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四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四章 谋而后动2

    作者:独孤一叶

    谋而后动2

    美奈子被吻的有些意乱情迷,开始浑身燥热,说话也开始含糊:「南飞,快,

    快啊,来啊,我要啊。」

    叶南飞边吻着她的面颊和脖颈边说:「柰子,你就是一杯最美的美酒,不能

    一口就喝了,要一点一点的品尝。」说着抓过她的修长手指伸进自己嘴里,轻轻

    的吸允着。眼睛则火热的看着她,这让她格外感动,这就是他和别的男人的区别,

    大多数男人,见着她,都是那种蠢蠢欲动,要侵犯,霸占的欲望,而在叶南飞眼

    里,她就是最值得珍爱的,应该呵护的,这让她感动。这有可能是她童年阴影,

    如果她深接触一下外面的男人,会发现,大多数男人都会拿她当宝似的。

    接着他往下吻,那对又绵软,又弹的白兔子,无论是手感还是口感都是极佳。

    在一点点往下移动,亲吻她的肚脐,美奈子则兴奋激动的揉搓着他的头发,嘴里

    舒服的呻吟着。更加激动的时刻来到了,叶南飞已经用嘴唇揪着她的耻毛。

    以前说过,美奈子和李氏姐妹各有不同,叶南飞给起了名字,李永红叫白百

    合,因为是小白虎,李永霞叫红牡丹,顾名思义,大小花瓣红色。而美奈子被叫

    做黑玫瑰,因为小阴唇有点长,并很黑,但大阴唇又包的很严实,不那么黑。叶

    南飞迫不及待的含住了那对黑色的花瓣,美奈子舒爽的叫出了声,屁股和腰部也

    不由自主的跟着涌动着。

    叶南飞又展开他的绝活,允,舔,吸,挑,啯,搅,让美奈子惊叫连连,娇

    喘不停。实在受不了,突然坐起,低头亲向了叶南飞,叶南飞还没品够,而美奈

    子接下来也俯身亲向了他的那话。在不算明亮的灯光下,美奈子口含肉茎这一幕

    还是很震撼的。叶南飞调转姿势,俩人来了个六九式,激情已经燃烧到爆棚,叶

    南飞看见逍遥洞口,不断涌出透明粘滑的爱液,忍不住对着蓬门吸了一口,美奈

    子舒爽的一紧,臀部不自觉的一收,没想到把菊花的位置挪了下来,而正在吸允

    那逍遥洞的叶南飞不仅一口吸住了菊花。

    这一下不仅让美奈子一颤,仿佛触了电门般酥了半拉身子。美奈子也一激动,

    为叶南飞来了个深喉,激动的叶南飞也不管是菊花还是桃花了,一顿吸允,美奈

    子哪里受得了这么强烈的刺激,随着子宫的收缩,一股股爱液涌出,身体也跟着

    兴奋的颤抖起来,第一次高潮来了。她无力的栽倒到一旁。叶南飞赶紧起身拥住

    了她,此时的美奈子瘫软成一滩泥,身体还微颤着,面若桃花,眼睛闭着,嘴里

    不断的嘟囔着:「南飞……我要死了。」

    叶南飞看着眼前的美奈子,疼爱的不得了,轻轻的允着她的小嘴,她也有点

    无力的回应着,嘴唇是那么柔软,舌头是那么的火热。足足十多分钟后,才慢慢

    平息,恢复了状态。但身体还是有点酥软,钻在他的怀里不愿出来,还在享受那

    余韵。这迷离状态更刺激了叶南飞,上面还吻着她,下面也跟着提枪开战了,对

    着那牝户插了过去。

    美奈子「啊……」的叫出了声,刚平复的呼吸又急促起来:「南飞,好大,

    好胀啊。」虽然爱液泛滥,也已经高潮了一次,但毕竟三四年没被光顾过,还是

    很紧实。那紧迫的包裹感,那火热,滑润,让叶南飞快感无以复加。慢慢的推进,

    直至全根没入直抵花心。俩人可谓全方位的紧密接触,嘴,吻在一起,手,十指

    相交,身体贴着,性器连着。

    叶南飞并没有急着快速动作,而是慢慢的一下是一下,每一下都插到最深,

    二人充分的享受着那快感,在抽插了几十下后,动作开始慢慢加快,随着幅度加

    大,美奈子的娇喘声也越来越大,叶南飞看着兴奋激动的美奈子在自己身下呻吟

    耸动着,内心的刺激和满足感是相当强烈的,也刺激着他动作越来越有力,越来

    越快,随着他爆发的一声吼,一股股浓精射向了花心。

    而美奈子在动作加快以后,就已经飘飘然了,随着那节律的爆射,感觉到里

    面更胀,那一股股浓精更是烫的她颤抖,此时的她,什么都可以不要,可以不在

    乎,这一刻就是最美的,浑身酥软的委在他怀里。这一夜,他们没有再做第二次,

    而是慵懒的相拥着,享受着那舒爽美好。

    第二天早上,叶南飞先醒来,没办法,多年养成的习惯,不管睡多晚,到点

    就醒,本来晨勃,可以再来一发,但看着睡的甜美的她,没舍得骚扰,先起来去

    外屋做早饭了。当美奈子醒的时候,还有点懵,有点搞不清自己身在何处,一摸

    身边没人,难道昨晚是做了一场春梦?这里是哪里?

    叶南飞端着粥,馒头,小咸菜进了屋,美奈子的记忆才算全恢复了。幸福的

    看着早餐摆到自己面前。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甜美的早餐吃完,叶南飞又经不

    住诱惑钻进了被窝。

    美奈子:「今天不用出去办事的么?」

    叶南飞:「约好晚上见面的么,今天白天属于咱俩的,谁也打扰不着。」说

    着吻了下去。一场惊心动魄的晨战在所难免,可谓越战越勇,难以平息那相思与

    浴火,时隔多年的再次爱爱,反而让二人感觉有了新的认识,总感觉比当年还要

    有激情,还要有感觉,也许经历的多了,感受也就更多了,而不是麻木了。

    当叶南飞在她身上驰骋,她没有如以往一样闭上眼享受,而是一直睁着眼和

    他对视着,她想把这些留在脑子里,这几年她总想回忆二人在一起的时光,但越

    是回忆,越是模糊,所以她想深刻一点。而当那肉茎在自己体内膨胀到最大,然

    后跳动着喷射自己的时候,她感觉自己怕是离不开这个男人了,开始怀疑这几年

    自己是如何度过的。

    叶南飞看着怀里和平时判若两人的美奈子,这时的她,温柔,妩媚,更小女

    人,不像平时那么冷艳,独立,坚强,冷酷。相比之下他当然更喜欢现在的她,

    爱的总想含在嘴里。二人在激情的余韵里,诉说着离别后的各自情况。说说做做,

    做做说说,可他俩不知道,外面已经发生了大事。

    叶南飞跟美奈子感叹:「咱俩在这么待下去,我怕我会精尽而亡啊,会被你

    吸干的。」

    美奈子:「谁让你总做?我就想你搂着说会话,就你总不消停。」其实不消

    停的何止叶南飞。

    叶南飞:「谁让你这么迷人,忍不住啊。」

    二人甜甜蜜蜜去赴约,连周浩宇和陈茹都感觉出气息的不同,心里嘀咕,要

    说这俩人没事,鬼才信。周浩宇忙迎上来:「哎呀……南飞?你这一天一宿跑哪

    去了?出大事了,你还不知道?」

    叶南飞一脸懵逼:「咋的了?出啥事了?不就是各单位又去我店里查抄?我

    店都关门的,怕啥?」

    周浩宇一看这哥们是被美色迷昏了头了:「我去,你是我哥,是我亲哥,你

    家商店着了火了。连边上人家都遭了殃了。这么大动静你就不知道?昨晚上你没

    住城里啊?」

    叶南飞一听也被震惊懵了:「妈的,这么狠,敢直接放火,这小子真特么无

    法无天了。」

    他还没从正经中翻过劲了,忽听得有人说:「哎……你…你,不是那谁,滕

    涛保镖么?」

    滕涛抬眼一看,发现有俩个陌生男人站在对面,周浩宇马上介绍,一位是蒙

    江县的县长,马昊强,一位就是刚说话的这位,五交化公司副总经理邹梓楠,大

    家寒暄一下,进了饭店的包间。俩位对叶南飞和滕涛斗得这么大动静,也很震惊,

    不过很看不好叶南飞这方,很简单,实力相差太大。这不连老窝都被人家端了,

    你还没地喊冤去,你报警试试,等着他们给你破案去吧。

    叶南飞也解释清楚他和滕涛的渊源了,还有美女保镖的疑问:「那你们说我

    还有退路么?现在不是他倒,就是我亡啊,我也是被逼的。」

    马昊强:「那你凭啥和他斗?你别怪我说话难听啊,都是浩宇的朋友,你又

    这个处境,我问你,你市里有靠山么?不是我给你泼冷水啊,你看我俩,我至少

    还是一县之长吧,他在单位也是副总,在市里也不是没人照应,可最后呢?还不

    得消停的盘着,斗不过他们的,我劝你,在损失没继续扩大的情况下,早点撤吧,

    总比最后拼的啥也没有强,弄不好连命都得搭上,我这可不是吓唬你,既然你说

    这位美女和你兄弟们在他手底下干过,应该知道他能干出啥事。」

    叶南飞:「马县长,不是我不识时务,而是我从十多岁就开始逃,一直逃到

    现在,现在有家,有老婆孩子了,兄弟们也都聚过来了,我不想在逃了,他一个

    穿鞋的,我一个光脚的,光脚的还能怕他穿鞋的?他不是势力大么?越大越好,

    大了漏洞也就多,顾忌也就多,软肋也多,我找两位哥哥来,就是想听听他的软

    肋。」

    听叶南飞说完,俩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为之一振,别看他俩如此消沉,难道

    心底里,就真的那么甘心?刚才的一番话,虽然也是发自内心的劝叶南飞,别看

    不清现实,可又何尝不是一种试探,一种激将法。既然这人想找盟友,也得看看

    是不是那块料,有没有那个决心,这么一看,此人还是可以聊一聊。

    邹梓楠:「不是我俩窝囊,没血性,俺们也和他斗过,可在他们家族面前,

    简直不堪一击,没有万分的把握,我俩是不想加入的,毕竟熬俩年,就可以回市

    里了,何必呢。」

    叶南飞当然听出来,这俩家伙,老奸巨猾,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既想捞好处,

    还不想冒风险:「俩位哥哥放心,咱们这样,你们不用出手,啥也不用干,我只

    求你们三件事,第一,把腾家的软肋告诉我,越详细越好。第二,只要在暗处待

    着就行,但对方有动静,想办法通知这面一下。第三;我和他拼到最后,他们的

    那摊子,我不希望我不知底的人接手,最好是你们接手,到时候你们不用干啥,

    只要做分内的事就好了,那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不知俩位哥哥觉得如何。」

    叶南飞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事不用你们办,只要你们动动嘴就可以,最后的

    好处可都是你俩的。还没啥风险,如果叶南飞失败,他俩完全可以推个干净。这

    既能出气,又没风险,又得好处,鬼才不干,就算叶南飞完蛋了,腾家也会被搅

    的鸡犬不宁,何乐而不为呢,真是百利而没啥害啊。

    马昊强:「呵呵,南飞兄弟果然爽快,我俩如果在这个那个的,就太不爷们

    了,说到腾家的软肋,很多,对于普通干部来说,拽出哪一条都是致命的,可对

    于他家来说未必,当干部最害怕的无外乎就那几样,作风问题,贪污受贿问题,

    违法乱纪问题,站错队问题。表面上看第一,第二条最严重,实际上最后一条最

    严重。而这四个问题,他爷俩都全乎了,没有他们没犯到的,这些年也有不少上

    告,举报的,最后都不了了之,而且上告举报的,都遭到了报复,最后也没人敢

    告了。」

    叶南飞:「他家在蒙江势力一直很大,这我知道,难道市里,省里他家也这

    么横?」

    邹梓楠:「也很简单,上面有人,就算没人,他爷俩也能运作成有人,市里,

    省里多少人都被他爷俩拉拢过去了,办法也很简单,送钱,送女人,当初拉拢我

    时候就这么干的,蒙江县的产业都快成他家的了,发现有值得抱的大腿,就不是

    送钱,送女人那么简单了,是送股份,把他变成利益共同体,你说这他们之间的

    事,最后不都变成自己的事了么,他爷俩经营这么多年,到底结交了多少大人物,

    谁也不知道。」

    既然陈茹把滕涛生意的事摆布清楚了,当然邹梓楠又做了详细补充,马昊强

    把官场的事摆布清楚了,那么下面就是想什么办法搬到他,干倒他,不但要干倒,

    还要踏上一万只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否则在座的几位可就不好受了,这个

    联盟就这样结成了,接下来他们研究到了很晚,每想出一个方案,其他人都提出

    不同意见和疑问,如果都能说得过去,就开始补充,查漏补缺,这是个阴谋家的

    结盟,一个个阴谋在这晚被谋划成型,就等着执行者实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