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六十八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六十八章 合住的秘密3。

    作者:独孤一叶。

    【合住的秘密3】。

    俩人在被窝里,红姐比量了一下叶南飞的尺寸,比量长短的时候,尹令仪表

    情并没有啥变化,可比量粗细的时候,惊的她最长大了:「啊??这么粗,你受

    得了啊?」。

    红姐:「这你就不知道了,粗一点才好,咋的?张陌的不大?」。

    尹令仪:「啊,,,我寻思男人的那玩应长得都一样呢,原来差这么多」。

    红姐好奇心上来了:「哎,,,,那你家张默的长啥样?」尹令仪比量了一

    下,这一下不要紧,到把红姐吓一跳:「啊?????这么长?」。

    尹令仪:「就是吧,他的上面这样,根那这样。」边说,边比量着粗细,之

    后俩人互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嘻嘻嘻」笑了起来,还真是差很多啊:「那啥

    感觉?」「就那样呗,俺也不知道别的啥样。」「哈哈哈,那用用不就知道了」。

    「哎呀,嫂子你太坏了,不理你了。」「要不把小飞借你尝尝?哈哈哈」。

    俩人边说,边戏闹起来,弄得把孩子都吵醒了。

    俩家女性处成了闺蜜,而且是那种无话不谈,没有隐私的,那对两个家庭会

    有潜移默化的影响,慢慢的起了化学反应。首先是俩男人,不用说,本来关系就

    不错,亦师亦友,不过这亦师的关系,未免会让人多少有点距离感,所以在这帮

    兄弟姐妹中,大伙对叶南飞除了亲密还有一份尊重,不过自从这俩老婆走的如此

    之近,让他俩也不知不觉更亲近了许多。

    早饭多数是俩人联手做,叶南飞主厨,张陌打下手,晚饭谁回来早谁做,赶

    到一起,还能喝两盅,只要叶南飞不去书房,俩人肯定不是在客厅喝酒,就是喝

    茶,侃大山,叶南飞随和,张陌虽然鸡贼,但对叶南飞感情不同,俩人很是亲密,

    合得来。

    关键的还是男女之间的变化,自从上次红姐替叶南飞解释了以后,尹令仪在

    看叶南飞时候的怨气就少了很多,目光柔和了以后,一时让叶南飞有点发毛,不

    过总比怒目而视来的好,叶南飞也为俩家能相处的这么和睦感到欣慰,这么些年

    不就是希望有个安稳的地方和家人共享天伦么,尹令仪当然是家人,而且是师父

    最牵挂的人,自己有责任照顾好她。

    这天叶南飞回来的早了点,发现只有尹令仪一人在家:「红姐呢?猴子还没

    回来么?」。

    尹令仪:「红姐抱孩子回她妈家了,你丈母娘说想孩子了,张陌还没回来,

    不是,你能不能别老叫他猴子了,难不难听啊」。

    叶南飞:「想孩子了就过来看看呗,大冬天的折腾孩子,真是,这老太太」。

    尹令仪:「你管那么多干啥,是不嫌俺们在这的事啊」。

    叶南飞:「你想那么多干啥,这是我家,也就是你家,一家人不住一块还上

    哪住去啊?对了,叫猴子,你老不愿意,这帮人在一块这么些年叫习惯了,你看

    他现在长得英俊潇洒的,你还不知道当初他那瘦的,,,哈哈」。

    尹令仪听他说都是一家人,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不管以前有没有矛盾,心里

    一直把他当家人倒是真的,心里想着,看着他的目光又柔和了几分。

    叶南飞:「都没在啊,那我做饭」。

    尹令仪:「我帮你」。

    叶南飞:「你帮啥呀,消停在屋等着,一个小时后,叫你开饭,嘿嘿,你这

    会可是重点保护动物」。

    尹令仪:「你才动物呢,不是,你们这也不让干,那也不让碰的,都快把我

    养成废人了,你看看我现在胖的啊?」。

    叶南飞看着她那嗔怪的眼神,耍娇似的表情,心里不免一荡,好多好多年没

    见过她这幅表情了,印象里似乎总是一副严肃冷漠的面孔,反而以为她就是那样

    的人,其实以前的她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是自己亏欠她的太多了么:「那,帮

    着摘菜吧,但不能碰凉水啊」。

    叶南飞拿过一把芹菜给她:「今晚有盘肉炒芹菜,多吃点纤维素有好处」。

    俩人个忙一摊,突然有回到小土房的感觉,师父在里屋炕上坐着,他俩在外屋忙

    乎着做饭,那时候叶南飞给她打下手,回忆涌上心头,感慨万千。

    尹令仪突然想起一直在心里纠结的心结,虽然前一段听红姐解释过,但还是

    想听他亲口证实一下:「我听嫂子说,当初是我爷不让咱俩在一起的?」。

    叶南飞万没想到她会这个时候问这个,手里正切着牛肉,心里一愣神的功夫,

    刀已经奔着手指去了:「哎呀,,嘶,,,」。

    尹令仪:「咋的了?呀,,这么不小心?」忙跑客厅去拿急救箱。

    尹令仪仔细的替他巴扎着,距离这么近,这么多年好像还是头一次,感觉很

    怪,时间一晃,本来青梅竹马,此刻已是为人妇,为人夫了:「咋的,一问你这

    个就这么紧张,是不是有啥不可告人的,我爷为啥不让咱俩在一起?」。

    叶南飞:「哦,师父的意思是,咱俩别越轨,他当时是这么说的,这瓜啊,

    只有熟透了摘下来才好吃,生瓜蛋子呢,你强扭下来,也吃不下口,太生涩」。

    尹令仪:「所以你就害怕了?所以你就找李永霞去了?」。

    叶南飞:「不是啊,我是想听师父的,和你保持正好的距离,太近了吧,你

    说一冲动,难免做点出格的事,我没法面对师父,师父拿你就当心尖子,结果你

    那会又来那么大的气,哄也哄不好,就,,,,,」。

    尹令仪:「还一冲动,你有那个胆么?然后李永霞还一黏糊你是不?」尹令

    仪有点又气又恨的打了他两下,这么一打,反而让二人有点呆了,仿佛又回到当

    初在小河边嬉戏捞鱼,在林间采菜追逐,空气中撒满阳光,散发着泥土的芬芳和

    野菜的清香,尹令仪的笑声充满欢快,野性,那笑容是那么的灿烂。

    二人同时陷入回忆不能自拔,身体不由自主的越贴越近,可当尹令仪那略鼓

    的肚子先碰到叶南飞的时候,二人同时被惊醒了,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不

    能这样,于是马上尴尬的分开。自此以后,二人的关系莫名其妙的暧昧起来,虽

    然不能做过分的事,比如身体接触之类,可是互相的眼神和感觉,这是很难控制

    的,比如偶尔看到了对方的目光都是充满了温情,遇到对方的事,会格外的周到

    细致。

    而张陌和红姐呢?张陌本来已经压制住了自己对来自红姐的那种诱惑,可自

    从听说红姐经常幕后指导他俩性生活以后,就再也难以淡定了,在面对红姐的时

    候,那迷人的诱惑力是扑面而来,那感觉很怪异,充满诱惑而又不确定,让人捉

    摸不定又欲罢不能,红姐当然也不是圣人,这么个大帅哥时而火辣辣的看着自己,

    难免也会面红心跳,而且每当想起尹令仪说他的隐私糗事,不免一乐,这一乐更

    让张陌摸不到头脑,而二人目光一旦相接,不免马上移开,这反而更容易让人深

    陷下去。

    一次,叶南飞在外留宿,没回家,而尹令仪怀孕期间,不让熬夜,很早就睡

    下了,红姐把孩子哄睡后,去卫生间洗漱了一下,出来的时候,发现张陌坐在沙

    发上,喝着啤酒,看着电视:「咋了?睡不着了啊?还是让令仪给你踹出来了,

    呵呵呵」。

    张陌:「嘿嘿,令仪睡了,我怕吵醒她,就怕客厅来了,飞哥呢?咋没看见

    他?」。

    红姐:「不知道哪鬼混去了,哪像你那么顾家,到点就回家守着老婆」。

    张陌:「飞哥是干大事的人,老多事都要他亲自张罗了,嫂子喝一杯不?」。

    红姐也正不知道怎么打发睡前的无聊时光呢:「行,给我也倒一杯,反正孩

    子睡了也没意思。」接下来俩人聊啥已经不在重要,重要的是气氛,二人以前,

    多是客气的打招呼,谦让,很少有机会坐下来这么近距离的聊天,而且声音不能

    大,怕吵醒屋里的人,这么近距离的看,让张陌惊叹红姐长得精致漂亮,别看比

    尹令仪岁数大不少,但绝对比尹令仪更漂亮迷人,那眼睛,鼻子,那一颦一笑,

    让他想挪开目光都难,期间感受到自己这样是挺失礼的,别总这么盯着看,可是

    就是舍不得挪啊。

    红姐被人这么火辣辣的盯着,开始有点尴尬,不过也喜欢上这感觉,好久没

    有过了,叶南飞多久没这么热切的看着自己,陪自己聊天了?每个女人都是喜欢

    被关注,喜欢人陪着的。由于是小声聊么,更重要的是异性相吸的原理,俩人越

    聊越近,不知啥时候,谈话已经停止了,可能一开始谈什么就不重要,首先二人

    的手先碰到了一起,红姐并没有移开,这给了张陌很大的勇气,男女之间开始都

    是在不断试探中完成关系的定位的。

    那么在靠近就是亲吻,张陌激动的脑子一片空白,红姐是紧张的脑子一片空

    白,就这样俩人稀里糊涂的竟然吻在了一起,一旦吻在了一起,那就是天雷勾了

    地火,张陌哪里会想到,一直心目中的女神,此刻会被自己拥在怀里,并且亲吻

    着,他紧紧的搂着红姐,嘴上亲的也生硬,似乎要把红姐吞下去一般,而红姐这

    时除了紧张刺激意外,感受并不咋地,接吻么,需要温柔,绵远悠长,慢慢品味,

    你这连啃在咬的,生吞活剥般,哪里品得出味道。

    不知吻了多久,当张陌忍不住把手伸向红姐衣服里面的时候,红姐意识到不

    能过了,该打住了,否则没法和老公,和闺蜜交代,毕竟她是过来人,相比张陌

    更具理性:「小子,你敢在这做?令仪可就在里屋呢啊。」这句话一下子把张陌

    拽回到现实里。

    张陌马上放开红姐:「对不起嫂子,我,,,我一时,冲动,,,没忍住」。

    二人虽然及时把握住了自己,没做出越轨的事,但是也明确了互相的感觉和

    位置,张陌知道了红姐并不反感自己而且挺喜欢自己的,可能顾忌的就是南飞哥

    和尹令仪,而红姐之前知道这傻小子对自己有意思,不过只是眼神交流中的判断,

    而这次事很确定的知道,这小子是很喜欢,甚至迷恋自己的,被人喜欢和迷恋,

    是挺幸福的事,心里都是甜甜的,问题是,对不起老公,对不起闺蜜,内心很自

    责。二人身体不敢在出轨,不过感觉这东西很难控制,能控制的就不叫感情了。

    四人外加个孩子,暧昧的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有点尴尬,有点温馨,有点感

    动,如果只是这么有节制的暧昧着,下面可就没啥故事可讲了,关键是,事物都

    是在不断发展变化中的,只要四人还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化学反应就会继续。

    进一步的化学反应是在俩口子之间发生的,张陌上次和红姐的激情被及时打

    断后,久久不能平静,再和尹令仪爱爱时候,不免总是问起红姐是如何教她的,

    尹令仪每次说起,他的反应都很激烈,尹令仪都有些纳闷了:「怎么一提红姐,

    你就这么激动啊?」。

    张陌:「你俩女的老唠这事,能不让人激动么?」。

    尹令仪:「那下次不唠了」。

    张陌:「别,别的,继续,我喜欢听,嘿嘿」。

    最严重的一次是,尹令仪说,最后三个月坚决不能做的,可把张陌愁够呛,

    又想起前段那苦行僧般的生活:「那咋整?三个月啊?」。

    尹令仪:「红姐说,有别的招,比如用手,,还有,那啥,,,,,,代替」。

    张陌:「手?还有啥?」。

    尹令仪难为情的:「哎呀,,就是那啥呗,反正我不会,也不带给你做的,

    你死了这条心吧」。

    张陌多鸡贼的人,马上明白:「啊,用嘴,嘿嘿嘿」。

    尹令仪:「哎呀,就你花花肠子多,别惦记啊,反正我不给你做,啊,,,,

    你干啥啊?哎呀,咋这么猴急啊,你慢点,,,哎,,,哎,轻点啊」。

    张默哪里受得了这个刺激,红姐这是教她为自己口交呢:「令仪,受不了了,

    啊,,,,」。

    尹令仪:「啊,,,,,啊,你慢点,啊,,,太深了,」。

    张陌:「你就学学呗?你看红姐都会,她肯定给飞哥做过,嘿嘿。」

    尹令仪:「咋的?羡慕啊?羡慕也不给你做,,,啊,,你故意的,,,啊,,,」。

    张陌:「令仪,你要是肯做,以后你让我干啥,我干啥,全都听你的,昂,,,

    行不?」。

    尹令仪:「真的?啊,,,,,那我考虑考虑,跟红姐学学,啊,,,,一

    提红姐,你又来劲了」。

    不怪尹令仪说,一提到红姐,他的分身肯定会在那逍遥洞里蹦上几蹦,而身

    下的尹令仪,仿佛一会变成了红姐,一会变成了尹令仪,让他很快进入了迷幻的

    疯狂状态,尹令仪不得不用手推着他,提醒着他别太用力。第二天再见到红姐的

    时候,他有一种想跪下膜拜的感觉,此时他充分理解了,为啥有句话叫拜倒在石

    榴裙下,他感觉自己就甘愿跪拜在她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