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八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八章 美男计2

    作者:独孤一叶

    进屋的是王燕,一手拎着暖壶,一手拎着一拎袋,张陌这才回过味,这是在

    招待所呢:「啊,不好意思,睡毛楞了,这几点了?

    王燕放下暖壶,从袋子里往出掏东西,有饭盒,有纸袋,竟然还有一瓶酒,

    蒙江有名的玉米烧:「你这不光睡毛楞了,还睡迷糊了,呵呵。都十点多了,咱

    俩晚饭吃的早,怕你饿了带来点吃的。」促使王燕来到他房间的是,他回了房间

    以后就没了动静,这让王燕一时心痒,总寻思着,这家伙白天挺热乎的,怎么晚

    上突然消停了呢?

    再就是张陌白天给他的安全感,让她敢来,一个男人给一个女人留下安全感,

    这点非常重要,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女人对你放松了戒备。也就可以为你打开心

    扉。那难道她们真的喜欢这种安全么?女人的矛盾在于,想被艹,有怕被艹。很

    难说得清的,很矛盾,很复杂。她来到他的房间,你不能说她就是献身来了,但

    你不能说她的目的是来聊天了,复杂就是这种不知道能发生啥,但总得发生点啥,

    让人欲罢不能。

    打开饭盒和纸袋,饭盒里时已经撕好的酱猪蹄和酱牛肉,纸袋里装的是花生

    米和干豆腐丝。此时张陌在看王燕确实可爱了不少,瞧着是又特意打扮了下,灯

    光下更显妩媚。张默赶忙让她坐下:「怎么晚上不用在服务台看着的么?」

    王燕:「没事,让我一同事顶一会,没必要俩人都熬着。咋的?不欢迎啊?」

    张陌:「哪能呢?正无聊呢么。要不能睡这么早,来陪我喝两杯。」都说聊

    天这活吧,七分聊的是气氛,三分和内容有关,气氛好聊啥都无所谓。在喝点小

    酒,夜深人静,孤男寡女,俩人也没见聊什么幽默可笑的事,但是总是嬉笑声不

    断。

    张陌可不像叶南飞那么木讷,相比之下,叶南飞在男女之事上都是被动型的,

    张陌可不是省油的灯,王燕那春波荡漾的眼波,早就撩拨的他难以自持,这你也

    不能说王燕放荡,勾引张陌,这应算是真情流露,王燕来之前也不是没纠结过,

    理性上她是想矜持住的,等张陌主动来找她,可感性上又禁不住去找的冲动,如

    同见着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别人都告诉你不能急,心急吃不着热豆包,要凉

    一凉吃着才安全,可你真实想法是等个毛啊,在等黄瓜菜都尼玛凉了,再说让你

    看着就是不让动,这多残忍?多折磨人?于是她感性战胜了理性,她来了。

    人家姑娘已经做到这一步,下一步就看你怎么做了。不能太唐突,也不能干

    等,等着人家姑娘主动?那咋办呢?张陌:「这块都是猪皮,你得多吃点,对皮

    肤好。」说着话夹起那块猪蹄递到她嘴旁。火辣辣的看着她吃到嘴里。

    「呀,你看刘海都耷拉下来了。」说着话用手指撩起那缕刘海,别到她的耳

    后。动作轻柔,显着亲切又不过分,这就是把握很好的度,和女人在一起,你不

    能没行动,也不能太直接太赤裸裸,这两个举动,让气氛更暧昧了几分,温度有

    提高了几度。王燕看他眼神又多了几分温情。

    接着张陌有使出一招杀手锏,手指在她嘴边一抹,王燕一愣,张陌回手把手

    指伸进嘴里一允:「怎么都吃的嘴边都是。」实际她嘴边到底有没有东西,鬼才

    知道,而这一举动给王燕是致命的,肾上腺素爆棚,呼吸开始急促,在看张陌的

    眼神,不只有温情,更多的是熊熊燃烧的浴火,话说王燕,在这种环境下工作了

    这么久,不可能是处女,早经了那些事,对于即将发生的事,并没有太多道德伦

    理上的障碍,虽然表面上想装的矜持一点,但此时真心装不下去了。

    张陌十多岁就开始和李氏姐妹玩性游戏,虽然有了尹令仪以后不敢朝三暮四,

    可你也不能要求他无视所有女性吧,这不符合人性啊,美女当前,你让他克制,

    不能对不起老婆,理论上可以,实际上做不到啊,再说,还有一个正当的理由呢,

    那就是为了使命啊,这属于为了使命现身。此时的他,不可能看不到王燕那眼神

    的召唤,那该咋办?慢慢亲过去呗。俩人谁也不是省油的灯,谁也不是善男信女。

    干柴烈火在一起不燃烧是违反自然规律的。最艰难的试探阶段已经过去,当

    一对嘴唇相接的时候,堤坝的缺口已经打开,水势将势不可挡。双唇相接,如天

    雷勾动地火,哪里还有顾虑,哪里还有矜持,谁还在乎伦理,谁还在乎之后咋办,

    血往上涌,精虫上脑。相接那一刻,界限已经打破,二人急不可耐的拥在一起,

    热吻着,当然不会像小青年谈恋爱那么纯粹,手也不老实的在身上摸索着。

    张陌感觉王燕特柔软,不知是城市长大的原因,还是太动情了,感觉搂着柔

    若无骨,一手抓在屁股上,相当绵软,让他想起了第一次摸面包,手感极好。王

    燕毕竟女性,没敢乱摸,只能用力的拥着张陌,热切的吻着。张陌开始解她的腰

    带和衣服,那时候女性的裤子和男性不同,是侧面开口,俗称旁开门,他一时不

    太习惯,王燕实在忍不住,自己开始脱。这个感受让张陌感到挺新鲜刺激。

    当二人赤裸相见的时候,王燕还瞄了一下张默的那话儿,让她欣喜的是,本

    钱挺足,如果以叶南飞为坐标的话,张陌的优势在于长度,直径不如叶南飞,就

    这标准,也是王燕所没见过的。你想想那些中年猥琐大叔,不是胖子,就是鼓着

    肚子,家什怕是早就不中看也不中用了,剩下的只有那份不甘的心。

    张陌看着王燕,毕竟年轻,身材就是好,胸是胸,腰是腰,屁股也翘,腿修

    长。看得他血脉喷张。此时在相拥在一起,更是不同,此时各个感官怕是最享受,

    最敏感,最舒爽的时刻。二人边享受着肌肤之亲,张陌边把她放到床上,并掰开

    双腿爬了上去。王燕的私处有点黑,毛也重,不过瞧着挺性感,张陌提着肉茎递

    了过去,可惜草丛过密,不得其门。而王燕被他乱挫着,早就心痒难忍,两腿略

    抬,手向下伸,抓住那话儿对着蓬门塞了进去。这正是蓬门今始为君开啊。

    蓬门内虽然早已水泽泛滥,但毕竟多日不用,紧实些是难免,进到一半,难

    以继续深入,这难不倒张陌,抽回后,在浅处连续抽查了几下,再一次深入,虽

    然还紧实,但已经能缓缓推进,并最后直抵花心,那一刻两人都舒服的「啊,,,」

    了一声。随着每一下都顶到最深,那香窑内原来越润滑,叽叽的水声和啪啪的撞

    击声交杂着传来。

    要说撩妹,张默虽然做的不错,但也不算擅长,要讲擅长,还是纯做爱,并

    不是他看过啥两性栏目,也没偷看过啥秘籍,而是小子悟性高,爱琢磨。比如每

    下都插到最深,本身他又有这个尺寸的优势,妹妹让女的欲罢不能。当然还有快

    速震胯,研磨,时深时浅,还有很重要的是,不能当快枪侠。姿势也很重要,这

    不,俩人呢已经换了个姿势,王燕跪在床上的后入式,这姿势的特点是,插的深,

    用得上力,频率好控制。

    更让人喷血的是,那柔软而又弹力的臀部,在他的撞击下微颤着,不得不赞

    叹,女人腰臀在这个角度看上去真的很美,那肉茎在香窑内进进出出更是看得真

    切,王燕的私处虽然黑,但里面的嫩肉被肉茎抽出的时候带的翻出来,显得格外

    粉嫩。而本来透明的爱液被肉茎研磨的成了白沫。

    王燕今天才真正感觉到啥事真正的做爱,以前被那些猥琐大叔威逼利诱的做

    过几次,但和此刻比起来哪算什么?自己刚来感觉,他们完事了,弄得上不上下

    不下的好不难受。实在不行还的靠自己双手解决。今天确实每一下都挫到自己的

    柔软处,好不舒服。那肉棍既够硬也够长,每一下都能撞到宫颈,像要插进自己

    的子宫。每一下都让她颤抖。

    她正享受着,忽听得张陌轻声说:「小声点,隔壁都听见了。」

    她一惊,怎么自己叫了么?还叫的很大声。张默忙把她翻转过来,并贴着她

    耳朵:「叫就小声点,只叫给我一人听。」说完吻住了她,下面还在用力的抽插

    着。这温柔的一刻让她更动情,更兴奋。她感觉自己那欲仙欲死的时刻要降临了,

    而给力的是,张默的速度和力度也越来越大,感觉有点失控的状态,最后几下,

    王燕明显感觉他插的更深,而那肉棒似乎又粗壮了几分,更刺激的是一股股热流,

    喷在他宫颈上,她怀疑很多被直接射进了子宫,被烫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飘飘

    然了,强大的快感有如在身体内爆炸了一般,扩展到全身,那一刻不但飘飘然,

    似乎已经失去意识,只感觉自己在空中飘啊飘,那里景色很美,空气呼吸都是甜

    的,呼吸一口,浑身舒爽,自己可以随心所欲了。

    她正享受着感觉的时候,又听得有人说话:「王燕,,,王燕,醒醒啊,你

    咋的了?」随着身体被摇晃着,模糊的她看见了张陌眼前,似乎挺紧张。

    王燕:「咋了?你咋的了?」

    张陌:「艾玛,缓过来了,吓死我了,刚才看你好像过去了,浑身都软绵绵

    的,叫你也没感觉。」

    王燕这才明白自己刚才怕是昏厥了,而那欲仙欲死的感觉,自己还没享受够

    呢,有点不好意思的钻到张陌怀里。身体还是有点软,使不上力,而那余韵还在。

    就是那又酥又软的感觉。

    张陌搂着她慢慢躺下,让那高潮慢慢平复,休息了一会张陌问了句:「王燕,

    你感觉你在这工作咋样?」

    王燕:「挺好的啊,咋了?」此时的她已经完全被张陌征服,试问有几个男

    人是又帅,多金,大方,难得的是活还好。

    张陌:「我咋有点担心呢。」

    王燕:「担心啥?这工作别人想干都干不上呢。」

    张陌:「那我咋听说前两年你们这有个小姑娘被人逼着跳楼了呢?」

    王燕没想到他会问起这个,两年多过去了,她都有些淡忘了,在张陌问起这

    个之前,她一方面对眼前这个男人爱从心起,另一方面,她在检讨这自己刚才是

    不是有啥不妥的地方,会不会给张陌留下不好印象,正琢磨呢,张陌问这个,她

    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都得把事情说清楚,于是就有了前面张陌叙述谢芳华的那

    些事。

    说完这事俩人肯定又梅开二度,梅开三度,直至四度,而除了交代了谢芳华

    的事情,她又说了两件事,不禁引起了张陌更大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