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五十九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五十九章 出来混早晚要还的。

    作者:独孤一叶。

    叶南飞眼露凶光的盯着滕涛:「怎么?你以为大伙没兴趣听听你滕氏父子是

    如何欺男霸女的么?反正时间还早多得是,大伙不如扯点老婆舌,而且你未免太

    天真了,真的以为把我弄死你就安全了?怪只能怪你做的孽太多,蒙江被你欺压

    过的的人有多少?想要对付你的人可不止我一个,不管我这里如何,外面早已动

    手了,有来要债的,有放消息的,有给上面递材料的,有准备接收权力的,更多

    的是等着看你家倒霉的,我要是你,这会应该往家跑,没准还能最后一次家庭团

    聚。」

    滕涛开始有些慌了,难怪这段感觉不对劲,没想到这小子套路这么深,竟然

    算计到自己的根本了:「都特么瞎站着干啥?赶紧上,能死他,赏金一万。」不

    过这回他们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没谁想动手,好像都在等一个答案。

    叶南飞:「你急了,滕涛,你也有今天。」说着话他看向了刑警队长江长辉:

    「江队长,你刚才出手救我小妹,就冲这点,我怎么谢你都不过分,在这我先劝

    你,今个这事你别插手,如果不信,你派人回去探听一下,我知道你也是有许局

    长的命令,作为下属没办法,可他们现在马上要倒了,你没必要跟着往下跳啊。

    如果你不想做的太绝情,可以做壁上观。」江长辉不露声色,不过没一会警察堆

    里却悄悄的消失一个人。

    叶南飞接着道:「我也劝那些为了钱和前程来的人,你们也停手吧,滕涛说

    的没错,秋天以后他就有钱了,可他们父子挺不到秋天,明天能不能挺过去也说

    不好,你们在跟着他混下去,不但捞不着钱和前程,还可能沦为同谋,帮凶,到

    时候不是钱和前程了,是牢狱之灾。江队长,这会如果是我,应该主动去找马县

    长或者徐书记,这时候正是用人之际啊。」

    滕涛气急败坏的:「储建华,单永和给我干掉他,一人五万。我就不信,蒙

    江谁敢把我咋样。」

    叶南飞:「慢着,急啥啊?最吸引人的部分来了,你滕涛不想听,不代表大

    伙不想听啊,堂堂的公安局长,竟然亲自把自己老婆送到滕明远跟前,供腾部长

    享用,他还在边上侍候着,请问你们谁能做到这点啊?对了也别把公安局长说的

    这么惨,腾部长也给局长大人找一位美女服侍,好像是你们干休所的所长俞立影,

    不过我听说俞立影可是你滕涛的相好,哎呦,够乱啊,而且我听说这位俞立影好

    像和腾大公子也有一腿吧?」

    这信息量太大,在场的人听的无不张目结舌,这,想都想象不出啊,什么情

    况,都意味深长的看向滕涛。滕涛哪里还听得下去,把手伸向身边储建华的腰里,

    估计是掏枪去了,叶南飞虽然嘴里一直说着,可眼睛也没闲着,随时观察着滕涛,

    这么半天他说的无外乎几个目的,可以看出很多地方他都是虚张声势的,夸张的,

    故弄玄虚,第一让对方士气,决心动摇,挑拨离间他们,现在看来效果很明显,

    虽然不一定相信,不过明显是想在观察一下看看,第二激怒滕涛,让他失去分寸,

    也就失去了判断力,这种情况下很可能做些蠢事。第三,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在

    浪费,拖延时间,时间拖的越长,变化就有可能出现。

    果然,滕涛被揭短,羞辱,但又指挥不动的情况下,终于忍无可忍亲自出手

    了,而叶南飞的动作更快,在他的枪还没拔出来的情况下,腰带剑已经挑中了他

    的手腕,接着又连续几剑连刺带挑,已伤了他几处,而储建华等人也不是吃素的,

    纷纷上来救护,毕竟这么多年,身边还是有一些死忠份子,大约十多人把叶南飞

    围在了当中。

    此时完全可以看出交情和人品,冲在最前线的肯定是受滕涛恩惠最多的,而

    且本人又义气,仗义的,围在外围,做样子,想上,又不想玩命的,应该是受过

    恩惠,但人鸡贼,不想以死相报,但是临阵脱逃,又怕被身边人看扁,而在远处

    观望的,多是临时召集的外围人员了,这类人是有便宜,肯定冲在最前面,有危

    险最先逃,而且被叶南飞这么一忽悠,既没好处还有可能跟着一起倒霉,还是站

    边上看看再说吧,这总不犯病吧。剩下那几个警察也很尴尬,左右不是。

    对方手里都是些木棒,铁管,片刀,虽然个别有枪,但绝对不是标配,边上

    还站着警察,谁敢随便用啊,而且这么些人围着一人打,也没必要用那玩应吧,

    丢人不。叶南飞上下腾挪,艰难的支撑着,毕竟他的剑很软很轻,不适于格挡招

    架,而对方又都训练有素。而此时李永霞等人一看其他几十人好像没打算参与,

    就安排李永红,臭球留下照顾伤员,自己带着骡子冲过来支援。

    虽然三人对十多人,没有改变根本形势,可总算减缓一点叶南飞的压力,更

    关键的是,叶南飞的忽悠起了作用,明显影响了对方的战斗力,似乎谁也没打算

    出多大力,更像是在做给滕涛看,算是尽一种义务的感觉。这就成全了叶南飞等

    人,谁会想到,几个人外带伤病员,在几十人的围困中,挺到这个局面,但还是

    不容乐观,因为就算对方都在等靠,可人家靠的得起啊,人多,而叶南飞几人是

    靠不起的,一旦己方败象尽显,那些观望的人会不介意上来踏一脚。卖滕涛个人

    情,又没啥损失,何乐而不为呢。

    正在双方僵持,叶南飞有点不支,而越来越焦急的时候,外面围观的人开始

    骚动,混乱,和叶南飞等人纠缠的也开始跳出圈外,好奇发生了什么事。这时,

    叶南飞才有精力分神注意外面,只听得:「都别动,我们是市局刑警队的。」

    而此时江长辉队长还在旁观中,一看竟然是上面刑警队杀到了,一时也弄不

    清啥情况,但也得表示一下态度啊,自己几个警察在这干嘛:「啊,哎呀孙队长

    啊,我们也是领导指示我们过来,也是赶上这事,这不正打算上去处理呢么,你

    们真有速度啊,这么快就赶到了,不知道是抓谁来了?」他一看竟然还有蒙江的

    同行也在,只能试探着问,怕站错了队伍啊。

    那叫孙队长的:「还有谁啊,不是滕涛么,市里领导大动肝火,不知道犯啥

    事了,要必须捉拿归案,听说他势力挺大,这些人都是他的么?果然阵势不小啊,

    都抓起来。「这一说不要紧,立马混乱了,这帮都是老江湖了,谁会听你那套啊?

    你说不动就不动啊,都这么听话,早就没有黑社会了,现场顿时陷入混乱,滕涛

    带来的人四散奔逃。

    滕涛的第一反应就是计划成功了,上面开始动手了,没想到这么快啊,是不

    是都着急录像的事啊,猛地又想到,最重要的事,那就是不能让滕涛跑了,自己

    和他今天必须来个了断,也是为小妹报仇。一转身,寻找着滕涛,这家伙果然鸡

    贼,还好叶南飞及时想起,他已趁人不注意,反而往人少的北面溜去了,叶南飞

    赶紧追了过去。

    那储建华和单永和果然够义气,竟然还守护在腾涛身边,三人在前面跑,叶

    南飞在后面追,眼看距离人群越来越远,最后看不见了,只听见四人粗重的喘气

    声和林中奔跑的声音,三人可能突然感觉不对劲,后面不过是叶南飞一人在追,

    而他们是三个人,跑的好没道理啊。三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就达成一致了,人可

    以忍受失败,但也得有个限度不是,三个人被一个人撵着跑,还要不要脸。

    三人停下脚步,回头瞪着叶南飞追上来,叶南飞一看,不怪兵法上讲穷寇莫

    追,这不把人追急了,回头跟你拼命来了。不过叶南飞对眼前这三人应该有信心

    的,而且不管有没有难度,今天滕涛他是势在必得。于是抖了抖手里的腰带剑:

    「咋的?不跑了?这就对了,来个公平的决斗,别仗着人多势众,来吧,是三个

    一起上还是滕涛咱俩单扣啊?」

    滕涛可没那么幼稚,他的长项可不是打架斗殴,而且这些年自己身处高位,

    更不需要自己动手打打杀杀了,储建华和单永和很自觉的迎了上来,双方都是干

    脆的人,二话不说斗在一起,这俩人都是军队出身,冷兵器的训练并不是很多,

    徒手格斗倒是很在行,此时手里个拿着根短棍,估计也是随手拿手下的家伙,打

    起来后,叶南飞才觉得自己未免轻视二人了。

    他自以为刚才可以勇斗十多人,可刚才是大伙都出工不出力,而且这俩亲信

    一直跟在滕涛身边,并未出手,而此时可是玩命的时候了,早点料理了这家伙好

    逃命啊。士气根本不同,而且那两根短棒舞起来也是呼呼声风,他那腰带剑只能

    避实就虚,一时斗得难分难解,而滕涛站在一边焦急的等待,他认为这俩干将打

    叶南飞一人应该不成问题,马上解决,好一起逃,并不是他多讲义气,而是这两

    人在身边更安全一点,毕竟身边得有可指使的人啊。

    而他没趁机溜走,给自己留下麻烦了,因为李永霞也跟着追了过来,这时看

    见这情况,奔着滕涛扑了过去,滕涛一看转身就跑,储建华二人一见主子跑了,

    而且有危险,不免心急,有点无心恋战,可叶南飞哪里会放过他俩,不过转念一

    想,在这俩身上浪费太多精力没必要。

    叶南飞边打边道:「我说哥俩,真的令人佩服,这时候了还跟着滕涛,何必

    呢,你们俩比我还清楚,腾家完蛋了,你俩打算跟着一起陪葬么?」俩人呢一听,

    果然手上慢了下来。

    叶南飞:「我知道二位很讲义气,可你俩救不了滕涛,这是上面要收拾他家,

    而且他们父子干过啥伤天害理的事,你们比我更清楚吧,那一查,他腾家还有好?

    不如你俩趁这机会,赶紧逃,我也不为难你俩,我的仇人是滕涛和二位没啥关系。

    如果再不逃,怕是没机会了,真得陪滕涛进班房了。」

    二人互相看了一眼,也是很无奈,他俩不是土鳖混混,在部队干过,跟着滕

    涛这么些年也见过世面,在这个非法制的国度里,你的覆灭就是领导的一句话,

    特别是滕涛家族这种有权有势的,一旦失势,逃都没地逃,在蒙江百姓眼里他们

    是天的存在,可他们在上方眼里又何尝不是蝼蚁。

    叶南飞:「二位也算尽到心,够义气了,该走就走吧,一会警察赶过来就不

    好办了,以后有啥困难尽管到乌拉找我。」

    他俩也没说啥话,叹了口气,对着叶南飞一拱手,转身走了,叶南飞也出了

    一口气,赶忙转身顺着滕涛和李永霞的方向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