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六十九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六十九章 合住的秘密4。

    【作者:独孤一叶】。

    【合住的秘密4】。

    按下张陌夫妇不表,再说叶南飞和红姐,他俩之间的化学反应,明显强烈一

    些,事情是这样婶的,红姐不是抱怨夫妻间的激情淡了么,不过她发现,和叶南

    飞聊尹令仪俩口子的事,会勾起失落很久的激情,于是呢经常聊一些有关尹令仪

    夫妻性事的话题,也成了夫妻前戏的科目之一,比如这天就又有一件,既有兴致

    又是乐子的事让夫妻二人性趣盎然。

    俩口子把孩子哄睡了,趴被窝里说悄悄话:「前一段你不是好信,令仪咋没

    问我是不是给你也口么?今天终于问了,呵呵呵,艾玛逗死我了,这傻丫头」。

    叶南飞也来了精神:「那你承认了?」。

    红姐:「啊承认了,还说你也给我舔,呵呵呵,艾玛那家把她吓的,说艾玛,

    男的给女的舔那地方啊,太恶心了吧,我说那恶心啥啊,没跟你说么,洗干净了

    一样,老舒服了,你没试过损失大了去了」。

    叶南飞:「啊?这事你也说?难怪今天她看我怪怪的」。

    红姐:「啊,那光行说俺们啊,就不能说你们,然后吧,你听我说啊,让我

    忽悠的吧,也想学口活了,我琢磨着,这玩应咋教啊,还好我去冰箱里翻出一根

    胡萝卜,倒是和她家张陌的家伙挺像的」。

    叶南飞:「呀,,连张陌的家伙长啥样你都知道?」。

    红姐:「那咋不知道?你的家伙,令仪也知道,嘻嘻嘻」。

    叶南飞:「艾玛呀,你们老娘们在一起啥都敢唠啊」。

    红姐:「你听我说啊,然后我就教她咋做,她含了半天说,那南飞哥的那么

    粗,你咋含住的?」。

    叶南飞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翻身压在了红姐身上:「让她含一下不就知

    道了,嘿嘿」说完那分身已直捣黄龙红姐:「啊,,,一听你师姐你就来劲了,

    是不早惦记上了,啊,,,轻点。要不明天我跟令仪说说,让你干一次啊,,,,

    哦,一说你就来劲,,,,啊,,」俩人很久就已经开始学会啪啪时候撩闲,增

    加情趣。

    叶南飞也不示弱:「那让张陌来陪你,反正那小子也憋够呛,他那家伙事我

    可知道,够长,令仪未必受得了,你没怀孕,没事」。

    红姐:「你咋那么坏,自己老婆还舍得让别人干,,,,啊,,啊」。

    叶南飞不知道是什么心理,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感受,就是知道自己女人和别

    人做了,气愤,妒火中烧是一方面,内心里还有一种刺激和兴奋,以前没太注意,

    也不敢往深了想,当然是自己女人什么原因才和别人在一起的也没细想过,今天

    感受就很明确了,一说让张陌和红姐做,一下子涌上来一股兴奋和激动,这是什

    么心理,虽然只是二人之间的想象,类似角色扮演,难道还有喜欢给自己戴绿帽

    子的?这是处的哪门子贱啊?。

    叶南飞越说越兴奋:「还说不想?下面出这么多水了,,,让俺俩一起干你

    好不?俺俩换班插你,一个插你的时候,你还得给另一个啯急吧」。

    红姐:「啊,,,,你坏啊,,,俩人一起,要我命啊,,,啊,,唔,,,

    啊我叫令仪来,俺俩让你一人侍候,累死你,,啊轻点啊,这么大劲」。

    按理說,夫妻間來點考斯普雷,意淫歪歪,增加點情趣,沒啥問題,关键是

    你歪歪的角色就在身边,在同一屋檐下,这就很怪异了,特别是第二天见面,那

    真是内心难以平静,能没有化学反应么,而且这反应绝对是越来越激烈,整个家

    都弥漫着暧昧。

    不过话有说回来,暧昧归暧昧,感觉归感觉,意淫归意淫,谁也不会想真的

    去实施,现实还是现实,但温度,浓度达到一定程度,一个小火星就能引爆全场。

    有时候事情不是你能左右得了的,是多种因素聚合的结果。这个爆点是何时引爆

    的呢?。

    这一天,红姐又被老妈叫回家去,姥姥,姥爷想外孙子了,红姐是不大喜欢

    回去的,特别是冬天,那平房遭罪啊,娘俩还因为侍候孩子的问题上发生了争执,

    红姐一气之下扔下孩子,自己回来了,说明个再去接,她回来一看,三人挺整齐,

    都在家的,里外屋的忙乎着做饭,冬天,天黑的早,5点来钟基本都关店了,今

    天叶南飞也难得这么早回家,也有可能暧昧的家庭氛围对他更有了吸引力。

    四人边吃边喝,和睦的团圆饭吃完,反而感觉无事可做,那时候的电视节目

    多匮乏啊,关键是红姐感觉特无聊,突然没有孩子需要照顾,她反而不知道该干

    啥了,她提议,打扑克。其他三人觉得也好,不过这么干玩没意思,得有点输赢

    不是,张陌建议玩一两毛钱的,尹令仪感觉自家人玩钱伤感情,叶南飞建议赢了

    的可以问输家一个问题,或者让他做一件事,而输家不得拒绝。

    这一提议一下子引爆全场,纷纷表示这么玩好玩。玩的是东北比较常见而又

    简单的,红十,也就是谁抓住红桃和方块十,谁就是一伙的,也有可能让一个人

    抓住,这些都是未知,这也给游戏带来很多不确定性,第一把赢了的竟然是红姐

    和尹令仪,于是开始提问,红姐当然不能唐突的问张陌啊,正好有不少对老公的

    疑问,趁这时候问一问:「嗯,,,,你交代一下,你的初吻是给了谁?」。

    这一问让叶南飞有一点紧张,要说处男之身,是小时候就失去了,而初吻,

    不正是对面的尹令仪么,但如果交代了,么张陌不会有想法吧?他吭哧瘪肚的半

    天没说出来,还躲躲闪闪的看了尹令仪两眼,红姐立马明白了:「哎呀,你初吻

    不会是和令仪吧?那你以前说你俩连手都没摸过?」在看尹令仪也满脸通红,回

    想起那林中令人陶醉的初吻,而叶南飞一个劲的给红姐使眼色,那意思,别瞎嘞

    嘞,张陌还在边上呢。

    其实叶南飞想多了,张陌对他俩的事早就知道,说实在的,在入住这个家之

    前,他还真有点怕叶南飞这个威胁,这俩人别旧情复燃啊,可是入住以后的相处,

    让他慢慢不再担心,这也是化学反应的结果之一吧,也可能是红姐的原因,也可

    能是大伙相处的感觉特好的原因,说不清道不明,反正不再纠结这事了。

    尹令仪正好问张陌:「你的初吻给谁了?」张陌听完也紧张的满脸通红,按

    说这事还和叶南飞有关,本来他们乡下野孩子,不知道还有接吻这事,但性游戏

    早就玩过了,等和叶南飞一起以后,见他对李永霞,李永红又是亲,又是啃的,

    才尝试着学,而他的初吻对象是李永红:「这事不能怪我啊,是俺们跟飞哥学的,

    当时也不大明白,见样学样呗,就亲了李永红」。

    尹令仪这个气啊,原来初恋被李永霞夺去了,自己老公的初吻也被李永红夺

    去了,一人白了一眼。第二轮,红姐和张陌获胜,红姐得意的看着叶南飞:「老

    实交代,第一次失身是啥时候,和谁。」这问题那三人都很感兴趣,虽然听着挺

    难为情的,也足以让叶南飞够囧。

    「哎呀,那这可早了,我好像八岁时候就失身了。」大伙一听眼睛都圆了,

    除了张陌那俩女性根本无法想象,八岁咋失身,于是他把童年失身的事说了一遍,

    把红姐和尹令仪乐的不行,真是开了眼界了,一个深山里长大,一个城市里长大,

    想象不出农村的孩子是如何成长的。对于张陌,这经历并不能陌生,应该和他的

    差不多。

    张陌问尹令仪:「最害怕的是啥?」。

    尹令仪想了一下:「害怕失去家人。」其他三人都深情的看了她一眼,叶南

    飞:「不会的,放心,保证不会的」。

    本来气氛就很浓烈,温度有点高,在这些敏感问题的刺激下,更是接近燃点,

    在几轮下来,更是让人热血沸腾,连一向保守内敛的尹令仪都放开了不少,问的

    问题也很大胆,比如问红姐的初吻和第一次都是给了谁,答案并不是秘密,十五

    岁就被老朴祸祸了呗。其他问题还有,喜欢裸睡么,初吻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的,

    床上谁主动,谁被动。一晚上最多几次过。这问题一个比一个劲爆。

    红姐大发神威,当年混太妹的品质,慢慢暴露出来,来到这一轮,她又起花

    样,让叶南飞脱衣服,于是问问题又变成脱衣服,输了就脱一件,游戏是不是在

    向着失控方向发展呢?每个人都很兴奋,没人想中断。输的最多的当然是叶南飞

    和尹令仪,张陌多鸡贼,红姐玩这个又很专业,眼看着叶南飞脱的就剩裤衩了,

    而尹令仪得回穿的多一点,但也只剩线衣线裤。

    红姐又起幺蛾子,等尹令仪在输,她没让她脱,而是说你的任务是脱下张陌

    一件,于是几轮下来,谁也不用说谁,程度差不多了,因为叶南飞一输,张陌也

    让叶南飞脱红姐衣服,按游戏规则,赢家可以要求输家做任何事,不犯毛病。最

    后临界点,叶南飞和张陌是赢家,那么问题来了,让不让自己老婆脱呢?这俩男

    人到这时候已精虫上脑,根本不怕乱子大的感觉。

    首先是叶南飞:「姐,既然玩了,咱就敞亮点,脱,谁怕谁啊。」张陌虽然

    有点舍不得老婆脱,不过对女神的脱,更期待一点:「老婆咱也不能拉后啊」。

    尹令仪羞的满脸通红,也有可能是激动的,害羞的看着红姐在脱线衣,而里面并

    没有穿胸罩,当时张陌眼睛都直了,估计在看几眼鼻血都得流出来,还是尹令仪

    掐了他一下,才让他回过神。

    叶南飞虽然常见红姐的身材,不过这状态下见,还是别有一番滋味,红姐虽

    然太妹劲上来了,可这情况下展露身体也难为情,不过三人眼睛都聚集到了尹令

    仪身上。没办法,在三人目光的强迫压力下,尹令仪也脱了线衣,俩女人都不得

    不用双手护着胸部,而在进行下一轮的时候,只能用一只手。

    这一轮还是人家红姐和张陌胜,红姐好像报复似的让叶南飞脱,可他只剩下

    内裤了,叶南飞很为难:「最后一道就免了吧,换个别的要求」。

    红姐:「那不行,俺俩女的都露了,你男的差啥啊?还不如俺们女的咋的?

    脱」。

    那俩口子也跟着起哄:「脱,俺么女的都露了,你们也得脱,哈哈哈。」还

    好大伙是围在茶几四周,坐在茶几后面,那羞处最起码还看不见。这样,第一个

    全裸的出现了,那么游戏根本停不下,只能玩到都脱光为止。

    可人家张陌会啊,他没有要求尹令仪脱,而是亲他一口即可,这让叶南飞俩

    口子感觉太不公平:「哎呀张陌,你护短啊,好啊,看你能护多久。」此时每人

    都是满脸激动的潮红,眼里怕是被浴火充满。

    可接下来一轮,该着人家张陌俩口子赢,张陌兴奋的不行:「飞哥脱嫂子衣

    服,飞哥脱嫂子衣服」。

    没办法,叶南飞伸手帮着把红姐线裤拽了下来,这样红姐也只剩一条内裤遮

    身。

    但轮到尹令仪提要求,她愣在那不知道该提啥了,叶南飞已经无衣可脱了啊,

    还是张陌反应快,趴到她耳边说了句啥。

    尹令仪有点难为情的:」那,,,,嫂子摸一下南飞哥,,,,,那里,,,

    哎呀,,,」红姐一听,反而比提要求的痛快,靠到叶南飞身边腾出一只手,握

    住了叶南飞那分身,不但摸了,还套弄了几下,舒服的叶南飞「嘶,,」了一声,

    看的那俩位目瞪口呆,血脉喷张。接下来恐怕更火爆的局面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