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六十四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霸凌事件2。

    培养教育孩子,特别是和他交流和沟通,说难也不难,关键是第一,身段要

    放下来,和人家平等相处,你别老居高临下的,首先就让人抵触。第二,可以尝

    试着走进他的世界,理解他的想法和做法,如果前两点做不到,那就想办法让孩

    子敬佩你,崇拜你。

    叶南飞到不是有目的这样做的,他让他看一场同样被欺凌,但可以用自己的

    能力去改变的现场直播,等于给这孩子一个梦想,英雄不是梦,是可以实现的,

    人有了梦想,才会有激情,才会有动力,生活的才会有滋有味。不用说,他的目

    的达到了,这孩子果真如被打了鸡血一般。

    陈金山开始主动的和他说起了学校的事,其实不难想象,和每个班级差不多,

    都有两个受气包,有个班霸带着几个小弟在班里横踢马槽,金山就是那个受气包,

    而且他班这班霸还格外嚣张。人的性格的形成是两种因素决定的,一个是天生,

    基因里带的,一个是后天环境影响,决定因素是基因,但后天条件会加重和减缓

    你的性格特征。

    比如陈金山,天生性格就柔弱,内向,有点随他妈,而后天环境,他不占优,

    家庭一般,在摊上这么个班霸,这么下去,很可能导致他越来越内向,甚至自闭,

    柔弱的性格甚至会更懦弱。而他们这个班霸正好相反,他叫蔡卫国,长得倒不是

    多粗壮,但性子极其乖张,身边的孩子都怕他,除了他天生性格强势以外,说是

    他爸爸很厉害,几次他惹祸,都能摆平,这就变相的鼓励了他霸气性格的滋长。

    他每天带着几个跟班小弟,在校园里吆五喝六,很是威风,以欺负弱小为乐,

    金山就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员,要说天天欺负人玩,有意思么?答案是有意思,

    这相当于权力,我可以任意蹂躏和处置你,这事非常享受的,不然你看成人世界

    的权力争斗何其激烈血腥。

    叶南飞了解了大体情况后带着他回家:「金山,要想不被人欺负,自己得先

    变强大,明天开始跟我一起练功」。

    金山:「哎,,,嘿嘿。」这孩子还有笑摸样了。

    到了他家,大鹏见着叶南飞并不热情,也难怪,自己儿子要别人来管,那不

    是变相的说明自己无能么,反正心里不爽是肯定的,谷玲又尴尬的过分热情,这

    让整个气氛很怪异,本来叶南飞想走了,可看见谷玲感激,期待的眼神,还有金

    山那恢复过来的孩童该有的笑容,他还是忍了。

    谷玲屋里屋外的忙活着饭菜,瞧着是下了血本,相当的丰盛,而大鹏阴阳怪

    气的,他也懒着搭理,于是只能跟小金山说话,简单的说明练功都是练啥,怎么

    练。叶南飞说的绘声绘色,金山听的也很入神,可大鹏和谷玲听了以后,不仅很

    是失望,本以为叶南飞可以出头帮着把这事处理了,让金山别被欺负就行,感情

    他这是要教金山打架,这哪是办法啊,再说了,远水也解不了近渴啊,等练会了

    得啥年月?可现在就受欺负呢。

    大鹏:「这教孩子打架,不太好吧,就小金山这体格子,再练也白搭啊。」

    谷玲也质疑的看着叶南飞。

    叶南飞:「大鹏哥,玲姐,我觉着吧,教孩子本事,比帮他解决事更重要,

    你帮他解决一回两回,还能跟着他一辈子么,得让他学会自己解决」。

    大鹏:「那是以后,可现在就受欺负呢,而且我听说那孩子的爸是机械厂这

    片的工商所所长,咱惹不起啊」。

    叶南飞一听也有点头疼,官场的人咱平头跑百姓真惹不起,而且还是主管叶

    南飞这行的:「啊,我说这么邪乎呢,他这儿子简直就是衙内了,那惹不起也不

    行啊,在这么下去金山就得让他们给毁了,这人要是被欺负住了,就颓了,以后

    干啥都没个精气神,要想精气神回来,就得金山自己打过那小子一回,而且我教

    金山的不光是打架自卫的本事,主要的是打不打得过,咱别怕事」。

    大鹏两口子听的一头雾水,不明觉厉啊,叶南飞接着说:「大鹏哥,这事你

    俩别管了,我想办法,小金山必须得打回来而且是自己亲手打,要不自信找不回

    来,至于哪所长,咱在想招,咱又不是欺负他家孩子,既然他儿子那么霸道,那

    就让俩孩子公平的打,金山要是在被他打,咱认,被打不怕,不能被人熊住。要

    是那所长不讲理,咱也不怕,我想办法,明个开始,早上金山跟着我练功,晚上

    我去接他放学,你们不用担心 」。

    听到这里,俩口子算是听明白了,大鹏一改之前的阴阳怪气,转而是又热情,

    又感激,这可是帮了他家大忙了,之前他看似轻松,可能不愁么,自己儿子老被

    欺负,而那家他真心惹不起,转学吧,自己一个小工人,没个门路。他突然改变

    态度是因为他发现,人家叶南飞能做到的,自己真不行,而且要是按着叶南飞这

    么做,自己儿子以后不用愁了,不光是问题能解决,还能成才。能不高兴么,兴

    奋之余,他感觉叶南飞这朋友可交,以后说不上帮上啥大忙呢,隐约的又觉得,

    当初自己老婆和他有一腿可能未必是坏事。

    谷玲更是感激涕零了:「大鹏,赶紧给南飞倒酒啊,我在去弄俩菜,你哥俩

    慢慢喝着,别急。对了,金山,快点给你叔磕头,拜师父」。

    叶南飞:「拜什么拜啊,我刚来乌拉的时候,还不是你们帮我才站住脚的,

    咱都自己人,不用那些虚套」。

    大鹏:「那,那不行,孩子拜师是应该的,你那功夫俺们是知道,金山要是

    能跟着你学,俺是求之不得呢,嘿嘿,快点,金山,跪下磕头」。

    叶南飞:「哎呀,别拜师父了,要不当我干儿子得了」。

    谷玲:「呵呵,那也行,那也行,金山快跪下叫干爹」。

    就这样,他收了个干儿子,其实心里是不愿意,你说年纪轻轻的,不是当师

    父,就是当干爹的,弄得很老似的。

    叶南飞是这样计划安排的,每天早上带着他练功,反正自己也要练的,骡子,

    铁蛋他们也没闲心跟着练了,荒废了,时不时的会想起小妹。带金山练功只是其

    一,中学放学的时候他还要带着他去凑热闹,为啥呢?很简单,就是让他多经历

    这种场面,哪里越是紧张,凶险,他越是是带着去,而且有时候,去和四哥,大

    牙,土匪他们见面也带着。

    他认为,金山的毛病主要不是出在体能上,而是性格上,如果性格不勇敢坚

    强起来,你教他什么功夫都白扯,到时候照样挨削,人家一发怒,你就突突,一

    叫板你就哆嗦,你还怎么打?根本就不敢打,没有勇气打,所以必须双管齐下,

    体能和技巧上要训练,性格和精神状态上也要锻炼,凶险的场面见惯了,在看那

    几个同学还算个事么。

    有了这两项训练还不算,最关键的是实战训练,武术,武术,离开实战就变

    成舞蹈了,所以除了练基本功,每天他都让金山汇报学校的情况,他们都是怎么

    欺负你的,根据实际情况,在教他如何自保和反击,打的过的情况下,如何打,

    打不过如何跑,实在跑不了,要护住关键部位别受伤。

    开始还是挨揍时候多,而且有加重的趋势,因为这帮家伙发现这受气包会反

    抗了,那迎来更严厉的惩罚是必然的,叶南飞的答案是,很好,非常好,难得的

    实战对练机会啊,于是挖空心思教他如何对抗反击,金山也由原来的害怕,挨打,

    变成越来越喜欢,越来越兴奋,因为他发现他练的东西见效了,而且每天都有进

    步。看来最好的学习方法,出了兴趣以外,就是及时反馈。你的努力马上变现,

    会让人上瘾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叶南飞的计划成果慢慢显现出来,陈金山的精神面貌越来

    越好,至少能看见年轻人的朝气,孩子有了精气神,谷玲看着也欣慰。不过,有

    一天放学,叶南飞发现金山又有点紧张,不安:「咋了?今天教你的没管用啊?

    挨打了?不是跟你说了么,挨打别怕,就当是训练了,他们都是你的陪练」。

    金山:「干爹,他们好像商量好了,这两天要在校外截住我,收拾我」。

    事情是这样的,蔡卫国等人最近在欺负金山,发现,这家伙敢还手了,而且

    一天比一天难对付。一两个人有时候还打不过他,这让他们非常不爽,权威受到

    挑战,你不及时镇压,以后还有谁拿你当回事啊。于是加派人手,就不相信制不

    服你,不过他们发现,人多倒是可以打得过他,不过好像打不服了。这家伙实在

    打不过就圈起身体,护住脑袋,任你怎么打就是不知声。可这些哥们一落单时候,

    他反而会报复,有点鬼缠身的意思,跟你不死不休,死磕上了。

    这事不但让蔡卫国等人奇怪,其他几个校内团伙也注意上了,有点同仇敌忾

    的意思,一个受气包敢反抗这事,对于已经形成的势力集团构成威胁,必须镇压,

    而且校内很多受气包慢慢聚拢到陈金山身边,于是几个小团伙联合要收拾一下这

    小子。

    叶南飞:「怕不?」。

    金山:「他们好几伙呢,要是一起打我,肯定打不过」。

    叶南飞:「时候差不多了。你感觉和蔡卫国单挑,能打过他不?」。

    金山挺有信心的道:「要他一个人,保证撂倒他」。

    叶南飞:「那不就成了,明天到校,你主动约他们,放学在校西面山坡底下

    决斗,谁不来等于主动认输」。

    第二天,陈金山鼓起勇气面对面给蔡卫国下战书,差点没把蔡卫国气乐了,

    大伙正研究放学怎么截他呢,人家可倒好,主动约架来了,当时招呼几个人就要

    上来揍他。

    陈金山:「有本事,有力气放学见」。

    放学后,陈金山有点慌了,因为校门外没有看到接他的叶南飞,而蔡卫国等

    人已经围了过来,没办法只能拖一会是一会,按干爹的吩咐,应该到校西山坡下。

    于是呼呼啦啦的几十人来到校西,这里的山坡下,有片空地远远的看着坐了一个

    人,正是叶南飞,陈金山一看精神头立马上来了,而蔡卫国他们反而有点犹豫,

    这几十人,可不都是他的小弟,大多是看热闹来的,自己在霸道,还是惹不起成

    年人,难怪这小子最近这么难弄,原来找了大人撑腰啊。

    不过既然来了,就不能打退堂鼓啊,让围观的笑话,明天传到校内,不用混

    了。大伙聚拢过来,蔡卫国:「我擦,陈金山,我说你这么有尿呢,原来是找了

    大人来撑腰啊,这算啥本事啊,哈哈哈。你咋不把老师带来呢」。

    叶南飞:「你就是蔡卫国吧,首先呢,我不是来帮他打架的,但是我可以当

    个主持人吧,你说他找大人帮忙,没尿,可你找一大帮人来打他一个算有尿?这

    么地,既然你这么喜欢欺负他,今天你找的人别伸手,我也绝对不帮他,你俩一

    对一单扣,谁赢了,谁牛,谁有尿,输了的,就别整天欺负这个,欺负那个的,

    大伙感觉咋样?一帮人打一个算啥本事,有种就单挑」。

    叶南飞幽默,粗俗,接地气的语言,让现场气氛轻松了一些,这帮孩子感觉

    这大人似乎不太一样,不但不阻止打架,还让他们单扣,这玩应,新鲜,有胆大

    点的,跟着起哄说好,反正看热闹的不怕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