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七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 匹夫夺志 第一百四十七章 美男计

    作者;独孤一叶

    美男计

    要说张陌是如何做到的呢?三个行动组分头行动,属他的效率最高,也得说

    这小子确实脑子活分。执行力强,当他听说这女服务员是政府招待所出的事后,

    直接打扮化妆一下,住进了招待说。咱以前介绍过张陌和李治国,俩人呢都是大

    帅哥,就是生错了地方,在农村那种环境下,再好的底模也会被灰尘掩埋,在这

    里还真不是埋汰农村,这里的劳作,环境,氛围,会导致人们不注重形象,或者

    说被生活的艰辛弄得麻木了,放弃了或者无视了自身的形象。

    本来俩帅哥,都是大个,张陌长得灵性,清秀些,李志国更阳刚,一个类似

    瓜子脸,一个国字脸。底模是很好,可惜没条件捯饬,和叶南飞在一起以后也就

    是干净讲卫生些了,头发还是那么长达达的,一头乱草,衣服就是那些中山装之

    类,一脸的淳朴,很难和帅气,俊朗联系上,可自从跟了滕涛以后,才开始有条

    件,而且环境也需要你打扮利索,穿着讲究了。

    这么一捯饬,周围人才吓一跳,张陌留了小分头,李治国是小平头,筒裤皮

    鞋,时尚的小夹克,立马让人眼前一亮,特别是张陌,大眼睛,长睫毛,忽闪忽

    闪的,女人看了很难淡定。这次入住招待所,还更特意的打扮了一下,第一算是

    易容化妆,第二他隐约的感觉,这么进去有可能对他调查的事有帮助,这两年他

    的经历告诉他,他是很帅的,是很讨女人喜欢的,这点,他越来越自信。

    他没有具体的计划,但是方向是对的,在大胆的做出来,效果随之就出来了。

    招待所的服务人员多是女性,而且年轻漂亮者居多,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这些

    女服务员是否如先前那位自杀那位处境那么危险,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这里毕竟

    是政府招待所,来入住的大多也是机关单位的人,按现在的话说,都是些有身份

    的人,那会不会出现特殊服务的情况呢?答案是,会。

    咱多次说过,男人最看重女性的是外貌,而女性最看重男人的是实力,实力

    包括你的权势,拥有的财富。而入住这里的人说白了都是些有权势的人,是女性

    很钟情的一群男人,本身就吸引着她们,也就是说,你不能总以为是男的总惦记

    占女人便宜,其实女人也随时惦记着,她可以占哪个男人的便宜,而且招待所的

    很多前辈已经做出了榜样,服务员之间传颂着,某某前辈因为跟了某位领导从此

    命运发生了大逆转,某某位只是和某位领导睡了一觉,自己工作也有了着落,自

    己家人的工作也给安排了。

    在这些事情的感召下,招待所里很多服务员也都如寻找猎物的狼,随时在寻

    觅着。这也就是政府招待所和其他招待所的区别,而谢芳华,真的算个案。而领

    导们要是惦记某位女服务员,他当然不会硬来,一般是嘘寒问暖,不行的话,有

    秘书帮他们说服,最后不行还有威逼利诱,这三招一出,基本都能摆平。

    第二个问题是,张陌在蒙江混的时间也不短了,这么招摇的出现在蒙江,不

    会被认出来么?这点,还真不用太紧张,他们这几年,李氏姐妹和美奈子当保镖

    时候比较多,跟着滕涛出头露面,而他们三个男的,多是躲在暗处,再不就是干

    脏活,滕涛也有意隐藏他们。

    那张陌又无权势又无财富,怎么会引起女服务员的注意呢?这其实有点废话,

    不过还是要解释一下,古人已经给我们简扼明要的总结了吸引女性的几个必要条

    件;潘驴邓小闲。五项全能要是都拥有,那就是妖孽了,女性杀手,这是男人的

    理想,理想这玩应就是可以高山仰止,而不能至的东西,所以你拥有其中一两项,

    足可以讨普通女性的好感了。而张陌恐怕拥有了除邓意外的其他四项。

    王婆子说的;潘驴邓小闲,并没有咱们现代社会推崇的权势这一项,那是因

    为古代权势和普通人家没啥关系,偷情也不会偷到你普通人家。人家有青楼,还

    可以纳妾,买婢女,歌姬。那张陌长得眉清目秀,完全可以用俊朗形容,随不敢

    说是潘安之貌,但在这小城足以让女人垂涎。驴这项,用过才知道,是想继续发

    展才需要的项目,而张陌这点上也不差。小心思么,你看看他这些年咋追尹令仪

    的?很有心的。闲,陪女人的这个闲心,闲工夫。他来这招待所,就是有都是时

    间和空闲。

    张陌来招待所的目的,就是想认识一两个内部人,然后试探是否能探听出点

    内幕和线索不。有目的,实施起来并不难,这不,入住的时候,就一姑娘频频的

    看他,都说美女招风,其实帅哥想低调也挺难。这第一照面深浅就试了个差不多,

    哪位好接近,哪位可进一步发展,心理基本有了个谱。这位接待他的姑娘,他是

    不可能放过的。

    在领他去房间的过程中,他不失时机的拉关系:「啊,我是刚来蒙江啊,人

    生地不熟的,你们这有啥好玩,好吃的么?」

    男女之间,眼神的互动往往比语言更有力量,早就眉来眼去的了,秋天的菠

    菜不知送了多少:啊,你不是本地人啊?我们这啊?好玩的,就有一商店,三商

    店,电影院,蒙江边很好的,再就是舞厅了,好吃的可不少,老田家豆腐脑,莲

    花桥的锅包肉,小十字街的酱猪蹄,大电影院的担担面,都相当好吃了。」年轻

    人的那种突然的邂逅,总是让人欣喜,兴奋,这姑娘对张陌主动的展开话题很是

    受用,而透着亲热。

    张陌故意惊讶的道:「呀,你这么门清啊,一会好好帮我介绍介绍呗,我正

    犯愁呢,两眼一抹黑啊。」说话彬彬有礼又不失套近乎。

    那女服务员边开着房门边说:「可以啊,不过你用啥感谢我呢?」说着回头

    热络的看了他一眼。男女之间互相看着顺眼时候,谈笑间就是得寸进尺般的试探

    着。

    说着话俩人呢已经进了房间:「那是肯定的,你想我怎么感谢都行啊,没想

    到第一天就碰到你这么热心的好人。」

    女服务员:「让你说的我都不好意思要回报了,那你来俺们这干啥来了?」

    张陌:「我是来你们这的五交化谈点生意,可惜采购经理出差了,只能在这

    等几天,你说这几天我能干啥?不能整天坐招待所里发呆吧?我寻思着趁着几天

    得空,在你们这溜达溜达,熟悉熟悉,对我们的生意也有帮助不是。」

    女服务员:「那还不好办么?俺们这地方不大,东西南北各两条主要街道,

    要是不怕累啊,一天就溜达完了。」

    张陌:「那只是在街上看个大面,实际东西还是不知道,哎,,,,要不麻

    烦妹妹你给我当向导呗?我可以按一天一百块给你报酬,另外供吃供穿,呵呵,

    咋样?要是嫌低,还可以加。」

    这女服务员一听,瞳孔立马放大一个倍数,一天一百?这什么概念?当时普

    通人一月工资都未必过百,他一天就给一百,这个惊喜比她一抬眼就看见张陌这

    个帅哥还大:「啊????额,一百?不低,,,,不低,,,那啥,,就是领

    着你溜达就行?」她一时有点发晕,今天怎么这么走运啊,又是美色又是金钱,

    看来自己要发达了。

    张陌:「对啊,就是想找个实实在在的当地人,给我介绍介绍当地的真实情

    况。」

    女服务员:「那,,,,啥时候开始?」

    张陌:「如果你方便的话,明天行不?」

    女服务员:「行,,,,行,我明天正好夜班,白天休息。」

    张陌:「对了,说了半天还你贵姓啊?我叫张仟。」故意隐瞒一下姓名。

    女服务员:「我免贵姓王,叫我王燕,,,呵呵。」

    接下来俩人聊了些有的没的,都是些男女之间套近乎,拉关系的废话,当这

    姑娘走出房间,心理还禁不住兴奋的狂跳,可以陪着帅哥溜达,还能一天一百块,

    嘿嘿,只见她欢欢喜喜,甚至蹦蹦跳跳而去。张默也没想到会如此顺利的打开局

    面,心理踏实不少,希望明天能得到些有用的消息,线索。

    这位叫王燕的女服务员,长相吧,中上等,如果条件太差也进不了这单位,

    如果条件太好恐怕早就被人惦记走了,她是处于那种人家都想占她便宜,又不想

    出太多本钱的位置。她身材高挑,扎着马尾辫,皮肤微黑,瘦条脸,略有丹凤眼

    的特征,要说多漂亮也说不上,不过看着也很顺眼,虽不及张陌自己老婆那么可

    人,但放眼李屯,除了李氏姐妹,还没这等人物。

    第二天按约定,俩人早早的出了招待所,先去吃了田家的豆腐脑外加煎饼果

    子,新出锅的豆腐脑果然鲜嫩无比,这几年在蒙江混,张陌是很怀念李屯的大豆

    腐的,县城里的豆腐做的就不如屯子里的地道,口感面糊不鲜嫩,今天这豆腐脑

    有了屯子里的味道。

    之后简单的逛了逛三商店,张陌对蒙江当然不陌生,他要的是和王燕套近乎,

    而不是真的逛街,顺便给她买了两件小礼物并把二百块的红包给了她,以表示诚

    意,包在红包里,要比直接拿钱好看一些,人家也容易接受。王燕开始有些不好

    意思,心理怕接了这钱,给张陌留下不好的印象,但心里真的想马上拽过那红包

    数数里面的老头票。

    直到张陌一再解释,这是他真心实意的,而且她做向导确实帮了他大忙,是

    她应得的。这样她算半推半就的接受了。接下来张陌并没有让她带着自己大街小

    巷的转,而是跑到蒙江边望风景,聊天。王燕当然不会拒绝,这样的独处更让她

    有点想入非非。张陌追女孩子也不是生手,哄了尹令仪这么多年,啥功夫练不出

    来啊,而且他俩也不缺乏话题,和王燕的聊天中,他更了解了这城市,滕涛在这

    城市中的位置和能量以及不少内幕,之前,张陌对滕涛的了解真是片面,滕涛对

    手下人也是故意模块化管理,只让你执行,尽量不让你知道事情的全部。

    而王燕此时对这个帅气而又大方的外地人已经完全放下戒备心,内心满满的

    好感和光环,张陌想知道什么,她都倾其所知,很怕自己说的没啥价值。

    中午俩人吃的酱猪蹄和锅包肉,下午看了场电影,电影院这种氛围,更适合

    暧昧的培养,只可惜当时没有包厢这东西,否则效果更佳。但王燕的注意力其实

    一直没在电影上,而是随时用跟踪感官关注着张陌的举动,有点害怕他有啥行动,

    如果太唐突,自己如何反应呢?

    如果顺从,未免不矜持,显着轻浮,没了身价,如果直接拒绝又怕失去一个

    好机会,吓跑了对方。但又渴望他有所举动,这是本能的反应,一男一女在一起,

    互有好感,这么暧昧,总得发生点啥吧。

    张陌此时注意力也不在电影上,他在考虑如何从王燕这透露出谢芳华的事情,

    如何找到切入点,不能让她感到唐突,如果引起怀疑或者戒备就很麻烦,对后面

    在招待所的行动影响很大,那么和她进一步发展关系如何呢?是个好办法,但是

    以他追尹令仪的经验,操之过急是不行的,现在势头不错,他可不想毁了好容易

    开始的局面。就这样,人就是这样,互相揣测着,试探着,疑虑着,人与人相处

    复杂就复杂在这里,很难互相把握住那个恰在好处的点。

    但这种状态也不是没有好处,人最具激情,最有状态的时候,不是俩人承认

    关系以后,而是捅破窗户纸之前,焦虑,患得患失,痛并快乐着,如坐过山车,

    时而高峰,时而低谷最是刺激,激荡。从影院出来正好在对面吃了四川担担面,

    而他家的招牌菜是麻辣豆腐和尖椒干豆腐,味道相当地道。虽然张陌没啥进一步

    行动,一天以来都是彬彬有礼,这让王燕多少有点失望,俗话说,男人不坏,女

    人不爱么,有时候女人喜欢男人流氓一点,野兽一点,粗俗一点,因为这是本性

    的需求,是一种原始欲望的释放,女人也是喜欢性挑逗和性刺激的,只不过你要

    把握好度,让她感觉到既安全又色色的。

    虽然失望,但不得不说还是对张陌有加分的,证明这男人不轻浮,安全,可

    依靠的感觉。吃完饭,也快到了王燕上班的时间,张陌先回了招待所,洗漱了一

    下,躺在床上焦虑着下一步咋办,今天的收获不少,但没敢触及谢芳华的事情,

    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不知几时,突然听到有开门声,跟了叶南飞多年,又跟滕

    涛干脏活好几年,这段时间又处于非常时期,他很警觉是难免的。

    「谁,,,」他腾的坐了起来,猛的有点闹不清自己所处的地方,恍然间是

    在山里的帐篷里。

    灯一下亮了:「咋的?白天累着了吧,纳闷你在房间里呆的这么老实,原来

    睡着了啊,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