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五十二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五十二章 现实是设计不了的

    作者:独孤一叶

    俩人因为这闹的挺不愉快,这是价值观的差异,还不是一时半会能弥合的,

    叶南飞也顾不了这些,原计划是蔫悄的把准备工作做好,一切就绪后,一击击破,

    让滕涛没有喘息之机,否则等他缓过劲来,后果难以设想,但此时,计划怕是要

    打破了,必须加快进程。也顾不了什么礼数,后半夜敲响了县长马昊强的家门。

    目的没有别的,只想问一下矿务局长张立军的案子如何突破,毕竟有两年了,

    到底谁是知情人,谁可以信赖,不好冒蒙查啊,马昊强给的信息很简单,先找他

    老婆,虽然已经改嫁了,但应该有收获。叶南飞问了一下马昊强的进展,是否拉

    到更多的盟友,马昊强给了一个利好消息,像这种权力争斗,最关键的还是上面

    领导的态度,蒙江县一直是乌拉市市长的势力范围,而市委书记一直插不上手,

    如果有机会的话,书记应该不会错过。

    这让叶南飞心里增添了几分信心。接着又马不停蹄的回到乌拉,把手头的资

    料交给陈茹和眼镜,并提出了自己的担心,弄得陈茹也紧张起来,本来计划是暗

    中策划,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是让对手没感知的情况下被干倒,谁也不想和

    滕涛这样的人正面交锋,谁也不想自己面对这样一个敌人。不过当看到叶南飞拍

    回来的资料后,陈茹的信心也增加了不少,有了这些棋子,你才可以布局。

    在临离开林中营地的时候,叶南飞已经嘱咐他们各自的任务,必须尽快完成,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李永霞接着追查矿务局长的案子,李治国联系韩金超旧部以

    及更多的盟友,张陌除了联系谢芳华老爸,还要深一步查滕涛的隐秘招待所。美

    奈子还是接着跟踪滕明远。胖子做随时支援。

    乌拉方面没什么动静,而江北田秋兰的店,骡子的店暂时都不能开,眼看着

    事情急,急缺人手,不如把骡子铁蛋等人带到蒙江去,骡子是没的说,只要叶南

    飞一句话,他不带含糊的,虽然心里不一定愿不愿意,臭球也没多想,反正这会

    也没啥干的,闲着也是闲着,师父有事不去帮,那还是人么,但铁蛋和猫肉就有

    些顾虑,铁蛋是因为家里有俩美女,随时不想离开,再说了,还是和蒙江的土皇

    帝斗法,明显的以卵击石,这事,真心不想靠前。

    猫肉倒是没啥牵挂,但天生胆小,没事小打小闹,欺负个老弱病残还比较在

    行,可现在明显是大事件,玩命的节奏,他早就躲家里不出来了,有自知之明,

    不是自己玩得起的,有两次都是被迫偷偷摸摸通知了两回消息,其他事大多臭球

    和铁蛋忙活。可你躲就是办法么?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旦你一只脚踏入

    江湖,很多事,就由不得你了。他不知道其实叶南飞的用意很大成分也是为了保

    护他们。

    当叶南飞找到他们,提出任务的时候,猫肉和铁蛋的表情,叶南飞一看就明

    白了,这不能强求,不过为了安全,叶南飞嘱咐,尽量躲出去,少露面。有紧急

    的消息,去通知一声就行。因为这,骡子和臭球很气愤,认为这俩小子没义气。

    还是叶南飞安慰了半天。

    回到蒙江,李永霞和李治国都进展迅速,李永霞通过死去的矿物局长遗孀,

    认识了局长之前的秘书,陶海龙,此人早已被吓破了胆,被发配到局里最落魄的

    部门自生自灭了。当李永霞找到他,他还如惊弓之鸟,李永霞不得不装成是上级

    领导派来调查的,这哥们信以为真之后,激动的不得了,终于找到组织了,终于

    可以伸冤了。

    这事,开始别说这秘书不想提,不敢提,就是那遗孀也很顾忌,因为李局长

    死这事,太明显是被害的,但就是没处说理,公检法一致鉴定为自杀,这位遗孀

    也不是没抗争过,但结果可想而知,后来干脆自己都受到威胁,这背后有多大背

    景和势力,想想都心寒,所以李永霞猛的找上门,能不让人顾忌么,不过张局长

    死的也是太惨,主动有人调查这事,这位遗孀当然不甘心,希望伸冤。当时有多

    惨,没人比李永霞更清楚了,她就在当场。

    这局长身中多刀,手腕子都快被砍断了,有这么自杀的?还触了两回电门,

    这是当时想做个假相,可惜没电死,最以后没办法才推下楼的,是人都能看出来

    那不是自杀,鬼才相信,自己砍自己十多刀,手腕子都快砍断了,谁这么狠?别

    说砍自己,就是砍别人都未必下得去手,然后还去触电门,还不死,在跳楼,这

    人不是疯了,绝对干不出这事。但司法鉴定就鉴定为自杀,你血招没有。

    死的过程李永霞她们都知道,可都不知道原因,为啥滕涛这么恨这位局长呢?

    这位秘书一诉说,其实原因并不复杂,这位张局长,算不上滕氏父子的真正对手,

    但他是徐书记的嫡系,当时徐书记来到蒙江,那也是想一番作为的,张局长一直

    郁郁不得志,正好来了新领导,一个需要靠山一个需要帮手,于是一拍即合。同

    时这也意味着,张局长站到了滕氏的对立面。

    这样矛盾就是根本性的,不可调和了,那么滕氏想在矿物上插一手,势必要

    各种不顺利,张局长也确实这么做了,蒙江的矿务局,是个肥缺,有煤矿,金矿,

    铁矿,特别是金矿,在全国都有名气,这么大块肥肉,滕氏父子不可能坐视不理

    的,之前徐书记没来,张局长还不敢说啥,大有傀儡的感觉,现在有了靠山,他

    大刀阔斧,切断了腾家在矿物上的一切利益。

    不得不说,滕氏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都必须处理这个人,从实际利益上,

    从孤立新领导上,从杀鸡给猴看上,如果他这么干,没啥后果,那蒙江是不是得

    反了天了?都纷纷去投靠徐书记,到那时候,腾家可就没了机会,必须蒙江人看

    看,站错队伍的下场,看看谁才是蒙江的主人。

    滕氏父子也不是没给他机会,可张局长铁了心了要干到底,他的逻辑也很简

    单,在矿务局当了这么多年傀儡,今天终于有机会翻身了,你腾家在厉害,可人

    家是书记啊,你在厉害还能不鸟一把手?而且他认为,徐书记要想干事,必须扳

    倒腾家,而自己既然投靠了徐书记,那你就得旗帜鲜明点,如果脚踏两只船,最

    后屁都捞不着,还有可能蹭一身屎。

    在腾家软硬兼施都不灵的情况下,张局长不可避免的被自杀了。蒙江的官场

    上下是看在眼里,明在心头,谁还敢和徐书记走近啊,接下来滕氏父子又连连出

    招,徐书记是硬钉子,软钉子吃了一堆,最后发现,自己在蒙江啥也干不了,就

    这么被弄颓了。

    李永霞用录音机,录了一份,算是记录材料,接着和他沟通,是否可以和一

    些遭遇差不多,被排挤的人那里得到更多的资料,这位秘书欣然的答应了。李治

    国方面也算顺利,这种事完全看你如何操作,这些被排挤,被打压,受害的人,

    无一不是对腾家心颤胆寒,你必须把危险系数降到0,好处说的大大的,才有可

    能让他们动心,实在胆小的,可以劝他们只有在腾家的墙倒了以后再去踩两脚。

    张陌去调查隐秘会所去了,至今没回来,临走把联络谢芳华老爸的事也交给

    了李治国。现在联络的盟友分几波和几个层次,以韩金超手下为代表的黑社会混

    混阶层,以谢芳华老爸为代表的,曾经被欺负过的底层,陶海龙秘书为代表的被

    排挤打压阶层,马县长,邹梓楠经理为代表的反对派。现在看着似乎都是些散兵

    游勇,没啥有分量的角色,不过叶南飞不这么看。

    他认为,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量的变化,最后很可能导致质的变化,

    谁知道呢?万事万物都在变化当中,只要有变化就会有机会。

    而美奈子追踪滕明远,没啥太有价值的消息,人家每天都正常上下班,外表

    上看,这就是一个恪尽职守的领导,没啥特殊的地方,至于为了维护自己在蒙江

    的地位和权力,他到底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在这老狐狸

    这么谨慎的日常中,还是被美奈子发现有过两次异常情况,那就是和一个女人幽

    会了。

    这情况叶南飞一点不惊讶,如果没有才让人奇怪呢,而且才两次幽会,还是

    同一个女人,这未免太少,太正常了一点,身为蒙江实际的掌控者,不会这么低

    调,这么清心寡欲吧,叶南飞还记得俄罗斯的彼得大帝有句名言;活着,为了金

    钱和女人,死,为了俄罗斯而死。这滕明远总不至于伟大过彼得大帝吧?

    这消息也没引起叶南飞多大注意,他有个情妇,而且还不常见面,这么谨慎,

    可利用的价值应该不大,不过美奈子又说了一句,一下子让叶南飞感觉不一样了,

    因为这个情妇不是别人,是县公安局局长的夫人,大伙一听都有点不相信,公安

    局长应该是滕明远的人,正应该是滕明远拉拢的人,为毛给他戴绿帽子,公安局

    这块,那可是实权部门,在蒙江权力斗争中举足轻重,这没道理啊。

    叶南飞感觉这应该是个可以利用的机会,但是具体怎么利用还想不好,干脆

    一不做二不休,和美奈子走一趟,看看这帮家伙在玩什么猫腻,看看蒙江的上流

    社会都在过着什么生活。在和美奈子出来时候又问了下张陌,大伙都说,应该是

    和招待所那次差不多,没准卧底进去了。叶南飞也没太在意,这些人里,要讲办

    事能力,还是张陌最让人放心,脑子灵活,身手也不差。

    美奈子:「咱去哪看?这么晚了,单位是不用去了,要么去他家,要么去他

    们幽会的地方。」

    叶南飞:「去他幽会的地方,咱也见识见识这土皇帝花花事,是啥环境下办

    的,嘿嘿。」

    美奈子:「哼,那你只能眼馋的份了,那地方老带劲了。」

    叶南飞:「是么?那也没听你说呢?」

    美奈子:「有啥可说的,有权利的男人,住个好房子呗,有啥好奇怪的。哪

    像你啊,树林子里也能办。」

    叶南飞听这么一说,未免有点脸红,俗话说,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

    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这没有征服世界的男人,站在女人面前,就没那么

    腰杆硬,底气明显不足。

    「树林咋了?那叫另一番情趣,嘿嘿。」

    说话间,俩人来到蒙江郊区的一个所在,这里临近蒙江老水道,因为怕蒙江

    水患,在上游建了大坝,让蒙江贴着城市流过,而不是穿城而过,但老水道也留

    了下来,一时成了蒙江城内的一景。亦河亦湖的也不失秀美。把摩托停到一隐蔽

    处,二人来到一处高墙大院,这院子有多大呢?黑天瞎火的不得而知,不过墙是

    满高的。

    美奈子:「蹲下。」

    叶南飞:「干啥?」

    美奈子:「让你蹲就蹲啊,要不你飞上去啊?」

    接着他看见美奈子手里多了个物件,黑乎乎的一大团,也没敢多问,蹲下来,

    美奈子踩着他,没几下爬上了那墙,叶南飞退出几步,一个助跑,连着踏了两步

    墙,抓住了美奈子的手,二人一用劲,叶南飞也上了墙头,但发觉手底下并不是

    硬邦邦的砖头水泥,而是软绵绵的棉被之类东西不仅小声:「这啥东西?

    美奈子:「墙头上都是玻璃碴子,不铺上,手就废了。」

    叶南飞在放眼院里,虽然安静,但灯火通明,却是个繁华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