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七十三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七十三章 坑人不浅——。

    俩人计议好之后,回家简单的易了下容,说易容,听着挺玄乎,其实没那么

    神秘,任何人都可以简单做一些,当然太高端逼真的易容是很复杂的,简单一些

    的比如换个发型啊,把眉毛眼角向上或者向下吊一下,增加个痣或者胡子了,嘴

    里含一点东西,改变一下脸型,戴个眼镜,这都属于,主要目的是,改变或者增

    加一些特征,来左右交往对象的注意力。

    这位强子,住在江北机械厂宅,老式的旧楼,叶南飞和胖子换班在小区门口

    盯梢,不过这小子夜生活似乎很丰富,一直不得见,小胖早就失去耐性,叶南飞

    :「咱们可是当过猎人的,这点耐性没有?嘶,不过也可以变个法子,既然是找

    他有事,何必在外面偷偷摸摸的呢,一会让居委会大妈看见就是个事,走,买点

    东西直接去他家等」。

    敲门,开门的是位阿姨,拉着个脸,跟别人欠她钱了似的:「找小强啊?没

    在家,别老来家找他」。

    不过话没说完,看见叶南飞手里拎的东西,脸色立马缓和多了:「哎呀,来

    就来,你看拿什么东西啊,呵呵,快进屋吧」。

    天朝就是这么个国度,去个人家或者单位,给点好处,肯定会不一样。

    他爸倒是个挺和蔼的人,他家的条件也不错,两室一厅的房子,在那个时代

    ,绝对可以算上中产的标致,越是老一辈人呢,其实相对好交往,他们兴趣爱好

    不多,一旦有人和他们东拉西扯,还是很喜欢。

    这不他老妈拽着叶南飞:「哎呀,你看你这孩子,看着就仁义,不像以前看

    见那些狐朋狗友,一瞅就不是正经人,驴马烂子都是,你那个单位的啊?」。

    叶南飞一面陪着东拉西扯,一面观察屋里的情况,特别是照片,难怪老太太

    发牢骚,那些照片里,这小子果然流里流气,不过八十年代确实流行这个范。

    一直等到10点来钟,那强子才晃晃悠悠的回来,一进屋发现陌生人一愣,

    叶南飞忙靠过去:「呀,强哥吧,等你好一会了,有人让我求你办点事,你看是

    不是去外面说啊,让老人听见不好,估计又该唠叨你了呵呵」。

    强子干的就是接触人的活,他到没大意外,每天都有人找他,不是抬钱就是

    晚还钱的事,确实不能让老爸妈知道,三人来到楼下:「啥事?说吧,我怎么没

    见过你俩啊?」。

    叶南飞:「咱还是借一步说话,人来人往的,影响不好」。

    强子有点顾虑,怎么俩人有点怪怪的。

    叶南飞:「你来,我保证你听完以后不后悔」。

    于是三人出了小区,强子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妈的什么事需要这么隐蔽啊,

    国家机密啊?不就抬个钱么,不过刚要质疑,晚了,胖子在他身后,一个手刀砍

    在脖子上,晕了。

    等他醒来,发现是在一片漆黑的树林里,晃了晃脑袋,才想起来,是俩不认

    识的人把自己叫到小区外,结果啥也不知道了,不过发现自己竟然被反绑着,又

    听见边上有人说话。

    「你说咋处理这家伙?」。

    要我说啊,不能便宜了他,你说一下弄死,多没意思,记着上回内家伙,让

    我倒吊树上一天一宿,哎妈呀,哈哈,一点不赖悬,那脸控的,紫色了都,眼珠

    子都控出来了,那还没死,就得这么整」。

    「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啊,这么残忍的事都干得出来,要我看,就这天,不用

    倒挂着,就绑树上就完了么,一宿还冻不死么?」。

    「艾玛,一下子弄死了,那要弄死好办啊,直接扔火车道上,或者失足掉悬

    崖底下,在不就一招最省事,绑块石头沉江里,尸体都找不到,最干净利索」。

    听到这里强子后背发凉,再也听不下去了,这是特么得罪谁了,这么大的仇

    啊。

    不就是抬点钱的事么,也没敲寡妇门,扒绝户坟呢:「俩位,俩位大哥,别

    ,别的啊,咱没啥仇吧,怎么就要往死了能啊,有啥事您说,兄弟照办不就是了

    么」。

    「呀,,,这是醒了,那不是全听见了么?想不能死都不行了,暴露了哥」。

    「他说他照办,能办啥?对了,先打听点事,看这家伙老实不,那啥,据说

    ,有个学生,现在离家出走了,你知道消息不?么欠我不少钱呢还」。

    强子一听说这事,一愣,不过心里有点底了,毕竟不是啥不着边的事啊:「

    哎呀,大哥,这事你问对了,她妈的他还欠我钱呢,我这会也找不着人啊,么我

    亏大发了」。

    「呀,原来你不知道啊,那算了,胖子,你看还是怎么处理了得了,我看刚

    才说内个,沉江里不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干净利索」。

    强子有点急了:「别的,别的,大哥,我知道,我知道,不就是王明泽那小

    孩的事么,他真的欠我钱,不过我跟他没仇没怨,都是郑凯那犊子玩应让我干的

    ,真的大哥,这事你得找郑凯」。

    「哦?郑凯,都让你干啥了,别卖关子,知道啥赶紧说,就看你实诚不,要

    是玩奸耍滑,我还行,我兄弟脾气不好,我怕他控制不住」。

    强子一看这事还真的赶紧撇清关系,瞧这样,人家不算完啊,这荒山野岭的

    ,弄死自己不跟玩似的,我特么靠疤哥,九哥也不行啊:「啊,,,,是这么回

    事,内天,郑强找我,说如果有个叫王明泽的要抬钱,你就抬给他,越多越好,

    按驴打滚的那么给他算,说和余力都打好招呼了,最后还不上,用人顶。我说,

    你这多大仇啊,这么算计人家,他说仇大了,都干一年了,说是和他弟是同学,

    俩人挣一个女的,我就是抬钱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再说力哥也答应了」。

    「余力?癞疤子的第一干将?」。

    心里话,这事果然没那么简单,涉及到高利贷了,肯定得牵扯到癞疤子。

    强子一听好像对方认识力哥,心理更多了希望,么还是大哥们有力度:「是

    ,是力哥,如果两位大哥认识力哥,这事不就好办了么」。

    「我艹,原来是你们设套陷害人家,麻痹的,俺们可是真借钱给他,这特么

    人没啦,我上哪找去?我找余力有啥用?他能给我找着这小子啊?啊,,,,,

    对了你说用人顶,难道王明泽就在你们手上?」。

    强子一看这事说漏嘴了:「不是,,,,,啊,,我就是管抬钱,收账的,

    其他的我也不知道啊,大哥,这事你找郑强,他肯定知道,真的」。

    他是能往外推,就往外推。

    「哎,你说咱这大江冬天都不动的哈,连冰窟窿都省着刨了,就是大点块的

    石头不好找啊」。

    强子都快哭了,么弄不弄就这么吓人:「大哥可都说了,我可没干啥伤天害

    理的事,我就是个小跟班啊,大哥」。

    「那你感觉,抬钱还不上,要用人顶,那人肯定是被你们控制了,你们通常

    会咋处理?」。

    强子:「,,,,,那要是女的,,,,就好办了,,直接让她们卖,抵债

    ,男的就看情况了,大多逼他想办法,那他自己是偷是抢,就不管了」。

    「那现在那女孩你们给整哪去了?」。

    强子:「后面的事,真的不归我管,我就是个小窜窜,真的,大哥,儿骗你」。

    「我说胖子,你说没用的人,留着干啥?」。

    「要我说,还是倒挂着,控死他,这种人留着都是祸害」。

    「要我看还是痛快点好,扔火车道上」。

    「那是横着放好还是顺着放好呢?」。

    「我看顺着放比较好,骑铁轨上,一切两半,还正装」。

    强子:「别,,,别的,哥,我就知道,以前都弄小白鸽舞厅去了,这回这

    丫头不知道被弄去没,我就知道这些了,,儿扒瞎」。

    「早说啊,早说不就结了,今天这事你就当没发生过,你知我知,你要是嘚

    吧出去,余力和癞疤子知道你出卖他们,你应该知道啥后果」。

    强子:「大哥说得对,说得对,今晚我就在家看电视了,啥事没有,啥事没

    有」。

    没等说完,感觉脖子又挨了一下,晕了。

    等再次醒来,发现在小区门口躺着呢。

    看来这俩孩子凶多吉少啊,但这时已经半夜,小白鸽舞厅也应该下班了,只

    能明天晚上一探究竟。

    等他回到家,发现灯还亮着,怎么这么晚了他们还没睡?上得楼来,刚要拿

    钥匙开门,可门已经开了:「一进楼道就听是你的动静」。

    叶南飞一看,竟然是尹令仪。

    「咋这么晚了还没睡啊?你不能熬夜的」。

    尹令仪:「我这刚起夜,正好赶上你回来,你这么晚不回来,我也睡不踏实」。

    叶南飞一阵感动,自从四人关系突破以后,俩人越来越缠绵,似乎是在弥补

    多年来的欠缺。

    揽过她,有点心疼的道:「那可不行,你现在可不是你自己的事,肚子里还

    一位呢,就天塌下来你都别管,就是要休息好,保养好。怎么?他们都睡了么?」。

    尹令仪不无怨气的:「可不睡了么,都折腾好几轮了」。

    叶南飞一愣,马上反应过来,最近张默和红姐挺腻歪的,应该是新鲜劲没过

    的原因,心里感觉也挺复杂的,有吃醋的不舒服感,也有点刺激兴奋,也有一种

    填补亏欠后的欣慰,很矛盾。

    前两种感觉正常,叶南飞应该有点。

    按现在的话讲,淫妻情结,当然,此时的他不可能承认这点,那时候也根本

    没这个概念,说欣慰感就有点奇特了,这应该是他独有的。

    因为一直以来,他是左拥右抱的没少折腾,特别是现在,李氏姐妹和美奈子

    的回归,让他对红姐更是有亏欠感,有时候红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也不深追

    究,要是摊上个勐的,你身边这么多女人,人家早就警觉,不干了,所以四个人

    在一起后,他有种补偿红姐的心里,毕竟自己心里还好过一点。

    看尹令仪有点委屈:「咋的?吃醋了?他俩刚到一起,新鲜劲还没过去,难

    免没饥没饱的,你俩刚结婚那阵,应该比这还黏煳吧,呵呵,再说了,你不是还

    有我呢么?」。

    尹令仪靠在了他胸口:「我还是有点害怕,当年你就是这样被李永霞抢跑的

    ,我又不会像她们那样哄男人开心」。

    叶南飞捧起她的头:「我保证这次不会了,我感觉张陌比我更在乎你,再说

    了,我和红姐商量好了,以后咱们四个就一起过,我打算挣钱后再换个大一点的

    房子,咱六口人生活在一起,多好」。

    尹令仪有点兴奋:「还要大啊?我觉着这个已经很大了,比咱那小屋,你忘

    了,咱们就一个屋,南北炕」。

    叶南飞:「那时候咱不没条件么,我想啊,咱买个别墅,楼上六个房间的,

    厨房客厅都放楼下」。

    尹令仪:「呵呵呵,咋的还一人一个房间啊,那我还愿意住这个,最起码没

    分开住」。

    叶南飞:「小傻瓜,每个房间的用处都不同,孩子们有孩子房间,要不晚上

    咱们咋亲热,嘿嘿嘿」。

    尹令仪嗔怒着:「原来怀着这坏心思,这么坏呢」。

    边说边用小拳头敲打他,现在的她已一改以前的冷漠,原来她本该是这样的

    ,叶南飞禁不住吻了她一下,她一愣,互相对视着,眼里有期待,有火热,有温

    情,双唇慢慢靠近,吻在了一起。

    这一吻令人窒息:「呼,,,,,南飞哥,还记得咱俩采菜那天么?」。

    叶南飞:「怎么会忘呢,一辈子忘不了,那是我的初吻」。

    尹令仪:「可就那么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有了,我每天都在想着那一天」。

    叶南飞看着她莹莹的眼睛,有点震撼到了,没想到她的感情这么深沉。

    「对不起,令仪,都是我不好,我怕你受到伤害,可却让你伤的最深,以后

    保证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情到浓时,性是最好的宣泄,俩人不约而同的,相拥着走进书房。

    以此时尹令仪的状态,只能采用女上男下的姿势,而俩人更习惯,叶南飞坐

    着,尹令仪跨坐上去,此姿势虽然不及其他姿势给力,随意,但可以充分的面对

    面交流,感受对方。

    尹令仪虽然很迷恋叶南飞,但毕竟放的不那么开,另外就是经验明显不足。

    看来张陌开发的不力啊。

    叶南飞扶她坐上来,隆起的肚子说不挡害是假的,边吻着她,下面已经对准

    了蓬门,估计是尹令仪已酝酿了一晚上的情绪,下面早就泥泞不堪,粗大的肉茎

    顺滑的插了进去,她似乎很激动,边被插入的同时,越是紧的抱着他,叶南飞怕

    她太累,姿势又不舒服,一只手扶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托着她的屁股,帮着她上

    下动了起来。

    隔壁分别住着俩人呢的老婆和老公,而二人在偷享这激情,这样的情况反而

    更刺激的二人激情澎湃,尹令仪动作越来越快,也更有力叶南飞有些担心:「轻

    点,你现在可以这么大动作的么?别太深,小心碰着你儿子啊」。

    尹令仪本来正在享受那一阵阵快感,勐地一听别碰着孩子,差点没笑出声,

    打了他一下:「你要死啊?呵呵呵,红姐说了,多运动运动是好事,生孩子时候

    也容易些,啊,,,,,南飞哥,你的好像又变大了」。

    叶南飞:「别坐太深,啊,嘶,对,,,,」。

    尹令仪:「南飞哥,我也想给你生个孩子,啊,,,,,」。

    叶南飞:「养活孩子很累的,再说这个还没生下来呢,你家张默能同意啊?」。

    尹令仪:「那我不管,我就是要给你生个孩子,是咱俩的孩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