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五十六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山中我为王。

    叶南飞把刀逼在他脖子上:「我问啥,你说啥,别玩花样,我这手一哆嗦,

    以后你想说话都说不了了。听懂了就点点头,我把袜子掏出来。」这时候换谁也

    得答应啊,又不是为革命理想主义献身,至于那么有原则么,给人家看家护院也

    不至于付出生命不是。

    「你们前两天抓了一个人,现在关在哪里?」

    那小子有点犹豫,估计也是有点懵,是说好,是怎么说好,说多少为好,就

    在他犹豫的那空,叶南飞的手下可用了劲,那小子明显感觉到刀锋割破皮肤往里

    走的感觉:「啊,,,我说,,,我说,关在地下室,地下室啊。」

    叶南飞又把他嘴堵上,拽着他,让他带路。在东侧走廊的尽头,房门变成了

    钢条铁门,门后不再是房间,而是向下的楼梯,那小子啊晃动了几下,意思自己

    有钥匙,叶南飞打开铁门,那家伙走在前面带路,沿阶而下,到底后,又是一条

    走廊,向西延伸,手电筒一照,走廊的右手边也都是是一些房间,房间都是铁门,

    有点身临监狱的感觉。

    叶南飞:「怎么你们这还有监狱咋的?这些房间里都有人么?哎,,,我问

    你话呢?」

    只听那家伙嘴里「唔,,,唔」的只有声音,没有话。

    李永红:「南飞哥,他嘴还堵着呢,你让他咋说,呵呵。」

    叶南飞才想起来,这一忙活,还把这事忘了,说不紧张,难啊:「么,怪我

    了,怪我了。」

    掏出那臭袜子,那家伙干呕了几声,一连气的咳嗽之后:「这里面也不是总

    关着人,一般是关新来的姑娘,或者脾气不好,不听话的,关几天就都老实了,

    你们要找的那位,应该是在最里间。」

    等那铁门打开,手电筒照进去,发现里面简直就是一间刑房,和电影里见过

    的差不多,各种叫不上来名字的刑具摆放着,而屋子中间吊着一人,双手被吊起,

    还好脚可以落地,头歪向一边,不知是昏了还是睡着了。电筒照在那人脸上,不

    是张陌还有谁,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也伤痕累累,看来没少受折磨。

    叶南飞赶紧过去,催着那小子把人放下来。叶南飞接过张陌,用大拇指掐了

    掐他的人中:「永红,拿水。」这么连掐带喂水的总算把人弄醒了。

    张陌睁开眼:「飞哥?????我不是在做梦吧?我这事在哪?」

    叶南飞看着往日生龙活虎的兄弟被折磨成这样,心里不免犯堵:「不是做梦,

    兄弟们来救你了,咱马上回家。」

    张陌:「嘿嘿嘿,,,咳,,,咳,,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会来救我,飞哥,

    我啥也没说,咳,,,咳,,」

    叶南飞听到这,眼睛有点发涩,鼻子有点反酸,当年在林子里的感觉视乎又

    回来了,这些年自己越来越理性了,李治国说的虽然欠妥,但是没错,就算扳倒

    了滕涛,可张陌要是没了,那就再也回不来了。

    「别说话了,咱们赶紧出去,哎,,,内个谁,你,来背着他,对,把你衣

    服脱了给他,对。」

    李永红也赶紧过来扶着张陌:「猴子哥,,,,」四人急冲冲的往出赶,当

    走到走廊尽头要上台阶的时候,上方铁门的地方突然亮起几只大号的手电筒,晃

    的几人睁不开眼睛,「哎呦,昨天等了你们一天啊,今天终于等来了,别急着走

    了,你们兄弟感情这么深,就都到这聚聚,哈哈哈。」

    背着张陌那小子走在最前面:「峰哥、、、、、是我啊,别动手。」叶南飞

    赶紧拽着他俩回到走廊,那小子有点急了:「我说大哥,,,不是,,大爷,,,

    我就是一个打惊的,啥也不是,您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得了,这都不该我啥事啊。」

    叶南飞:「闭嘴,再啰嗦,一会他们开枪我就把你挡前边。」叶南飞边说,

    边把背包放下,在里面找东西,找的没别的,还剩一小瓶汽油,这时候能不能脱

    困就看这小瓶汽油的威力了,捆好以后,又拿出两只窜天候交给李永红:「一会

    得着机会,都放出去。」

    李永红:「两只都放啊?」

    叶南飞:「不是说好了么,一只就是找着张陌了,两只是有麻烦了。这样他

    们赶过来的时候,知道提前准备。」

    说完,叶南飞让那小子站起来,往前走,那小子似乎意识到事不好,刚要反

    应,叶南飞一脚就把他踹了出去,而跟着他也侧身扑了出去,这动作是一连贯的,

    就势拉弓把箭射了出去。铁门外的人注意力都被踹出去那小子吸引,而没注意到

    他脚后扑出一人,更来不及注意射出的那箭,叶南飞也管不了能不能射到人了,

    不过没听到惨叫,应该没射到,射出以后,他忙翻身回到走廊,只听得啪的一声

    响,接着有惨叫的声音,叶南飞知道事成了。

    过去楼房也都是木质的门窗,如果这箭射到窗框上是最理想的,不但可以引

    起火,还可以炸开玻璃,要是从窗户射出去,就没这效果了,最重要的是可以把

    铁门外的人驱开。叶南飞搭着弓箭,伸头观察了一下,铁门外果然着起了火,而

    被自己踹出去那小子捧着脑袋蹲在台阶上瑟瑟发抖。

    叶南飞:「永红,放窜天候。」说完走出去,又踹了那小子一脚:「走,接

    着往外走。」四人连续的往外走,李永红扶着张陌,走到楼梯一半的时候,李永

    红已经能看到被炸开,烧掉的窗户空处,点着那窜天候,对着那敞开处放了出去,

    两枚窜天候先后在楼外爆开,声音是「啾,,,、、、、、、、、、啪。」

    走在前面那小子已经跨出了铁门,而门对面的窗户的火还在燃烧着,并向四

    周蔓延,这家伙一迈出门,就想贴着墙根往出跑,一方面是逃命,一方面是躲那

    火,而就在这时,一声枪响,接着一声惨叫:「啊、、、、峰哥,别开枪啊,是

    我啊,老六啊。」看来是挨了一枪。

    叶南飞和李永红,张陌躲在门里,不敢冒头,这时候只能李永霞她们过来,

    里应外合,否者出去就成了靶子。果不其然,没一会,就听外面吵杂和枪声,应

    该是李永霞她们动手了,机会稍纵即逝,外面刚有动静,注意力肯定被吸引过去,

    叶南飞交代李永红照顾张陌,自己躬身先窜了出去,并且来了个标准的战术动作,

    在走廊里之字形跑动,跑动的过程中还不忘了寻找目标射箭。

    李永霞她们的攻击应该是隐蔽,有效果的,主要是对方的枪威慑力太大,还

    好叶南飞出击的及时,让对方腹背受敌,有些慌乱,外面火势也太猛,让对方没

    法集中精力,集中人力对付他们,此时院子里已经能有三四处着火。叶南飞的连

    续发射,已经有俩人受伤,外面也有弓箭随时射过来,压得对方反而隐藏起来。

    他们纷纷躲藏进走廊边上的房间里,伺机开枪还击,走廊里已经没了枪手,叶南

    飞还是搭弓警戒着,李永红搀着张陌已来到身后。

    这时想走正门出去是不大可能的,房间里的枪手,还有外面不知道多少枪手

    不会放过他们,不过可以趁机跳窗户出去,走廊里的窗户还是满密集的。出去以

    后,马上找隐蔽处,叶南飞相当谨慎小心的,可是他不知道,刚才枪声一响,有

    两种效果,有一类人是普通工作人员,听到枪响,有迷瞪不知啥状况的,有知道

    是枪声吓得躲起来的,而有经验的保安,或者安排好埋伏的人都开始向办公楼奔

    来,这正好给了李永霞她们机会。

    搭弓就是射,一个个都是活靶子,当然尽量选非要害处射,倒下几个人之后,

    那些人才警惕起来纷纷隐蔽起来,而他们的枪并没有想象那么多,毕竟这还是个

    对枪支管理很严的国家,而且子弹似乎也没几发,枪也都是步枪,黑暗中能有多

    大威力很难说。所以叶南飞带着他俩向西侧墙转移,挺顺利。快到西墙的时候他

    才发出口哨,

    口哨发出后,李永霞她们四个应该按照以前打猎的规矩,从四面,防御型的

    向他的方向靠拢,这样也就进可以打来犯者,退可防备追击者,如果被夹在叶南

    飞和李永霞她们之间,那会很难受。有没有高手追击而来呢?肯定有,但是叶南

    飞他们的优势在于隐藏的太好,一直处于暗处,让对方不得要领,第二可以在树

    间窜来窜去,难以捉摸,武器还是无声无息的弓箭,很难暴露。所以追踪者一直

    很顾忌。

    胖子最着急,第一个聚拢过来,一看张陌顿时兴奋得不得了,对他又是搂又

    是抱的,弄得张陌呲牙咧嘴还不敢发出声音。叶南飞:「先别忙着亲热了,张陌

    浑身是伤,你背着他吧,想办法翻过墙去。」

    这时美奈子也过来了:「墙外会不会还有埋伏啊?」

    叶南飞忙又爬上一棵树,学了声鸟叫,没一会,墙外也响起了鸟叫,看来是

    安全的。大伙先忙着把张陌弄出墙,墙外接应的骡子和臭球也出来了,叶南飞问:

    「怎么西面墙这没有埋伏的么?」

    骡子:「艾玛,咋没有啊,俺俩是从那边偷摸摸过来的,本想藏着等你们出

    来,可那会着火了,后来枪响,这一左一右冒出好几个来,都跑回院子了。得回

    俺俩距离远,没靠前。」

    正说话间,突然又一声枪响,接着墙上栽下来一人,他忙跑过去一看,正是

    李治国,他是断后的,赶紧和胖子俩人抬到离墙远一点的灌木丛里,在仔细观察

    这枪是从哪打来的,不一会他们发现,从南侧陆续的出现人影,而这面墙头也有

    人探出头,这些人不像上次追叶南飞他俩,那么大张旗鼓的,而是很谨慎,从南

    墙过来的,都是边走边隐蔽,很专业。

    叶南飞赶忙让胖子和骡子个背一人,向不远处的树林转移,而自己和美奈子

    留下断后,只要他们干露头,咱就让他伤着回去。美奈子的箭法也不是吃素的。

    李永霞她们转移,想一点动静没有是不可能的,这让追踪者们很高兴,最起码知

    道对手的方位,比刚才强多了。他们一高兴,发现猎物动静,自己的动作幅度也

    难免大了,叶南飞和美奈子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连发四箭,箭箭不虚发,连

    伤四人,这让对方的行动立马又谨慎起来,而且用枪还击,叶南飞二人却早已向

    树林方向转移了。

    这时叶南飞心里已经完全有底了,只要进了树林,他们追来也不怕,叶南飞

    甚至想,最好你们追来,我的机关陷阱也没白设,城市里你们说了算,山里我才

    是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