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五十五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再入虎穴。

    叶南飞简单的做了个类似沙盘的东西,摆明了会所院子里的布局,整个院子

    呈方形,朝南开的大门,一进大门,迎面是一栋三层楼,美奈子说感觉像办公楼,

    道从这里东西岔开绕向后院,后院的中央是一人工小湖,亭台绿树环绕到也雅致。

    湖的西面是一长趟平房,靠北是一栋独立别墅,湖的正北,是一趟二层楼,东侧

    则是二层楼,别墅,平房错落着。

    美奈子的看法是,张陌很可能被关在办公楼,或者那两栋平房,其他建筑里

    都是吃喝玩乐的地方,不太可能关人。详细的分析着这些情况,几个方案慢慢在

    他脑子里成型。胖子有点不耐烦的要行动,这两天胖子就有点不满,看着飞哥明

    显的拖延,退缩,这不就是怂了么。美奈子也说,是不是应该先侦察一下。

    叶南飞:「按理说应该侦查一下子,不过今天我看免了吧,他们肯定埋伏好

    了,去侦查也不敢靠近,不是我说胖子,当初咱们打猎时候我怎么说的了?打猎

    最主要的是耐心,最忌讳的就是急躁,你看看今天你和治国那德行?大白天恨不

    得就要去救人,你倒是救一个我看看?」

    胖子被这么一说,也感觉有些不妥:「那不是猴子被抓,我着急么。」看来

    作为带头人有时候你不发点威,下面人反而心里没底。

    叶南飞:「越是急,越得沉得住气,你光血上头,意气用事,不但救不了张

    陌,你还得搭进去。不是不去救,是最好的时机去救,我问你,你一天里,啥时

    候最懒,最孽?」

    胖子:「那就是早起来那会啊,最不愿起啊,嘿嘿。」

    叶南飞:「那咱就后半夜动手,敌人最懒最孽的时候。」

    大伙正聊着,李永霞姐弟回来了,毕竟在蒙江呆了几年了,环境熟悉,而且

    这地方他们来过,只是不知道具体详细情况。叶南飞又把环境情况和大伙分析了

    一遍,并分好组,他和李永红一组,美奈子和胖子,李永霞姐弟一组,这样安排

    实力比较均衡。

    而他俩带回来的消息确实不容乐观,全城戒严,主要街道都有民兵和警察把

    守,弄得全城风声鹤唳,不过令人想不到的是,她俩的工作反而格外好做,因为

    城里这么大动静,人们都纳闷出啥事了,而李永霞她俩去给的解释是,上面要查

    滕明远,这两事撞到一起,不由得他们不信,痛恨腾家的,当然兴高采烈,可算

    盼到这一天了,没恨没爱的也幸灾乐祸啊,这有权有势的人终于要倒霉了,早就

    看他家没好的得瑟,现世报啊。一个人的悲剧在别人眼里都是喜剧。

    半夜的时候,骡子终于找了过来,带回来的消息是,买卖成了,叶南飞听后

    大喜,没想到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草惊蛇的情况下,这买卖还能谈成,天意啊。叶

    南飞顿时信心大增,那么滕涛是咋想的呢?难道一点意识不到这可能是圈套,是

    有问题的。

    这事你还真不能说滕涛的不是,说他犯傻或者蠢,因为这笔生意确确实实是

    真的,就是这笔煤的买卖,煤是真的,数量真的,价格真的,只要你付钱,卖给

    你也是真的,只要留到秋后,大赚特赚也没假,你让滕涛他们怎么想?送上门的

    肥肉,就是不要,不吃?他带去的都是专业人士,各种手续,证明,批文都检查

    过了,没假。

    而滕涛也确实听说家里出事了,不免有些急着回家,对这笔买卖也开始犹豫,

    特别是袁刚总是说感觉不对劲。但俩人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这买卖和叶南飞对付

    自己扯上什么关系,想用假煤坑自己一把?可一切都是真的,只要交了钱,就可

    以成火车皮的往回拉,没问题。

    最后让滕涛拍板的是,人家又搭个上一个买主,如果滕涛不买,人家很有兴

    趣,而且这两天就要来看货,滕涛追问了一下是谁,答案是,乌拉的陈茹,都是

    同行,底细都了解,这让滕涛不得不信,这也是陈茹不得不使出来的杀手锏,也

    是豁出去了,她之所以敢这么豁的出去,是因为叶南飞给她的资料,让她有信心,

    把这事干成,至于为啥她要不遗余力的对付滕涛,还的后面交代,这会没空。

    滕涛下决心做这笔买卖,并把袁刚留下坐镇,钱一打过来,马上装车往回运,

    自己则要急着回来对付叶南飞,他感觉对付叶南飞的关键是如何找到人,只要找

    到,其他都不是事。至于这会滕涛赶到了哪里,怎么追踪叶南飞,那叶南飞就不

    知道了,而叶南飞这会忙活什么,滕涛更不知晓,只是知道蒙江快闹翻天了,因

    为那时候没有手机,固定电话都不多,这给事态的发展更增加了不确定性。

    终于,叶南飞他们要动手了:「墙里墙外肯定都有埋伏,咱先把墙外的伏兵

    引出来打掉,现在谁去引呢?」

    美奈子正擦着刀,把刀往鞘里一收:「还是我来吧,地形环境我熟。」这个

    大伙还真没争议,虽然很危险,但非她莫属,叶南飞需要留在后面做狙击手,他

    身上挎着那牛角弓,今晚要大发威力了。接着又安排了各自的位置,当美奈子出

    现在墙下的时候,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埋伏的人出现,而咱们的人,根据人

    数多少,在各自的方位迅速出击,必须在对方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打昏。

    第二种情况,没有伏兵出现,那么很可能墙里的戒备更森严。那么就有第二

    方案,放火。但不管啥情况,不能杀人,因为要是死了人,警方就会不死不休的

    缠上你。

    一众人按着说好的,各自向东墙外摸索而去。美奈子,几个躲闪隐藏动作,

    靠近了墙根,做出要翻墙入内的准备,而叶南飞已经出现在附近的一刻树上做好

    了狙击的准备。

    这时,果然如叶南飞所料,从草丛,树后等各种想象或者想象不到的地方冒

    出来潜伏者,隐蔽的果然好,叶南飞之所以预料到会有埋伏,首先他从自己角度

    看,如果自己指挥,就应该这么安排,而且这些对手都是军队出身,叶南飞从小

    就听老爸讲一些军队的事,他也熟悉军队的做法,特别是特种作战,他爸就是侦

    察兵出身么。

    但是让他最担心的事出现了,那就是这帮家伙手里果然有枪,这很致命,自

    己这方不敢下死手,而对方却可以当是歹徒毫无顾忌,手里还有枪,优劣立见啊。

    这枪,估计可以用训练民兵的理由,合理获得,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美奈子站

    在了原地,没有反抗,而是顺从的举起双手,围上来的竟然达五人之多,这要是

    没有准备,所有人一起出现的话,一准被人全锅端了,正当五人的注意力被美奈

    子吸引过来的时候,李治国等人已经个自找好目标,悄悄的逼近。

    美奈子当然知道队友正在靠近,于是更要吸引对方注意,那五人围上来后其

    中一个:「别动,动就开枪了。」

    美奈子:「别误会,我要见你们领导,我认识他。」

    对方一听竟然是个女人,都立马松了口气:「我擦,竟然是个娘们。」就在

    他们惊讶的时候,李治国等人同时发起袭击,骡子和臭球也参与了,没办法人手

    有限。几个人的袭击很简单,用木棒敲脑袋,这一下下去,生死真有点玄乎,只

    有李永红,毕竟是个小女生,紧张是一方面,力气小也是一方面,一棍子下去,

    那人不但没倒,反而转过身来看向她。

    叶南飞在不算明亮的月光下看的很清楚,正要发箭补救,只见美奈子以迅雷

    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刀扫过那潜伏者,那人一声没吭就瘫软在地,恐怕是凶多吉少

    了,叶南飞也来不及在意,还在观察周围有没有其他后备的埋伏,这是他最担心

    的,如果此时有后备,不但可以开枪打他们,也可以明抢报警,不管那种,今晚

    的行动都会失败。

    还好,对手预料到了今晚会有偷袭,但是没有预料到会有反埋伏。观察没有

    别的情况,赶忙下树和他们会合,也来不及埋怨美奈子,情况紧急啊,不是你死

    就是我亡:「都带好面罩啊,手套也带好,绝对不能留下线索和证据,把这些人

    先捆好,扔那边去,骡子和臭球,你俩去西边墙外等着接应,退路都安排好。」

    骡子还有些不服气:「师父,那她们女的都能跟着进去,咋就让俺俩在外面

    干望风的活呢?」

    叶南飞:「你俩翻墙上树玩的利索么?一旦情况有变,跑得出来么?再说,

    你俩没干过这种事,进去也发慌,别看她们是女的,啥事都经过。」

    美奈子:「咱们现在可以直接进去么?」

    叶南飞:「里面情况不明啊,这么冒蒙辽进去,容易吃亏,你们收拾现场,

    我先给他们来个趁火打劫,进去再来个浑水摸鱼。」

    说完,他又趴上一棵大树,这里可以轻易看见院子里东侧的那趟平房,于是

    打开他的背包,开始准备,准备啥呢?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的汽油,用多用途

    小刀的锥子在胶皮盖上扎了个空,在把一截炸药捻子塞了进去再把小瓶子绑在了

    箭杆上,然后点燃了药捻,搭弓射了出去,射的方向就是那平房房檐的木板,之

    所以选择那平房,主要是平房用的木料多,火容易着起来。

    没一会只听的啪的一声脆响,那火在平房的房山头窜了起来。平房的房架,

    瓦条都是上好的松木啊,又风干了这么多年,再有火源的汽油,想不着火都难,

    转眼间火势就蔓延开来,院子里这两天应该很警惕,埋不埋伏不说,人手够多,

    够警戒是肯定的,因为火一起来,马上被发现,院子里一时陷入了混乱,有大叫

    大嚷着火的,有组织救火的,有在房子里听到动静往出跑的。

    此时混乱,不趁乱而入还等何时啊,他有从背包里掏出两个小瓶,里面装的

    也是汽油,给美奈子和李治国个一瓶:「在放两处火,让水更浑一点,除了西面

    平房和门口那办公楼,其他随意,我和永红去办公楼,美奈子和胖子去正着火这

    平房吧,永霞和治国气西面平房,如果发现张陌,发包里的窜天猴通知,大伙就

    都去接应,不管成不成,最后在西面墙外集合,走吧,都加小心。」

    几个人各显其能,纷纷翻入墙内,叶南飞躲在暗处观察院内情况,一片混乱,

    不过人来人往的空地上,站着一人,很是镇定,似乎并没有被火势吸引,而是扫

    视着院子里,叶南飞似乎感觉到此人的目光在自己的停留在了自己身上,好强大

    的气场啊,这么临危不乱,真是个人物。没空多想,带着李永红向办公楼摸去。

    因为房子着火,不知是火把电线烧断了,还是人为的把电掐断了,整个院子

    里只有火光,没有灯光。二人趁黑。摸进了一楼大门,隐约的看见,一进门是个

    大厅,正对面是上二楼的楼梯,大厅两侧是两道很深的走廊,正犯愁往那边去的

    时候,互听的楼上有动静,二人忙隐蔽起来。

    只听得楼上下来俩人,边下楼,边说着话:我艹,这怎么着起这么大的火来

    了,咱俩也赶紧去看看吧,别一会峰哥又骂人。

    另一个:「我看还是消停在这楼呆着吧,也没听峰哥招呼啊,万一咱献殷勤,

    去那边,这边在出点事,那更麻烦。」二人打着手电筒,匆匆的从楼上下来,到

    了一楼,正想往外走,叶南飞哪里会放弃这个机会,窜到一人身后,对着脖子就

    是一手刀,对方一下子被砍晕,另一人略领先,猛地感觉不对,一回头的功夫,

    叶南飞手张开成八字,怼向了他的脖子,别说出声,挨了这么一下,呼吸都成问

    题,那家伙捂着脖子蹲了下去。

    刚才被打倒的那位已经被李永红接手,动作很麻利的把腰带解开,把人捆上,

    嘴塞上,当然是用那家伙自己的臭袜子,另一只袜子一下被叶南飞拽了去,直接

    塞到怼了脖子的伙计嘴里,一切都是在瞬间完成的,接着这俩人被拽到隐蔽处:

    「小子,别出声你就没事,你要敢叫,我这把刀子先插你嘴里搅合搅合。」说着

    从小腿处拽出自己的匕首在他面前晃了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