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二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二章 一述相思

    作者:独孤一叶

    叶南飞听完大家的叙述,心里并不轻松,滕涛一直没有忘了瞎眼之仇,而且

    早就设了这个局,看来蓄谋已久,而阴差阳错,反而成就了几人的相聚,那么如

    何对付滕涛,叶南飞还是没有头绪,大家的情绪也不高,因为他们几个很清楚滕

    涛的实力,你越是清楚真相,越是知道它的可怕,虽然大伙说的挺委婉,但意思

    就是别惹那家伙,不如回咱们林中小木屋,那活的多自由潇洒。

    已经是深夜,叶南飞劝大家先休息,有事明天再说,自己则走出帐篷,来到

    林中,深呼吸了一口气,唉,回林中是不太可能了,撒泼尿,望向林子深处,黑

    洞洞的,啥也看不清,似乎和自己面对的前途差不多,一片漆黑,里面到底有多

    少危险,怪兽,不知道。

    跟着走出帐篷的是美奈子,她望向了叶南飞的方向,呆立了一会,但并没有

    过去,而是转身走向一个独立的帐篷,接着是李永霞出来,看了一下美奈子去的

    方向,接着走向叶南飞。叶南飞听见后面有动静,可等了半天没人过来,回头一

    看,隐隐的,微弱的星光和篝火下,看得出是李永霞,不过只是站在那里。

    叶南飞:「永霞?」他迎向她,见面虽然已两天,可只有刚见面的那次拥抱,

    在就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李永霞还在犹豫着,不知道眼前这个人还是那个疼自

    己,宠自己,爱自己的南飞哥么?叶南飞也有点陌生感,毕竟几年不见了,穿着

    打扮都变了,气质也跟着变了,走在大街上,没准错过都不知道,她还爱着自己

    么?不管爱不爱,为了找自己,吃了这么多苦头,千里寻夫的壮举,自己用什么

    补偿都不过分的。

    当叶南飞走近的时候,俩人都试探着伸出手,又有点怕对方误会,直到确认

    确实是接受的意思,俩人才迫不及待的拥抱在一起,李永霞格外的用力,特别珍

    惜着这一刻,多少个日日夜夜,都是梦想着这一刻。在叶南飞的眼里,此时的李

    永霞更加迷人,比前几年成熟,性感多了,也可能是打扮的原因,鼻子更有型,

    眼睛更深邃。忍不住低头吻了下去,当然得到了热烈回应。

    李永霞:「去你的帐篷吧,我都收拾好了。」当二人钻进那帐篷,就更肆无

    忌惮的拥在一起,那不光是欲望,还有思念,激动。叶南飞吻着吻着,感觉李永

    霞脸上湿湿的。

    叶南飞:「永霞你哭了么?」

    李永霞:「飞哥,俺是高兴的,可……可俺对不起你。」

    叶南飞:「瞎说什么呢?要说对不起,也是我,当初不得已扔下你们跑了,

    这么多年也没照顾到你们。」

    李永霞:「不……那是你没招,不得不跑,第二天俺们去看了,要是你头天

    不走,肯定被抓,咱那木屋都被他们烧了。可……我这几年都跟了滕涛了,谁知

    道他是个这样的人,和你还是仇家,弄得咱们差点自己把自己人砍了。」

    叶南飞:「嘘……别说了,还是我对不起你,我都结婚了,当初逃出林子,

    我就流浪街头了,多亏红姐收留了啊,要不现在估计还住窝棚,卖臭鱼呢。没想

    到你们竟然跑出来找我了,我要是早点回去找你们,就不至于了么。」

    李永霞:「那你当初咋不回去找我?」

    叶南飞:「我怎么找你啊?我都没地方住,没收入,找你出来跟我流落街头

    啊,当初啊,我觉着,我不回去反而能成全你们,你呢,可能找个屯里的强壮,

    英俊的小伙嫁了,永红也差不多,令仪估计能和张默,美奈子,我临走时候告诉

    她,回基地找她养父,和他们一起回日本,这不就都好了么。」

    叶南飞正说着,突然感到肩膀一阵剧痛,原来是李永霞正咬着,疼的他咧着

    嘴,没敢叫出声,他知道自己亏欠她的。李永霞咬完又心疼的:「咬疼了吧?疼

    了都不知声的?呜……飞哥,你知道你走了以后我是咋过的么?反正这回不管你

    结没结婚,你别想在离开我,呜……」

    叶南飞:「不离开,不离开了,别哭了,咱们现在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应该

    高兴。」不过心里暗暗叫苦,么,那家里的老婆孩子咋整?

    李永霞突然想到了啥:「你是不是害怕了?我又没让你离婚再娶我,红姐虽

    然我没见过,可当初救了你,那也算是俺的救命恩人,咱不能恩将仇报不是,老

    天爷好像故意跟我作对似的,当初,你就是我的,可莫名其妙的成了别人的,可

    我就不信邪,老天不让我跟你在一起,我也要,我不要求多,咱俩还是有个小屋,

    然后,你多来住住,这就是咱俩的家。」这是她趴在他胸口,边用手指在他胸口

    画着圈,边说的。

    叶南飞心里一阵惭愧和感动,人家都认可这样了,不要名分,不要地位,什

    么都不要,只要一个小屋,常来看看,这明明是说,自己认可做小的么,而自己

    还在害怕,在胆怯,自己还算个爷们么:「永霞……对不起,对不起,这对你不

    公平啊。」

    李永霞:「咋了?飞哥你还嫌俺?」

    叶南飞再也说不下去,说啥都是多余的,只能用行动报答人家的情谊,搬过

    她的头吻了下去,那吻充满了浓浓的情谊,更让人心醉。这才是真正的情到浓时。

    俩人迫不及待是为对方脱着衣服,而李永霞下手更快,早就把那肉茎掏了出

    来,那是多少个孤独和寂寞的夜晚想起过的,多少个春梦令她销魂,终于又握在

    手里,如梦一般。

    还是一样的雄壮狰狞,泛着紫红的光,她急迫的含了下去,叶南飞正想阻止 ,

    可那不可阻挡的快感一下子从那话扩散到全身,哪里还舍得阻止。他边享受着,

    边脱着她的衣服,并贪婪的摸着她那丰满的胴体。而李永霞却一直没撒口,只不

    过换着法的口,有吸允,有舔,有上下套弄。

    叶南飞好容易把她头拽上来:「三四天没洗澡了,还啯?不嫌脏啊?」

    李永霞:「你的,我都不嫌。」

    叶南飞:「小傻瓜。」说着吻住了她的嘴。

    好容易缓过气来:「还说我?你也不嫌?」

    叶南飞:「嗯,你都敢亲我鸡鸡,我还不敢亲你的嘴?嘿嘿,我也不嫌,我

    要亲你下面。」

    李永霞马上挣扎着:「啊……不行,我也好几天没洗澡了啊……呵呵……哎

    呀,不行。」可当叶南飞啯住了那大花瓣的时候,她就只剩下「啊……」

    了。

    叶南飞可算使出了浑身解数,舔,戏,啯,舌头挑,搅,要不是听见李永霞

    叫的声音太大,他还要口一会,也不知是她真兴奋,还是故意的,还是兴奋了无

    意识的叫了出来,总之在这寂静的夜晚,很惊人的。叶南飞马上用嘴堵住了她的

    嘴,下面那肉茎堵住了下面的嘴。那香窑早已泛滥,肉茎的出入,带着很大的

    「叽叽」声。

    叶南飞:「你下面,好多水啊。」

    李永霞:「啊……嗯……啊,哥啊,都是想你想的,快干我……啊……」

    叶南飞:「是每天都想我这么干你么?」

    李永霞:「是啊,飞哥,每天俺都想着你干我,啊……使劲,啊……」

    叶南飞被刺激的越是勇猛,李永霞的快感越是强烈,叫声不知不觉的又超分

    贝了,叶南飞马上减缓动作,并又吻住了她的嘴,可鼻子发出的「嗯……嗯…

    …」

    声也不小。

    叶南飞:「呼……啊……永霞,小点声,他们都听见了。」

    李永霞:「啊?很大声么?那怕啥地,我和俺男人做,谁管的着?干我,飞

    哥,啊……艹啊,我是你的人,干死我吧……啊……」

    叶南飞被她这么一说,也就顾不了那么多,而且说的,叫的那么刺激,又开

    始大力抽送,而这薄薄的帐篷布,哪里挡得住这春音雷动。叶南飞感觉被别人听

    到,内心里不免生出更刺激的感觉,他这又发现了自己的一个变态心理。

    叶南飞也有点纳闷,原来李永霞到不是那种含蓄型,可也不至于豪放成这样

    啊,难道是跟滕涛这两年学的?要说心里有没有点不舒服呢?多少有点,但也有

    更刺激的感觉,还有就是自责,他不会因为李永霞跟过滕涛,对自己不忠而妒忌

    恼火,反而会是感觉,自己没能照顾到而自责。

    第二天早起来,见着其他人无不对她们会心一笑,或者那种,你懂得的贱笑。

    胖子:「嘿嘿,南飞哥厉害,威风不减当年呐,嘿嘿」

    李永红:「南飞哥,你就不能悠着点啊?还让不让别人睡觉啊?哎,我说各

    位,不行今晚上帐篷都搬远点吧,在来这么一宿,咱第二天都起不来了,哈哈哈。」

    叶南飞:「哎,你个死丫头,啥话都说?你个姑娘家,好意思。」

    李永红:「哈哈哈,呵呵,那做的人都好意思,俺们怕啥,哈哈。」

    昨晚上是精虫上脑,今天看到大家的反应,还是脸上一红,他和李永霞的关

    系是这伙人里公认的,大伙没感觉不妥。吃完早饭,大伙还是坐下来商量如何对

    付滕涛。在没有头绪的情况下,叶南飞想多听听他们了解的细节和情况,比如他

    们做的那些黑事。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不少,叶南飞一一记下,李永霞又道:「他的事,

    很多都是靠他老爸,而且很多事也和他老爸有关,所以俺们几个才不赞成和他对

    着干,他爸很厉害的,在蒙江书记和县长好像都没他好使。」

    这话启示了叶南飞,是啊,他最大的能量和靠山都来自他老爸,如果和他斗,

    就等于和他老子斗,这确实没法斗啊,可你不斗,你生存的机会都没有,可自古

    穷不与富挣,富不与官斗。但既然下决心和他们斗到底,就得了解他们,可自己

    官场上认识谁呢?细数了一下,就土地局的周浩宇算是官场,而且听说混的还不

    错。看来只能找他咨询一下子了。

    说干就干,把营地的事安排一下子,他打算回市里一趟,几个人都争着要跟

    去,哪里能让他们回去,自己回去是办正事,一人骑着摩托上路了,可还没出林

    子,发现前面站着一人,不是别人,正是美奈子。叶南飞不仅心一跳,呈几何时,

    俩人是配合默契的雌雄大盗,也曾有过那么多激情难忘的时刻。

    叶南飞:「美奈子?你怎么在这?」

    美奈子:「平时不是没机会么,你都得陪着你家李永霞的么?」说着走近叶

    南飞:「昨晚上可没轻了折腾,还以为你今天爬不起来了呢。」边说着边拦住他

    的脖子吻了上去。

    美奈子:「不会被李永霞掏空了吧?还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