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九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九章 都是过河卒

    作者:独孤一叶

    人是一个矛盾综合体,女人则更表现的更为极致,可以说女人最感性,为了

    所谓的爱情可以抛弃一切,爱一个人这个人可以是他的中心,是她的世界,也可

    以说女人最现实,从来都青睐实力,崇拜金钱,从古自今无不折腰于富贵,为什

    么不呢?谁跟钱有仇啊。是本性使然,还是环境导致?或许都有吧。

    当王燕再次酥软的躺在张陌怀里的时候,不知是否是出于讨好,回报或者奉

    献的心理,挖空心思又给了他两条线索,第一是谢芳华老爸,老妈,因为谢芳华

    进招待所后和王燕挺合得来,来往比较密切,她也就更多了些同情和关注,她老

    妈精神不好了,慢慢大伙有些习惯了,可后来她爸出来以后,也经常来招待所附

    近,就那么站着,这不是恐怖的,恐怖的是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一动不动。每次

    她想起来都有点不寒而栗,那画面很诡异而阴森。

    大伙以为这老头怕是也疯了,上下班都躲着走,有一次王燕下班虽然躲着,

    不过还是被他堵着了,应该是故意找她吧,当时她都快吓哭了:「大爷您别找我

    啊,跟我没关系啊。」

    她爸马上过来解释,并问了一些谢芳华的具体情况。她才发觉,这老头没疯,

    而且还在调查他姑娘的死因:「大爷,您别查了,您斗不过他们的,还是好好照

    顾大娘吧。」

    老头:「你知道谁害死了小华?

    王燕:」大爷您别害我啊,我真不知道啊,您别查了,我走了啊。」她逃也

    似的跑了,这之后到没再来缠她。不过她感觉这老头不会善罢甘休的,她那眼神

    里有种东西让人看了很害怕。

    第二条线索,王燕知道他要和滕涛做生意,滕涛的其他情况她知道的肯定不

    多,只是知道这个男人是蒙江的王者,没人敢惹,也没人惹得起,至于为啥这么

    厉害,她就不清楚了,反正都这么说。而作为招待所,这里经常接待他的客人,

    而势必要接触一些他们接待上的一些事,慢慢的就知道,其实滕涛有自己的招待

    所,只是对信得过,分量够的客人才开放,据说里面很多开放的服务,王燕的话

    里话外让他小心点,别接触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女人有时候很难免,一旦有了负

    距离接触后,不自觉的就角色带入。

    从王燕哪里只得到了这些内容,几个人回忆起这几年的点滴,似乎有那么个

    挺神秘的场所,他们跟着去过,但并不敢确定是那个隐秘宾馆,他们只是负责保

    安,回想起来,哪里还真是豪华,当时以为也是政府类的招待所。没想到是滕涛

    私人的,此人所拥有的财富真是惊人啊。

    这几天时间,张陌的效率还是很惊人的,叶南飞的意思,张陌可以走谢芳华

    老爸这条线索,最起码他不是敌人吧,应该可以成为盟友。多一份力量就多一份

    希望么,至于隐秘招待所,往后放放,这里面怕是能有点干货,要慎重。问到李

    永霞,李永霞都不好意思了,竟然一点收获没有,因为无从下手,和矿产局的人

    搭不上线,也不知谁是友,谁是敌。

    李永霞:「你总不会想我像张陌那么献身吧。」她这么一说大伙都哧哧的笑

    了。

    张陌这个悔啊,光顾了说案情,自己那点事也交代的差不多了,这要是让尹

    令仪知道可就惨了:「内什么,,,飞哥啊,我这可是为了任务才献身的啊,你

    得给我做主啊,万一令仪知道了,你们得帮我解释作证啊,,,啊,,呸呸,这

    事不能让令仪知道啊。」

    叶南飞:「啊,,,这可不是么?你这么容易就背叛令仪了?这可不行,你

    对得起令仪么?这让我怎么向令仪交代啊?

    张陌一听吓坏了:「哎呦,飞哥,天地良心啊,我这可纯是为了任务啊,要

    不进展能这么快么?我全是为了工作,你这样我以后可不敢放开了干了啊。」

    叶南飞:「哎呀?工作有理了?你还威胁是不?这两口子就得忠于对方,要

    从心里往外的忠。这样才对得起对方,心里才没愧。」他正感觉白话的来劲,发

    现气氛有点不对,怎么大伙都冷眼看着他不知声。

    特别是李永霞和美奈子,那目光中闪着刀光,李永霞在想你是对得起我还是

    对得起你老婆?美奈子;你接着装,说的那么好听,有老婆,有李氏姐妹,还有

    我,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张陌,李志国,胖子;飞哥咋能这么无耻啊,自己一

    塌糊涂怎么教育兄弟这么头头是道,这莫名其妙的理直气壮从何而来啊。

    叶南飞被瞧的心慌啊,么打铁还的自身硬啊,这一点说服力没有:「咳,,,,

    额,呵呵,这也是为了任务,没办法,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放心,大伙会为你

    保密的。内什么,治国说说你的情况吧。」

    李治国的情况要好很多,因为比较好入手,当年对付韩金超他是参与了的,

    而且和江湖人物打交道,不需要像李永霞那样谨慎小心,投鼠忌器。当年那场行

    动,李治国记得还很清楚,那是滕涛预谋已久的,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盯梢

    的人已经确定了韩金超的位置。当时袁刚是指挥,这种具体的事物还是袁刚比较

    有执行力,比较果敢。

    那是一个饭店,报告说韩金超在上面和人吃饭,各个出口都安排了人,胖子

    打先锋,张陌和李志国紧随其后,因为是蓄谋已久,韩金超并没有防备。是和几

    个人出来吃饭,楼上的最大包厢里面,跟着来的兄弟只有四人,外面守门的俩个

    早就被撂倒,剩下两个是他的左膀右臂,一个叫马振波,一个叫张东华,俩人也

    可算是蒙江江湖上的风云人物,韩金超手下的有名的两条疯狗。

    三人先后冲进了包房,里面五六个人正聊得风生水起。突然被冲进来的三人

    打断,很是愤怒,纷纷指责干什么的?活腻歪了?其中一个人,他们事先见过照

    片,鞋拔子脸,大高个,留着毛毛头,应该是叫马振波,他站起来随手砸过来一

    个酒瓶子,胖子一伸手接住了,另一面又站起一个,特征也比较明显,杏核的脑

    袋,眼睛,鼻子都圆。

    这货更猛,拎着啤酒瓶子就冲了上来,虽然块头也不小,但和胖子比起来还

    是小了一圈,他的啤酒瓶子抡过来,胖子直接用酒瓶子迎了上去,只听的「啪」

    的一声,两个瓶子同时爆碎,玻璃碎片四处飞散。屋子里的空气立马紧张起来,

    几个人可没了刚才那嚣张,明显瞧着不对劲,除了韩金超三个,其他三人根本不

    是江湖中人,平时吓唬吓唬老实人还行,见着真茬子立马怂了。

    张陌:「今天我们找的是韩金超,不相干的人赶紧走啊,不然动起手来,可

    没个轻重了。那三哥们一看还是杀猪不烧水,蔫退吧。可又觉得这么扔下韩金超

    有点不地道,臊眉耷拉眼:「超哥,,,,您看今天这事,是你们道上的事,我

    们就不搅合了吧。

    韩金超倒是光棍:「没你们的事,赶紧先走,这酒没喝好,改天去我饭店,

    我好好摆一桌。」

    那三人退场以后,并没有太多悬念,三个对三个,数量上没占便宜,不过这

    实力可差的远了,一面是职业的,一面的是业余都算不上,野路子打架起家,相

    当于劫道的碰着正规军了。没几下就打晕了,又进屋了几个兄弟,搀扶着,出了

    酒店,三人被带到了一个偏僻废旧厂房内,这个时刻滕涛当然不会放过,看着自

    己的对手,在自己手里恐惧,哀求,这是人生最大乐趣。

    滕涛:「韩金超,嘿嘿嘿,,,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你不是很牛逼么?你不

    是很拽么?我今天倒是想看看你怂了啥德行,没尿了啥逼样,哈哈,,,,。」

    韩金超到像条汉子:「姓腾的,你特么就会玩阴的,有本事咱明枪明刀的干,

    你这算啥本事,也不怕道上的人笑话,你把我绑来想干么?有本事你能死我啊?

    我特么眨一下眼睛,我跟你姓。把我兄弟放了,跟他们没关系。」

    滕涛:「呵呵呵,,有种,都这样了还特么耍横呢,你不是不服么,我就专

    门治各种不服。找你来没别的事,就是把你整服了算,我就是好这一口,看看这

    你跪地上求我,我就舒坦,我舒坦了就放你走。至于你兄弟么,可以当观众么,

    没个观众,这么大一出戏不白瞎了,以后谁知道你超哥也有今天啊,呵呵,是不?」

    接下来果然不废话,韩金超被吊起来,脚尖将能着地,这个姿势正好便于挨

    打,储建华领着两个退伍兵开始行刑,第一波用拳头打,不管身体什么部位,就

    是个招呼,三人轮流下手,根本就是在打人肉沙包。三个都是部队出身,出手轻

    得了么,韩金超毕竟是老江湖了,感觉出,今天怕是好不了,姓腾的根本不提要

    求,八成是要除掉自己。既然要干掉自己,你说啥也白搭,还不如死的光棍点。

    韩金超:「我擦,你们特么没吃饭么,就这么大劲,给我挠痒痒呢?」可看

    着的人知道,他那胀红的脸,突出的眼睛,暴露出每一下他挨的都很辛苦。

    滕涛:「吆,,你们行不行啊,弄得超哥不满意,上家伙。」

    储建华拽出几根拖拉机和机器传动用的三角带,中间剪断,就是一条粗粗的

    胶皮鞭子,一鞭子下去,皮开肉绽,还不致命。「啪,,,啪」的几鞭子下去,

    鲜血直流,而只听见韩金超闷哼了几声,紧咬牙关,愣是忍着没叫出声,眼看着

    疼的冷汗直流,冒火的眼睛瞪着滕涛。

    鞭子还在一下一下的抽着,韩金超并没有服软的意思。滕涛脸色不好看了:

    「怎么样?超哥,只要你肯跪下来求求我,就不用遭这个罪了。」韩金超只是怒

    视着他,估计已经疼的说不出话了。滕涛给储建华使了个眼色,这回拽出来的是

    几根木棍。周围的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照这么打,一棍子下去骨头肯定断。

    三个人一人一根棍子,冲着他的大腿,肚子,后背砸了下去,嘭,嘭,的声

    音听着慎得慌,时而储建华还要用棍子头怼他肚子,估计这会疼痛感有点麻木了,

    或者被打的有点失去意识,韩金超的头耷拉下来,储建华看了滕涛一眼,滕涛点

    了一下头,储建华对着他的小腿抡了过去。只听得「啊,,,,」的一声惨叫,

    随着声音越来越弱,头一歪,昏了过去。那一声惨叫,叫的大伙心里一颤,在看

    他的小腿,断了,悠荡着,这一幕让张陌几个人很不舒服,打架可以,可是这么

    残忍的对待一个同类,心里很难适应。在看超哥的左膀右臂,此时都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