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五章 趁虚而入

    作者:独孤一叶

    接下来几天,叶南飞反而没有忙着如何对付滕涛,而是忙着和家里人,朋友

    见面,去看了看红姐,别是知道店着火了在想不开,见了华姐,让她帮着照看着

    火之后的事,又交代了骡子,田秋兰等人要小心,之后才回到林中的营地。李永

    霞等人提着的心终于放下,听说商店被烧后,都很消沉,大家都没太吱声,因为

    并不感到多大意外,杀人他们都敢,何况放火呢,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

    到的。

    美奈子是提前一天单独回营地的,她总是神出鬼没的,大家也不奇怪,等叶

    南飞回来,本想会有所行动了吧,店都被烧了,这还不反击,等到啥时候啊。可

    人家叶南飞跟没事人一样,该打猎打猎,该吃饭吃饭,晚上和李永霞的帐篷里,

    还是淫声不断,不过真心不是故意的,只能说,林中的夜太静,帐篷的隔音效果

    太差。

    连没原则支持他的李永霞都看不下去了:「飞哥?咱就在这林子里这么呆下

    去啊?这也不是个事啊。要不咱干脆回小旺得了,咱消停的过日子。」

    叶南飞苦笑了一下:「你们急,我比谁不急啊?可我不能慌,我慌了,大伙

    不更没底了么?你是这帮人的大姐,你还没这感受?我在等,等一个消息,之后

    咱们就出发。不过这消息哪天来,真确定不了啊,我这心里也是没着没落的。」

    李永霞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我说的么,那你不早说,让俺跟着揪心,我就

    知道你有安排。那永红都问我好几次了。」

    叶南飞:「这告诉完你了,你就不揪心了?永红总问你?她咋不来问我呢?」

    李永霞:「咋的?是不是惦记永红了?」

    叶南飞:「哪有?你一个我都侍候不了了,嘿嘿。」

    李永霞:「心里有鬼,,嗯,,,,轻点,,,嗯,」

    在说滕涛这面,他动员人脉,联系好各部门,来个大围剿,连封货带抓人,

    可是人家坚壁清野了,不光自己的店,江北店也关门,连和他有关的摩托修理部

    也关了门。这让滕涛相当郁闷,相当于积攒力量打出了一拳,结果前面是空气,

    啥也没打着,心里暗骂这帮货不给力,直接砸门,把货都拉走啊。于是他憋气,

    来了一招狠的,直接派人把房子点了,边上的谷玲家和骡子的商店都受到不同程

    度的损失。店里货还不算多,值钱的东西都搬走了,但烧的也很惨,光剩个大框

    了。

    按滕涛预想的,叶南飞应该出面了,或者怎么报复一下自己,可是一点动静

    都没有。开始他还怀疑这小子怕是有啥更厉害的后招等着呢?不过又一想,更有

    可能这货又怂了,这些年他不就一直怂着么?把自己打残了就一直躲到现在。当

    初他就惹不起我,现在我什么身价,实力。弄死他不跟玩似的?心里越发的倾向

    这哥们怕是又跑了。得意的想着,么真没劲,不好玩。

    在这种情绪下,整个团队都放松下来,但滕涛并没有像放弃报复,虽然得意

    把叶南飞吓怂了,可也有种被玩了的感觉,么说的好听,要干一场,把到手的娘

    们带走了,结果都么跑了。他还在找那些地方可以出出气,乌拉方面也派出去不

    少人,随时盯着动静。

    这天,滕涛在办公室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朋友介绍过来的,他手里有煤炭想

    出手,可不是季节,量又太大,没人敢接手,听朋友说,只有您这又实力吞下这

    么大量,所以问问有兴趣没有。这时候突然来了这么个事,让人挺意外,但是一

    听价格确实很诱人三百万元的煤炭,现在只要230万,本身这个季节的价格就

    不高,在打这么大的折扣,只要压到秋天,稳稳的赚一笔不成问题。问了下原因,

    说是遇到急事,急需钱,不然不会认可陪这么多,而且都是内蒙的好煤,可不是

    咱这当地煤,热量小,煤石多。

    滕涛答应考虑一下,叫来亲信,袁刚等人。袁刚一听,神经立马绷了起来:

    「涛哥,我么感觉这节骨眼,突然出这么个事,不太正常,小心点。」

    滕涛也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那你们说,叶南飞那小子有这么大能量么?

    就算有,他打算怎么运作这个事坑我?想象我们去南方绷货么?特么这么大笔买

    卖,不见着货我能给钱么?我到想试试,如果是他设的套,我到要看看他咋玩,

    如果不是,咱们稳稳的赚一笔,200多万,几个月后就是300多万,呵呵。」

    滕涛跃跃欲试,但并不莽撞,听内蒙那小子说有人介绍,他还故意问了介绍

    人是谁,一听,还真认识这么个人,算不上多熟悉,但打过几次交到,也算个场

    面人。他又电话打到介绍人那里,一问,还确实有这事,前一段有朋友过来问要

    不要煤炭,可这量太大,人家要全包了,他没那实力,想了一圈,也就滕涛吃得

    下。打听完,心里放下一半,接着又约那人来蒙江见面。

    见了面以后心又放下不少,一看就不是本地人,说话口音很浓的山西味,估

    计当年走西口,把整个儿内蒙的口音都带到山西去了。双方谈的很顺利,人家不

    掖着,不藏着,煤就在煤场堆着,本想压着秋天赚一笔,就是现在也每天走货,

    可家里突然有变故,需要钱,现在是割肉出让,关键是要现钱,而且要一把付清,

    人家也不是皮包公司,一切手续都正规合法,有据可查,当然为了安全起见,邀

    请他们去当地看一下,往回运的话,火车,汽运都可以。

    这越说越让人心动,不去看看简直就是犯罪啊,又试探着说,价格上还是差

    点,虽然不贵,可量这么大,谁有这么多现金啊,也需要筹借。此人这事上很坚

    持,不松口,最后说,还是看看货吧,没看到货,没准看这货,你又看不中了,

    也可能看这货觉着赚大发了。于是定下来去内蒙考察。瞧着,价格上没准还能勒

    下来点。

    那这事到底是不是叶南飞设计的呢?是不是不知道,不过滕涛去蒙古的消息

    他是第二天就知道了,这是猫肉第二天下午骑摩托来通知的。知道消息后,叶南

    飞一下子精神起来。等了多天的时机来了,赶忙把大家召集起来,大家本来都呆

    的很消沉,一听说要有行动,也都来了精神,不赞成叶南飞和滕涛对着干,是不

    赞成的,但行动起来,谁也不会含糊,况且,这两年也都心怀怨气,特别是李氏

    姐妹感觉自己被玩弄了以后。

    叶南飞拿出一张大白纸铺开,上面写着很多人名,人名之间还连着线,大伙

    看得一头雾水,还是美奈子先看出门道,这不是滕涛和滕涛有关系的人么。

    叶南飞:「对了,咱们下面要干的事,就是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探听一

    切有关于他爷俩的事,手段自己想办法,底线是不能让他们感觉到被查。主攻方

    向,他爷俩的,男女关系,贪污受贿,违法乱纪,总之吧,只要是他爷俩的事,

    能收集多少收集多少。但最好是证据确凿的啊,别是传说谣言啥地也弄过来,么

    用啊。」

    叶南飞接着又安排,现在收拾东西启程吧,方向,蒙江县。并拿出地图,标

    出了下一个扎营地,距离蒙江只有十几里路的火龙岭。四辆摩托,载着人和行李

    开向了蒙江方向,当再次安排好营地后,叶南飞让大伙琢磨一下名单上的人,如

    何打开突破口,而他要先进城,因为等这一天好久了,大伙当然踊跃的要跟着。

    但叶南飞只要美奈子跟着。

    这让李永霞很不满,为啥不能带她,而非带着美奈子呢?叶南飞:「咱俩要

    都走了,兄弟们谁带着?再说,这次是去滕涛的办公室偷资料,你们谁的身手有

    美奈子好?」一听这话,谁也不知声了,别说这晚上翻墙入室的活,就是打架冲

    锋的活,哥们们都服,这丫头就像天生干这玩应的,明明那翻墙上树她是后学的,

    可人家拉这帮人几条街了。第一版主正版网站http://.diyibanhu.la

    美奈子坐在后座上,搂着叶南飞,最近她也有点怨气,因为这几天叶南飞都

    是守着李永霞,和她一点机会都没有,她自己也奇怪,以前在林子里的时候没这

    么在乎这事了,现在是怎么了?不过此时心情好多了,一听说要入室盗窃她就莫

    名的兴奋,而且还是和叶南飞一起,又回到雌雄大盗的时候了。

    五交化公司的外墙小菜一碟,而且除了门卫有保安,其他地方没有警卫,难

    道滕涛就这么不小心?还是想不到?二人是爬到顶楼,在从顶楼天窗进入楼内,

    办公室的门虽然锁了但是不难开,可等进了办公室傻眼了,以叶南飞的水平,开

    个门锁还凑合,可办公室里保险柜这种高技术的玩应,不是他能对付得了的,试

    了半天,只能颓丧的往那一坐,望柜兴叹了。

    叶南飞的注意力全部被保险柜吸引去了,很简单么,有价值的东西肯定都在

    这里头呢。

    美奈子:「打不开就别耽误事了,先找找别的,看看能有用上的不。」

    抽匣和普通的卷柜是难不倒他的,翻出来的东西,看见差不多的就用相机拍

    下来,窗户已经让美奈子封好,以免小手电和闪光灯暴露踪迹。接着又去了财务

    科,但也有个保险柜,失望之余,只能挑一些看似有用的东西拍下来。等他俩回

    到营地,天已经蒙蒙亮。

    匆匆的睡了一觉,早起后,继续商量。几人也没啥收获,想不出啥办法,只

    有张默说,保安里有个兄弟和自己相处的不错,而且在五交化干的时间也不短了,

    不如找他打探点消息。叶南飞:「那赶紧去啊,一会多给你拿点钱,多给人点好

    处。」

    叶南飞:「永霞,你就没点头绪?」

    李永霞:「你这纸上写的人我大多不认识啊,认识几个也是公司里的,他们

    也认识我,那咋查?」

    叶南飞拿过那名单又看了一遍,然后指着一个人名:「这个叫张立军的矿务

    局局长,据说死了,死的挺惨,但最后司法鉴定却鉴定为自杀,这事你们一点不

    知道?」

    李永霞等人一听都惊讶:「啊?难道是他?」

    叶南飞:「怎么?知道?」

    李永霞:「滕涛指派我们干过不少事,不过我们前后的啥事也不知道,给的

    任务都是具体到怎么干,干到啥样,至于是谁,干啥的,因为啥,都不知道。不

    过你说这个我有印象,头一天我们被安排收拾一个人,直接送我们去的他家,被

    我们砍了十多刀,最后被胖子推下楼摔死了,我们也不知道是谁,可第二天,听

    人说有个局长昨天跳楼死了,我们当时就怀疑是昨天那人。」

    叶南飞听了以后,不仅惊出一身冷汗,这几个家伙啥时候变的这么狠,这么

    冷血了,不是砍人就是杀人的:「那正好你顺着这条线往下查。至于咋查,自己

    想办法,你这么聪明一定有妙招,呵呵。」

    李治国:「啊,那我也想起来了,去年还干了一件事,对方叫韩金超,在蒙

    江这片很有名,他和滕涛不怎么闹翻了,结果被收拾了,当时我们也是被安排收

    拾他,前因后果不清楚,只是听滕涛和他对话的时候叫他韩金超,后来听很多人

    提起他,都说白瞎这人了。」

    叶南飞:「也是被你们几个干掉了?」看着几人默不作声,叶南飞心里直发

    毛,这几年这几个兄弟姐妹都干了些什么啊,难怪滕涛想用这个威胁:「行了,

    先查这三个线索吧,永霞你就追矿务局长那个案子,治国追韩金超的案子。张默

    联系那保安老弟,看能不能再他们内部按这么个钉子,柰子,你想办法跟踪滕明

    远,看看能有啥收获不。不过你们第一要注意的就是安全,一旦有危险先撤,不

    能打草惊蛇。」

    胖子:「那我呢?」李永红也这么问。

    叶南飞:「胖子你做机动,谁需要你,你就跟着谁,永红照顾尹令仪在营地,

    你不把她照顾好了,俺们干啥都不安心。」

    李永霞:「那你干啥去?」

    叶南飞:「我得回乌拉,洗照片,还得去进修开锁,么得学艺还是不精啊。」

    3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