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七十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七十章 合住的秘密5。

    上回咱说到,气氛高涨,已经到了临近点,红姐的大胆行动更是让大伙血脉

    喷张,于是都更急着玩下一盘,看看还有什么刺激和惊喜等着,这一轮不知道是

    因为俩女的不方便拿牌还是怎么的,是叶南飞和张陌赢了,叶南飞阴笑着看向张

    陌:「嘿嘿,让你护短,这次我看你还护得住么」。

    张陌:「好啊,你让令仪脱,我就让嫂子也脱」。

    叶南飞:「谁怕谁啊,令仪脱,嘿嘿」。

    张陌:「嫂子脱,嘿嘿。「怎么感觉这俩男人,根本不是舍不得,更像是期

    待已久呢。

    俩女的没办法只能脱了最后的内裤,而等她俩脱完,扭捏的躲在茶几后面的

    时候,俩男人早就看得直了眼,可倒是怕吃亏,都看着对方的老婆,而不是自己

    的,张陌更严重,脸胀的更红,喘着粗气。明显是过度兴奋和激动的征兆。

    叶南飞:「喂,张陌,别光顾了看啊,就剩你一人了,还等我们上去扒呀?」。

    张陌一看,三人都裸体了,好么,场面太震撼,自己也别玩另类啊,不合群

    不是,马上也脱了短裤,四人真算上赤诚相对,但这游戏可玩不下去了,互相看

    着对方的裸体,这时候谁要是还忍得住,还能淡定下来,那只能鉴定为生理有毛

    病。

    本来是都看向对方老公和老婆的,可是这时候,激情已经爆棚,气氛已经在

    燃烧,需要的是做爱,宣泄,真做起来,还得瞄向自己老婆,老公,第一个做出

    反应的是叶南飞,搂过红姐吻了下去,下面也没闲着,膨胀的已经发紫的分身,

    迫切的寻找着那蓬门,明显急不可耐的感觉,更急迫的是张陌,刚才还在发愣,

    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见人俩口子已经开战,那么还等什么?把尹令仪搬到便压了

    上去。

    尹令仪虽然也早已进入状态,当然也想着爱爱,但突然被搬到,还是护子心

    切:「哎呀轻点,,,,别压着肚子啊,,慢点,,,啊」。

    四个人,两对,分别在茶几两侧,地上铺着地毯,到显着比床上宽敞舒适。

    在张陌俩人还在纠结多大力度,什么姿势,多深为好的时候,叶南飞俩人已经几

    个冲锋,此时红姐还不忘了提醒尹令仪:「令仪,你在上边,你在上边」。

    远程协助,让二人迅速一致,张陌把尹令仪扶到了自己身上,欲火焚身的此

    时,谁还顾得了边上还有没有人啊,可能正因为有对方的存在,才更让他们兴奋

    刺激,张陌的分身早就胀的有点痛,真有点像那粗大的胡萝卜,只不过是紫红色

    的,而尹令仪也早已春水泛滥,对着那分身坐了下去,心里渴望坐的深一点,可

    是又不敢,就那么来回套弄着。

    叶南飞和红姐,做的更放纵一些,可以任性的大力冲刺,今天的状态格外的

    有感觉,从来没感觉这么刺激过,以前和李永霞她们群p过,和红姐,华姐,谷

    玲四人行过,和华姐俩口子换过,但都没有这次激情,有可能是年轻时候,不懂

    感情,和华姐她们只有欲望没有感情,只有现在,既有感情,也有欲望,才会让

    人迷离。

    此时二人很尽情,很投入,更迷离,偶尔看下对面的那对,更让人欲罢不能,

    这种状态下,就犹如酒喝多了,嗑了药了,更容易做出非理性举动,这不,叶南

    飞做到舒爽处,看了对面一眼后:「姐,咱俩老说和张陌一起干你,张陌正好在

    对面呢,俺俩一起艹你好不?」。

    红姐也已经进入迷离状态:「啊,,,小飞,,,使劲,使劲操我,,,啊,,,

    唔,,」。

    叶南飞:「那把张陌叫来一起艹好不?」。

    红姐:「已经处于极度兴奋状态,谁还顾得了那些,越刺激越好:「好,,,

    都来,都来艹啊,,,啊,,,,」。

    叶南飞想象着张陌的长肉茎在红姐的肉穴里进进出出,不仅一阵激动,可能

    淫妻情结又冒出来了,而且经过这么久的感情氛围培养,又有今天的顺理成章,

    并不让人感觉到多突兀,心理障碍也减到最低值,他边抽插着边:「张陌,,,

    来,过来,咱俩一起侍候你红姐」。

    张陌一听,激动的那分身在尹令仪的肉穴里,跳了几跳,而尹令仪也并没有

    太大反应,此时几人的状态应该是都不拒绝更刺激的挑战。张陌激动的哆哆嗦嗦

    的来到他俩跟前,叶南飞本来在红姐上面挺动着,看见张陌过来,那杆枪,很标

    准的四十五度角悬晃着,很是威风。叶南飞直接把上下姿势换成侧面,然后示意

    张陌到红姐身后,而红姐则把脸埋入叶南飞胸前,手抓紧了他的胳膊。

    叶南飞吻住了她的嘴,下面的分身却撤了出来,红姐预感到那紧张的时刻就

    要到来了,另一个人的肉茎要在老公搂着自己的时候插入自己的肉穴,想想就让

    人受不了,花心内不仅收缩了几下,几股爱液涌了出来,叶南飞怕她紧张,搂着

    她,吻着她,最激动的怕是张陌了,哆哆嗦嗦的侧卧下来,握着那分身,找了几

    下才找到那逍遥洞口,而那逍遥洞早就准备好了迎接新的侵入。

    红姐突然感到一根很硬很硬的肉棒插了进来,很有侵略性,虽然没有叶南飞

    的粗壮,但一杆到底,直撞花心,让她不禁一颤,最主要的还是心理那种满足,

    先后被两个自己喜欢的男人插入,而且被前后夹击,那种拥有感,满足感,前所

    未有。红姐被侵入后,适应了一下,跟着变更热烈的吻着叶南飞。

    张陌有点难以相信,昨天还只能意淫的女神,今天就可以和她结合,自己的

    肉茎可以插入女神的神秘处,这本身就让他激动不已,随着爱爱的进行,由开始

    的紧张激动,慢慢进入佳境,而尹令仪还在茶几的另一侧激动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感觉是五味杂陈,但此时激动,刺激占了主流。

    叶南飞看红姐二人已经适应:「姐,那边扔令仪一个人不好,我去陪她,别

    怕,我就在你边上呢」。

    红姐一直闭着眼,一听叶南飞要走,抓紧了一下,可是一想令仪还一个人,

    俩男人都在陪她,于是不得不放开。

    叶南飞走到尹令仪跟前时,并没有让她感觉多尴尬和抵触,这一直以来的感

    觉,氛围,水到渠成了,别以为红姐没幻想过张陌,尹令仪没幻想过叶南飞。相

    比张陌二人的激动,他俩则更自然一点,目光相对,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有这天,

    叶南飞坐下把他揽在怀里,她则很自然的靠过来,在同时看向那两位,此时张陌

    已经翻身压在红姐身上,傻小子般,只知道一味冲撞。

    接着二人四目相对,自然而然的吻在了一起,这是多年后的邂逅,似曾熟悉,

    在脑海中回忆过千边,今天终于成真。叶南飞坐在地毯上,慢慢扶尹令仪跨坐在

    自己胯间,同样对着肉茎坐了下去,虽然早已春水泛滥,下面又被张陌冲撞了一

    阵,可叶南飞的肉棒还是让她感觉挺吃力,那种胀满,充实感特别强,好在叶南

    飞比张陌温柔体贴的多,当慢慢全部进入以后,在一下一下的动起来,直到完全

    适应。

    二人互相体贴,试探,适应着,这让尹令仪感觉到了男人之间的不同,不但

    家伙不同,做爱的方式方法也不同,对叶南飞的感受,和她预想中一样一样的,

    就是这么温柔的对她,这种感觉让她很感动,边上下动着边贴着他的耳朵:「以

    后我们就可以再也不分开可是么?永远在一起」。

    叶南飞:「当然,谁也分不开我们,以后咱们买个大房子,还是生活在一起 ,

    永远不分开」。

    叶南飞那粗壮的肉棒,在肉穴内抽插研磨,让她舒服无比,同时那温柔的话

    让人感动:「不要大房子,就这么大,每天都能看见你在干嘛,太大了又看不到

    你,啊,,,,嘶,哦」。

    这面俩人正温柔的享受着无以伦比的性爱,那边可有些惊天动地了,因为红

    姐的呻吟声格外的急促而响亮,二人转头一看,张陌还在红姐身上猛冲猛打着,

    似乎饿久了的人猛地看见食物般猛吃猛造,而红姐这种资深女性,还是享受得了

    这么猛烈的方式的,如同肥肉,偶尔吃一顿,还是很解馋的。叶南飞二人这个角

    度,可以看见张陌那长大的家伙在红姐的肉穴中进进出出,感官上很是刺激。

    不过叶南飞已无暇欣赏:「红姐怕是要喷了,得做个准备,要不地毯完了」。

    说着,扶下尹令仪,找了一条浴巾,垫到了他俩下面,他手伸下去铺的时候,人

    家俩人还在快速的抽插着,果然又抽插了一会,红姐的叫声开始有点颤抖混乱,

    身体也跟着痉挛起来,而张陌感到下面被一股股热流冲撞着,他本就快到顶峰,

    哪里受得了这个刺激,跟着爆发出来,二人此时的画面就很古怪,都在没节律的

    痉挛着。

    当张陌都已经爆发完毕,退出了红姐体内,红姐还在轻微痉挛着,一时看得

    张陌和尹令仪很是愕然,这是什么状况?叶南飞赶忙解释道:「红姐这样,就像

    咱男的射精,很少女的会,很爽的。」说着,侧躺下,搂住红姐,亲吻抚摸着她:

    「张陌,去冲洗一下,回来陪红姐」。

    尹令仪也走过来,抚摸着红姐,不知道她这是难受呢,还是舒服着呢。红姐:

    「哎呀,张陌这小子,太牲口了,弄死我了,,,哎呀,,」。

    叶南飞:「所以让你调教调教他么,呵呵呵」。

    张陌回来后,贴着红姐唠悄悄话,叶南飞则和尹令仪继续,这次四人挨着,

    俩人还是那个姿势,叶南飞坐着,尹令仪跨坐在上面,尹令仪一改之前的自然,

    也开始激动起来,往下坐的更有力,叶南飞感觉肉茎更紧的被包裹着,尹令仪也

    有点近乎贪婪的吻着他,那俩人侧躺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并看着他俩做

    爱,那粗大的肉棒在小穴内进进出出,里面的鲜肉都被带着翻卷出来,淫水已经

    被搅磨的成了乳白色。

    做爱被人旁观,这感觉很怪异,也挺刺激,人可能都有偷窥和被偷窥欲,二

    人越做越激烈,尹令仪抱着叶南飞的头亲吻着,身体运动的也越来越快,就在红

    姐和张陌的注视下,纷纷进入到高潮,也许是叶南飞憋了几天没做,也有可能今

    天太激动太兴奋,射的量特别大,再有尹令仪涌出的爱液,因为量太多,每次抽

    插,都从肉棒和肉穴之间挤压出很多。这景象看的张陌和红姐不禁又来了兴致。

    张陌那肉棒又擎天一柱了。

    叶南飞和尹令仪相拥着很久没有放开,当叶南飞要把她放下,她马上抱紧:

    「抱着我,别离开我」。

    叶南飞:「我去拿毛巾,给你擦屁屁,呵呵呵」。

    尹令仪这才害羞的:「好坏啊你。」并轻轻的掐了他一下。叶南飞去厨房烧

    了点水,透了两条温湿毛巾,给出来本想给红姐一条,可发现俩人再次进入了战

    斗,这次张陌温柔了很多。走到尹令仪跟前,发现她坐在那,捂着下面,委屈的

    看着他:「太多了,,,都淌出来了」。

    叶南飞看着她那可爱的样子很可乐,忙用温毛巾给擦拭干净,那温热的毛巾,

    贴在肉穴上很是舒服,他擦拭的也温柔,一时让尹令仪全部放开,从心里到身体,

    全部安心的对这个男人放开,叶南飞搽干净后不忘了亲了一口,这一口,让尹令

    仪酥麻的一颤。

    这一夜是四个人的新婚之夜,也是尹令仪和叶南飞,红姐和张陌两对各自的

    新婚之夜,洞房花烛夜哪里有那么容易放过对方,张陌不知疲倦的一遍又一遍的

    做着,最后红姐实在扛不住了,才算罢休,而叶南飞和尹令仪则更缠绵,亲吻和

    爱抚更多一点,做爱则慢慢体味,似乎在品尝某种美味。在尹令仪体内爆发了三

    次以后,终于把俩位女性抱上了床,四人在叶南飞的大床上一起进入了甜美的梦

    想。

    四人终于突破底线,进入混乱模式,那么之后如何相处,这么复杂的关系如

    何理顺呢?其实没那么复杂,该咋过还是咋过,天塌不下来,虽然这关系感觉挺

    混乱,但对于四人之间似乎却很良好,因为大方向,叶南飞把握,那就是不管咋

    的,是一家人,要在一起,而具体上,是两个女人在把控,第二天俩人就偷摸到

    一块交换心得了,都说出了心里话,都表示这关系能接受,而且感觉特好。

    尹令仪感觉又重新获得了多年前的感情,叶南飞其实是她心理的一个结,一

    直没有放下,难得的是,不但可以和叶南飞复合,还可以亲密的爱爱,而且是在

    老公面前,这也就是说明老公允许她接受叶南飞,叶南飞也允许她有这个老公,

    你说她有理由拒绝这种完美模式么?。

    红姐是有老公叶南飞,然后还可以公开的和心仪已久的张陌在一起爱爱,而

    且当着老公的面,虽然这种关系见不得人,可老公允许啊,试想一下哪位女人会

    有这种待遇呢?。

    红姐:「以后你和我都有俩老公了,嘻嘻嘻,行不行啊?」。

    尹令仪:「行不行的都做了,就不知道以后咋处啊?怎么同时对着俩个人啊?」

    嘴上质疑着,心里确实美开了花。

    红姐:「那有啥咋对着的?你要是今晚想两个都陪着你啊,我没意见,哈哈

    哈」。

    伊令仪:「哎呀,,红姐,和你说正事,你老没正经的。我是想,你说以后

    对南飞哥也像对我老公一样?」。

    红姐:「对啊,要不咋说是俩老公呢,一个大老公,一个二老公,呵呵呵,

    你就说你喜不喜欢叶南飞吧?」。

    尹令仪点了点头,红姐:「那不就结了,你老公也不反对,叶南飞也不拒绝,

    我也没意见,那你怕啥地,反正你老公也有我一半,嘻嘻嘻」。

    尹令仪:「哎呀红姐,你这么一笑,好奸啊」。

    红姐:「啊?是么?你问过你老公啥想法没?」。

    尹令仪:「他能有啥想法,就傻笑的说,听咱们的」。

    红姐:「哼,同时有俩老婆,还不美死他啊,还敢有意见?」。

    尹令仪:「那南飞哥呢?」。

    红姐:「他呀,说不上惦记你多长时间了,这下可以公开和你在一起,他还

    不乐蒙了?他说,咱们是一家人,以后别分开了」。

    尹令仪:「那以后咋住啊?还是像以前那么各住各的,还是住一起啊?再说,,,,,

    那谁和谁在一起,那咋安排啊?」。

    红姐:「艾玛呀,俺家傻丫头想的还真周到,这个确实得好好想想,安排安

    排,要不一三五小飞归你?周六周日咱们在一起?不行?啊,,,那咱在细想想,

    等小飞,回来问问他,对了张陌那臭小子鬼心思最多,你也问问他。」于是俩人

    开始默默筹划日后生活的细节了。本来一切都很美好,可又有事情找到了叶南飞

    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