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三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三章 谋而后动

    作者:独孤一叶

    叶南飞昨晚上确实是超负荷透支,不过面对这大美女,还是可以继续透支的,

    毕竟年轻,身强力壮,激情满满:「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叶南飞暧昧的

    说着,并痴情的看着眼前的美柰子,昨晚和李永霞黑天瞎火的,全凭感觉,但今

    天看美柰子是真真切切,真是天生丽质,桃花眼,挺直的鼻子那么的精致,美柰

    子很享受叶南飞这么痴痴呆呆的看着她,可也就怪了事了,别人要是这么看着她,

    估计早就翻了,可就享受叶南飞这么犯傻,和其他男人有区别么?估计是有,可

    能叶南飞的目光里还有温情,而其他人眼里全是欲望。也有可能只是美奈子个人

    的感觉,女人喜欢一个人,不好也好,不喜欢这人,好也不好。

    美奈子又吻下去,叶南飞的激情又被调动起来的时候,她突然转身坐到了摩

    托的后座上:「走吧,还系办整事要紧。」虽然她汉语很流利了,但很多时候吐

    字还是僵硬。叶南飞有种被耍了的感觉,不过一想也是:「哼……晚上在收拾你。」

    美奈子:「怎么,晚上不用陪你家的永霞妹妹么?呵呵」

    叶南飞一时愣住了,不知该如何回答,你说不陪?显着无情无义,你说陪?

    那你就去陪呗,和人家美奈子又有啥关系呢?

    美奈子反而就喜欢作弄他,看他出糗的样子,有点傻傻的,纯纯的可爱:

    「哈哈哈哈,呵呵呵,好了快走吧,还有好多事要办吧。」说完搂着他的腰,脸

    贴到他后背,一脸开心的笑,好像好久没有笑过了,更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她想

    也许自己一直向往的那种外面的生活,才真正开始。

    毕竟这次遭遇前所未有的变故,甚至是劫难,以前可以逃避,这次有朋友,

    有家人,有事业,你还放得下么,朋友和财产放得下,家人放得下么?此时也确

    实做不到心无旁顾的亲亲我我。二人骑着摩托,先去了土地局,见着周浩宇,反

    而是周浩宇很吃惊的:「小飞?你又得罪人了咋的?我们这好像又有对你商店下

    手的意思啊,你小心点。」

    叶南飞一惊,下手够快的啊,马上简单的说明来意。周浩宇:「啊,这样啊,

    那等我下班,咱找个安静地方细说,这里不方便。」

    这就是要晚上见面详谈了,那白天这功夫干啥去?家是不能回,叶南飞感觉

    他们出手这么快,家应该被盯上了,商店也不能去,比较保险的地方是自己和红

    姐原来住的平房,已经两三年没人住了,当了仓库。应该引不起别人的注意,把

    美奈子送过去,嘱咐烧点火驱驱潮气,又买了些吃的,怕是今晚要住在这。他自

    己小心的见了下猫肉和臭球,嘱咐了一下。

    晚上见面的时候,叶南飞没想到,周浩宇竟然带来了陈茹,叶南飞自从那次

    私人舞厅群殴事件后,没怎么接触过这位大美女,只有跟周浩宇走的比较近。周

    浩宇介绍,陈茹现在可厉害了,不是他们这些挣死工资的人能比的,已经自己开

    了个大公司,做的都是钢材,煤炭,木材啥的大买卖。叶南飞一听明白了,暗赞

    他这事办的牛。急忙上前迎接:「哎呀陈姐,越来越漂亮了,要是走在大街上都

    不敢认了呵呵。」

    陈茹对叶南飞的印象还是很深的,对那次解决两方矛盾还是相当佩服的:

    「哎呀,小叶越来越会说话,哎呀?这位美女是???」

    两人都直直的看着美奈子,周浩宇虽然中午看着一眼,但还是忍不住多看几

    眼,虽然陈茹也是大美女,但陈茹的美太标准,太大众化了,杏眼,翘鼻子,瓜

    子脸,小嘴,梳着披肩发,那时候梳披肩发的已经很前卫了。走到哪回头率都百

    分百,可是等你回过头来,就很难记住,而美奈子的美有特点,有魅力,识别度

    更高,让人看了就记得住。

    叶南飞:「哦,这位是我蒙江时候从小一起长大的死党,呵呵。奈美,这位

    是陈姐,这位是周哥。」

    美奈子习惯了日本人问候的方式,深鞠躬:「陈姐好,周哥好。」还好她没

    有叫;陈酱,周桑。这也把陈茹乐的不行,很好奇这什么礼数。

    也不无嫉妒的:「哇……小叶,你连朋友都漂亮成这样,我又对你刮目

    相看了。」

    周浩宇小声的道:「喂,你有这么位死党,你老婆知道不啊,嘿嘿。」

    叶南飞:「咳……额…知道,咋不知道呢,来来,进里面先吃饭。」

    饭桌上,几个人边吃边谈:「小飞,就你陈姐现在的身份地位,今天要不是

    说是和你吃饭,她都不带来的。」

    叶南飞:「是么?哎呀多谢陈姐给面子,我敬你一杯,呵呵。」

    陈茹:「拉倒吧,跟你吃饭是我有面子,就我们聚会,还经常聊你那段子呢,

    都是传奇啊呵呵,哎……咱先别互相吹捧了,浩宇不是说你有事么?」

    叶南飞就把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陈茹听完后不仅笑了一下:「原来是他啊,

    我打过交道,其实我们算是同行,现在外面很多人叫我们是倒爷,滕涛比我还强

    点,最起码他还靠着五交化公司呢,单位的关系,信誉,资金,他都可以用,俺

    们都挺羡慕他的,不过这人手挺黑的,只要利益够大,啥事他都能干出来,我就

    让他坑过一回。怎么?你们这次算是要你死我活?」

    叶南飞:「差不多吧,反正他不弄死我是不会算完的,周哥听说他们已经开

    始动手了。我来找你们的意思,到不是找你们帮忙,而是想了解一下你们官场,

    我一时也想不出咋对付他,无从下手的感觉,他的势力和实力你俩肯定也知道吧。」

    陈茹现在可不像那时候了,那时候看着就是个花瓶,现在从里到外都透着精

    明干练:「那你还真找对人了,我和他是同行,哪是他的痛处我最了解了呵呵。

    咱都是在朋友,我也不怕你们笑话,我们这些倒爷都是表面风光,其实翻开里面

    那都是乱乱糟糟的,都以为我们有钱,其实我们最缺钱,有点钱,还要应付必须

    的开资,但买卖还得做,不但做,还要大做,那得有多少钱够啊?没办法,就得

    去赊,说白了就是空手套白狼。」

    叶南飞听了到十分好奇,自己也做了这么久的买卖,还真不知道空手套白狼

    为何物:「空手套白狼?」

    陈茹:「对,一分钱不拿,把货发回来,卖完再给钱。像我和滕涛这样的算

    是好样的了,最起码卖完了还给,咱东北很多去南方骗,说是货到马上给钱,可

    等货卖完了也没见钱,人南方人都叫这种人是绷子,倒爷里也有沦为绷子的,货

    没卖出去,或者赔本卖的,也就不给了。像滕涛摊子铺排这么大的,肯定外面该

    老多帐了,如果想办法让他们感觉遇到绷子了,那就都来要钱,滕涛可就头疼了。」

    叶南飞和周浩宇不断点头:「陈姐厉害,一说就直接点中要害。」

    陈茹:「其实道理很简单,就像银行,银行你们知道最怕什么不?」

    叶南飞:「银行能怕啥啊?怕偷?怕抢?」

    陈茹:「哎呀,这个他们还真不怕,很简单,他们最怕储户同时来取款,本

    来呢,大伙把钱都存在银行,道理上讲,任何人随时来取,都能取到自己那份,

    可问题是,银行并不是给你存钱那么简单,他还要把手头的存款放贷出去,赚钱,

    他们认为,所有储户不可能同时来取钱,那么他就能周转开,用存款的钱兑付取

    钱的,之前的存款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放出去赚钱,理论上是不可能所有储户同时

    来取款的,除非有消息说这家银行资不抵债,取不出来钱了,引起恐慌,挤兑潮

    就发生了。」

    叶南飞:「那咱们就放假消息不就成了么,让那些欠钱的都过来。」

    陈茹胸有成竹的一笑:「我倒是有个办法,挤兑潮容易,关键是能不能挤兑

    成功,我说过这家伙还靠着五交化,现金充足,你还不一定挤兑垮他,咱这样…」

    其他三人一听,都不得不对陈茹刮目相看,这计谋够高,也够狠。

    叶南飞:「可他爸是县里的领导,在蒙江比书记和县长都好使,如果他爸不

    倒,咱就在挤兑,他还是有办法。」

    陈茹:「啊……可不是么,我咋忘了这一茬了,呀……这事怕不好办了,对

    付别人都有办法,这对付领导我是一点办法没有,我们讨好还来不及呢。」

    周浩宇:「嘶……哎呀,,蒙江,我正好有两个同学在那边啊,就是党校的,

    是一批算是重点干部培养,毕业了,我就回原单位,他俩想走迂回路线,下去锻

    炼两年,回来再重用,这不分蒙江去了,哎呦回来以后没少诉苦,呵呵,让人挤

    兑的,一个大县长,在县里说话没个局长好使,活的憋屈啊,哎……我明天透露,

    透露,如果能和你组成统一战线,那不更好?」

    叶南飞激动不已:「嘿嘿,看来找周哥你们是找对人了,要不,我是想不出

    咋办,当年我斗不过他,今天他势力这么大,我更斗不过了。听你们这一说,没

    准咱还有机会。」

    周浩宇:「哎……你对我这俩同学也别抱啥太大希望,这俩哥们是被人彻底

    熊住了,现在在蒙江,一点脾气都没有。明天见了面你们自己唠,我看你失望的

    门大。」

    叶南飞:「未见起,我又没指着他们出手对付,但他们整天在哪个圈子里混,

    就像陈姐似的,指出条明路就成了,不然咱知道从哪下手?」事情就这么定了,

    第二天把那俩受气包叫来,一起聊聊看看有啥收获没有。

    叶南飞和美奈子很自然的要回哪小平房住。虽然烧了火,但炕还是潮,美奈

    子把屋地的鞋箱子摆开,当床,炕柜里还有套被褥,下午已经在外面晒了,铺在

    上面,散发着阳光的味道。

    美奈子:「那位陈小姐好像对你不错,是不是又一个什么妹妹啊?」

    叶南飞瞧着醋味挺浓的她:「哎呀……我怎么闻着这么大醋味啊?呵呵呵…

    柰子,晚上到了,说好的报复要来了。」说着话脸可凑过去要亲她。

    美奈子:「哎呀……这么大的酒味啊,去外屋洗洗去,要不不行碰我。锅里

    有烧好的水。」无奈,只好先去洗漱,用毛巾擦了擦身子,还特意仔细擦了擦下

    面的小弟,心里想着,一会美奈子会不会一口含住啊?嘿嘿想着想着不仅起了反

    应,艾玛,快点吧,有点等不及了,良辰美人啊。完事又给美奈子准备了一盆,

    他知道她肯定要洗的。

    他还躺在被窝里胡思乱想的时候,美奈子也洗漱完毕,穿着他的大衬衫出现

    在他面前,如出水芙蓉一般,更显婀娜「快进被窝,别凉着。」叶南飞忙掀开被

    窝让她进来。

    叶南飞有时也奇怪,自己何德何能,可以消受这人间尤物:「柰子,还记得

    我第一次见着你的时候,叫你什么么?」

    美奈子:「谁知道你当时叨咕啥呢。」她不仅回想起那湖边的奇异见面,禁

    不住笑了起来,那时候就感觉他傻乎乎的可爱。

    叶南飞:「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哇……仙女啊?可哪里会想到,这个仙女

    可以搂在怀里,还可以亲。」

    美奈子:「还可以干……是不?呵呵」这粗口在她的嘴里吐出来,格外让人

    意外,也格外让人兴奋刺激。

    叶南飞激动的吻了上去,这一吻,是如此让人沉醉,美奈子是压抑太久,久

    旱逢甘露,显着很饥渴,急迫,而叶南飞是痴迷,身边的几个女人,分量最重的

    无外乎,红姐,李永霞,宁思柔,美奈子,但还是有区别的,是人就会有差别,

    没办法,相比之下,前两位亲情更浓厚,后两位则更让他痴迷。如果结婚过日子,

    他会选择前两位,但是要是谈恋爱,就绝对会选后两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