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五十一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五十一章 儿女情长乱误事

    作者:独孤一叶

    【儿女情长乱误事】

    叶南飞难以拒绝的跟着她,来到一书架前,没看清她怎么弄的,书架突然错

    开,竟然是道拉门,后面是个黑漆漆的房间,叶南飞暗想,么滕涛要是喜欢看书

    那才见了鬼了,果然是装门面的。美奈子先进去打开了灯,眼前顿时一亮,空间

    竟然很大,里面有沙发,茶几,衣柜,一个独立的卫生间,他推开卫生间的门,

    l里面有坐便还有大型的澡盆子,屋子的最里侧是一张大床,这滕涛真会享受,

    办公室本来就够奢华舒适了,后面还有一个暗间,怕是随时可以和秘书进来嗨皮

    吧。

    突然想到,美奈子怎么这么熟悉这里?难道和滕涛经常来幽会?想到这里,

    不仅冒出些许酸意。此时不知美奈子触碰了哪个机关,书架拉门又关上了,美奈

    子一步步走向他:「怎么?这么好的地方,正适合幽会,你不喜欢么?」

    叶南飞:「滕涛是很会享受,不过咱们事还没办完呢?时间怕来不及了啊。」

    叶南飞当然明白美奈子想在这温纯一下,不过心里确实着急,而且感觉这里应该

    是美奈子和滕涛约会过的地方,而且可能没少来。心里未免有疙瘩。

    美奈子揽住他的脖子:「你确定不想干点啥?」说完就那么火辣辣的看着他。

    叶南飞:「不是,,,,,内什么,,,我们可以出去,,,,干点啥。」

    美奈子:「出去?出去你就该陪李永霞了,再说这里多好,你说正事没完呢,

    不是还一晚上呢么,你觉着你的时间很长么?呵呵呵,,,。」

    叶南飞怎么就感觉美奈子越是干危险事的时候约兴奋,越激情呢?美女当前

    拒绝得了么?抱起她扔在了床上,跟着扑了上去,美奈子:「咋的?不去澡盆子

    里试试么?一定很舒服。」

    叶南飞:「姐姐呃,咱一切从简吧,以后咱在屋里也按一个澡盆子,比这个

    还大,你在里面游泳都没问题。」边说着,已经上下其手,美奈子被弄得娇喘连

    连,也不在坚持。

    席梦思的大床垫确实舒服,来不及太多的前戏,上面亲着,下面已经直捣黄

    龙。瞬间的充实感,让美奈子很满足,这感觉让她舒爽的同时,踏实。叶南飞似

    乎也受了传染,越是这么紧张的处境下,反而感觉很刺激,每一下都顶到花心上,

    床垫跟着二人的耸动有节律的唿扇着,发着轻微的「叽叽」声。美奈子也奇怪,

    自己最近的欲望似乎特强烈,不知道是和叶南飞重逢的缘故,还是自己发花痴了,

    香窑里爱液泛滥,每被肉茎捣一下,爱液被挤了出来,发出「咕唧,咕唧」的声

    音。

    其实很简单,女人和男人在性上的不同之一,就是男的越久不做就越想做,

    女人则相反,越做越想做,时间久了不做,反不如男人那般饥渴。

    此时她享受着叶南飞的每一下有力的冲撞和抽插:「南飞,啊,,,,你知

    道么?,,,唔,,,,你的永霞可没少和滕涛在这张床上干啊。」

    叶南飞一听,不知为何,心中一动,分身又粗壮了几分,美奈子也感受到了:

    「怎么一听到你的永霞被别人干,你好像很兴奋啊,啊,,,,,。」叶南飞也

    挺难理解自己这状态的怎么美奈子一说这事,自己莫名的兴奋呢。

    「你怎么知道的?」这是叶南飞今天的疑问,李永霞的事他之前知道的,只

    是来到这个具体场景,有种另类的感觉,难道美奈子也没少来?但怕伤着她,不

    能质问的,她自己说,正求之不得。边说,边用力的干着。

    美奈子:「你忘了我们的秘密了么?晚上喜欢出去溜达,没准就溜达到这里,

    也就看到了些不该看到的事。我也在这个床上睡过。」叶南飞一听分身又胀了一

    胀。「只不过是我偷摸自己进来睡的,嘿嘿嘿,怎么?你以为我也和滕涛睡过?

    呵呵,啊,,,,南飞,你是最棒的,干我,唔,,,,怎么你喜欢我被别人干

    么?啊,,,,这么有劲,啊,,,,,还是想着,李永霞现在正被别人在这床

    上干呢?啊,,,,。」

    叶南飞边兴奋的抽插着,边贴着她耳朵:「嗯,,,我想着干你也想着干李

    永霞,不是别人干,是我干,我要你俩一块让我干。」此时的美奈子,一改平时

    的冷艳,换之以性感,迷醉,甚至有点放荡,如此明艳动人,清纯的美颜,此时

    又这么性感,疯狂又淫荡,这让他有汇总莫大的满足和刺激,恐怕女人只有在真

    心喜欢的人的面前才敢毫无顾忌的展露出自己的真是一面,这也正是叶南飞为之

    疯狂,为之迷醉的原因。

    美奈子似乎也格外在状态,听着不但没反感,反而很兴奋:「干吧,,,,,

    就不知道你行不行啊,我,,,啊是没意见啊,,,,啊,,,,就怕你家永霞

    不愿意,,,,。」

    叶南飞哪里扛得住美奈子这么刺激的撩拨,终于没抗住,那肉茎顶住花心,

    喷薄而出,美奈子感觉每一下似乎都要射进子宫里面,每一下都烫的她香窑紧缩,

    像是要挤压干净叶南飞。那快感如烟花般在脑中绽放,并扩散到全身。

    等叶南飞穿好衣服的时候,美奈子还没走出那酥软,叶南飞没办法,只能变

    搂着她,边为她穿着衣服:「早说了出去咱在做的么?不听好人言啊。」

    美奈子:「人家就是喜欢,你不觉得很刺激么?」说完又吻住了叶南飞。

    二人正边温纯边收拾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动静:「哎,,,不好,有人

    进来,这怎么窗户都被封住了?」另一个声音:「不会吧?不会是白天赵秘书干

    的吧。」

    「不像。」

    叶南飞俩人顿时紧张起来,果然误事了,不自觉的嗔怪的看了美奈子一眼,

    美奈子自觉的关了灯:「一会被发现,不会让他们传出消息的,放心。」这时外

    面也没了动静,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叶南飞把交卷导了出来,交给美奈子:

    「一会有啥情况,我掩护你先走,把这个交给周浩宇。」

    美奈子:「我不,要走,咱俩一块。」

    叶南飞:「放心,我逃跑的本事,你还不了解咋的。」说完吻了一下才她,

    二人在两侧做好了冲出去的准备。

    果然书架又被缓缓的打开,但并没看见人,看来外面的人也不简单,这时候

    拼的是耐心,看谁沉得住气,不过叶南飞二人靠不起啊,万一外面人趁机出去叫

    人,那真成了瓮中捉鳖。他突然灵机一动,拽出随身带着的弹弓,随手射出一个

    玻璃球,按着记忆,射向了墙边的卷柜,嘭的一声,在玻璃球射出的同时,他一

    个鱼跃,接着一窜就到了一个墙角,至于这一连串动作有没有被发现,就不得而

    知了,总之半路并没有遇到袭击。

    对方还真够镇定,叶南飞在黑暗中预判了一下方位,如果是自己应该躲在哪

    个位置更有利,虽然有个估计,可还要确定一下,怎么办呢?打开灯是不妥的,

    不过兜里揣着小手电,在兜里把光源一头怼在身体上,推开了开关,接着瞬间,

    旋转着扔了出去。他关注着自己预判的那两个地方,果然露出了原形,对方还没

    反应过来的时候,叶南飞的弹弓子已经发射了,只听的「啊」的一声惨叫,等叶

    南飞的第二弹打出去,却打空了,看来对方绝对不是弱手。

    而对方发出惨叫的时候,美奈子已经判断出来,并冲了过去,二人你来我往

    的斗在了一处。叶南飞并没有参与,他也已经转移了躲藏地,暴露的威胁有限,

    没暴露的这个才是真威胁,他又做了下估算,手电现在还亮着,它光线和余光范

    围内不能有人,还有一侧美奈子正和那位斗在一起,自己还有一侧,难道他瞬间

    转移到北侧墙了?或者躲在办公桌后面。

    来不及犹豫,按着位置,连续发射几个弹丸,如果有人在必中,弹丸打在铁

    皮柜上发出「嘭,嘭,嘭」的声音,果然是在办公桌后面,揣起弹弓,拽出那两

    把跟随多年的刀子,连窜带蹦的扑向了办公桌,而和美奈子打在一起的那位喊了

    起来:「亮子,赶紧叫人。」他是拉布机做其他事情了,全力应付美奈子的攻击,

    他的弱势在于,手里没有家伙,而美奈子有武士刀在手,稍不留心,不死也残啊。

    而那个亮子,怕是也没机会了,叶南飞已经连续攻击了几刀,虽没命中,可

    也让他手忙脚乱,叶南飞也仗着两把刀在手,进攻的很凌厉,而且对室内黑暗的

    环境比较适应,等双方试探了几下,他可就越来越得心应手了。如果对方和他伸

    手差不多的话,多了两把匕首等于多了一倍的力量,你空手夺白刃也分跟谁。在

    打了几下,对方被他一刀扎中了手臂,高手过招,一招受制就失了先机,招招受

    制,他左手的牛耳尖刀又割中了他大腿。

    连中两刀的情况下,他就慌了,叶南飞的刀接着逼住了他的脖子:「别动,

    别出声,否则我一激动,你的脖子就断了。把你的鞋脱了。」边说,刀子可就加

    了力量「袜子脱了,腰带解下来。对,按我说的做,只要你听话,就不会受到伤

    害。把手背过来,对。」就这样,这哥们被叶南飞先绑了,袜子塞到他嘴里,裤

    子褪到一半。

    赶忙转身看美奈子的情况,虽然占了上风,不过那家伙的身手相当不错,腾

    挪闪躲,竟然砍不中他,不过也相当的狼狈,在这汇总狼狈的情况下,叶南飞在

    参战,后果可想而知。俩人的默契不是一般的契合,身体负距离接触后,更是完

    美,在手电微弱的反光下,美奈子一刀扫向他的头,叶南飞一矮身扎向他的腿,

    美奈子砍向他左肩,也阿内服则咋右侧堵住他的退路,没几下,三把刀逼住了他。

    不过叶南飞突然发现,美奈子刀子要用劲,眼看着要一刀抹了他的脖子,忙

    一把抓住她的刀柄:「柰子?你要干嘛?不能杀人,伤人可以绝对不能杀人。」

    这一下把叶南飞吓一跳,怎么也没想到现在美奈子这么狠,上来就要杀人。

    美奈子:「不下手,咱们不就暴露了么?」

    叶南飞:「那也不能随便杀人啊,捆起来再说。」把俩人手脚捆好,并绑在

    了暖气片上,俩人出了办公室。

    美奈子:「就把他们扔在这?」

    叶南飞:「那你还想咋样?你真想把他俩杀了?算了,咱还有事没干完呢。

    出去再说。」接下来俩人又去财务科把账簿拍了下来。

    出来后,叶南飞:「这下算是打草惊蛇了,所有计划必须提前,不知打来不

    来得及。」

    美奈子:「你看,我说把那俩人解决了,你怎么和娘们似的,这下好,滕涛

    肯定察觉了。」

    叶南飞被美奈子这种理直气壮的要杀人给镇住了,怎么和说杀条狗似的平常,

    一时还真不知道说啥好,也让有点惊奇,美奈子是这么冷酷的么?」柰子,毕竟

    是条人命,怎么能说杀就杀呢?而且他并没有威胁到咱的生死呢。」

    美奈子:「怎么没有?这俩人不除,咱暴露了,滕涛会咋反击,你想都不会

    想到的,到时候你就会后悔了。」

    叶南飞一想到也是,不过脑子里无论如何也不敢想杀人这事:「可你知道在

    外面的世界里,一旦你杀了人,公安就回不死不休的缉捕你,你这辈子都别想安

    生,你心里会不安,会有阴影。」

    美奈子:「可我已经杀过人了。」

    叶南飞:「啊?你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