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五十三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五十三章 夜探逍遥窝

    【作者:独孤一叶】

    美奈子似乎来过多次了,里面挺熟悉,带着他左转右转的,这院子很大,绿

    树环抱,建筑多是些二三层的小楼,也有平房,么有太高的建筑,最后二人来到

    一漂亮的二层独立小楼跟前,楼里面亮着灯。应该是有人。

    美奈子:「这就是滕明远幽会的地方,不知道今天在不在,如果不在,可以

    带你进去体验一下。 叶南飞不禁打了个冷战,美奈子这恶趣味真让人受不了,

    越是紧张危险的环境,她越兴奋。两天前那场小屋激情,后果就很严重。

    二人分别顺着窗台,管线等可攀爬的地方靠近了二楼的窗户,偷偷的往里一

    瞄,这一瞄不要紧,叶南飞的眼睛立马圆睁,放出光来,没想到第一眼就能窥探

    到如此香艳的一幕,屋里面是个卧室摸样,装潢的很富丽,吊灯泛着黄黄的暖光,

    屋子的一面放着一张大床,旁边有床头柜和梳妆台,对面有一趟宽绰舒适的皮质

    沙发,而床上躺着一人,虽然这个角度看不清脸,但叶南飞隐约记得应该是滕明

    远。

    这人跟活成精了似的,这些年过去了,不见老,赤裸的身体没见怎么发福,

    还是一如既往的留着分头,面容挺斯文,很难想象滕涛是他的儿子,画风明显不

    同,叶南飞不止一次的恶意揣测俩人不是真父子,滕明远应该是被人戴了绿帽子。

    此时这个书卷气挺浓的男人,正躺在大床上享受着一个女人为他吹箫,一看

    这女人,叶南飞眼睛不禁一亮,好有气质的女人,如果不是在品箫,如果穿着衣

    服坐在那,一定会贵气逼人。这二人倒是很登对,叶南飞看了美奈子一眼,美奈

    子点了点头,看来没错,这个就是他情妇了,公安局长的夫人。难怪气质如此端

    庄。按年龄划分,她应该算是熟妇,可这么性感的熟妇很是少见,大多这个年纪

    的女人不是色衰,就是身材走样,在么就是自我放弃,破罐子破摔,可人家保养

    的很好。

    恐怕也只有这个条件,这个阶层的女人才有财力,有精力做到这些吧,这么

    端庄的女人正在为一个男人品箫,这画面本身足以让任何男人心动神摇了,她品

    的很认真,时而用舌尖舔着龟头,马眼,沿着冠沟舔上那么一圈,在猛的一下来

    个深喉,舒服的滕明远挺动了两下臀部,表情可以看出很享受。他那物件虽算不

    上雄伟,可也说得过去,此时被刺激的泛着红光,龟头都呈紫色。

    他正看得入神,感觉胳膊被狠狠的掐了一下,疼的他差点失手掉下去,转头

    一看,是窗户另一侧的美奈子看他神魂颠倒的实在气不过,掐了等他一下,又指

    了指窗子里面,他再一看有吓一跳,为啥?因为又发现一对,一个男人仰躺在沙

    发上,另一个女人也在为他品箫,没想到,滕明远的口味还挺重,竟然喜欢群p,

    不知道这局长夫人是如何被他开发出来的。

    没一会见沙发那人坐了起来,拍拍还在吹箫的那女人,说了句什么,见那女

    人起身后,爬上了床,开始在滕明远身上吻来吻去。他正遗憾听不到声音时,忽

    然想起眼镜开发的那偷听器在身上,这是前一段他让眼镜想办法做的,虽然简易

    但有些效果,主要是借鉴听诊器,可以听隔墙,隔窗的声音。没想到今天真用上

    了。

    房里,那沙发男点燃了一根烟,而床上的滕明远:「咋了?国辉?小影没陪

    好你啊?」

    叶南飞心想国辉?公安局长叫许国辉啊,不会是这位吧?那也太狗血了,不

    但让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还主动送上门,还要在边上侍候着?

    国辉:「明哥,我没事,主要是侍候好你,嘿嘿,影嫂子我还敢挑,嘿嘿。」

    滕明远:「抽完烟上来一起玩,不是侍候好我,咱俩得侍候好小芸,她满意

    咱们才都满意。哦,,,,,别咬啊,咬断了就少个人侍候你,我告诉你。」

    国辉:「就是啊,小芸,给明哥来个绝的,让他知道知道啥叫爽。」

    小芸:「明哥,你咋那坏那,你俩都坏。」说着起身对着那分身缓缓的坐了

    下去。身体开始摇动,这女人似乎很敏感,没几下嘴里就不断「哦,,,,哦」

    的叫了起来。

    滕明远舒服的,跟着小芸的节奏,挺动着臀部:「国辉快来,咱俩给小芸来

    个前后夹攻。」

    那小芸一听下面不禁紧缩了几下,里面泻出了几股淫水:「啊,,,,呀,,

    你讨厌,让他干小影去,啊,,,。」

    滕明远:「还说不想?心理怕巴不得俺俩一起干你吧,呵呵呵,小影啊,俺

    俩一起侍候完你,在侍候她。」

    小芸:「啊,,,,咋那么烦人,,,啊,,。」而那小影,则在亲吻着她

    的乳房和脖颈。

    国辉赶忙掐了烟,跑到了小芸身后,那小芸配合的趴在滕明远身上,并和滕

    明远吻在一起,而那菊花却全部暴露在国辉的面前,他摸了摸他俩的结合部,抹

    了些淫水涂在了菊花上,然后又抹了些在分身上,对准那菊花,慢慢的插了进去,

    看来平时他们应该没少这么玩,那菊花插入的并不费劲。而插入的同时,不知是

    胀痛还是舒爽,那小芸的叫声格外的动人,因为叫的似乎很动情。

    当那肉茎末根而入后,国辉开始来回抽动,而滕明远在下面也开始挺动,这

    真是双管齐下。那小芸叫的还是那么动情,和一个人做的时候状态绝对不一样,

    这场面看的叶南飞口水直咽,下面小弟早就雄起了。此时的画面是,滕明远躺在

    下面挺动着,小芸俯身坐在他胯间,国辉则跪在后面耸动着臀部,抽插着她的菊

    花,而小影则不断亲吻着她,抚摸着他们三个。这像是三个人在为一个人服务,

    也像她一个服务这三个人,谁知道呢,应该是互相服务,互相享受吧。

    国辉抽送了几十下,有点气喘的下了床,坐在了沙发上,小影拿来了湿毛巾:

    「咋了?这么几下就喘了?」

    国辉:「哪有?这总一个姿势,小芸和明哥也让累,得换换姿势。」一个人

    能混的风生水起,那也是本事,随时能体察领导的感受,就是必备的素质。最重

    要的是还豁的出去,把老婆都能豁出去,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厉害角色能做到

    和领导一起嫖娼,就算混铁了,人家这是共侍一妻,铁的不能在铁。

    果然滕明远翻身把小芸压到了身下:「正好国辉用过了,我也尝尝后面的滋

    味,嘿嘿。」

    小芸:「啊,别的,,,啊,会疼,啊,,,。」

    沙发上小影也骑在国辉身上耸动起来,说是小影,也不比那小芸小多少,明

    显也是熟妇,只不过风韵不减,反而更有女人味道,看四人在一起的情形,这小

    影的身份也不低,刚才许国辉还叫她影嫂子,难道是滕明远的老婆?不会吧,俩

    人换妻?这场面可比看毛片带劲的多,看的叶南飞想拉着美奈子赶紧走,浴火难

    熬,救火要紧啊。

    好在二人坚持的时间并不长,十几分钟后,纷纷泄身,那小影捂着下身跑到

    外屋去了,跟着小芸也吻了一下滕明远起身下床,滕明远还就势在她屁股上抹了

    一把:「在躺一会你忙啥? 小芸:「还不是你,弄得人家一身臭汗。」

    滕明远:「国辉啊,咱这身体不服老不行喽,得补补啊,不然满足不了小芸

    了,哈哈。」

    许国辉:「放心吧,明哥,这事交给我办,保证您不带重样的补,到时候小

    芸不叫饶都不行,嘿嘿,再说了,小芸心疼您还心疼不过来呢,您别老惦记着她。」

    滕明远:「那不行啊,这些年啊,欠你俩口子的多啊,这小芸啊,勾人魂啊,

    我的魂就让她勾去了。」

    许国辉:「我早就说过么,让小芸搬过来专门侍候您,您就是不让。」

    滕明远:「行了,你就别跟我来虚头巴脑的了,我还不知道你?你舍得?再

    说了,小芸也舍不下你么,现在这样不挺好,再说还有俺家那老婆子,咱俩还都

    是县里领导,事不能过格,让人抓了把柄,麻烦。」

    许国辉:「哎,,明哥,说到麻烦,小涛最近还真有点麻烦啊,据说和乌拉

    的一个什么人斗法呢,昨天我听说五交化那,有人半夜进去偷东西,昨晚上,在

    咱这院子又抓住一个,他这又出门了没在家,您说这事,,,,。」

    滕明远:「是么?这院子都进人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事没处理完就走了?

    你说这孩子啥时候能长大啊,真是,你赶紧接手一下子,看看什么角色啊?小角

    色也不能小看,敢进五交化和这院子,就不简单。」

    许国辉:「成,我直接交给江长辉办了,那小子胆大心细,准保办的滴水不

    露。」

    听到这里叶南飞倒吸了一口凉气,昨晚在这抓了一个,那不就是张陌?难怪

    见不着影子,给美奈子使了个眼色,二人悄声的来到隐蔽处,刚才看了场精彩的

    春宫戏,好消息是,录了音,拍了照,坏消息,张陌被抓了。叶南飞沉吟了一会,

    在原地来回走了两趟最后站定:「咱俩先回去。」

    美奈子:「张陌就在这院子里,咱不去救他?」

    叶南飞:「你觉得咱俩救得出来么?如果救不出来,反而打草惊蛇,他们一

    转移地点,那时候更难救了。」

    忽然听到一个声音:「还算有自知之明么,看来腾老大碰到对手了,知道会

    钓上来大鱼,没想到上钩的这么快啊,呵呵,早就发现有动静,不过没敢打扰你

    们,现在圈做成了,我看你俩怎么出去?」顺着声音望过去,昏暗的光线下,一

    个五短身材的汉子慢慢的走了过来。

    叶南飞第一感觉,麻烦了,细听周围,细碎的声响,说明四周都是人,自己

    太不小心了,滕涛这么隐蔽的场所,能那么简单的说进就进的么,看来美奈子和

    张默调查的是同一个地方。叶南飞和美奈子对看了一眼,互相抽出了自己的武器,

    美奈子抽出了后背的武士刀,叶南飞从腰中抽出了腰带剑:「想留住我们?那哟

    啊看你的本事了。」看来一场恶战在所难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