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七十四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小白鸽舞厅。

    第二天傍晚,俩人又重新捯饬了一下,这次是走土鳖乍富路线,主要特征,

    得得瑟瑟,目中无人,牛逼闪闪。总之就是挺招人烦的那一出。来到小白鸽舞厅,

    大厅都可以进,买门票就行。里面面积不小,这场地应该是原来的人民文化宫。

    整个一楼分成两大块场地,一块,中心是个舞台,台下四周可以围观,在场地边

    缘,有一些桌椅,供人闲坐,点些饮料和点心瓜果。

    另一个场地是舞场,给大伙跳迪斯高和交谊舞的地方,正对面是个吧台,四

    周边缘有些桌椅。进的屋来,里面光线挺暗,类似的场合都喜欢用类似的灯光,

    不明亮,还不是黑暗,不知道是在给人暗示,还是人们就喜欢这种调调,在这种

    环境和氛围下,也许会有很多冲破禁忌的期待。那个时代的娱乐活动并不多,舞

    厅绝对是一个不多的可以消遣的地方,而且说不定会有不一样的惊喜。

    与现在不同,随便网上聊一下,很可能就认识一位异性,在那个时代这样的

    平台太少,舞厅算是一个,整个舞厅内都弥漫着过剩的荷尔蒙,这里有诱惑,有

    惊喜,有危险,鱼龙混杂。俩人在里面根本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因为既不帅,

    又不像大哥。那时候有钱人还不是那么吃香,吃香的是混得好,名气大的人。按

    人家的说法就是,都给咱点面子。

    一人要了瓶啤酒,坐下后,四下观察,这里人多眼杂的,怎么看也不像藏人

    的地方啊,难道二层还有不一样的地方?正纳闷着,不一会灯光暗下来,霓虹灯

    开始闪烁,劲爆的音乐响起,不断的有人下场,蹦跳,摇摆着,尽情的释放压抑

    的情绪,挥洒着过剩的荷尔蒙。胖子没来过这种场合,看啥都感觉到新奇。叶南

    飞的心思当然不在这,他发现拐角处事通往二楼的楼梯口,便穿了过去。

    可人家楼梯口有人看着,两个面色不善的混混拦住了他,问有会员卡么?这

    事在叶南飞听来很新鲜,原来人楼上不对普通人开放。在一楼转了两圈,发现不

    可能在一楼,那么不让上的二楼肯定有猫腻,正犯愁怎么才能进入二楼的时候,

    舞池的灯光已经恢复,音乐停止,看来第一轮结束,不过带舞台的场地活跃起来,

    有位类似主持的人走上舞台,说着一些活跃气氛的话,后来宣布有支乐队要表演,

    叶南飞根本没注意,他还在琢磨如何上二楼。

    寻思着,实在不行从外面攀墙进去?台上有几个人在忙到,叶南飞一扫之下,

    突然呆住了,为啥呢?他看见了一位熟人,谁呢?竟然是美奈子,这一惊不小,

    好一段俩人没联系了,都各自忙,偶尔见一面也挺冲忙,只是听说她认识了一些

    新朋友,玩的挺开心,以美奈子的身手和脾气,叶南飞没有啥担心,这女王,虽

    然长得迷人,但谁要是被迷,或者有啥不良想法,估计不会有啥好结果。

    但怎么也没想到是干什么乐队?细想一下也是啊,美奈子琴棋书画无所不通

    啊,碰着一帮玩音乐的可不就是碰到知己了么。在看台上的美奈子,一条灰色牛

    仔裤,白色球鞋,白色衬衫,头发还是老样子,半披着,后面简单一扎,清纯的

    不要不要的,因为脱离了整天风吹日晒的生活,皮肤更显白皙细嫩,虽然二人是

    老情人了,但叶南飞也不得不惊叹一声,妖孽啊,是男人一碰到就神魂颠倒型。

    她身后的乐队准备完毕,音乐响起,一下子挑动了他的某根神经,身体跟着

    一麻,原来现场听音乐,感觉确实不一样,跟着美奈子一亮嗓子,全场的气氛都

    被带动起来,很多人跟着叫好,吹口哨,那时候距离改革开放没多少年,比较流

    行节奏强,奔放的歌,这与美奈子的形象就形成了反差,音乐动感奔放,人却清

    纯靓丽,声音一出来,反差更大,叶南飞是听过她唱歌的,不过多是民族歌曲,

    听她这么唱还是头一回,她的嗓音略带嘶哑而且高亢。

    下面的观众开始围着舞台随着动感的音乐和歌声,摇摆着身体。有的跟着节

    奏打着拍子。叶南飞一时忘了救人的事,反而被美奈子的歌声吸引的入了迷。一

    曲之后,大伙强烈要求再来一曲,美奈子有来了一首,美人台上

    一曲,台下多少男人为之痴迷,不少男人,嘴张着,口水都留了半天。美奈子似

    乎很享受这个舞台,喜欢这个感觉。

    唱罢,主持人上台,台下很多人意犹未尽,要求再来一个。叶南飞则转过去

    跟着乐队,美奈子下得台来,本无暇旁顾,可能这情况也没少经历了,台下无非

    是些她的歌迷,甚至是无聊色男的骚扰,当叶南飞拽了一下她的袖子时候,她刚

    想发作,不过回头一看,一愣之后,又噗呲一声笑了:「你咋来了?咋打扮成这

    样,哈哈」。

    叶南飞:「我还想问你呢,啥时候开始玩这个了,我都不知道」。

    美奈子故作生气状:「你还有心思关心我么?我死了怕你都不知道」。

    叶南飞也愧疚,确实对她关心少很多:「走,胖子也在,咱们去那边坐一会」。

    「美姐?他是谁啊?」是他们乐队的鼓手,长得高大英俊,应该很在意美奈

    子。

    美奈子:「你们先去后面吧,我家人,俺们去坐一会。」那英俊男子横眉看

    了几眼叶南飞,不情愿的走了,叶南飞也没来由的升起一股子醋意,这小子比自

    己可优秀多了,单论长相,和美奈子还真的相配。

    叶南飞:「交男朋友了?」。

    美奈子:「怎么?不可以么?反正你也不在乎」。

    叶南飞:「我哪有不在乎,唉,走去坐坐吧」。

    胖子也早就看见美奈子,虽然之前也一直在一起,不过二人的交集很少,胖

    子每次见着她都有些拘谨,难免,她的美丽和魅力还是很有压迫感的:「呀,,,

    小胖也在啊?你俩肯定不是来特意看我的吧?」。

    胖子:「柰子姐好。」然后扭捏的看向叶南飞,像是求助。

    叶南飞:「呵呵,,,额,,我哪知道你在这啊,我俩是来找人的」。

    美奈子:「哼,,我就知道,找什么人啊?你俩打扮的这么怪,我差点没认

    出来,啊、、???找人?是不是有啥说到啊?、、嘿嘿,不如带我一个?」。

    叶南飞也不瞒她:「华姐的亲戚家孩子丢了,我查了一下,应该被弄进这舞

    厅了,所以进来看看,一楼肯定没戏,但二楼也进不去啊,我这正琢磨呢,看见

    你了」。

    美奈子:「哎呀,有这事你不找我?你,,,,,,?」美奈子显然强烈不

    满。

    叶南飞:「我哪里知道这事这么复杂啊,就以为是中学生离家出走呢,再说

    这段也抓不着你影啊。」心里也有点不满,么有大帅哥整天围着,找得着你么。

    美奈子:「不就是进二楼么,一会俺们上去有节目表演,带你俩上去不就行

    了,不过你俩这打扮不行。」说着在叶南飞头上连抓带挠的揪把了一顿:「这头

    发梳的这么板正干啥,西服脱了,太磕碜了。带你俩进去可以,不过必须算我一

    个啊,被人弄进这地方,肯定有戏,,,嘿嘿嘿」。

    叶南飞和胖子互相看了一眼,心理不免都在想,美奈子的变态劲又上来了,

    一听见啥危险刺激的事她就兴奋。叶南飞当然不想牵扯她:「你的身份都暴露了,

    太明显,一会你把我俩带进去,然后放哨传消息可以,再说了你能把俺俩带进去,

    在介绍介绍里面的情况,这不就是有你一份了么,楼上到底干啥的?这么神神秘

    秘的?」。

    美奈子:「那不行啊,要是有行动必须带上啊,要不小心我揭穿你俩,嘿嘿

    嘿。楼上吧,都特么是群变态佬,哪有好人,都是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没准你们

    要找的人就在上面,是不是女学生?哎呀,,,,那肯定是给糟蹋了,肯定的,

    楼上的那些人瞧着人摸狗样的,其实都变态」。

    叶南飞:「那你还去?是不是来不止一回了?你这么漂亮他们不早惦记上了?」。

    美奈子怪怪的看了他一眼:「还知道关心关心我啊,他们惦记我?嘿嘿嘿,

    我正闲的慌呢?」叶南飞和胖子又互相看了一眼,心里估计都出现了一个词「美

    女蛇」那阴辣的表型极不和谐的出现在她明媚的脸上。

    女神和叶南飞的亲密表现,让四周聚来无数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跟着她,果

    然没有受到任何质疑,因为那俩看楼梯口的,目光早被美奈子吸引过去了,面带

    谄笑,眼睛发直。应该根本没注意叶南飞二人。来到楼上,癞疤子很舍得下血本,

    按当时的标准看,已经极尽奢华。

    上楼后,一个短走廊,通往一个大厅,厅的正北面是个舞台,舞台下面都是,

    排好的桌椅,比楼下的要高档舒适的多,很多穿着讲究的人坐在期间。多年以后,

    叶南飞发现,这就是夜总会的模式,癞疤子的眼光还是相当有前瞻性的,大厅周

    围有房间,有走廊,走廊里面应该还有各种房间走廊。

    叶南飞:「里面的房间都是干啥的?」。

    美奈子:「还能干啥?是包房,老爷们还不是来这找女人的,来这就没想干

    好事。我马上要上台表演了,你打算咋下手?」。

    叶南飞:「我坐下看看再说,不熟悉啊,我也没想好,你先忙乎你的,有事

    我在找你」。

    叶南飞和胖子找了个位置坐下,既然进来了,就都被当是会员了,其实这种

    办法不错,既满足了人们的虚荣心,又增加了安全性,看来楼上应该不少见不得

    人的事。叶南飞没有注意现场,而是观察周围情况,并借口上了趟厕所,回来时

    碰到一服务生:「小兄弟,咱这有啥好点的服务没?」然后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服务生略犹豫了下:「有倒是有,不过价钱要贵一点」。

    叶南飞马上拽出两张十元老头票:「钱不是事,关键要好。」给了钱以后立

    马不一样,小伙热情的把他俩请进一个包间,里面空间虽然不大,但很豪华,宽

    大的沙发,中间有茶几,对面电视柜上放着投影电视。

    服务生:「您先坐着,我去给您叫几个小妹来,您随便挑,不过呢,陪喝酒

    聊天一个价,在这屋里办事一个价,出去过夜另一个价」。

    叶南飞:「成,你安排吧,钱你不用担心,关键是挑好的,我这人有个毛病,

    就是么喜欢学生摸样的,老娘们就别给我找了」。

    服务生:「您有眼光,学生妹那多嫩啊,您放心。您痛快人,我保证安排的

    您满意」。

    过了一会,果然叫来几个姑娘,按说长得真心不错,胖子看的只咽口水,叶

    南飞哪里有心思想别的,他看过刘玉莹的照片,可不在眼前这几人里,他摇了摇

    头,那小伙机灵,马上把人带出去,一会又带来几个,但里面还是没有,在拒绝

    吧,明显有诚心找事的嫌疑,又看胖子那副馋像,干脆给他留了一个,但那服务

    生的脸色可不咋好看了。

    叶南飞马上又拽出五张老头票:「小兄弟,别嫌我烦,你找这几个,按理说

    不错,可一看就是出来玩久了的,我就想找个刚入行的,嫩不说,还干净」。

    这小伙子真正的诠释了啥叫见钱眼开,看着递过来的那五张老头票,立马又

    恢复了笑容可掬:「您这要求是高了点,咱上哪找刚入行的学生啊,就算有,那

    也是开苞价,很贵的啊,再说了,那刚入行的,啥也不懂,有的没准还又哭又闹

    的,您不嫌麻烦啊?」。

    叶南飞眼睛都亮了,妈的可不就是这个标准么:「对了,哥们,就是要这样

    的,要的就这感觉,你就按着这标准给我找,钱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