,,」。

    刘玉莹摔倒了,叶南飞看了美奈子一眼,意思,你明白为啥扶着她了吧,么穿着

    高跟鞋,走道都费劲,别说跑了,转身扶起她,但发现她一只脚已经不敢落地,

    眼看着那脚脖子肿了起来,刘玉莹的表情相当痛苦,脚脖子崴了。

    叶南飞:「胖子,背着她走。」这活胖子相当愿意干,乐颠的背上她。四人

    没跑出多远,迎面看见郑宇哲三人跑了回来,美奈子:「咋往回跑啥?赶紧往出

    跑啊?」。

    郑宇哲连紧张在累,在害怕,喘着粗气,话都说不利索,边用手向后比划着:

    「呼,,,,那,,那边人多,,,撵,,过来了……哈,,,」。

    四人赶紧闪身让他三过来,紧跟着,可不是么,几个壮汉随着追了过来,美

    奈子和叶南飞对视了一下,心有灵犀,毫不犹豫的一起迎了上去,那三哥们以为

    要一起跑呢,可发现没人跟过来,回身一看,美奈子,叶南飞已经和人打在一处,

    这俩人那是相当默契了,这么些年合作的人里,第一默契的就是和美奈子,其次

    是宁思柔。

    功夫身手接近,判断事情相仿,一般想到哪就能做到哪,相比宁思柔,美奈

    子和叶南飞相处的时间更长,合作的次数也更多,哪怕是上床的次数呢。这不,

    和对方动手后,叶南飞攻上盘,她就打下盘,叶南飞打左,她就袭击右,他俩任

    何一人打他们俩个都轻松,何况俩人一起攻一个人呢,还有一个优势,走廊的场

    地并不宽敞,他俩人合作勉强可以闪转腾挪,对方可一点占不到便宜。

    二人打的不亦乐乎,对手纷纷受伤倒地,把乐队那三哥们看的是张口结舌,

    下巴不托着点容易脱臼,眼睛在睁大点,眼珠子都快掉下来。怎么也想不到天天

    相处的女神竟然这么能打,因为女性,身体比叶南飞更轻盈一点,而且美奈子后

    来想随意进出林子,专攻了腾挪的身法,所以打起来比叶南飞更飘逸洒脱,再加

    上她下手狠辣,打起来比叶南飞的好看的多。

    时而一个助跑,脚踏墙面,飞腾到对手身后,对着腿弯就是一脚,叶南飞趁

    机前面进攻,趁着他身体下沉一拳打在他脸上,身体已经跪下,头却被打的往后

    仰,美奈子在身后对着脑袋又是一脚,这人基本就交代了。俩人边打边往外冲,

    胖子对这个并不陌生,背着美女,叫了声:「跟上啊。」走在后面看见哪个还要

    挣扎着起来,就补上一脚。

    由于是突发事件,对方准备不足,余力又不在现场指挥,几个人趁乱就冲出

    了舞厅,对江北都不熟悉,只能是哪黑往哪跑,好不容易甩掉了追赶的人,可着

    冷天冻地的,都快半夜了,怎么回家呢?叶南飞转了一圈,只能有一个办法,偷

    几辆自行车回去吧。

    可是遭了点好罪,只能先去美奈子家,又冷又饿,除了郑宇哲还有些兴奋外,

    其他人都没啥精神,美奈子是惹事的时候精神,事完了,再说又天冷路滑的骑了

    这么远的自行车,还精神个毛啊,叶南飞是考虑下面的事该咋办,而且正帮刘玉

    莹按摩她的脚脖子。胖子一贯不爱动脑子,这会早跑沙发上迷瞪去了 .乐队那俩

    哥们挺犯愁,乐器没拿出来不说,这以后怕是不能在乌拉江湖上混了,以后靠啥

    吃饭啊?。

    叶南飞当然也考虑到这个问题:「柰子,这下可好,吃饭的家伙都丢了,吃

    饭的地方也去不了了」。

    美柰子:「咋的?怨我啊?那我总不能就让他占我便宜吧?再说了,要不是

    刚才那么一乱,这姑娘你救得出来么?」。

    叶南飞当然不会有埋怨她的意思,早就知道这位姐,除了招风就是惹祸,所

    以才一直若即若离,很简单,这女人不是自己能消受得起的,他一直这么认为:

    「好了,你们几个也别想太多,江北就先别去了,在巴虎和船营还不够你们玩的?

    乐器明天再买一套,这钱我出了,谁让是柰子惹的货呢?」。

    那哥三一听这话,心里一下子落贴了,笑容马上展现,客气的推辞:「乐器

    我们自己买就行,要是大哥你能在这两区照应着,那求之不得啊,嘿嘿」。

    美奈子对叶南飞在乌拉到底有多大实力是一点不清楚:「咋的?在这片你好

    使咋的?你就是个卖鞋的,别打肿脸充胖子啊?」美奈子怀疑的看着他。

    叶南飞:「别的地方不敢说,这两片多少还有点面子,嘿嘿,明天先去百乐

    门试试」。

    郑宇哲一方面对自己的女神更神往,另一方面改变了对叶南飞的态度,是不

    是自己的情敌先放一边,这哥们太牛逼了,自己要是有这身本事,何苦在小白鸽

    那那么窝囊,不但有本事,人还大方,你想不喜欢这人都不行,这面讨好似的跟

    着叶南飞问这问那,眼睛还不忘了随时瞟向美奈子。

    叶南飞有他的忧虑,这事有点乱,不但那小伙子下落不明,而且打草惊蛇,

    下一步不好查了,再说得罪了癞疤子,这事怕是不好收场啊,乌拉就这么大,出

    点事应该不难查,癞疤子和余力多久能查到他这不知道,不过时间肯定不会太长。

    这事啊,惹上了,想撇清也不那么容易,不如一招干到底,直接干翻他,左右不

    是什么好鸟,就当替天行道了,妈的,放高利贷,逼良为娼,他们还干啥丧尽天

    良的事了?这事还的找四哥,有他帮忙事半功倍啊。

    睡觉的时候,本来叶南飞想和几个哥们在客厅眯一会就天亮了,美奈子这房

    子也是一室一厅,美奈子和刘玉莹在里屋睡,可刚靠沙发上,美奈子:「叶南飞,

    你来,我还有话问你,明天的事还的商量商量。」说完冲他使了个眼神。

    叶南飞哪里好意思,外面的人都刚认识,再说还有胖子,这事要是传到红姐

    或者李永霞耳朵里,说不上啥麻烦呢,再说里屋还有个小丫头呢:「睡吧,有事

    明天再说,这么晚了都累了。」他还玩上矜持了美奈子有点急了:「嘶,,,我

    今晚上就想知道,赶紧的。」说完还瞪他一眼,叶南飞一看也别矜持了,在坚持

    怕是不好看,跟着不太好意思的进了里屋。

    门外留下了三个目瞪口呆的爷们,不是还有胖子么?还好胖子没心没肺的早

    就进入梦乡了,最难受的怕是郑宇哲,对他来说,恐怕是个不眠之夜啊,其实进

    屋后真的没做啥出格的事,毕竟屋里还一个小丫头,俩人只不过把床让出来,打

    了个地铺,相拥而眠。美奈子当然不会在乎什么世俗眼光。

    第二天,小姑娘刘玉莹被送到红姐和尹令仪那,因为美奈子是没耐心陪一个

    小丫头,什么开导啊,做心理辅导啊,她是想跟着叶南飞干下面的事,但如果把

    这丫头送回家,肯定不放心,余力他们很可能找到她,再说这丫头刚被强暴过,

    再有个想不开啥地,这事正好交给那俩爱心泛滥人士,相得益彰了。

    还是要提一提郑宇哲,这哥们一夜愁容满面,跟死了娘一般,早上叶南飞在

    次看见他又满面笑容,兴奋的跟他打招呼,还特意问了句:「飞哥,你真的结婚

    了?」弄得叶南飞莫名其妙:「是啊,结了,嘶,怎么我结婚了你高兴个啥劲?」。

    郑宇哲:「嘿嘿,结婚好啊,结婚好,嫂子一定是个大美人,嘿嘿」。

    叶南飞瞧这小子疯疯癫癫的,看见严华从卫生间出来,长头发睡觉压的像扫

    把一样:「哎,我说哥们,你们那打鼓的小子怎么一会哭一会笑的,不会是昨天

    被吓出毛病了吧?」。

    严华:「嘿嘿,,,是有点毛病,可能昨天看奈美对你好吧,吃醋犯愁了,

    今早上问胖哥,说你结婚了,这不又高兴成这样,额呵呵呵」。

    第二天见了四哥,向他打听癞疤子的背景。四哥:「你这是要干啥?没消停

    几天又要开始惹事?你说你,我让你出来帮我,你就知道卖那些破鞋,那你要是

    消停的卖鞋也行,完事比么我手下这些人还能惹事,那癞疤子是你能惹得起的么?

    我见面都得客客气气的叫声疤哥」。

    叶南飞:「我这不也是怕惹上不该惹的事么,先探探底,癞疤子到底牛逼在

    哪?我看小白鸽办的确实比咱百乐门强啊」。

    四哥:「那是啊,他仗着有后台,黄赌毒啥都敢碰,我敢么?攒下家底后,

    江北有点油水的他都插一手,这钱让他搂的海了去了,现在乌拉江湖上数他风头

    劲,有名的三多,兄弟多,女人多,钱多」。

    叶南飞:「四哥,那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钱多兄弟多,那看见咱地盘还不

    痒痒啊?你得小心点啊」。

    四哥:「麻痹的,谁说不是呢,不是痒痒啊,早就开始有动静了,和咱们就

    隔着一条江,开始在小区和学校附近开台球厅,录像厅,要是在哈达和二道江开

    上两个舞厅,那就算在咱这片扎下根了」。

    叶南飞:「折腾的这么欢实,他都干啥了?我只看见小白鸽舞厅干的确实不

    错」。

    四哥:「这小子是大钱敢挣,小钱也不嫌乎,只要有油水都想过把手,舞厅

    就不用说了,江北开了两家,让他垄断了,里面黄赌毒少都有,你说能不挣钱?

    还有江北两个农贸市场据说承包场地了,建材市场的车行让他占了,妈的,看的

    同行们眼婪啊,这钱都够翘的吧?还有一行你想不到,妈的谁也看不上眼,木炭

    和焦子,这又埋汰,利润有少的活他也干,我看乌拉市的木炭和焦子快让他垄断

    了,你想想,他插手哪行,他还会让别人插手么?」。

    叶南飞:「这家伙确实有一套啊,不过不怕他摊子大,摊子越大,漏洞越多,

    四哥,你不能这么坐以待毙吧?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啊,你想不想对付他?如果想,

    我替你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