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六十五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六十五章 霸凌事件3。

    蔡卫国被形势所逼啊,单挑这事,在民间颇有市场,特别此时天朝刚刚恢复

    秩序没几年,江湖还处于古典时期,比较讲究公平公正,孩子们当然也会受到潜

    移默化的影响,再怎么说,单挑不犯毛病。

    于是大伙围出了个场地,场中央就剩这俩少年。

    那时候孩子打架还是很有特色的,俩人先往一块凑合,肩膀挨肩膀,互相对

    视,这是比气势,如果气势上难分高下,会伴有语言威胁,比如;你想咋地?那

    你想咋地?然后还你撞一下我肩膀,我撞一下你肩膀。如还没有示弱的一方,就

    开始抓衣领子,拽肩膀,大有古典摔跤的意思。之后真的会摔跤和角力,最后看

    谁能把对方按地上,别说,这种打架模式还是很值得推广的,相对于手炮脚踢,

    动家伙,这模式要文明安全的多,还能分出高下。

    而眼前这俩孩子走的程序差不多,只是陈金山经过训练后,不在摔跤角力了,

    而是直接动手打,不过开始紧张,毕竟蔡卫国在他心中的阴影已经多年,一不小

    心,被蔡卫国抓住领子,拎了一个趔弃。蔡卫国长得要比他高,而且壮。可在打

    下去,金山的状态越来越好,当再次被抓住衣服,他来了个小擒拿,蔡卫国手腕

    被反制,身体一斜的时候,金山对着他胸口就是一拳,这是叶南飞教他的,尽量

    往胸,肚子,大腿,胳膊上招呼,尽量别直接打脸上和裆部。

    这下如果是叶南飞出手,肯定一招制敌,可孩子打架你不能教他下狠手,所

    以接下来打的还有滋有味,一个招数不断,频频出击,一个屡屡挨揍,还不折不

    挠。围观的看的是大呼过瘾,但很明显陈金山占了上风,而且打的比较绅士,比

    如把蔡卫国撂倒后,绝对不会趁机按地上打,而是等人家起来接着打,而且不下

    狠手,围观的虽然都是孩子,但这些多少还是明白的。支持金山的呼声越来越高。

    而蔡卫国,在屡次被打倒,击退的情况下,还不认输,让大伙感觉打的有点

    埋汰,无赖的感觉,好汉就应该该认输时候认输。正在难解难分的时候,突然有

    个妇女冲进场内:「哎妈呀,谁打我儿子呢?这谁家野孩子啊,怎么打我儿子啊」。

    不用介绍也知道了,肯定是蔡卫国老妈闻讯赶来了。

    她护着儿子,搥着金山:「你谁家的?走,找你们老师去,你爸妈谁啊?赶

    紧找来。这也太不像话了」。

    叶南飞看不下去了:「哎,,这位大姐,俩孩子打架,而已,你儿子又不是

    第一次打架,至于么」。

    「哎,,,,你叫谁大姐呢?你是这野孩子的家长吧?啊,,,你坐边上,

    指使你儿子打我儿子是吧?我告诉你这事没完啊」。

    叶南飞:「是你儿子平时总欺负这孩子好不?今天也是他找一大帮孩子要打

    人一个,是我说,要公平点就一对一单挑,怎么就行你儿子欺负人,不行人家反

    抗啊?」。

    接下来可算捅了马蜂窝了,这女人语速之快,让你根本听不出来个数,如同

    一语言复读机,吧啦吧啦的说,但不知道她要表达什么,没有逻辑性。叶南飞对

    这种泼妇还是心有余悸的,她岳母应该就算一个,碰到这样的人,能躲,赶紧躲。

    于是趁她没近身之前,带着金山逃之大吉了,隐隐的听见后面:「我告诉你,没

    完」。

    俩人骑车回到家后,互相对视一眼,大笑:「我告诉你啊,谁都能惹,就是

    泼妇不能惹,哈哈,,,,咋样?今天打的痛快不?以后啊,谁在敢欺负你,直

    接反击,人都欺软怕硬,看你不好欺负,就没人敢了」。

    金山:「嗯,,,打的痛快,从小,就没这么痛快过,嘿嘿,,谢谢你干爹」。

    这娘们果然不算完,找到了学校,可她儿子在学校有名的校霸,谁不知道啊,

    难得有学生敢收拾他,校长老师也装老好人,安慰为主,打太极,弄得这泼妇拳

    拳打在棉花上。没招回家熊老公去了,就是所说的工商所所长,蔡祥,蔡所长,

    一听自己儿子挨削了,这还了得。第二天找到学校,相关人员都找到了场,谷玲

    和大鹏也来了,紧张的不得了,还是要叶南飞出头。

    蔡祥:「听说昨天就是你指使你儿子打我儿子的?行了,你看看这事咋办吧?」。

    叶南飞:「我儿子陈金山,在学校被你儿子欺负多年了,我可不是指使我儿

    子打你儿子,而是让俩孩子来一场公平的决斗,别欺负起来没完」。

    蔡祥:「你,,,不是,,,你谁啊?你告诉我你谁?别跟我扯没用的,今

    天我儿子挨打了,你就跟我说咋办?」。

    叶南飞:「还能咋办?是俩孩子打架,又不是你孩子挨打,他们是互相打,

    再说了,这好几年了你儿子就欺负我们孩子,我们说咋办了么?」。

    蔡祥:「艹,别掰扯那些没用的,我告诉你,给我儿子道歉,在陪医药费,

    要不没完啊,你谁,你有种告诉我」。

    叶南飞也来气了,这公务员怎么比混混还不讲理啊:「我叫叶南飞,有事冲

    我说就行」。

    蔡祥:「好,有这句话就行,不赔是吧?你等着,有你跪下求我那天。」说

    完冲着他们指了指,转身走了。

    孩子这面基本没事了,叶南飞成功的把麻烦引到了自己身上。因为这次公开

    决斗的原因,金山在校内的威望急起直上,无论是勇气,技术,气度上都得到了

    很高评价,在同学间传为美谈,那些小霸王当然也一改前态,人么,特别是孩子,

    总是崇拜强者,陈金山用自己的行动和能力改变了自己在学校内的地位和身份,

    成为学校的新偶像,而蔡卫国因为打架的表现,以及父母撒泼的影响,让他的威

    望直线下降。

    蔡祥说没完,还真不是咋呼,作为所长,报复你的能量是有的,而且不小,

    这不,第二天几个商店纷纷传来被工商封查的消息,人家正常工作,你就没则。

    几个人都聚到叶南飞这想办法,胖子的意见是打黑棍,李治国的意见是查他黑材

    料举报他,就他这德行,一查肯定一大把。叶南飞一时也想不出啥新招,能想到

    的和这俩货差不多,你和人家明着来,肯定玩不过人家的么。

    在无头绪的情况下,他开始从头捋:「对了,你们说,他这个所长最怕啥?

    或者最怕谁?」。

    李治国:「我不是说了,黑材料,举报他,能不怕?」。

    田秋兰:「要说他们最怕谁啊,那当然是最怕他们领导了,那说一句话,吓

    的屁都不敢放一个。」几个女的一听都憋不住「哧哧」笑。

    李永红:「他们不但封店,还拉走不少货呢,说是假冒伪劣,特么气死我了」。

    叶南飞在屋地走来走去,嘴里唠叨着:「领导,领导,,,,,哎,,,工

    商局是吧,有了,有了,他有千般招,我就一招致命,行了你们回去等消息吧,

    明个我让他们消停的把货送回来」。

    叶南飞想到什么办法了呢?不知道看官么还记得当年有位工商局副局长和商

    业对手老纪家一起对付过叶南飞,后来被叶南飞拍了照片反制,这人叫张洁,叶

    南飞通过大伙提到,工商局,领导,想到了这哥们,正好是工商局的领导,一个

    局长还治不了你个所长么?

    但俩人不但不是朋友,还是冤家呢,这关系咋利用?还靠威胁么?差不多,

    有些事靠沟通,不沟通,永远不知道效果如何。于是打了个电话约了出来。张洁

    不小的一个干部,但不敢不来啊。在一个小饭馆的包厢,俩人见了面。

    张杰:」喂,你们还有完没完啊,我可在没干啥对你不利的事啊,你看看要

    咋样,你才能把照片度还给我啊?」说这话的时候,这哥们都快哭了。估计这二

    年他是心里就没踏实过。

    叶南飞:「张局长,我可也没做啥对不起您的事啊,你那照片,你不说我都

    忘了,呵呵,我也从来没跟人提起过,不过今天来,也算无事不登三宝殿,想请

    您帮个小忙」。

    张杰一听说是请自己帮忙,心里石头落下来点,不过跟着又提了起来,这要

    是让我办点违法乱纪的事,我是干还是不干啊?叶南飞看着他表情变化有点憋不

    住乐:「您别担心,我说小事肯定是小事,绝对不为难你做你做不到的」。

    张洁:「呵呵,那办完,照片是不是可以给我,,,,?」。

    叶南飞:「可以没问题,事肯定不大,就是你们下属的一个所,一个叫蔡祥

    的所长故意整我,把我店封了,还拉走不少货。」于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

    下。

    「张局长,你说他这不是公报私仇么?就这种素质,要是还继续留在领导岗

    位上,是对人民群众的不负责啊,而且造成多大的恶略影响」。

    张洁一听,还真不算个事,就算以私人关系跟蔡祥说一句,他也得给面子:

    「是啊,是太不像话了,回去我就跟我们局长如实反映一下子,肯定给你个满意

    答复。

    事情谈好,叶南飞高高兴兴的回家,嘴里哼着小曲,可走到楼下,一个人影

    闪了出来,吓了他一跳,以为蔡祥安排人敲他黑棍来了,定睛一看,是谷玲:

    「呀,玲姐,你咋来了呢,咋不进屋?这大冷天的,站外面干啥?」。

    一看谷玲,抽泣着:「那啥,南飞啊,咱不行赔人家钱吧,你说现在这事闹

    的,你的店都被人关了,早知道我就不该去找你,实在不行就不让小金山念了呗,

    那老蔡家咱惹不起啊」。

    叶南飞一听是这事,在楼口,人来人往的,哭哭啼啼的让人看见也不好,把

    她拽到僻静处:「我不是说了么,玲姐,这事交给我,你们不用管,你看着啊,

    明天咱就照常营业,货都得给我送回来,嘿嘿」。

    谷玲有点不相信的看着他:「真的?」。

    叶南飞看着谷玲在冷风中瑟瑟发抖,也不知等了多久,虽然天黑了,可借着

    反光,可以看见她那凄婉,无助的眼神,还含着泪光,不仅怜爱之心大起,本来

    面对面距离就近,就势把她搂在怀里:「我啥时候骗过你?说让你放心,你就放

    心。」谷玲刚被搂住,身体僵硬了一下,可接着就温顺的贴在了他怀里:「我就

    是担心,因为我这小事,害了你」。

    叶南飞:「以后啊,有事你就说,别人我懒着管,但你的事我管定了,大鹏

    哥老实,这些烂事啊,他弄不了的。」他这么说一方面是真实想法,另一方面也

    是临时怜爱心起,而副作用是你对一个女人这么说话,还是搂着说,人家肯定扛

    不住的。

    果然,谷玲抬起眼看着他,那眼里满满的爱意,火辣辣热情,这气氛情绪,

    让叶南飞也有点欲罢不能,俩人四目相对,情愫顿生,不自觉的就慢慢接近中,

    双唇相接那一刻,在无所顾忌,只有燃烧的激情,相比之下谷玲更渴望,更热情,

    因为叶南飞是他心目中的唯一,而叶南飞可不止她一个。这几年,谷玲颇受相思

    之苦,但因为家庭,伦理,她不敢在去找叶南飞,一直压抑着自己,而这次帮孩

    子的事,让她再也压抑不住,俩人吻的是天昏地暗。

    在喘息的空,叶南飞有点恢复了理性,这么帮个忙,谷玲陪自己上床,有点

    不太对劲,而且小金山那么尊敬自己,大鹏那么信任自己,自己把人老妈和老婆

    上了,这过后还有脸见人么:「玲姐,,,,我送你回家吧,咱俩不能这样了」。

    谷玲钻在他怀里半天没动:「你就那么想让我走?那么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