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七十五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七十五章 小白鸽舞厅2。

    服务生出去,包房里就剩他们三人,胖子并没来过这种场合,本就有点木讷,

    在女人面前更腼腆些,这反而刺激了那小姐的兴趣:「,哥哥在哪高就呢?头次

    来我们这么?以后多来照顾照顾小妹啊,我保证你舒服到骨子里。」边说边在胖

    子身上摸来摸去。胖子倒不是什么纯洁少男,只不过猛的有些不知所措。

    「额,,,不是头次来,,,,啊?,,是么?,,」。

    叶南飞看着胖子的一脸窘相,有点好笑。对于服务生找来的人是不是自己想

    找的,他是没报多大希望的,看着他俩调情也挺尴尬,不如出去逛一圈,没准有

    啥发现。出得门来,不知不觉又转到大厅,看见美奈子正在动情表演,劲爆的歌

    声,身体配合着动感的音乐扭动着,相当的惹火性感,台下男人的激情无不为之

    点燃。

    叶南飞也被这场面和气氛感染着,看得入了迷,不得不感叹,按理说上帝在

    分配资源的时候,不会把所有好的东西给一个人的,比如你长得漂亮,那就很难

    绝顶聪明。你特有才华,就很难形象出众,总不能好事都让你一人摊上吧。可眼

    前这一幕似乎打破了这个规律。

    一曲终了,台下一片骚乱,意犹未尽,有个人似乎无以表达喜欢之情,派人

    送上花不算,还有一千元的赏钱,大伙还没来得及消化这意外,另一个人走上台,

    送了花的同时也宣布赏钱两千元。现场的气氛再次被点燃,男人最重视面子,这

    种场合更不能丢面子,本来一次简单的献媚讨好行为,演变成为面子,尊严的比

    拼,两边开始斗富拼钱,按这么下去,最后八成要武力解决,这种事在娱乐场所

    每天都见,不稀奇,挺好的场所,可惜来玩的人还没准备好。

    他正看得来劲,背后有人叫他:「哎呀大哥,你还有心在这看热闹啊,你要

    的人我给你找来了,这回你看看满意不,再不满意,我也没招了」。

    叶南飞一听,赶忙跟他去包房,可心里还惦记美奈子会不会惹上啥事,不过

    还是见见新找来的人吧,如果还不是,今晚算是死了心,到有点心急去陪美奈子。

    一开门,看到对面沙发上坐着一人,叶南飞不免一阵激动,这不正是要找的刘玉

    莹么?只是比照片上憔悴苍白的多,双眼暗淡无神,看叶南飞他俩进来,更是不

    知所措,眼瞧着双眼红肿,刚哭过不久。而胖子和那小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搂抱

    亲吻着,旁若无人,而投影上放着色情录像。

    服务生:「大哥,你看这个行不?这可是刚来的雏啊,还没培训好,要不是

    您一个劲的要求,是不会让她出来见客人的,她肯定不会陪客人,这您得有心里

    准备,难免哭哭啼啼的,您就得多担待点」。

    叶南飞:「成,就这个了,你看看,一看就是学生,这玩应你装是装不出来。

    这个好,要的就是这劲头,哈哈哈」。

    那服务生有走进刘玉莹:「你想开点吧,斗不过他们的,早晚是那么回事,

    早想开,还少遭点罪,好好陪这位大哥,要不,让他们知道,后果你也知道,别

    较劲了啊。」说完跟叶南飞打了招呼走了。

    叶南飞走近她,明显感觉到她的紧张和恐惧,在他身边坐下,她略躲了下,

    仿佛把自己缩的更小一点会安全。「别怕,你也别说话,我是来救你的,你叫刘

    玉莹吧?装着没事,听我说就行,一会咱俩假装亲热,你贴我耳边,把你的情况

    和我说一下,最主要的是,他们把你关在哪。」叶南飞眼睛看着胖子和那小姐缠

    绵,嘴里小声的说着。

    刘玉莹听的半信半疑,不过眼里明显多了生气,叶南飞摸了一下她的手,她

    不免紧张的一缩,他用胳膊轻轻的揽住她肩膀,把她尽量拉倒自己怀里,可她身

    体很僵硬,他假装亲她,贴着她耳朵:「别怕,听我说,你知道王明泽在哪么?」。

    刘玉莹本来挺抗拒,特别是他靠过来要亲自己,不过听到这句话,抵抗的情

    绪减弱了很多,小声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呜,,,,」。

    说着话,她忍不住哭了起来。

    叶南飞忙把她揽到怀里:「先别哭,这不是哭的时候,那你知道你住在楼里

    的什么地方么?」。

    刘玉莹:「我也不知道,一直给我关在一个小屋子里,呜,,,,他们还,,,

    强暴我,呜,,,我完了,我这辈子完了,,呜,,,。」女生一旦向谁敞开心

    扉,信任和依赖也随之而来,她也指望不上谁,而眼前这个人似乎是她唯一可以

    抓住的稻草,她太需要依靠和保护了,委屈的缩在他怀里呜呜的哭着。

    这下轮着叶南飞犯愁了,怎么往出救人呢?这么直接带出去肯定不行,过后

    来救吧,这里又根本不熟悉,你也很难找到人。这面看着怀里悲痛欲绝的少女还

    需要安慰:「别这么想,你只是受了坏人的欺负,和你的贞洁没关系,就像你被

    人割了一刀,顶多做个疤瘌,你不能说把我贞洁割没了,贞洁,在人的心里,而

    不是身体。」这么娓娓劝来,果然管点用,其实这个状态下的人,需要的是理解

    和安慰,至于你说了些啥未必重要。

    他俩在这面诉说安慰,想办法,那边沙发上的二人不知何时已经酣战在一起,

    叶南飞怀疑胖子没开荤的日子很久了,以至于吃相极其难看,一路就是猛冲猛打,

    那小姐似乎很得意这口味,咿咿呀呀有点叫的很欢,虽然这一幕很不堪,但有效

    果,叶南飞俩人可以安心聊天不用担心那小姐会注意,不过叶南飞怀疑这包厢内,

    没准有监控,所以和刘玉莹的姿势尽量保持亲昵暧昧。

    正愁着的时候,不知怎么门开了,一人伸头进来探望,当看见胖子在沙发上

    大干特干,而他在另一个沙发上亲密的搂着一少女的时候,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叶南飞忙下意识的松开刘玉莹,低声跟她说:「你在这等我,那也别去。」说完

    迎了上去,谁呢?让叶南飞这么紧张,原来是美奈子找过来了,也弄不清这么多

    包间她是咋找到的。

    美奈子被他拽出门:「你俩到底是来找人还是寻快活来了?」。

    叶南飞:「当然是找人来了」。

    美奈子一脸不屑:「就这么找的?需要搂在怀里,或者直接干上来找么?」。

    美奈子说完一扭身就走。

    叶南飞忙撵上去:「柰子,你误会了,我刚才搂着内个真的是我要找的人,

    只不过我怕有监控看见就假装和她亲热,其实是在问情况啊」。

    撵上她后拽着她,直接把她靠墙上,并直视她的眼睛:「真的,你咋不信我

    呢?」。

    美奈子:「真的?」。

    叶南飞:「真的。」可美奈子的手却不老实的伸向他胯下,摸着了那根肉棒。

    「还说不是?问问题可以把它也问起来的么?」。

    叶南飞:「这是想你想的,这个可是真的」。

    「那刚才说的是假的了?」。

    叶南飞怀疑这段时间她都经历了什么,变得这么尖酸刻薄了:「你啥时候对

    自己这么没自信了,别的女人在你面前还有啥可看的么?」。

    美奈子:「啥时候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呵呵,说那么多,你还不是喜欢李

    永霞和红姐么,对那李永红也比我好」。

    叶南飞:「那你希望我扔下他们不管?那样没良心的人你还喜欢不?」俩人

    越说距离越近,期待已久的吻终于亲在了一起。从见面叶南飞的浴火就被她点燃

    了,刚才又在包厢里,看现场直播,电视里放着色情录像,怀里搂着美少女,这

    邪火早就烧的闹心巴拉,此刻哪里还控制得住。

    美柰子:「你想就在这么?」。

    叶南飞:「要么去我那包房?」。

    美奈子:「我可不想被看着。」说完拽着他就走,拐来拐去,叶南飞一看,

    好么,跑厕所来了」。

    叶南飞从来没在这场所做过呢,这怎么干?好在楼上的厕所很干净,但过去

    的厕所都是蹲坑,不是坐便。美奈子带他进的还是女厕所,钻进一个小隔间里,

    俩人迫不及待的抱在一起,叶南飞被撩拨的一晚上了,以前虽然觉得美奈子很美,

    很迷人,可今天更有不同拉开点距离后,感受更有不同,而且舞台上的精彩迷人

    表现,更让人为之心动。

    这等尤物,抱在怀里,根本稀罕不够,可惜场所不理想,只能相拥站着,虽

    然,那边还有人需要救,可眼下的事应该更急,怀抱佳人,谁还管外面是否洪水

    滔天了,边吻着,手也伸进了那紧绷的牛仔裤内,美奈子应该也很饥渴,比他还

    急的褪下了裤子。这是俩人的默契,要不说,男女之间讲究的是缘分,美奈子和

    叶南飞在一起,感觉就是随意,放松。

    可遇到其他男人的时候,要么担心侵犯自己,虽然她不惧怕侵犯,在么就怕

    对方黏上自己,而和叶南飞在一起只有放松,任性,可以随意,可以释放本来的

    自己。他不但没威胁,还可以保护自己,更不怕黏上,她到有点想黏住他。

    环境不理想,只能用最适合的姿势,后入式,不知是好久没一起做过的原因,

    还是什么,美奈子的逍遥洞竟然很紧,叶南飞一用力,也只进去了个头,叶南飞

    在门口磨蹭了几下,再一用力,进去了一半,二人似乎都很享受这个进入的过程,

    在一半的位置又轻轻的来回抽插了几下,再一用力,全根而入。那一刻,俩人都

    禁不住啊了一声。

    在抽插几下,下面就已爱液横流,此时二人渴望大力的冲杀,似乎只有这样

    才能浇灭心头熊熊的浴火。后入式也正适合大力抽送,叶南飞正用力的抽插着,

    忽听得厕所门响,进来的似乎两个人,而且一边说着话,叶南飞俩人忙停下动作,

    细听外面的动静。

    只听一个道:「唉呀妈呀,今晚这帮人赶上牲口了,这是多久没见女人了,

    憋这样啊,特么干死我了」。

    另一个:「可不咋的,就内个秃子,太猛了,那家伙还大,我看了都害怕」。

    一个:「可不就他么,那几把玩应那老大,还贼硬,还不戴套,特么现在我

    下面还疼呢」。

    另一个:「一会他们缓缓,肯定还的来一轮,这次你跟那个矮个子干,他的

    小,嘻嘻嘻」。

    一个:「你个骚货,你是馋那大家伙了吧。呵呵呵」。

    俩人边说着,边分别进入隔间:「哎呀,好心当成驴肝肺啊,要不让那驴家

    伙在干你一回?」。

    叶南飞到没想到女人在一起聊天都是这么奔放的,还是因为这俩是从事这个

    行业的原因,不过听着挺刺激,正好他俩正干着,叶南飞慢慢把美柰子转过身,

    她个子高,面对面站着做,也不显费力,叶南飞抬起她一条腿,肉棒对着那蓬门

    长驱而入。,只是不敢在大力抽送,怕声音太大,只能慢慢的一下是一下。

    没想到这么慢下来,更让人欲罢不能,似乎每一下都能体验到那麻酥的快感,

    这就是细嚼慢咽的好处,可以细细品味。既然不能快,俩人只能每一下做的尽情,

    叶南飞每一下都努力插到最深,而美奈子也迎合着送过来,叶南飞感觉每一下触

    碰到她的花心,都有一个小嘴吸允了马眼一下,特别舒爽。每一下结合,俩人呢

    似乎都用尽全力。

    而隔壁那俩还在唠着:「哎,,这几个里,就那小伙长的不错,一会试试他,

    嘿嘿嘿」。

    「你又犯花痴,没看又被狐狸精迷住了么,根本看不见咱们,妈的一会最好

    让那秃子给狐狸精艹了」。

    叶南飞以无心听那俩小姐的胡言乱语,他更喜欢这个姿势和美奈子做爱,每

    干一下,美奈子那陶醉的表情,让他更陶醉,边轻吻着她,边贴着她耳朵:「柰

    子,你太漂亮,太迷人了,你自己不知道么?」。

    美奈子边回应着他边道:「在迷人,再漂亮不也拴不住你?」。

    叶南飞:「你是女王,不属于某一个人,而是你喜欢的男人都属于你」。

    美奈子:「啊,,,,竟瞎说,我要是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你都不在乎,

    那说明你根本不爱我」。

    叶南飞:「我没瞎说,你说你这么漂亮,又这么本事,哪个男人镇得住你?

    你这么点自信都没有?还用怀疑我不喜欢你?我跟你说件事啊,你别跟别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