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六十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六十章 她是谁?。

    作者:独孤一叶。

    以叶南飞的速度,追他俩根本不算个事,等他追上,滕涛正在求李永霞,而

    李永霞似乎也很为难,也很挣扎:「永霞,咱毕竟在一起好几年啊,我可没啥对

    不起你的地方吧?你说你真的狠心把我交给叶南飞?交给警察?你就放了我又有

    谁知道?这几年咱们咋也有感情吧?一夜夫妻还百日恩呢,我可是真心喜欢你的。」

    李永霞:「你还说?我们姐妹俩那么真心对你,你还不是玩腻了,出去瞎搞

    胡搞,这些我也认了,可你明知道,我们和南飞哥的关系,还故意派我们去杀南

    飞哥,你安得什么心?还敢说真心对我?」

    滕涛:「永霞你误会啊,我知道你和叶南飞的事,我不是嫉妒么,我寻思,

    你几个弄死他,也算了了我的心事,你们也就死心了,以后咱们在一起开开心心

    的过日子多好?」

    李永霞:「还狡辩,我们之间打杀起来,不管谁死了,伤了,那能好得了么?开心得起来么?」

    李永霞内心是很纠结的,毕竟相处了好几年,这几年中,她也是动过真情的

    ,虽然滕涛对她未必真心,在外面沾花惹草,或者她本身就是他惹的其中一根草

    ,但说心里话,总体上对她们还是有恩的,收留了她们,物质上一点也没亏待过

    她们。

    最让她伤心的无外乎是利用她,瞒着她让她们来对付叶南飞,可眼下,真让

    她如何如何对滕涛,她真下不去手。

    此时叶南飞已经绕到滕涛背后不远处,这一幕他是看不下去了,相当于看着

    自己的爱人和另一个人如俩口子般斗嘴吵架,很怪异,更让人妒火中烧,而且本

    来他和滕涛也不共戴天了,于是冲了出来拍了他肩膀一下:「她不忍心对你下手

    ,我可忍心。」

    说着话,滕涛也惊恐的回头那一萨那,叶南飞一拳砸在了他眼眶子上,滕涛

    一下子被砸的眼冒金星,还没等缓过来,叶南飞的拳头已经如雨点般砸下来,这

    么些年,淤积在叶南飞心理的苦闷,抑郁,都是因为这个人,自己小小年纪背井

    离乡进森林过着野人般的生活,来到城市,也过着躲躲藏藏的盲流似的生活,终

    于安定下来了,又被眼前这人打乱。

    叶南飞拳脚相加,而滕涛完全如一人形沙袋,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别说叶

    南飞第一拳就把他打蒙了,就是正常打,他也不是叶南飞的对手啊,以前打不过

    ,现在更打不过,多年的养尊处优,酒色财气早就掏空了他的身子,他被打的不

    但毫无还手之力,似乎连简单的用手护住头都不会了,估计是没来得及,叶南飞

    的拳脚太狠太快,打的他,摇摇欲坠,却到不了,因为要往一面倒,一定会被打

    的摆向另一面,同样,到了另一面,一定又会被打的倒向这一面。

    边打叶南飞嘴里还唠叨着:「这么些年我就是躲着你,你特么就不能放过我

    么?走到今天也都是你逼的,你倒是接着装啊,接着牛逼啊?」

    李永霞在边上紧张焦急的看着,如果按刚才和滕涛单独在一起的情况,她是

    早想放滕涛走的,反正也已经倒台子了,也没啥威胁了,唯一让她不敢下决心这

    么做的,就是没法向叶南飞交代,而这会,看着两人打在一起,更是焦急,但又

    不敢说啥,你说啥?替滕涛求情么?会不会让叶南飞误会自己还和他藕断丝连,

    和他旧情未了?正在这时,身后突然有人大喊一声:「住手,都给我住手。」

    叶南飞和李永霞回头一看,李永霞不认识,但叶南飞认识,不是别人,正是

    宁思柔,她跟着大队过来的,一直在混乱的人群中找叶南飞,后来看见李永红他

    们。

    问了才知道大体方向,追了过来。

    叶南飞手一停下,滕涛一下子瘫软到了地上,已经口吐血沫子,身体痉挛的

    抽动着,看着挺吓人,宁思柔马上跑了过来:「你疯了?你这是要杀人啊?把人

    往死里打?」

    叶南飞喘着粗气,来回揉着左右手:「我倒是真想杀了他。」

    宁思柔:「你给我过来。」

    边说,边生气的把他拽到一边,并且对着他肚子就是一拳,打的叶南飞捂着

    肚子蹲了下去,咳着:」

    哎呀,,,你想打死我啊?」

    李永霞也急了:「你要干啥?凭啥打人。」

    叶南飞赶紧对着李永霞摆摆手,宁思柔看了李永霞一眼,那目光可不友善,

    李永霞同样回了一个充满杀气的目光。

    宁思柔:「我真想打死你,你还打算瞒我到啥时候?出了这么大的事,要不

    是上面派我来,我还找不到你,你这回又惹了多大的乱子啊?你能不能少让人担

    点心啊。」

    宁思柔很生气,主要是这么大的事,她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有种被遗忘了

    的感觉,这最让她受不了。

    叶南飞:「我不就是怕你担心,怕牵扯到你才没敢让你知道的么,现在参合

    进来的人大多受伤,要么被连累,小妹现在还生死不知呢。」

    这么一说,让宁思柔气还消了点:「他们都是你朋友,都能帮上你,还替你

    受伤,都比我强是不?」

    叶南飞:「这次都是黑事,你不适合参与,你看你现在不是正好来收拾乱摊

    子来了么,不过我那几个兄弟想办法弄出来,别搅合进这破事啊。」

    宁思柔:「这时候才让我帮你擦屁股,我咋帮?啥都不知道。」

    回头看了眼李永霞:「她是谁?」

    李永霞同样投来质疑的目光。

    叶南飞:「她就是李永霞,当年在林子里的时候,总在一起了。」

    宁思柔当然知道他那段经历,眼神立马缓和很多:「你好,我叫宁思柔,算

    是叶南飞的朋友。」

    回嗔怪的看了眼叶南飞:「算不算朋友?」

    叶南飞:「嘿嘿,算,必须得算。永霞,这位是思柔姐,救过我好几命呢。」

    李永霞眼光也一下柔和下来,虽然醋味更重了,因为她发现眼前这女人很漂

    亮,不知是一身警装的原因还是个人气质,总给人很特别的感觉。

    宁思柔:「那你俩现在是直接走啊,还是跟着我一起回去啊,要是走的话,

    我就说没抓住你俩,反正要抓的人已经抓住。」

    叶南飞:「不能这么走,还有兄弟在那边呢,而且这么走了,上面有人怕不

    放心,干脆把事情解决利索,不然后患无穷啊。」

    回到事发地,该抓的都抓了,没抓住的也跑了,李永红等人也被控制住,荣

    宽也在场,不过互相都使了个眼神,假装不熟。

    通过宁思柔,那带队的孙队长单独叫了出来。

    叶南飞把事情前后交代了一下,当然是改编过的。

    比如这整件事情,不在是私仇,而是县长和邹梓楠俩人早就发现腾家在蒙江

    的很多犯罪事实,但苦于没有证据,于是派他们几个调查证据。

    然后把调查的几个桉件交代了一下,当然还有领导最重视的录像带,叶南飞

    交代,自己只是听说了,肯定有,但自己没偷出来,现在必须封锁干休所,里面

    应该有不少证据,这么一说,大伙心知肚明了,上方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其

    他都是次要的。

    叶南飞建议,这次事件的功劳应该是市刑警队和蒙江警方还有马县长协作的

    结果,而自己不应该露面,否则,说不清道不明,而且还给马县长带来麻烦,自

    己私自雇私家侦探,调查同事,你这目的在正确,程序也不合法不是。

    而且这次事件主要是马县长一系的领导的动作,录像带的事触动很多人的神

    经,属于犯了众怒,所以清除腾家应该是共识了,那么和马县长一系站在一起暂

    时是不犯病的,是有共同利益和目的的。

    当然叶南飞等人就当没出现过,对大家都有好处,也少了麻烦。

    孙队长很高兴,感觉叶南飞很识大体,有觉悟,安排宁思柔,把他们送到县

    里治疗。

    临走,叶南飞碰到了江长辉,叶南飞把他介绍给孙队长,而江长辉很识时务

    ,叶南飞只是简单的说了厉害关系,这家伙就明白,和孙队长等人打成一片,马

    上成了盟友,而市局当然也希望蒙江县局有人啊,这样好开展工作啊,否则两眼

    一抹黑,你怎么和许国辉斗?众人回到城里,马上送伤员去医院,叶南飞则火急

    火燎的去看庞小妹,不过临走前和美奈子耳语了几句,美奈子消失在人群中。

    而接下来让叶南飞难以接受的是,小妹没被抢救过来的噩耗,叶南飞当时就

    傻眼了,尸体已经被挪到太平间,叶南飞跑到太平间非得要把小妹抱出来,虽然

    在林子里看到小妹伤的很重,预感可能不妙,但这一时刻真的到来,他还是接受

    不了。

    医院也不能让他这么干啊,李永霞姐妹还有骡子也都拉着他,劝他冷静,看

    着她的脸庞,虽然失去血色,可也如睡着了一般,看着挺安详,叶南飞很难相信

    ,在小妹临走的那一刻,自己不再他身边,四哥也不在她身边,她得多难受,可

    为什么会这么安详,也许那边的世界比这更美好,以她善良直爽的性格,应该是

    去了西方极乐世界。

    自己后悔,当时不应该离开她,最后的时光应该在她身边。

    接下来的一下午,他都守在太平间,大伙劝也不好使,最后还是宁思柔来了

    ,连训,在劝的:「你这样对小妹好么?走了都不让她安宁,好好让她上路吧,

    还有啊,庞四那你还不通知去,不让她哥来见最后一面?」

    这样才算把他劝了出来。

    快到傍晚时,四哥和四嫂才赶到,四哥的悲痛可想而知,小妹在他眼里不止

    妹子那么简单,他的身份亦父亦兄,对小妹的疼爱无以复加,而一直以来小妹总

    是缠着叶南飞,他不是不知道,也感觉不妥,可为啥不管呢?是舍不得关,而且

    和叶南飞在一起后不但学习成绩好了,别的也没见啥副作用,可今天终于让他后

    悔没阻止小妹接触叶南飞了。

    痛苦过后,发现叶南飞还沉默的守在太平间外:「你特么的和我咋保证的?」

    说着话,抓着叶南飞的衣领子把他顶到走廊的墙上。

    叶南飞:「四哥,是我没保护好小妹,我对不起她,你咋收拾我都行。」

    四哥:「你特么的,早就感觉小妹总跟着你不是事,呜,,,,都怪我啊,

    没管住她,要是离你远点,不就没这事了么,,呜,,,,,这孩子才多大啊,

    ,,,,,,,。」

    打归打,骂归骂,最后还是叶南飞亲自押车,带着小妹回了乌拉,并亲自选

    的坟场,别人说得先火化,他坚决不让,最后走了两天,终于在城郊一个水库边

    的山岗处找了个窝风向阳的地方,他的标准是,风景要好,前有水,后有山,远

    处还能眺望到市区,他怕看不到市区,小妹会寂寞,埋完小妹,他是最后一个走

    的,临走说了一句话:「小妹,我会常来看你的,喜欢啥你就托梦给我。」

    悲痛过后,生活还的继续,这几天他一直忙着小妹的后事,并没有关心滕涛

    事件的后续,他感觉关心也白关心,已经不是自己的事了,自有人会处理,不过

    那三百来万的煤款,是不是应该有自己一份啊,应该是分赃的时候了吧,自己这

    面损失很大,商店被烧,小妹死了,还有兄弟们受伤,再说李永霞她们来投奔自

    己也得需要钱来安排,这需要一笔可观的数目,别出手晚了,被陈茹他们私自吞

    了,这么大利益面前,什么都可以出卖的。

    那么首先要找的就是陈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