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五十四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五十四章 逃出恶龙潭。

    作者:独孤一叶。

    [逃出恶龙潭]。

    说着话,隐蔽的打手们纷纷现身了,大多手里拿着短棒和木棍。那五短身材:

    「是么?那我到看看你俩有啥本事,我看你们怎么出去。」

    此时两人是在一栋平房的房后,身后是房子,其他三面已经被围住了,叶南

    飞悄声对美奈子:「这样不是办法,不能往宽敞地方跑,得找偏僻,多树的地方。」

    美奈子:「跟着我。」

    美奈子往前冲,叶南飞断后,二人互为长短,补充,默契异常。叶南飞手里

    的兵刃也以速度见优势,因为腰带剑自重不大,想靠它砍杀是不可能的,应该发

    挥它的灵活优势,刺,扫,抽,划。虽然二人身手矫健,可对方也不是吃素的,

    以前咱说过,打群架不怕人多,就怕你有组织,有纪律。一旦孤身碰上这样的对

    手,你在厉害怕是也要倒霉。

    这不,对他俩的突围,围上来的人并不慌乱,有进有退,有攻有防,这让叶

    南飞想起那次冲入五交化时候碰到的那些保安了,眼前这帮家伙也应该是军人出

    身。想到这里,叶南飞不禁一阵头疼,这是一群难对付的敌人。突围不出去,也

    得想办法移动到对自己有利的地方去啊。移动,包围圈也跟着移动,而且显着不

    慌不忙,估计是胸有成竹了,看他俩就如已经到手的猎物。

    美奈子带着叶南飞向附近墙靠近,五短身材似乎有些不耐烦:「兄弟们,让

    他们看看咱的手段。不就俩人么?还用这么费劲。」

    叶南飞倒是希望他们进攻,这样才能抓住他们破绽反击,否则,自己也不敢

    动,因为这么多眼睛盯着自己,无论多么完美的招式,都会漏洞百出。而此时几

    根棍子同时砸了过来,叶南飞的剑太轻太软,不适合格挡,只能不退反进,距离

    对手越近,反而越安全,接着挥动自己的剑,连刺带挑,几人连声惨叫,这剑虽

    然造不成重伤,轻伤害是免不了的。

    美奈子也同时被攻击,虽然刀法纯熟,但也抵挡的手忙脚乱,叶南飞这面已

    经打破个出口,,又连续挥刺,打退了几人,叫了声快撤,美奈子挥砍了两刀,

    就势跟着退了出来,机会难得,二人不会放过的,以最快的速度窜进了围墙边上

    的树林,五短身材一看急了,没想到这二人身手这么好,自己的大意让人钻了空

    子:「放狗。」

    瞬间,几条恶犬狂吠着追了过来,叶南飞两人的速度是有的,在林子里呆那

    么些年不是白呆的,再加上刚才打斗对手有一些慌乱,这个间隙,二人已经窜出

    十几米开外了,可你再快,也是两条腿的人,还是没有四条腿跑得快,美奈子感

    觉后面有狗扑过来还不忘了挤兑叶南飞:「人不能杀,狗可以杀吧?」

    叶南飞:「管得了那些?跑出去再说啊。」美奈子边说边回手就是一刀,砍

    向一条扑过来的恶犬。武士刀的锋利和劲道,只要有力得法,这一刀下去,这狗

    不是两截也差不多,同时叶南飞也挥剑抽向一条狗,虽然没有武士刀的威力,但

    也抽的那够皮开肉绽,哀鸣不已,叶南飞又补了一脚,心里话,当年狼群都斗过,

    还怕你几条狗?剩下几条一看兄弟们一死一伤,也不敢上前,而是围住他俩狂吠。

    而那些保安打手也跟着围了过来,又开始那不紧不忙,说明他们自信又找回

    来了,意思是看你们往哪跑。可惜他们真不了解叶南飞和美奈子最拿手的本事,

    那就是上树,叶南飞对美奈子说了声走。跟着身子一窜,抱住一棵树干,三下两

    下的爬上了树冠,接着窜到了另一棵树上,那边的美奈子也不示弱,就这样,在

    众目睽睽之下,二人窜到院墙根的树上,就着伸出墙外的树干,轻松的出了院子,

    扬长而去。

    这时院子里的人才翻过味来,赶忙吵吵嚷嚷的往院外追,而此时也早就惊动

    了滕明远和许国辉,二人非常吃惊,妈的不会刚才的好事被人看到了吧,滕明远:

    「国辉你赶紧召集你的人,小涛这对付的都是什么人,今晚进来的务必抓住,绝

    对不能让他们跑了。」

    许国辉赶忙去给局里打电话,而滕明远也穿好衣服来到院子里,可这时候被

    通知,人已经跑了,这让滕明远气急败坏,平时他是个很有风度的人,对下面的

    人也很亲和,可今天格外的恼火,指着刚才那五短身材:「你说养你们都是干什

    么吃的?这么些人,抓不住他们两个人?」

    五短身材也一脸羞愧,这事也别怪人骂娘,是挺扯淡的。

    院子里的人有徒步撵出来的,有开车撵出来的,可叶南飞二人已经骑上藏好

    的摩托,扬长而去。有惊无险的脱险,并没有让二人多轻松,因为张陌被抓,而

    且这次暴露,对后面的行动不知有多大影响,刚才对手的实力就在那摆着,要不

    是二人有爬树的本事,今晚很难逃出来。

    回到营地,叶南飞马上安排骡子带着新得到的证据回乌拉,一定亲手交到陈

    茹手里,并且问她买卖是否成了,一定要等到买卖成了的消息,再回来报信。接

    下来是漫长的等待,当天晚上,大伙已经知道张陌被抓,都很焦急,纷纷来找叶

    南飞问怎么救。叶南飞给的答案很简单,不到时候,回去好好睡觉,明天还有好

    多事要做。

    大伙焦急忐忑的回去了,第二天早上有都纷纷过来,问啥时候动手,最火急

    火燎的当然是胖子和李治国,三人从小光屁股长大的,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李氏姐妹和尹令仪虽然也着急,但是出于对叶南飞的信任,只能看着他。叶南飞:

    「现在肯定地全城戒严了,你们去等着被抓?人没救出来,都进去了,别忘了他

    们有警察的,大白天的怎么救人?赶紧去准备武器,家伙,别到时候空手救人去

    啊?」

    就这样又打发走一波。其实他比谁的心理都急,都焦虑,他不是在等啥时候

    救张陌,而是在等陈茹的消息,只有陈茹的消息是成了,那整个计划才能实施,

    否则别说救张陌了,大伙都得忙命天涯。在煎熬的等待中,他为大伙做起了武器,

    只能就地取材,这帮家伙的手头的家伙并不多,只有匕首和军刺,叶南飞又做了

    几把简易的弓箭,弹弓,棍子。

    到了晚上大伙发现叶南飞还是没有动静,可是坐不住了,又都跑到叶南飞这,

    首先说话的是胖子:「飞哥?咱啥时候去就猴子啊,这都被抓两天了,那帮玩应

    的手段俺们可知道,不能等了。」

    叶南飞:「还不是时候,在等等,骡子回来咱马上行动,咋样?」

    李治国:「飞哥,俺们知道你做了个大计划,要扳倒滕涛,和对付滕涛比起

    来,张陌就没那么重要了吧,以前你可不是这样,以前你都把兄弟们放在第一位。

    你不去救,俺们自己去。」

    李永霞拽了李治国一下:「说啥呢?南飞哥也没说不去救啊。」

    叶南飞:「不是我不去救,你们没想想,如果扳不倒滕涛你,别说难救张陌,

    就是咱么也都得逃难去,如果扳倒他,张陌可能不用救,等马县长上台,还愁不

    放张陌出来?而且张陌现在属于最好的鱼饵,他们不会对张陌咋地的,还得利用

    他钓咱们上钩呢。」

    李治国:「飞哥,你说的都是可能,我不知道别的,我只知道,早一步去救

    他,就多一点可能,你说扳不倒腾涛,咱们都得逃难,那就逃呗,咱还回大旺去,

    自由自在的,咱们兄弟姐妹还是在一起,可万一张陌没了,就扳倒滕涛又能咋地?」

    李治国这么一说,反而让叶南飞无言以对,难道自己现在确实变了?变得薄

    情寡义,只会算计了?可自己想的应该没错啊,现在只要没把这帮人抓住,张陌

    就没危险,可要是都被抓了,那结果咋样真不好说,都被弄死,不是干不出来。

    他正犹豫着,李治国:「走,咱们去救。」

    叶南飞可急了,这没等咋地呢,自己窝里先乱了:「治国,你别乱来,唉,

    不如这样,不管骡子的消息如何,你和你姐都进城一趟,通知你的那些联系人,

    让他们放出消息,就说滕明远因为贪污受贿,买官卖官,外面养女人,幕后雇凶

    杀人,上面已经开始查了,他蹦跶不了几天,总之就是这个意思,让他们尽量发

    挥,消息传得越快,越广越好。」

    李治国:「那张陌这面呢?」

    叶南飞:「我们几个先去么,你俩通知完,也马上赶到城东三水门附近那个

    干休所汇合,干休所西侧那片树林,这会啊,城里肯定都戒严了,你俩得偷偷溜

    进去,还得神不知鬼不觉的出来,能不能做到?」

    李治国终于来了点精神:「放心吧飞哥,没问题。」

    叶南飞又走到李永霞跟前:「去了要小心,感觉不对,跑了再说,实在不行

    就别通知了,直接去城东汇合。」

    人有时候就这么无奈,特别是带头人,很多时候是被民意裹挟着走。没办法

    只能提前行动,兵分两路。叶南飞是很为难的,眼前的局面,不好弄,他不能像

    胖子和李志国似的,头脑一热,哪里考虑那么多,就是救兄弟么,再危险,再困

    难也得上啊,可叶南飞作为带头人,还的考虑可行性,总不能为救一个,把大家

    伙都搭进去吧,因为这次面对的很可能是警察,你和警察怎么斗?

    不管他们做的对与错,始终都代表正义和国家,你是要和正义和国家做对么?

    而且很可能他们会配枪,一旦他们用公权力对付这帮人,那简直太容易了,在国

    家机器面前,个人就是个蚂蚁,虫子。可现在是明知不可为也得为。

    剩下的人有叶南飞,胖子,美奈子,臭球,李永红,尹令仪,而尹令仪都已

    经显怀了,她竟然也要求跟着去,毕竟是就自己老公么。叶南飞:「你去的话,

    大伙还的分心照顾你啊,反而帮不上忙么。」

    最后决定,她独自留在营地,不要留李永红来照顾。叶南飞嘱咐她一定要小

    心,骡子要是回来,让他也去这个地点汇合。去城东的话,可以不经过城里,走

    山路,直接穿过去,十多公里的样子。

    叶南飞也没敢在耽误,带着余下的几人一路做了标记,向城东赶去,他认为,

    滕明远和许国辉一定不会转移张陌,这么好的饵,没道理不用,而且城东干休所

    远离闹市,干起事来也放得开手脚,也可掩人耳目。这可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

    山行啊。

    到了距离那会所不远的树林,叶南飞开始和美奈子坐下来研究地形,环境。

    不但要考虑如何进去救人,还要考虑如何安全的撤出来,并顺利的撤走。叶南飞

    脑浆子都快想出来了,匆忙的做了两个计划,并安排他们几个分别在来路上做一

    下机关,手脚,这涉及到撤退时候如果被追时候用。这几个人还真不是可以给他

    出谋划策的好队友,也商量不了啥事,美奈子也是独行侠惯了,更懒得动脑筋,

    那就看叶南飞能否带着这帮人顺利救出张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