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六十一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分赃不均。

    小妹的后事一办完,叶南飞马不停蹄的来找陈茹,这是第一要务啊,至于滕

    涛死没死呢,滕明远和他连襟一起完蛋没,爱死不死,这都下一步在打听。不过

    看到陈茹的时候,这感觉可就有点微妙了,虽然陈茹很会掩饰自己,但叶南飞多

    敏感,大有共同的敌人完蛋,盟友之间开撕的感觉。这也不能怪陈茹太拜金,太

    现实,人之常情么,互相有利用价值的时候,那啥心气,等没利用价值了,再来

    见你的时候,是来讨好处的,换谁心里也得起疙瘩。

    而且这背后还有很多不得已的原因。叶南飞感觉气氛不佳,就开门见山:

    “茹姐,滕涛那煤款,咱们是不是该分一分了”。

    陈茹面露难色:“呀,南飞,你这几天跑哪去了?你光急着来分钱,可你知

    道现在这事有多麻烦么,很烫手的”。

    叶南飞的脸色也不好看了,这是怕啥来啥啊,担心这帮人独吞,瞧着真的要

    这么干啊:“咋的了?是不是都嫌这钱少了啊?都想多占点?我跟你说茹姐,这

    次合作干掉滕涛,我们可是冲在第一线的,小妹还死了,伤了我好几个兄弟,我

    那一份说啥也不能动了啊”。

    陈茹:“说啥呢?谁要动你那份?你把我陈茹看成什么人了?要说这事还不

    是得怪你?你守着那么多人的面,当场把用煤套现的事都端了出来,现在谁都知

    道有这笔钱,你说谁不惦记?要说拎静啊,干脆把钱都吐出来,交给警方,或者

    法院最简单,要是不认可,你说这钱咋分?给谁不给谁”。

    叶南飞:“这,,,,这也不能怪我啊,当时那阵势你是没看到啊,相当凶

    险,那我不拿出点干货来,能镇住这帮人么?再说了就算当时我不捅出来,只要

    滕涛被抓,这笔钱就瞒不下,当时咱们谋划的时候就有漏洞”。

    陈茹:“你也知道瞒不下,你也知道有漏洞?当时合计时候你没在场咋的”。

    叶南飞:“你看,,,这方面你不是专家么”。

    陈茹:“行了,别互相埋怨了,这笔钱是成了烫手山芋了,不过我可听说五

    交化,滕涛的办公室着火了,虽然火势不大,但保险柜里的东西都不翼而飞啊,

    据说里面不少现款和金条啊,这事不会跟你有关吧”。

    叶南飞有点慌乱:“哎,,,,陈茹姐,这话可不能乱说啊,纵火,盗窃这

    可都是大罪啊,而且事发时候,我可都有不在场的人证啊”。嘴里边说,心里不

    免惊叹,这娘们真是人精。

    陈茹:“算了,我就是一问,那你看,咱们这笔钱应该怎么处理”。

    叶南飞的气势立马矮了一截:“不是,那陈姐,现在到底啥情况?浩宇哥和

    马县长他们啥态度啊”。

    陈茹:“他们可比你有觉悟多了,官场里的事他们比你更明白,当初咱们一

    起合计的有浩宇,马县长,邹经理,你,我,还有内蒙那煤场的哥们,这钱本打

    算咱们几个悄么声的分了,浩宇属于帮朋友忙,在中间搭桥牵线的,要不也没咱

    们之间的合作了,浩宇当初不想要这份钱,认为自己没干啥,可咱不能不给吧,

    这要让朋友寒了心,以后还办事了不”。

    叶南飞:“那是,那是,必须给啊,还不能少给”。

    陈茹:“马县长和邹经理倒是好说,给一些就行,毕竟他们的目的是扳倒腾

    家,自己上位,政治上的好处比钱上的更大。可我那煤场的哥们得拿一笔吧,你

    说你冲在第一线,人家那也是和滕涛面对面打交道啊,一个没做好,滕涛什么人,

    你也不是不知道”。

    叶南飞:“是,咱那时候合计,不也是给么,我也没说别的啊”。

    陈茹:“再就是咱俩是大头了,都是出工出力最多的,不过现在情况可变了,

    各级主管领导们都知道了这事,你说咋办”。

    叶南飞:“怎么这些领导这么在意这些钱么?不是更应该在意,那些录像带

    和滕涛知道的内幕么”。

    陈茹:“咳,,,,嗯,,算你还有点头脑,所以只有滕涛这人消失了,咱

    们才能放心的分了这钱,当然,这不是我的意思,而是那些领导的意思,他知道

    的太多了,他活着,很多人会睡不着觉的”。

    叶南飞虽然预料到,但真的听到后,心里还是咯噔一下子,果然够黑啊,而

    且女人狠起来也挺可怕的,这陈茹是为了钱,还是为了领导满意,还是和滕涛之

    前有仇啊。

    陈茹:“今天跟你撂个底,反正你从头到尾都参与了,也没必要瞒着你,再

    说还有那煤款的事得给你个交代,滕涛肯定得消失,但这钱也不能消停的拿了,

    必须领导们拿大头,咱们分小头,你觉得咋样”。

    叶南飞这会头都大了,有种与虎谋皮的感觉:“成,成,茹姐你咋安排咋是

    吧,关键是把事摆平擦干净,要不这钱拿的不踏实,我也不敢拿啊”。

    陈茹:“咋的?能信着我”。

    叶南飞:“信,绝对信,从心往外的信,这事你就造量着办吧,我没意见”。

    陈茹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行,你要信得过,我就尽力办,尽量给你多争

    取点,当然是在领导满意的基础上”。

    叶南飞心里话,么不信也没招啊,离了人家你还真玩不转,只能她咋说咋是

    了,多少就看陈茹的良心了:“不过我有点好奇啊,茹姐你为啥这么一门心思的

    对付滕涛呢?你俩有啥过结”。

    陈茹:“为了这笔钱算不算??????????唉,,,,那时候我不是

    跟你说过么,他坑过我一回,其实细想起来,这事他做的也没多过分,只是我自

    己感觉受不了,本来想跟你一起报复他一下,没想到这么严重,有些事,一旦开

    始就不是谁能控制得了的了”。

    离开陈茹,家里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处理,伤员还在医院里养伤,李永霞她们

    要安顿,都是来投奔他来了,商店需要翻修,老婆极其家人要接回来。安排没伤

    的人分头行动,这段时间只花钱,没进项,那点积蓄也快折腾差不多了,好在滕

    涛的保险柜里那点现金和金条,这么说是哪保险箱被盗是他们干的?对,就是叶

    南飞去医院之前交代美奈子,当晚美奈子就把那办公室给端了,临走放了一把火。

    这点钱算是救了叶南飞的命了,要是指着那煤款,得指沟里去,为啥说救命

    呢,那翻修需要大笔钱,兄弟们受伤,受损失的你不得补偿一下子,特别是小妹,

    补偿多少他都感觉不够,还有华姐不得不提一嘴,损失也相当大,不但商店着火

    时候连带着被烧了,后来滕涛查叶南飞的关系网,最先,最容易找到的就是华姐,

    把华姐和珠子堵在家里,一顿皮肉之苦是难免的。

    珠子当然没有革命烈士的觉悟和情操,而且曾经有一段对叶南飞挺不满,于

    是出卖是很正常的,不过他底细确实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可以去找铁蛋和猫肉,

    于是猫肉和铁蛋暴露了。猫肉本来就是胆小,懦弱,哪里见过这阵势,当时就瘫

    了,而铁蛋倒是有些骨气,只不过被堵在家里的时候,马红丽娘俩也在,在马红

    丽被强奸后,铁蛋不得不招了,倒不是他看着马红丽被强奸后才招的,只是等他

    招的时候那边已经开始了,这事很难半道刹车。

    得回因为滕涛着急找叶南飞,否则,这娘俩难逃厄运,滕涛安慰下属说是,

    到了地方可你们劲的折腾。就这样,这两家,虽然都出卖了叶南飞,可你也不能

    不义啊,毕竟因你而起,而且损失很大。这事必须补偿的。不过他还是拿着金条

    先去了庞四家,结果被庞四骂了出来。

    庞四:“你特么啥意思?想花钱买心安是不?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不欠小妹

    的了?我偏让你欠着,一辈子还不完”。骂的叶南飞一点脾气都没有,不过骂归

    骂,哥俩的感情却是越发的好。

    红姐回来后,听了事情经过,一个劲的后怕,和家破人亡擦肩而过,谁不害

    怕啊。跟着叶南飞提出让张陌和尹令仪俩口子入住自己家,红姐没多想就同意了,

    因为也没啥可拒绝的理由,人家尹令仪是叶南飞的师妹,师父已经死了,剩下一

    人,多可怜啊,就剩叶南飞一个娘家亲人了,那你不管谁管?而且正怀孕,需要

    照顾,张陌也不用说,妹夫,又是为了帮自家男人受的伤,搬过来就对了。

    叶南飞的想法也简单,尹令仪除了老公,就自己一个亲人,师父最放不下的

    就是这个师妹,自己要不照顾好了,对得起师父么,再说小妹出事以后,他更加

    倍照顾身边的人。还有就是小姨子应该不得不搬走了,这让他松了一口气,她这

    整天在自己面前晃,很提心吊胆的。

    其他几人,本打算租个三室一厅,都住一块得了。不过经过争论和自己琢磨

    后,感觉还是不妥,自己和美奈子,李永霞肯定还得藕断丝连,你都弄一起去了,

    到时候咋整,还怕事不够大么?而且李永霞和李永红以不愿和臭男生住一起为由,

    要求单住。美奈子,私下里也找叶南飞说想单住,以美奈子的个性,是很难和别

    人供住一个屋檐下的。

    就这样,给李治国和胖子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美奈子单租了一个一室一厅,

    李氏姐妹单租了一个一室一厅,没办法,现在四下用钱,这么个租法已经非常奢

    侈了。骡子带着铁蛋,臭球跟着翻修房子,铁蛋因为马红丽的遭遇,补偿了一万,

    华姐家补偿了一万,因为不但人挨打了,家里生意和商店都损失了,房屋维修和

    叶南飞的店一起,不需她额外花钱,其他人各补偿五千。

    李永霞等人就不需现钱补偿,因为马上要在棋盘街开分店,算大伙入股。一

    切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还好现在这些人差不多都能帮他独挡一面。看来正事

    上只要他确定个方向,具体琐事大伙都分着干了,正事没让他多操心,可闲情越

    来越让他费心,别忘了,他的女人可都聚拢到身边了,老婆回来了,都说小别胜

    新婚啊,何况这哪里是小别,简直就快成了生离死别,二人也格外珍惜这劫后余

    生,虽然有孩子,可把孩子哄睡了以后,总要忍不住温存嗨皮一番。

    第二天那种久旱逢甘露后的丰润感,让张陌俩口子艳羡不已,都是过来人,

    谁不知道里面的猫腻啊。家里这正常交公粮是必须的,可美奈子呢?她自从和叶

    南飞重逢后,激情和欲望似乎被唤醒了,极其凶猛,每次和叶南飞单处,都有榨

    干吸尽的感觉。弄得叶南飞都有点怕了,可又舍不得。

    那李永霞呢?一直对她亏欠最多,除了生活上,物质上多照顾,感情呢?欲

    望呢?一时让他有点照应不过来,体力也难支应啊,而且还要顾及到各方的感受,

    美奈子还好说,她都知道谁的存在,李永霞不知道美奈子的存在,这就要加小心,

    而最难应付的是自己老婆红姐,她是不知道几人的真实关系,不过她知道和李永

    霞之间有恋情,而美奈子长的又那么漂亮,这很让她紧张,那么如何处理好几方

    的关系呢?咱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