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六十二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第一百六十二章 重逢姐妹花。

    上回书咱说到,叶南飞在几个美女间疲于奔命,不过呢,过了一段,有了些

    转机,咋回事呢?因为几天后,红姐和他的热乎劲就过去了,重心再次转移到孩

    子身上去了,没办法,母爱就是这么伟大。而且有一点也缓解红姐独自在家的无

    聊和寂寞,那就是尹令仪的出现,看来当初让这俩口子留在家中的决定太英明了。

    这俩人到一块,不但有了伴,还互相有了助手,寂寞时,互相吐露心声,又可以

    交流带孩子做家务的心得,真是其乐无穷啊,这俩爷们回家后都有种吃醋的感觉,

    怎么着姐俩处的比对自己老公都热乎呢。

    美奈子呢?不是她也热乎劲过去了?那倒不是,她还是热乎,不过叶南飞不

    能天天来热乎,而大伙都忙着生意上的事,比如在棋盘街找门市,地点,费用都

    要考虑,之后是装修,进货,得回有李永霞帮着张罗,其他几人跟着跑腿。可人

    家美奈子是坚决不参加你们这些俗务,她感兴趣的是打架,杀人,盗窃,可这些

    事是天天能有的么?

    可最近,不知怎么机缘巧合的,让她找到了一个感兴趣的地方还有那么一帮

    子人,啥地方呢?一种歌舞厅的更新换代版,有点夜总会的意思,只是规模没那

    么大,但是由比酒吧地方宽敞,内容丰富,她有一天无聊,发现这里面挺热闹,

    怀着探奇的心理进去了,结果一发不可收拾,更让她着迷的是那个台上表演的乐

    队,她顿时有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入伙并不复杂,也不困难,谁会拒绝一个大

    美女的主动加入呢,估计只会兴奋的几夜睡不好觉,估计这乐队以后会发生很多

    故事,人际关系也会复杂起来。

    美奈子有了热衷的事,叶南飞的压力也就缓解了,所以说呢,女人都是不能

    闲的,闲了就要搞事的,搞得你心神不宁,这下好了,三个女人缓解了俩,那李

    永霞如何呢?最近还真是和她一起的时间比较多,牛马行店翻修有骡子他们看着,

    他主要忙活棋盘街店的开张了,毕竟兄弟姐妹一大帮指着这玩应开伙呢。

    本来形势已经好转,不在需要那么穷于应付,三方调理得当,谁也挑不出来

    毛病,而且最近由于忙,还在李永霞这住了两宿,和红姐找好借口,并没有引起

    怀疑。可问题出在了居住条件上,因为李永霞和李永红是同住的,一室一厅,就

    一个卧室,而李叶二人会轻易放弃这相聚的机会么?

    可能有的看客不理解了,当初这姐俩不也共侍一夫了么,怎么几年不见反而

    生分,清纯起来了?这事吧,再次见面,总得有个开始吧,其实往往怎么开始,

    就把人难住了,而且还有可能是一方或者双方都不想开始呢?叶南飞和李永红的

    状态是这样的,叶南飞本就够头疼这几份感情的,他可不想在欠什么感情债,别

    是光为了刺激那几分钟,结果要负一辈子的责任。那是需要精力的,是很费神的。

    叶南飞还是个有责任感的男人,按现在的话讲,直男癌患者,并且症状挺严

    重,身边的女人他都想负责啊,照顾啊。现在连李永霞和美奈子他都承诺不了什

    么,还敢碰李永红么?而李永红到没想他负什么责任,可毕竟大了,不能像小时

    候那么想什么就直接表达,女人么,总要矜持一点,再说,她也知道现在的叶南

    飞已经结婚,恐怕情况挺复杂,该不该,能不能趟这道浑水,确实需要考虑。于

    是这事就这么拖了下来,二人有时候竟然有点尴尬,毕竟原来那么亲密过,现在

    却显着生分了,叶南飞也怪怪的,以前得着机会她就往自己怀里钻的。

    事情本来没啥了,都是过去时了,问题出在居住条件太小,如果两室一厅,

    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可是叶南飞一留宿,麻烦来了,怎么住呢?客厅里倒是有

    沙发,卧室里两张床,还是李永红比较有眼力见,主动说有事出去一趟,让二位

    随意,其实大家心照不宣了。剩下二人世界,任意释放,搞的是地动床摇,声震

    四邻。声势这么大,李永红确实不适合在现场,连客厅都不适合。

    二人是激情释放,而后相拥而眠了,可人家李永红可没那么爽,在外面晃悠

    到10点多才回来,那时候已经是深秋了,电影也就一场,舞厅她也让不愿被陌

    生的男人骚扰,那时候的舞厅,争风吃醋,打架闹事是每天的常态,而且商店刚

    开始运转,每天忙的要死,晚上谁还有精力去闹腾啊,就这样,在外面晃荡了两

    次,她就再也不想了,心理也不平衡起来,你俩在屋里亲亲热热,让我一人在外

    面受冷,孤单寂寞,换谁心理也不舒服啊。

    叶南飞也早就赶到过意不去,李永霞也心疼不忍,就这样,李永红在叶南飞

    的第三次留宿,也留了下来,不过她和叶南飞二人,就谁留在客厅挣的不可开交,

    李永红心想,你留这可不是为了住客厅的,鬼都知道是要和李永霞亲热的,你挣

    啥呀?叶南飞感觉,因为自己来了,她就得住客厅,自己是在过于不去,二人挣

    的都不太开心了,最后李永霞不得不铁腕压制:「都别犟犟了,都给我进里屋住

    去。」

    于是三人时隔多年,又共处一室了。心情呢,都挺尴尬,忐忑。都假装安稳

    的进入了梦乡,可哪里那么轻松呢,特别是同床那那两位,又有好几天没在一起

    了,搂在一起能没有点化学反应么,但不敢有啥过激举动,毕竟另一张床上还有

    一位呢,得考虑下人家的感受,还有自己的面子。

    叶南飞有些累了,而且他并没有处于饥渴状态,虽然几天没和李永霞见面了,

    可不不等于他没和老婆,美奈子激情啊。所以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李永霞可没

    那么容易,贴着叶南飞使她舒坦,几天没激情,也让她蠢蠢欲动,只是碍于李永

    红,不过她的心理要比叶南飞适应的多,毕竟人家姐妹多年,而且这两年也是一

    起陪过滕涛,她并不感觉多尴尬,约么时间差不多,李永红应该睡着,她的手伸

    向了叶南飞那神秘之处。

    叶南飞本来就迷迷糊糊,这种环境下很难进入深度睡眠,忽感到小弟弟传来

    阵阵麻酥的感觉,然后滚烫的唇吻了过来,叶南飞才意识到李永霞要有所行动:

    「别,,,,永红在呢,听着不好。」

    李永霞:「没事,睡着了,咱小点声。」女人拒绝男人好拒绝,可男人拒绝

    女人挺难。这不,小弟弟在人家的爱抚之下已露出狰狞面目了。在李永霞的爱抚

    和亲吻下,他也开始骚动难耐。手也伸向了那逍遥处,那里早已一片汪泽:「都

    这么想要了?」

    李永霞:「我要吞了你。」问题在于,二人要顾忌,不能吵醒李永霞,所以

    说话都得贴着耳朵小声说,动作幅度要小,要慢,声音降到最小。

    可这样问题也来了,都是慢动作,势必要延长了时间,而且增加了二人的刺

    激和激情程度。恨不得每抽插一下,都得注意一下李永红那边的反应,可激情这

    东西有时候是难以控制的,越是控制越是激情,难免的幅度和声音就超出了,这

    可苦了李永红。本来她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同样,这种条件下很难睡熟,半睡

    半醒间,听到另一张床上传来的微弱而又熟悉的声响。

    通过这些微弱的声响,她恨不得能恢复那声音背后的画面,这俩人不消停,

    是在她的预料之内的,可真的出现,别说,有种偷窥的感觉,还挺刺激。别忘了

    这位青春欲女,已经多日不知肉之味,而邻床正做着那肉事,她想淡定都难。开

    始还忍得住,假装熟睡,可对面做的越是激烈,她这面越是难耐,体内深处的浴

    火已被点燃,而且越烧越旺。

    结果当然不会是她想要去加入二人战,可自己那手,却不由自主的伸向自己

    的私处,不是自己想要这样,而是忍不住啊。当手指触摸到那花瓣,久违的感觉

    扩散开来,让人欲罢不能,在连续探索着私处的每个角落,划开大花瓣,触到上

    方那已经勃起的肉揪,颤栗感立马传遍全身,而最让她迫不及待的是,划开那小

    花瓣,手指探入那香窑,那被插入后的充实感最让人满足。

    只可惜是手指了,没有那分身雄伟,填充的不够充实,但好处在于,手指的

    灵活,而且是自己的手指,哪里最舒服,什么力道,只有自己最清楚。而同时脑

    子里开始不由自主的出现,历来和自己交好过的男人画面,滕涛的肆意,叶南飞

    的呵护,胖子的羞涩,每根分身都是那么难忘,现在如果正好拥有一根该是多么

    美好,脑子里边想着,手里的动作幅度可就加大了。

    黑暗中,两张床上,各忙各的,可是都有忘我的时候和静下来观察对面的时

    候,而那些细小而又熟悉的声音,让对方越来越清楚各自在干着什么。这不但没

    有限制住双方,反而让他们感觉更刺激。情到浓时,反而没了那些顾忌,叶南飞

    的动作和力度不断加大,粗重的喘气声,被褥被鼓动的呼呼声,相交的叽叽声,

    此时,什么体面,对方的感受什么也顾不得了,只有那激情在燃烧着,而对面的

    存在又有如催化剂,最后伴随着喉咙深处的低吼,他爆发了,而李永红,不断发

    出的娇喘声也证明她已进入忘我境内。

    李永霞因为最后那段叶南飞来的太猛,太激烈而掐了他一下,虽然自己很爽,

    可也嗔怒他不顾及李永红的感受,毕竟要装一下么,其实大家都知道咋回事。这

    面已经平静,而那边还在继续,李永霞是忍不下去了,用裤头擦了下下面,光着

    身子跑到了那张床上,这么大动作,才让李永红醒过来,自己怕是动静过大暴露

    了,马上停止了动作。

    可已经来不及了,李永霞拥过她的头,吻了下去,手也顺着摸了下去,而李

    永红的两根手指还插在里面,窗户纸一旦被捅破,就没那么尴尬和顾忌了,二人

    热切的拥吻在一起,互相爱抚着,屋里光线虽然暗,可也看得出轮廓,这一幕还

    是让叶南飞挺震惊的,以前虽然一起做过,可都是她俩分别和他做,俩人一起这

    么激情缠绵,有如同性恋一般,让叶南飞感受到另一种激情。

    这画面太刺激,让刚喷发过的叶南飞又蠢蠢欲动,李永霞腾出嘴来:「南飞

    哥,来。」这是多么幸福的召唤,叶南飞性格被动,但不是木头,这个时候如果

    还忍,还讲什么应该不应该,那就禽兽不如了。

    当叶南飞那分身再次进入李永红体内的时候,俩人都长出了一口气,接着,

    李永红有些用力的迎合着他,里面不难看出还是有些怨气的,好像在诉说着,你

    怎么才来,你对这个好,对那个亲,怎么就想不起我?

    二人的再次激情,已经是事隔几年,有点陌生,又似乎有熟悉的气息,叶南

    飞吻下去的时候,李永红是饥渴而有力,更刺激的是,李永霞在边上的参与,辅

    助,时而吻一下她,时而摸一下他,在拍一下他的屁股。

    叶南飞:「永霞,你俩这是头一次么?」

    李永霞:「以前也有过,谁让你那时候说走就走了,俺俩想你的时候,就互

    相安慰一下子,咋的?是不是俩女的不行啊?」

    叶南飞:「好,我喜欢。」

    缘分就是缘分,躲是躲不掉的,三人又走到了一起,能走多远,能有什么结

    果,不得而知。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百忙之中,叶南飞怎么管这件不得不管

    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