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六十六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合住的秘密]。

    谷玲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你在拒绝,那太伤人,唉没办法,叶南飞这人就是

    心太软:「这大冷天的,那去店里吧,反正明天他们也得给我开封」。谷玲没说

    话,而是回了一个热辣的吻。女人要是疯起来比男人可怕多了,压抑太久,释放

    时候能量越大。

    商店里也不暖和,但总比外面强。一进屋,俩人迫不及待的的拥吻在一起,

    手还一边摸索着,谷玲一改平时的温柔内敛,反而很主动,女人在她爱的人面前

    更容易放纵天性,她解开他的腰带,伸进里面抓住了那分身,而叶南飞更喜欢双

    手捏着她那柔软的屁股,她揉捏,套弄了几下,竟然蹲下身,把那分身含在了嘴

    里,今天谷玲给叶南飞的惊喜真不少,性需要的就是新鲜,刺激。

    叶南飞对女人口活技术的评价还是有资格的,他经历的这几位女人,口活都

    是必须项目,无论是女给男还是男给女,实践出真知么,经历的多了,当然有经

    验评价,让他意外的是,谷玲竟然技术很娴熟,小弟弟一点没感到齿感,而且含

    的很深,叶南飞的丁丁不算小的,而且含的过程中,舌头还会跟着动,让叶南飞

    舒服的不禁呻吟起来。

    很多人以为女人吹箫是男人强迫的,不得不做,此言差矣,女人开始没准是

    有心理障碍,不过一旦开始熟悉以后,她们几乎无一例外的会喜欢上,原因呢?

    无外乎三点,第一,就是喜欢丁丁,难道男人不喜欢女人的私处么?第二,你爱

    对方,喜欢为对方付出,第三,口交是男女啪啪时为数不多的可以女性控制的场

    面,她喜欢看见你被她刺激的呻吟陶醉的样子,很有成就感,满足感。

    叶南飞忍不住拽她上来:「现在咋这么会了?是不是常和大鹏哥练啊?」说

    完还亲了她一下。

    谷玲:「哪有?我俩不做的,还说这呢,就那事一年也做不上几回」。

    叶南飞:「那你咋做到的,我不信,不常做,怎么能这么会做」。

    谷玲有点难为情,羞涩的贴在他胸前:「那我说了,你不许笑话我,我吧,

    就是想你想的,每次夜深睡不着的时候,就想起以前和你在一起,和你那啥,回

    想咱俩以前是咋做的,我就想着咋才能让你最舒服,就想着咋做」。说完一下子

    把脸埋在他怀里。

    叶南飞听了,一阵感动涌上心头,要说谷玲长得并不漂亮,可一直以来,叶

    南飞每每想到她,都有点小心动,也有可能他有些熟女控,成熟的女人,温柔,

    善解人意,按现在的话说,拍一下屁股,她就知道该换姿势了。当然也有放弃自

    我,破罐破摔的泼妇,谷玲不是,她有点古典女人的意思,温顺贤淑。格外招人

    疼爱。

    叶南飞:「那我也让你舒服舒服」。说着抱起她走进里屋仓库,里面有张小

    床,叶南飞把她放到床上的时候,温柔如小猫,叶南飞褪下她裤子,温度又低,

    连忙拽过被子,连着自己一起盖上,就势钻到人家的两腿之家。那处传来淡淡的

    骚气,要换平时,没准会引起反感,不过精虫上脑时,只会刺激人更兴奋。

    用舌尖轻轻舔舐大花瓣,谷玲就已经受不了,嘴里呻吟着,手则紧拽着他的

    头发,当舌尖探入花心的时候,明显感到她胯部不安的跟着挺动,花心内似乎在

    有节律的收缩,一股股爱液涌了出来,舌尖还是在花瓣间来回滑动,时而探入洞

    内,时而双唇含住花瓣吸允,刺激的谷玲声音也跟着不矜持起来,叫的越来越肆

    意,放荡,臀部的挺动更快,更有力。

    叶南飞的舌尖探试到那肉揪,并用双唇含在嘴里吸允,跟着手指探入到穴内,

    慢慢搅动并来回抽插,接着两根手指进入,来回抽动,谷玲完全进入状态,跟着

    抽动来回耸动着臀部,嘴里呻吟的更让人陶醉:「啊,,,,,,,,唔,,,,

    小飞,,,,啊我受不了了,」

    叶南飞感觉时机差不多,探出头,一面脱着裤子,谷玲则捧过他的脑袋,贪

    婪的吻着:「小飞,,,,,,,,俺要死了,,,你咋,,那么会呢,,,,」

    叶南飞:「玲姐,舒服的还在后面,别急」。说着,那肉茎在门口磨蹭了几

    下,叽的一声,连根没入,插的有力,生猛,一下子差点让谷玲背过气去,接着

    慢拔,深插,每下都到底,顶住花心,那充实感,有力的抽插,被撞击的宫颈,

    让谷玲有种窒息感,这刺激太强烈了,一时难以接受,叶南飞发现后,忙停下动

    作,温柔的吻了下来。

    谷玲:「啊,,,,,小飞,,,你的好大啊,啊,,,,轻点啊」。

    叶南飞又慢慢抽插:「玲姐,艹的舒服不?想不想让我接着艹你?」

    谷玲头次听这么粗俗,刺激的语言,还是在爱爱的时候:「嗯,,,,,,,」。

    叶南飞:「那你说出来,要不我不艹喽」。

    谷玲既刺激,兴奋,又难为情:「啊,,,,,嗯,,,,,我,,,我说

    不出口啊,,,」。

    叶南飞:「你要不好意思,就小声贴我耳边说,跟着我说:」艹我,使劲操

    我啊」。

    叶南飞感觉谷玲的身体有点颤抖,应该是兴奋,激动的,憋了半天,才贴着

    他耳朵小声道:「艹我,使劲操我」。越说,她身体的颤抖越强烈。

    叶南飞:「艹你哪里啊?」。

    谷玲:「啊,,,,,艹我哪里?」。

    叶南飞:「说,,,艹我逼里」。

    谷玲哆嗦着:「啊,,,,,嗯,,,,艹我,,,逼里,,啊,,,」

    爱爱时的粗口,无疑比春药还猛烈,让二人进入兴奋,忘我的状态,叶南飞

    时而九浅一深,时而大开大合全根没入。谷玲真是被操弄的欲仙欲死,在叶南飞

    爆发的那一刻,谷玲似乎感到眩晕状态,之后还一直偎在叶南飞怀里哆嗦着,确

    切的说是痉挛。

    叶南飞发现已经八点多,应该送她回家,谷玲也不管那些,只是偎在他怀里

    不出来,仗着是黑夜,叶南飞干脆抱在怀里慢慢往她家走,到了她家附近,俩人

    又躲在暗处缠绵了一会。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谷玲在见到叶南飞都浑身哆嗦,下

    面马上就有反应。有一次俩人又偷摸幽会,谷玲说,那天晚上回家后,大鹏好像

    感觉到了,因为那晚上他也来了兴,非得要啪啪,结果可想而知,她身体那么敏

    感,下身那么泛滥,明显刚干过,而他知道她去找过叶南飞,不过奇怪的是,这

    回他并没有深究,过后也没问。

    第二天,果然东西都送了回来,解释是,一场误会,所有商品,经过检验,

    都是合格产品,三个商店都无条件开业,而且蔡所长还主动安排了一桌,请叶南

    飞:「哎呀,你看看这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哈哈哈,咋不早说您认识张局啊,你看

    这事闹的,哥哥在这里给你赔礼了啊,哈哈,您可别记着这小事啊,不打不成交

    么,以后有用得着哥哥的,尽管吱声啊额呵呵呵」。

    叶南飞看着这家伙一改之前的嚣张霸道,换而是一脸谄媚,一脸贱笑,心理

    不禁感叹,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这么大落差,可是不好演,人家成功也不

    是没有道理,人家送来笑脸,你不能卷人家,交不交朋友另说,给自己树敌绝对

    不是明智之举:「呵呵呵,蔡所长说的哪里话,以后还是您手下的商户,还的靠

    您多支持不是」。

    蔡所长:「说这个不外道了,以后都是自家人,就是好使,来,哥哥敬你一

    个」。俩人干了一杯「我那儿子,以后你尽管教育,妈的,我早就看这小子太嚣

    张,谁也不服,这样早晚出事啊,你帮我管着点,没事,实在不听话,就给我削」。

    叶南飞看着这家伙,满脸真诚的说着,一时还真分不清真话假话。面对身份

    和地位不如自己的,就嚣张跋扈,高高在上,面对比自己地位高的人就卑躬屈膝,

    奴相必露,要么跪着,要么站着,就不能平等待人么?不管咋说,这事算平稳过

    渡了。

    这下,叶南飞可以安心的过他预想的小日子了吧,这不没啥事了么,他又不

    是爱惹事的人,又没啥野心,那时候的生意又好做,没压力,怎么看都没问题了。

    有漂亮的老婆,美满的家庭,还有李永霞等人甘做小三,二奶,似乎很多男人的

    梦想模式,在他这里都实现了。

    不过呢,平静的外表下,叶南飞微妙的感觉到一些微妙的变化。这个变化来

    自家里,具体怎么个变化,又说不清道不明,那他的感觉,对不对呢?还真不是

    他敏感,确实有变化,你说四个人住同一屋檐下,没啥变化才怪了呢。关键这变

    化越来越诡异。首先之前,咱介绍过红姐和尹令仪成为,姐妹,知己了,到了无

    话不谈,无话不说的地步,不过还是有底线的,那就是还聊不到互相的性生活。

    不过别着急,这事,先是红姐敏感的感觉到的,也并不是她故意要往这上面

    引,首先她发现有几次张陌看她的眼神有点不对,她是过来人,当然知道那眼神

    意味着什么,至少里面有很多欲望,这她并不反感,这说明自己还有吸引男人的

    魅力,关键是这个偷瞄她的还是个大帅哥。说男人喜欢看美女,同样,女人也喜

    欢帅哥,在某种程度上,女人的好色程度比男性有过之无不及。

    在当初叶南飞要求他俩口子入住的时候,当红姐看到这俩口子时候,就没犹

    豫答应了,真是般配的一对,帅哥美女,看着就养眼,当然主要因为是叶南飞师

    妹的缘故,不过颜值高,就不让人反感。和尹令仪这么处下来,很是和谐,惬意,

    不过有两次她发现张陌偷瞄自己,当她一转身的时候,他的目光马上躲闪了,有

    一次就比较失态,因为红姐在卫生间洗完澡出来,而尹令仪在里屋帮着看孩子,

    张陌在客厅看电视,红姐一出来,可能是刚出浴的女人更迷人吧,张陌忘了收敛,

    看的有点发呆。

    这就很失礼了,毕竟是大嫂啊,红姐忙出声:「张陌,看啥电视呢?喂,,,

    张陌,你看啥电视呢?」

    张陌这才醒过来,马上满脸通红的解释:「瞎看,瞎看呢,嘿嘿」。

    这次才引起红姐的注意,到不是她感到啥恶意了,而是突然意识到,这俩口

    子怕是性生活不太和谐了,很正常,尹令仪怀孕呢,那张陌的生理问题就是个问

    题了。这是她通过他那充满浴火的眼神想到的。

    那么张陌是不是呢?应该说确实有这个原因,更主要的原因是,红姐太迷人,

    别忘了当年叶南飞也是被红姐迷住的,这美和尹令仪很不同,五官很精致,性格

    也大方,对他两口子也好,张陌被红姐发现失态,让他很囧,也很自责,感觉自

    己太不是人了,人家这么对自己,自己还老偷看,禽兽不如啊。其实这事,张陌

    也不应该太自责,是男人都难免有这反应,谁见着美女不想多看几眼啊。

    张陌开始极力的控制自己了,有红姐在场,他尽量躲到别处。可红姐对这事

    开始上心了,有天白天,她和尹令仪单独在家:「令仪,你和张陌多久没那啥了?」

    尹令仪很诧异,她是个多单纯的女孩,哪里知道会聊这些:「啊?啥那啥呀?」

    红姐:「哎呀,就是你俩多久没亲热了?」

    尹令仪有点明白,可又不敢确定,红姐又趴她耳朵:「就是男女在床上那事,

    别说你不懂啊,要不你咋怀孕的,呵呵呵」。

    尹令仪脸腾的红了:「哎呀,,,,嫂子,你问这个干嘛呀,多难为情」。

    红姐:「那有啥难为情的,谁不做咋的,不过我问的是正事啊,我猜啊,你

    俩肯定老长时间没做了」。

    尹令仪有点傻眼:「啊,你咋知道地?」。

    红姐:「那还用问么,你怀孕了,当然不能做了,呵呵」。她当然不能说是

    看张陌眼神就知道憋的。

    尹令仪:」哎呀,,嫂子,你竟逗骚人」。

    红姐:「不是逗骚你,真是正事,我跟你说啊,你总这么憋着张陌不是事啊,

    我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