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五十七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山中我为王2。

    进入树林后,马上安排骡子他们带着伤员先撤,他带着几位女将布设机关陷

    阱,因为在之前准备好了家什和工具,剩下的就是布设而已,很快。主要是地箭,

    悬木,悬排,下套,道具就那几样,就看你根据环境条件如何布置。那有没有用

    呢?别看广告,看疗效,看时机效果如何。

    布置完第一道机关,马上转移到第二道预设地点,第一道机关主要布置在刚

    入林附近,以地箭,绷子为主,因为简单,可以做到很密集,用上,用不上的来

    一道,这次布设机关的目的是防御和震慑,并不是打猎一样以杀伤为目的。

    果然过了没多久,他们正布设第二道的时候,不远处先后传来几声惨叫,接

    着便没了动静,很多看官可能会感觉这些退伍军人不会这么不小心着了道吧?军

    人确实要比普通人难对付的多,不过也不是不能对付,叶安娜费的优势在于,和

    对方打了一个信息差,他是事先准备好了道具,而追击者怎么也想不到,对手会

    来这一手,会设下机关,典型的出其不意。

    有人中招之后,叶南飞马上赶回去查看,对手有十多人的样子,看样子并没

    有太慌乱,正在把受伤的人集中到一起,有的人在警戒,有的人在观察,分工明

    确,其实这才是军人和普通人的根本区别,遇事不会慌乱,不管进退,都有组织

    纪律,有条不紊。

    刚开始进林子的时候,他们没有队形,而是撒豆子似的散着进来的,估计是

    考虑这样更好隐蔽,也更好发现被追踪者的踪迹,而开始没想到,反而让叶南飞

    的布设发挥了最大效率,先进来的人呢纷纷中招。他们马上停止行动,接回伤员,

    大多腿部中了木箭,木签子。要是普通追击者,没准吓住不追了,可军人不同,

    他们马上会改变方式,接着来。

    他们一改散兵追踪,这次来了个一字长蛇,这帮家伙似乎也在制气,不相信

    自己这帮多年受训练的人,会被一个民间不知来历的人给弄得,吃瘪,惶惶不安,

    这以后还用混了么?雇主不说,自己也特么脸红啊。一字长蛇的最前一位,似乎

    很有经验,一路拆穿了剩下的机关,而后面的人端着步枪边跟着前进,边警戒着,

    这么一来你,确实打破了叶南飞的布设和预判,机关只能减缓追击,而不能打退

    或者阻吓他们。、

    在不出手,下面的路怕是被动了,心里想着,手里的牛角弓可就搭上箭了,

    暗淡的月光下,人的身形还是清晰的,一箭「嗖」的射了过去,奔的就是打头的

    那位,一箭不偏不倚射中了大腿,那人惨叫了一声,捂着大腿坐倒在地,弓箭本

    来隐蔽性很好,但也被后面警戒状态中的一位发现了方位,「呯」的一声向他这

    个方向开枪,叶南飞忙连窜带跳的转换着方位。因为他们有机关陷阱的顾虑不敢

    追,叶南飞已经跑到下一个隐藏地。

    这一队一共就十多人,已经受伤几人,可还是没放弃,竟然接着追踪下来,

    这难道是在为了荣誉而战么?第二道机关陷阱,不可能像第一道布置的那么密集,,

    因为哦都市相对大一点的机关,叶南飞没办法,只能尽量把他们往机关处引,实

    在偏离就攻击,攻击之后在往机关处引,真心不容易,正在他有些黔驴技穷的时

    候,他们队伍的队尾的一名队员突然被身后的一人攻击,叶南飞隐约的感觉那人

    是美奈子,这胆子,这手段自己都做不到啊。

    等对方队员发现,已经晚了,不知是美奈子杀了那人还是怎样,反正消失了,

    队伍出现了些许的惊慌,似乎第一次感觉他们有些犹豫了,全部队员各自隐蔽起

    来,叶南飞的弓箭也难以找到目标,而美奈子此刻更神出鬼没,突然听到对方又

    一声惨叫,叶南飞大惊,美奈子胆子也太大了,对方有枪的,接着听到枪响,有

    些不淡定的队员,时而显现出隐蔽的身形,这让叶南飞抓住一个机会射出了一箭,

    这让对方侧地崩溃了,是信心的侧地崩塌,叶南飞和美奈子神出鬼没的袭击,而

    且不同方位,让他们很有一种被包围了的感觉,敌人无处不在。

    而你又不敢随意的追击,你不知道哪里设有陷阱,这仗没法打,人为刀俎我

    为鱼肉,在等一会就各个被分别拿下,想走都走不了,似乎领队下了命令,他们

    开始带着伤员往回走,而美奈子似乎还意犹未尽,他观察到美奈子的身形还要袭

    击对方,叶南飞马上吹了声急促的口哨,并向她移动,美奈子似乎不太情愿。

    「干脆把他们都留在这得了,放出去也是祸害。」

    叶南飞:「你疯了,这些就是滕涛的雇佣的保安,你想都杀了?再说穷寇莫

    追,师傅没教过你啊,追急了人家跟你玩命,差不多就得了,那边还有伤员呢,

    赶紧走。」

    叶南飞是召集李治国的伤如何,必须早点疗伤。等他们追上,李治国脸色已

    经很差,明显失血过多,他是肩部中弹,叶南飞动了简易的手术,拿出了子弹,

    并缝合,还用注射器抽了李永霞的血给他输上,总算度过了危险期,做了个担架,

    骡子和臭球抬着往营地赶,路上叶南飞询问了张陌被抓的过程,原来张陌是打听

    到这会所里竟然有录像,也就是很多客人的录像,张陌一听这要是弄到几盘可太

    重要了,于是夜里来偷,但你想想这么重要的东西,滕涛肯定会很重视,而且要

    论偷窃这事,张陌和那雌雄大盗比起来毕竟太嫩。

    被抓现行是可想而知的,不过这信息太重要了,这会所具体接待过什么人他

    们不知道,不过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吧,如果把这消息传出去,应该会有很多人紧

    张,现在战幕已经拉开,一切有用没用的武器都得扔出去,什么石头土块的,没

    准砸他们脑袋上也够喝一壶,叶南飞的意思他想去蒙江一趟,把这消息告诉马县

    长,而且孙便通知他开战了,该出手的该准备的,都得动手了。

    但李永霞等人都不想他这时候走,两位伤员啊,而且对方到底还追不追,没

    了叶南飞大伙就没了主心骨一样。最后还是美奈子自动请缨,她要跑一趟。就这

    样,美奈子半路直接奔了城里,而他们回了营地。尹令仪当然没有睡,而且给大

    伙准备好了饭食,恐怕这一晚她并不比大伙好受,那等待的滋味更是煎熬。

    这一夜的折腾,大伙都很疲惫,纷纷睡去,叶南飞看着身边的李永霞也进入

    梦乡,自己虽然更疲乏,但还是睡不着,心理还是禁不住忐忑,隐隐的不安,这

    营地太久没转移过了,这是个疏忽,而大战已经开始,自己这算准备不足啊,算

    是一招漏棋,高手之间对弈,一个漏招足以致命啊。但担心也没用了,总不能把

    沉睡的大伙在叫起来吧,再说了,滕涛就是能量再大,也未必找得到这里吧,自

    己想得太多,还是好好睡一觉先。

    大伙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日上三竿的时候,大伙还在沉睡,一夜的紧

    张和疲惫,哪里那么容易缓过来,可就在这时,叶南飞突然感觉到自己手里的鱼

    线猛的抽动了一下,耳边不远的铃铛突然晃动起来,很明显,有敌情,叶南飞的

    这根神经好久没被触动过了。他马上和李永霞叫醒大伙,组织转移。可是,两个

    伤员,一个孕妇,昨晚都没有准备,现场一片混乱。

    按他们的预想,如果敌人追踪来了,只能有两个方向,一个来自西面,这是

    蒙江通往乌拉之间的国道方向,第二个方向应该是东面,因为这是会所撤离过来

    的方向,而南面是不能去的,是蒙江县城方向,虽然还挺远,但也有村屯,逃的

    方向只有北面,可朝这个方向跑出几十米后发现有二十几人在前方等着他们。叶

    南飞赶忙组织大伙往东跑,可跑了没多远,发现前面不远陆陆续续的也有人出现,

    麻烦了,这是被十面埋伏了?

    谁下这么大本钱啊,是滕涛本人杀回来了么?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后面果然

    有人叫他:「吆喝,老同学,混的这么惨,又跑着山里来了,跟当年杨靖宇学的

    啊,妈的那不就是死路一条么,学谁不好啊,非得学个走绝路的人。哈哈。找的

    你好辛苦啊。」

    大家回头一看,正是滕涛带着一群人慢慢向他们逼近,而这群人里竟然还有

    警察,这让本就穷途末路的几人更显落寞,此时已成四面包围之势,警察虽然不

    多也有十多人,滕涛的手下四十多人是有的,各个自得意满,眼光中泛着戏谑之

    色,而叶南飞团队里,不能不说充满着很绝望的情绪,也很紧张,除了伤员,就

    是孕妇,骡子和臭球根本没见过什么场面。

    最让叶南飞崩溃的是,人群里他看见被人压着的猫肉,铁蛋,竟然还有庞小

    妹,庞小妹怎么也被抓来了,这该他什么事?形势不得不说已完全被人掌控,不

    但被围,就凭他手里攥着这几个人也完全可以控制住叶南飞了。叶南飞第一次感

    觉心里这么没底,以前那么多次艰难遭遇也没这感觉。

    叶南飞:「好大的阵势啊。」

    滕涛:「蒙江太小啊,都快被你翻个个了,以前小看你了,你是一条翻江倒

    海的龙啊,呵呵呵,可那又怎么样?在我的地盘,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

    叶南飞:「确实是你的地盘啊,警察都成了你的家奴了。」

    滕涛:「少跟我来这套,你在蒙江搞事,就是和蒙江人过不去,人人得而诛

    之。」

    叶南飞:「什么蒙江人?蒙江就是你腾家的吧,有几个蒙江人没被你腾家欺

    压过啊,真说得上,逆腾家者亡,顺腾家者昌啊。」

    滕涛:「是么?咱们今天不是老斗嘴来了,既然你这么瞧得起我,今天我就

    让你们先亡。」

    叶南飞:「慢着,滕涛,都是咱俩的恩怨,和他们无关,放他们走,你咋收

    拾我都行,我没二话。」

    滕涛:「艹,显得你很仗义是吧?都这时候了还不忘拉拢人心,这点我真的

    很佩服你,难怪李永霞她们对你念念不忘,最后还是背叛我,和你一起对付我。

    不过咱俩当初的约定可不是这样的啊,你输了,你的一切可都是我的了,可我后

    来才发现,我特么上了你的当了,你的一切,一点一切也狗屁没有啊,一个破商

    店不值几个钱还被烧了,唯一有点意思的就是你身边这几个女人,哈哈哈,我还

    有点兴趣。再说了,叶南飞,你感觉你还有讨价还价的资格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