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七十二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到底谁的错]。

    叶南飞打算把双方父母,同学朋友都叫到一起,情况先弄清楚,在一起想办

    法,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么,但这些同学明显不愿意与这两对父母见面。

    叶南飞:「不见面怎么帮他们说明真实情况呢?他俩和爸妈之间的矛盾不解

    决,光找回来,那还是白搭么,再说,找到他们,他们也未必愿意回来不是,你

    们负责把实际情况说清楚,我来做他俩爸妈的工作」。

    好算是把大伙聚到了一块,在一个饭店的包房,饭菜也叫上了,先听女同学

    介绍情况,说说这俩人到底如何认识的,是不是在谈恋爱,现在听谈恋爱这词挺

    好,没啥贬义,感觉还很美好,可在那个时代,说谈恋爱和耍流氓的意思差不多。

    两对父母一听这个就气不打一处来,双方怒目而视。

    王玉凤和另外两个小女生在座:「你们搞错了,他俩不是谈恋爱,事儿是这

    样的,开始我们和王明泽他们并不熟,我们在班级的前排,他们几个在班级的后

    排,平时根本没机会接触,不过俺班有个男生叫郑楠的,老烦人了,总是缠着玉

    莹,可俺们从来不搭理他,就有一天放学,他在校外堵着俺们,非得要请玉莹看

    电影,吃饭啥地,不答应还不让走,这时候王明泽他们几个过来说人家不答应你

    还缠着?没几句话他们就打起来了,就这样她和王明泽才熟悉的,可一直也不是

    谈恋爱吧,打完这架,就没完了,郑楠当天挨打了,他就找人报复,俩伙人就这

    么打来打去的,事是因为玉莹起来的,所以她就经常和王明泽一起想办法,出主

    意」。

    她这么一说,男同学那边不愿意了:「不对吧,王玉凤,怎么说刘玉莹和王

    明泽不熟啊?这么说太没良心了吧?在那次出事之前,那刘玉莹就是俺们公认的

    大嫂了啊,要不俺们能拼了命的保着她啊?」。

    他这满是江湖混混的语气让双方家长听了极不舒服,都立立眼睛看着那男同

    学,吓得他不敢吱声了,叶南飞:「我说俩位大哥大嫂啊,你们这时候就别叫这

    个真了,赶紧听听他们咋说吧,小兄弟,接着说,没事」。

    那小子壮了壮胆接着道:「那天,我们出了校门,明哥平时就挺在乎刘玉莹

    的,放学时候也远远的跟着她,经常是看着她进了家门才走」。

    王玉凤:「明明是他暗恋玉莹吧,俺们玉莹可不知道」。

    那小子:「要我说,你们女的就是没良心,明哥为了刘玉莹都这样了,你们

    还这么说」。

    叶南飞示意王玉凤别插嘴:「先把你们各自知道的都说出来,有不同想法的,

    一会再说,你接着说」。

    那小子:「那天,他远远的看见刘玉莹被郑楠截住了,马上叫上我们几个过

    去,郑楠那小子明明是耍流氓么,拦着她们不让走,我们过去,没几句话就打起

    来了,那天郑楠他们人少,被我们打了,可这小子肯定不算完的,他有个哥在校

    外是混的,于是找了一帮人,又把我们截了打一顿,那次打的挺狠,我们咽不下

    这口气,又多找了几个人,半道把郑楠截了,反正就这么互相截,明哥说,咱们

    得多结交点朋友,要不就得让他们给欺负住」。

    叶南飞:「这么说,是后来你们终于打不过郑楠那帮,王明泽不得不离家出

    走了?」。

    那小子:「不是,俺们不怕郑楠他们,明哥在学校里仗义,够哥们,大伙都

    服他,只要他吱声,肯定老多人跟着了,郑楠就靠他哥找的几个混混,吓唬人行,

    真打起来比谁跑的都快。明哥这次要走是因为欠钱了,还不起,俺们都帮着想办

    法,也凑不齐」。

    叶南飞有点埋怨的看了王明泽爸爸一眼:「欠多钱啊,还还不起了?」。

    那小子:「其实钱没欠多少,可利息高啊,利滚利的,越来越多,真的还不

    起啊,现在差不多有几千块了」。

    王明泽老爸也下了一跳:「咋欠了这么多钱啊?他咋不和家里说啊?」。

    那小子:「他向你要过吧,一要钱,你就骂他,他那还敢跟你说啊,那么多

    钱,你还不得打死他」。

    叶南飞也好奇,一个学生怎么能欠这么多钱呢:「他都干啥了用这么多钱?」。

    那小子:「太细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明哥讲究,俺们出去大多都是他掏钱请

    客,再说了,每次打架前后,不得请大伙吃点,喝点,最起码,吃个冰棍,喝个

    汽水,钱多了,去吃点饭,打架有的受伤了,还不得想法帮着治,哥们谁有难事

    了,明哥从来都是帮着想招,我估计是一点点欠的,有一段他向俺们借钱,俺们

    谁能有多少啊,就是家里给那点零花,后来张浩说他认识一个人,校外的,可以

    借钱给他,那人大伙都叫他强子,于是明哥就借了几回,那强子到是敞亮,借钱

    时候一点不含糊,可谁知道,过了两个月,就来要钱,明哥好像一共就借了三百

    来块钱,可人家一算,就是一千多了,拖了一个月,在算,两千多了,这哪是借

    钱啊,是抢钱,那会,明哥感觉老不好了,整天愁,俺们也跟着愁,可是大伙凑

    出点钱,根本不好干啥的」。

    叶南飞:「他这是被逼的没招,逃债了?那刘玉莹也跟着一起逃了?」。

    那小子:「那当然了,自从明哥救了她以后,她对明哥也是另眼相看,叔叔,

    阿姨,你们就同意他们吧,他俩可是真心的,明哥可以为刘玉莹做任何事,刘玉

    莹也一样,我觉着明哥有眼光,看中刘玉莹,这么长时间一看,她也确实讲究,

    本来明哥是打算自己走的,但刘玉莹死活要跟着,我看明哥虽然摊上这么大事,

    可也值了」。

    叶南飞一拍桌子:「好,一个义薄云天,有担当,一个有情有义,够勇敢,

    天生一对。」他这么一说,特别这么一拍桌子,大伙都吓一跳,愣愣的看着他,

    特别是哪俩对父母,根本不是好眼神,人家还是孩子呢,你什么天生一对。

    王明泽父亲,王凯:「什么天生一对,孩子这么小早恋,这辈子就完了,整

    整的是因为那姑娘吧?我就说我儿子不会无缘无故变坏」。

    刘玉英父亲,刘奎山:「你这怎么说话呢?要不叫你儿子,我姑娘能走?」。

    叶南飞:「行了,行了,行了啊,我说俩位老哥,怎么还这么钻牛角尖想不

    开?刘大哥,你闺女是被人家王明泽救了,接着才有后面的麻烦,这孩子这么敢

    作敢当,你应该高兴啊,要不让那郑楠坏小子欺负你姑娘就对了?王大哥,你儿

    子喜欢人家在先,但是,人闺女有恩图报,有情有义,你说这样的姑娘不可爱?

    证明你儿子很有眼光么,而且你儿子这么有担当,够仗义,这么多同学朋友喜欢

    他佩服他,你应该为有这样的儿子高兴才是」。

    两家老人被说的都低下头,寻思着,这么一说确实哈。

    叶南飞:「俩孩子都不错,错在你们俩家家长,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孩子,也

    不试着去了解,听见点动静就想当然的以为是什么,非打即骂,我看孩子出走,

    有一多半责任在你们家长,如果你们耐心点,了解真相,帮他们解决问题,还至

    于出走么?我现在提个要求啊,找俩孩子没问题,可你俩家得答应,他俩回来可

    以接着处对象,我可以担保他们学习成绩不下降,如果你们不同意这点,这忙我

    帮不了,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全场人又都傻眼了,同学们傻眼是没想到还有这么思想开放的成人,敢公开

    鼓励,肯定他们恋爱的还头次听说,家长们就更愕然了,没听说可以让中学生谈

    恋爱的,家长们都提心吊胆的注意观察着,稍有苗头就得掐死在萌芽,哪有公开

    承认的道理:「这样不行吧,学生还是得学习为主,这么小怎么能让他们谈对象

    呢?」。

    「就是啊,这不行吧,别的都可以答应」。

    叶南飞听完一皱眉:「你们这思想观念太顽固,你们知道贾宝玉和林黛玉谈

    恋爱时候多大么?12,3岁而已,古时候像他们这么大,完全可以结婚生子了,

    现在朝廷一宣传,别说谈恋爱了,结婚都不敢了,生孩子都不敢了,我问你们,

    他俩谈恋爱,你们怕啥?」。

    「那学生么,怎么能谈恋爱呢,那不是教孩子学坏呢么?」。

    叶南飞:「谁说谈恋爱就是学坏啊?再大几岁后还不是得谈?提前两年就变

    成坏事了?其实无非是怕他们耽误学习么,这事我说了,我保证他们不耽误学习,

    你们还有啥担心的呢?其他的,也就是别人家孩子都没这样,咱家孩子这样,就

    不对?不过就是在该谈恋爱的年纪,谈了个恋爱而已,天塌下来了么?」。

    大伙被他的奇谈怪论说的瞠目结舌,又感觉挺有道理的样子,也提不出啥反

    对意见:「那还是找孩子吧,关键是咋找啊?」。

    叶南飞:「既然大伙意见一致了,那咱就开找,两位哥哥,还有嫂子们,回

    家联系各自的亲戚朋友,看看有没有去他们那里,同学们回去也想想,看有没有

    可能去朋友同学家,你们谁叫张浩啊,啊,,你啊,一会带我们去找强子」。

    王凯:「我跟你去,看看这放高利贷的流氓啥德行,这么邪乎」。

    叶南飞:「王大哥,社会上的事少参合,一旦沾上,没完没了的,这事我来

    办」。

    带着张浩单独出来以后,叶南飞心里还有很多疑惑:「张浩,你是怎么认识

    强子,又怎么想起来介绍给王明泽的呢?」。

    张浩可能因为年纪小,没经历过啥事,显着很紧张:「啊,,和内个强子,

    都是住一片的,知道他就是干这个的,明哥那会,,,又急着,,,用钱,就介

    绍给他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利息这么高啊,早知道,,,说啥也不能给,,,,

    明哥介绍」。

    本来就是顺嘴一问不过发现这小伙子眼神闪烁,叶南飞不禁心中一动:「强

    子和郑楠认识?」。

    张浩一听这话,马上大惊:「啊?不,,不认识吧?」。

    叶南飞不免心中一喜,小孩子家家的果然好糊弄:「嘶,,,,,,张浩,

    你应该主动说出来,等我说出来,那就不好了,你说呢?」。

    虽然他说的都是模棱两可的话,可对于张浩就没那么简单了:「那我真不知

    道啊,不是我,,,我不知道」。

    叶南飞接着忽悠:「你说要是王明泽那些哥们同学,知道是你出卖王明泽,

    他们会咋做?」。

    张浩:「大哥,,,,大哥,,真的不是我,,,没我啥事啊,,都是他们

    逼得,,,,呜呜,,,」。

    叶南飞和小胖相视一笑,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不如这样,你把你知道

    的只告诉我,这也算是你帮王明泽一把,将功赎罪,然后咱们天知地知,你知我

    知,以后就当没发生过这事,你看咋样?」。

    那孩子早就被吓哭了,六神无主,一听这个好像也都是没啥对自己有害:

    「是郑楠和他哥他们,总是在我家跟前截我,然后问我明哥的情况,后来听说他

    缺钱,就让我把强子介绍给他,我就干了这个,别的真没干」。

    叶南飞:「嗯,,我知道了,你把他的地址告诉我,你就回家吧,以后跟谁

    也别提这事。」他走以后,胖子问:「咱直接找那小子?」。

    叶南飞:「黑事还的黑办,暗事还得暗着来,晚上去他家,会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