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七十一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叛逆期。

    现在的叶南飞,那状态是相当的完美,有好老婆,有二奶,有小三,还有情

    妇,这会又多了个二老婆,天下男人敢想的不敢想的他都有了,羡煞天下男人啊。

    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美啊,而且四人生活刚开始拉开帷幕,想一想都让人兴奋不

    已。

    本想消停的过着这小日子,可这天,他正在牛马行店看帐,最近他越来越感

    觉力不从心,这账目牵扯到三个店之间的财物往来,他不是会计,身边也没个懂

    财务的,经常搞得他头疼,正看着呢,时而问一问小丽,这时,华姐突然闯了进

    来:「小飞你在啊,哎呀赶紧的,我这有事要你帮忙」。

    叶南飞除了对自己身边人的事关心,其他的事很少在意,华姐又这么风风火

    火的,他本就不太待见,脸色上也就不太好看:「咋的了?这么火燎腚似的?」。

    华姐一看冷面冷眼的,气就不爽:「咋的啊?不愿看见我是不?烦我了是不?

    你个没良心的,谷玲有点事你屁颠屁颠的,我这有事,你就这样啊?咋的啊?」。

    叶南飞一看华姐发飙了,连忙挤出笑脸,挖出点热情:「哎呀,华姐,不是

    啊,我这看帐看的头晕,不是跟你啊,说吧说吧,啥事啊?」。

    看着一脸热情的叶南飞,她气算顺了点,白了他一眼:「是这么个事,前一

    段你不是帮谷玲儿子重新做人了么?啊不是,是重新振作了么,哎呀这下子你可

    有名了,谷玲见谁跟谁夸啊,啊,,你看我儿子现在,那都是小飞的功劳」。

    叶南飞一听,气的直翻白眼,这玲姐啥时候嘴这么不严实了,替自己鼓吹个

    毛啊?没事找事么:「哎呀,华姐,那不是玲姐儿子么,那我还不得帮帮啊,要

    他你儿子出问题,我肯定也帮」。

    华姐:「我呸,你儿子才出问题呢,啊,,,不过确实出问题了,啊,,不

    是我儿子啊,是我一铁姐妹的闺女,离家出走了,艾玛就是跟人跑了,你说还是

    中学生的,咋就出这事了呢,把她妈愁得啊,都快急疯了」。

    叶南飞:「孩子丢了,那赶紧报警找公安啊,找你找我都白搭啊」。

    华姐:「找他们要是管用,还至于把孩子爹妈愁那样么?就算接了报案,哪

    天才能破啊,关键也没人给你上心找去啊。你给姐个面子,帮帮呗」。

    叶南飞也是真心为难,找人这事他也没干过啊:「华姐啊,是我求你了行不?,

    你说公安都没招的事,你找我能有招?」。

    华姐:「咋的?你玲姐求你就好使,我就不好使呗?」。

    叶南飞:「那不是玲姐儿子么,再说了,那就是小金山受欺负,我还有点办

    法,你说人家孩子丢了,这我能有啥招啊,而且还是私奔,也就是那丫头自愿走

    的,那还有个找?你这面找,她还躲着你」。

    华姐:「找吧,可以一起找,关键是求你啊,这孩子不是学坏了么,你能把

    小金山教好,肯定也能把这姑娘教好,对不?」。

    叶南飞一听,都无语了,好么,当我是工读学校啊,可以教育失足青年。

    华姐一看他还是满脸不愿意:「你看你咋这么铁石心肠呢?这么求你都不答

    应,你来,跟我来看看。

    唠叨华姐家商店,里面有两位中年男女愁眉苦脸的坐在里面,见华姐进屋,

    眼睛一亮,忙紧张的站了起来。

    华姐:「我把能帮你们的人请来了啊,我跟你们说,这家伙,本事大着呢,

    肯定能帮上你们。」其中那妇女一听,忙过来就要给叶南飞跪下。叶南飞哪里敢

    受:「别的,别的,使不得」。

    华姐:「哎,,,我说小飞,你在不答应,那就太没人性了啊,你看看吧这

    俩口子都愁成啥样了。我跟你说啊,这忙你必须得帮,要不我天天找你去」。

    叶南飞一听华姐这强买强卖的,心里就来气,但也不好发作:「那也得把事

    说明白啊,我看能不能帮上」。

    于是这俩口子你一句问一句的说开了,中间还有华姐穿插解释。按她们说,

    自己闺女是很好,学习好,长得好,还懂事,这不就是三好学生么,叶南飞一直

    对什么好学生,学霸之类的心有抵触,心里话,么要是这么好至于离家出走么?

    剧情是怎么翻转的呢?是被一个男孩子带坏了,不知从何时起,自己闺女被同班

    一个坏小子盯上了,不知施了什么邪门蛊惑术,俩人勾连上了,从此闺女的成绩

    也下降,也不那么懂事乖巧了,处处和家里作对。

    前两天和他爸吵了一架,结果昨晚上就没回来,去派出所报警,说是够24

    小时后才可以报案,去学校找,通过学校找到那男生家里,结果那小子也不见了,

    俩家互相埋怨,还打了起来,俩口子本就是老实本分人,也不认识什么人,想了

    一圈,女孩妈想起,二姨家表妹还算个人物,于是找了过来,寻求帮忙。

    叶南飞:「你们的意思,就是把闺女找回来就完事了呗?」。

    华姐:「不是说了么?最好能让这丫头和那小子断了,回到以前那样好好学

    习,别大了像俺们这样没出息。」叶南飞一听脑袋就大,但华姐威逼利诱,那俩

    口子苦苦哀求,叶南飞实在拖不过,答应尽量试试。就这样,被迫揽下一桩烂事,

    回头和家里打招呼,还满心不乐意,可红姐和尹令仪却把他说了一顿,认为这事

    该帮,女人的爱心永远比男人泛滥。这事既然答应了,真不能耽误,他叫上胖子

    一起,先按着地址去了那坏小子家。

    整个事情都发生在江北,如果是船营或者巴虎区,他人脉还有一些,这江北,

    可是两眼一抹黑,白道没有认识的,黑道是癞疤子的天下,只能靠自己硬查了。

    到了那男孩家一看,是江北化工厂家属楼,化工厂的待遇很好,属于国企。敲开

    门,开门的是个四十左右岁的男人,一瞧应该也是个工人阶级,个子挺高,一看

    就是直来直去的脾气,不知是一直就这体性还是因为家里出了事情,看人的眼神

    很是不善:「找谁?啥事?」。

    给叶南飞和小胖造的一愣,这哥们说话咋这么冲:「啊,,,内个,我们是

    来问一下你家王明泽的事,不知道你现在有他的消息么?」。

    他爸:「你们是谁?为啥找他?我特么还想找他呢,一天一宿没见人了,马

    勒逼的,就是削轻了」。

    叶南飞:「我们是受刘玉莹家里委托,看看咋能找着这俩孩子,呵呵」。

    他爸:「啊?咋的?还招呼人来打架了是不?」。

    叶南飞:「哎,,,,您别急啊,不是来打架的,咱们打,孩子也打不回来

    是不?按理说,咱们应该目标一致,孩子都丢了,还是一起丢的,至于怎么处理

    他俩的事,那都是找到人再说啊,必须先找着人,您说是不?」。

    那孩子爸一听,脸色缓和了许多:「进来吧,我这也上火呢」。

    进屋后,发现客厅里坐着位妇人,神色黯淡,应该是刚哭过,见他们进来,

    点个头,算是打了招呼,等坐下来一聊,问题出现了,竟然和华姐的表姐会所的

    情况恰恰相反,这对夫妇说,他家孩子本是个好孩子,可自大认识这个刘玉莹之

    后,就着了魔,学习成绩直线下降,而且还开始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接触来往,

    还开始和家里人不对付,越来越不听话,这不临走还和他爸吵了一架么。

    现在问题原因基本清楚了,不管谁带坏谁,这俩人都和家里发生了矛盾,这

    事离家出走,私奔了。再往下查,没有任何线索,看来家长们其实并不了解自己

    的孩子,真正了解他们的应该还是他们的同龄人,小伙伴。下面要接触的对象,

    就是老师和同学了。

    老师给出的评价是,俩孩子都不错,至于早恋,在学校并没有过分举动,学

    习成绩这学期确实有所下降,但还是挺努力的,只是王明泽的情况更严重一些,

    班里和校园里不少男生围在他左右。叶南飞让老师帮忙把和两个孩子平时最要好

    的同学叫出来。

    首先叫出来的是三个女生,叶南飞问了句:「你们三谁是刘玉莹的死党?」

    其中右边两个把眼睛都瞄向了左边那姑娘,小姑娘长得白白净净的,看着挺清秀:

    「你好,你叫什么名字?既然和刘玉莹是死党,她现在离家出走,你就一点不担

    心么?」。

    那小姑娘:「您好叔叔,我叫王玉凤,我担心也没有招啊,我也帮不上她」。

    叶南飞:「那你可以把你知道的一些情况跟我说说,没准我能帮上她呢?」

    小姑娘听完,摇了摇头,开始不说话了。又问了几句,她都说不知道。这是拒绝

    合作,不信任啊。

    叶南飞想了一会,按下耐心:「王玉凤,你是不是觉得,你在帮你的死党呢,

    帮她脱离家庭,脱离眼前的一切,可你想没想过,你有可能不是在帮她,而是在

    害她,你感觉,就两个高中生从来没走出过校园,一旦出去以后会遇到些什么?

    他们身上带着几个钱?出门在外,没钱寸步难行,你知道他们会遇到什么?他俩

    就像一对小绵羊,社会上都是些披着羊皮的狼,稍不小心,那些狼就回张开血盆

    大口把他俩吞了,也许现在他们已经处在危险之中,等着我们去解救呢?」。

    王玉凤:「不会的,不会的,王明泽很厉害的,她会保护刘玉莹」。

    叶南飞:「刘玉莹妈妈说是王明泽带坏了刘玉莹,王明泽爸爸说是刘玉莹带

    坏了他儿子,他俩到底咋回事啊?」。

    王玉凤:「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他俩家爸妈吧,那都没法说话,看见他俩走

    的近一点了,不是骂就是打的,根本不和你好好说,这下倒好,把他俩逼走了,

    又着急找」。

    叶南飞:「他们爸妈的工作我来做,但是他俩这么跑出去,绝对不是个事,

    你们想的太天真了,等后悔就晚了,不就是父母不理解么,说开了不就完事了么」。

    王玉凤:「具体的我真不知道,刘玉莹走的也挺着忙的,好像是啥挺难,挺

    急是事,内个王明泽那帮朋友应该知道的清楚点,你找他们问问吧。」于是王明

    泽的几个小哥们又被叫了出来,同样,几个小家伙都抱着抵触的情绪,非暴力不

    合作的态度。

    叶南飞:「兄弟们,你们的哥们现在肯定是遇到难事和危险了,难道你们想

    在边上看着不管么?不就是和爸妈那么点矛盾么?有啥解不开的?他爸妈老古董,

    不就是处个对象么,谈个恋爱,有啥了不得的?天塌下来了咋的?是吧?我帮着

    做工作,要是他爸妈还是榆木脑袋不开窍,不用他俩提,我出钱让他们走」。

    几个家伙听完直想乐,但又有点不敢,叶南飞长得挺随和,可小胖往那一站,

    跟半截铁塔似的,谁也不敢忽视啊。

    叶南飞一看作用还是不大,应该是几个人在一起有观望心态,必须各个击破

    才有效,看见里面有个面相老实点的叫了出来,不管谁啊,啥时候,都喜欢柿子

    挑软的捏鼓:「小兄弟,你说,王明泽平时对你如何?」。

    那小伙:「好」。

    叶南飞:「够意思不?」。

    小伙:「够」。

    叶南飞:「那现在他遇到难事了,你们咋无动于衷呢?」。

    小伙:「不是啊,他临走时候嘱咐,不让俺们说。」说完好像马上意识到可

    能说漏了,有点担心的回头,看看了同伙。

    叶南飞:「那是他不懂,难道你们也不懂么?离家出走,俩个小高中生,咋

    生活?我现在百分百预测,他俩肯定遇着难事或者危险了,你们还抱着那点所谓

    的义气,不说真相,那会害了他们的」。

    说完这些,那几个小伙伴也露出担心和焦虑的神情,叶南飞:「得了,我跟

    老师请假,你们几个都跟着我走,我请大伙吃饭啊,今天到场的都是刘玉莹和王

    明泽的亲人朋友,都是担心他俩的人,咱们到一块研究研究,到底怎么能帮得上

    他俩,你们说呢?」。

    这么一说,大伙都来精神了,都是在乎他俩的人,他俩出事了,那不正是需

    要这些人的时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