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一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四十一章 事与愿违——

    话说李氏姐妹和腾大少爷进入了一皇二后阶段,暂时效果不错,可随着时间

    的流逝,时间长了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难道是腾大少爷又开始变心,喜新厌旧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应该说,李永霞和滕涛对未来期许相差甚远,一开始,李永霞

    就是奔着一个顾家的新好男人找的,以为可以和屯子里的老爷们一样,居家过日

    子。可滕涛是什么人?

    是一个高干子弟,当然是在小县城来说,而且自己又会经营,以成功人士自

    居,从青少年就开始泡妞,上女人,然后,你让他守着一个女人过一辈子?说夸

    张一点,这就相当于让一个皇上只爱一个人,只娶一个人,这可能么?而且,就

    滕涛的家庭来说,要结婚,那也得是政治联姻,必须对个人前途,对双方家庭都

    有助力和帮助的,而李永霞有啥?

    在很多女性心里会隐隐的有,你既然上了我,就得为我负责任,我就是你的

    人了的观念。可滕涛这个花花公子,从来不会有这个道德羁绊,上了再说,说了

    会不会办?到时候再说,小要求尽量满足,大要求免谈,满足你太多,泡妞泡成

    老婆那就得不偿失了,他还没想好要结婚呢。这夜夜做新郎多潇洒过瘾。

    那么事情到底发展成啥样了呢?很简单,过了几个月,新鲜感一过,滕涛又

    恢复以前的生活了,继续寻找新鲜刺激,朋友多,应酬多,事情也多,来李氏姐

    妹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少,按说这算是一种正常的规律,很多女人想靠性来拴住男

    人,这事最不靠谱的,对于屌丝,你不栓,他也离不开你,对于本事大,能耐大

    的男人,你栓也白栓,性这东西本质就是喜新厌旧的,这是生物骨子里本能的东

    西,那靠什么来维系婚姻关系的呢?只有亲情和责任。

    如果你找的这个人没有责任感,没有亲情,那你只能自认倒霉了。那很多看

    官会不服,说人家姐妹俩呢,还不够你享受的?对于普通人来讲,有可能够了,

    对于滕涛这种条件的人,哪里够?别说你双飞,要是体力够用,他天天几飞都行,

    什么刺激,花样,时间久了也腻。

    滕涛是腻歪了,那李氏姐妹呢?失望了呗,不光是对他不在那么亲近的失望,

    她俩是经历过什么新鲜期和平淡期的,虽然理论上总结不出来,但有感觉,比如

    当年大伙玩性游戏,后来和叶南飞在一起,那也都是从激情四射,最后慢慢平淡,

    但不同的是,性虽然不新鲜了,但亲情却越来越浓,这个在生活中是能感受到的,

    比如叶南飞的那种关心,疼爱,爱护。是体现在生活的细节当中的,说明他在乎

    你。

    可人家滕涛,从来就是把李氏姐妹的家当成行宫,来了就是宠幸你们来了,

    好吃,好玩的侍候着,别的不说,就单讲宠幸,开始还在乎她俩点,后来越玩越

    过分,竟追求一些新奇特的玩法,追求刺激,比如肛交,现在肛交是很普通了,

    很多夫妻之间也做,不过这玩法必须有准备的,比如先灌肠,还要准备润滑剂,

    还要先用手指试探着扩张那菊花的收缩机,开始一根手指,两根手指,等三根手

    指都进去,就差不多可以进行了,可那时候,哪懂这些啊,就算懂,滕涛也未必

    有那耐心,他想玩就要直接来。

    他那家伙可不比叶南飞的家伙小,而且头还大,开始可让姐俩吃了不少苦头,

    就那硬插,比破处时候都疼,想不肛裂都难啊,后来姐俩被逼的,看他来了,事

    先自己做好准备,比如抹点润滑油,平时她俩也互相试探着用香肠一类的东西进

    入一下。至少算个训练吧。

    这好不算,尿在她俩嘴里,射在嘴里,这都是常态了,你还不行吐出来,必

    须咽下去,最后让她俩有点心寒的是,姐俩怀孕了,而滕涛的态度很平淡,直接

    让打了胎,李永霞还记得和叶南飞在一起的时候,他是很小心,第一做好避孕,

    如果真怀孕了,他绝对不会这么冷酷的。就算不想要孩子,对她俩也会关心备至。

    李氏姐妹慢慢开始清醒了,万般失望与不满,总结一句话,人家根本没把你

    当回事,更别说结婚成家了,而且眼看着是玩够了,玩腻了,不好好玩了。失望

    的可不光是这姐俩,那兄弟几人,也越来越发现不太对劲,在滕涛集团华丽,充

    满光环的外表下,他们接触到越来越多飞黑暗,肮脏的事。虽然哥几个是非观念

    不是很强,毕竟没读过什么书,但欺负人,吓唬人,侮辱人,甚至杀人这些事做

    起来未必有快感,除非心里有变态。

    也别说,刚开始接触的时候还是挺有刺激感和成就感的,欺负人和吓唬人还

    是很有娱乐性的,看着眼前的人,在你面前那种恐惧,有的甚至痛哭流涕,卑躬

    屈膝,你可以掌控眼前这人的命运,这给人的感觉很棒,很有成就感。可随着事

    情的越来越多,接触的越来越深入,你的快感就开始消失,慢慢开始不适了,他

    们虽然是非观念不强,但心底里是善良的,你小打小闹,吓唬吓唬人,挺好玩的。

    按他们的想法,人家服软了,你就应该放过人家才对,可有时候的任务是尽

    可能的侮辱对方,有的甚至杀了,很简单,他经营这么大的摊子,不但有对手,

    敌人,甚至有仇人,有针对自己的人,也有针对他家族的人,比如他爸爸的政敌,

    对手。还有朋友兄弟的事情需要不需要料理,有蒙江新起的混混要上位,有内部

    背叛自己的要处理。所以他们接触到黑暗,就对了,滕涛收留他们就是让他们干

    脏活的。

    不单是活干的不爽,别忘了,胖子一直是钟情李永红的,虽然没敢奢望李永

    红钟情于他,但他也不想看到李永红被霸占,或者不开心,随着三人关系的公开

    化,大家也都是看在眼里的,还有李志国,以前咱说过,他和他姐的感情挺特殊,

    从小是李永霞把他带大的,其实潜意识里,他对李永霞有种恋母情结,但随着年

    纪的增长,也开始明白,他是不能和姐姐在一起的,这本来就挺让他痛苦的,在

    看见姐姐被霸占着,后来又那么痛苦的打胎,他是早就不满了的。

    那美奈子咋样了呢?滕涛会放过她这个大美女么?当然不会,不过,这带刺

    的玫瑰真心不好惹,前面说的脏活,杀人,他们这两年干的不是一起两起,那么

    实施者就是美奈子,这不能怪张默和李志国他们,因为当时他们下不去手,杀人

    这活,心理不够强大,是做不了的,而且他们没经过训练,而都在犯愁的时候,

    美奈子出手了,出手相当干净利落,极其冷酷,把滕涛,袁刚他们看的都目瞪口

    呆。

    那美奈子就这么冷血么?这不是和她生长环境有关么,当时基地里更像丛林

    社会,充满了原始欲望,而且几乎忘了很多人类社会里的道德,规则。她的观念

    里,弱者被强者杀了,是天经地义的,弱者有什么活着的必要么?而且她脑子里

    可没有一个什么,政府,警察之类的约束,干坏事还要受到所谓法律的制裁?没

    大有这个概念。美奈子这么冷血,身手这么好,有点吓住滕涛了。

    他也曾经试探过,但人家一直那么不卑不亢的,没啥反应,伸手试过两回,

    不是被抓住关节动不了,就是被她拽出刀子逼住了。他只得自己打圆场,缓和下

    来。就这样他还是没死心,惦记着有机会下点药,把她拿下,可一直不得机会,

    他也有顾虑。怕醒了知道后,砍了自己。

    那美奈子到底咋回事?难道真冷血了?怎么李氏姐妹这么钟情滕涛,她却无

    动于衷呢?那你看不上滕涛,这几年你总该对李志国他们几个有点想法吧?难道

    这丫头反而是最钟情叶南飞的?在为叶南飞守贞洁?此言差矣,以前咱说过,基

    地的贞操观有问题,为了更好的分配性资源,她没有接受过贞操观的洗脑,也就

    无所谓守节了。

    那她为啥这样呢?难道冷感了?其实也很简单,他是看透了大多数男人,她

    在基地里长大,对于男人的那兽性,是有心理阴影的。她看滕涛,感觉就像看到

    了野岛,这能不让她反感么?野岛当年对她多变态,她在那种环境里长大,看男

    人虽然有些极端,但你不得不承认看得很透。袁刚他们一伙,她看来就跟基地那

    些野兽日本兵一个德行,眼里都是野兽的欲望。而李志国他们几个,因为太熟了,

    也都了解,她和他们几个没啥共同话题,说白了,你们不懂我,也不算美奈子矫

    情,这几个家伙脑子里的东西确实不多,而美奈子是接受过教育,并且琴棋书画

    都会。

    以前在林子里,只能跟师父交流,和叶南飞也勉强可以,至少她说啥,他不

    一定会,但他懂。那当初她咋没拒绝叶南飞呢?而且还主动勾引,这个主要是叶

    南飞当时态度很端正,到不是他多纯洁高尚,第一他一接触美奈子,就感觉这丫

    头非凡间所有,不是自己的菜,所以眼里并没有那种强烈的欲望,第二他有李氏

    姐妹,就更不想惹上麻烦。叶南飞的平淡,反而让美奈子放心了,从小到大,除

    了那个养父不敢说对自己有没有那欲望,叶南飞这里她是感觉最少的,所以安全

    感莫名其妙的来了。如果叶南飞知道是这个原因,怕是要吐血了。

    美奈子对滕涛一伙的态度是,无所谓好坏,你们给我提供了吃住,我为你们

    干点活,各取所需,而且这活她还挺愿意干,她在这两个群体里,都显着孤僻,

    不合群,大多数时间是自己呆着,或者忙活自己的不知道什么事,那尹令仪不是

    和她一起住呢么?非也,早就不在一起了。

    因为尹令仪和张默凑合一块去了,哎呀?张默终于修成正果了?这话不假,

    要不得说皇天不负有心人啊,他这次跟着出来主要是为了尹令仪,别说,还真跟

    对了,这要还留在林子里,尹令仪到底啥时候能接受他,还真不好说,为啥呢?

    因为,尹令仪重来没出林子生活过,这猛的出来,李永霞他们都手足无措的,

    你说她能不心慌么?而张默围前围后的,慢慢就成了尹令仪的依靠了,特别是在

    涵管里生活,在仓库里生活,更让尹令仪无助,而张默更是抓住机会大献殷勤,

    吃的,穿的,都可她来,没有的也想尽办法弄到,人心都是肉长的,越是困难的

    时候,越是能看出真心。你都锦衣玉食,不愁吃穿的时候,能看出一个人的多少

    内质来,人的本性,只有在困难和激烈的冲突中才能显现出来。

    尹令仪终于被打动了,二人从牵手,到接吻,最后住到了一起,张默用自己

    的实际行动,获得了尹令仪的真爱。而且张默长得比叶南飞要帅,被滕涛收留后,

    这么一收拾打扮,小伙简直帅呆了。而经过这九九八十一难才获得芳心,让他格

    外珍惜,追了这么些年,硬是没碰过身体,你说多难的,就这样,在俩人初夜,

    张默还是耐着性子,使出浑身解数,让尹令仪在最佳状态下破了处,这也让她疼

    痛降到最低,让她在初夜,就体会到了性爱的美好。

    这方面,张默算是老手,人又聪明,当然掌握了很多诀窍,比如接吻,抚摸,

    口交,他都琢磨出一套规律,这都是在实践中,总结摸索出来的,不像胖子,不

    管啥时候,都火急火燎的,就知道蛮干。不然李永红怎么那么不待见他,也不光

    是他颜值的问题。

    尹令仪哪里一下子受得了这些啊?她之前就和叶南飞接过一个吻,再就是和

    张默拉拉手,接接吻,而初夜,张默这一套下来,尹令仪整个就瘫软了,二人赤

    裸相见,张默抚摸遍了她全身,吻遍了她全身,最后落在她那生命之泉,尹令仪

    兴奋的有些痉挛,哪里会想到,竟然还有此等爽事,如果早知道,何必总是拒叶

    南飞,张默于千里之外呢?也许,早和叶南飞在一起,就不会有后来了,早和张

    默在一起,就早能享受到这美事,虽然挺羞人的。

    他俩在滕涛收留之前,就已经在一起了,和美奈子住了没几天,俩人计划着

    出来单租个房子住,美奈子看在眼里,心里也为她俩高兴,单独在一起的时候,

    还给她准备了避孕套,教她如何避孕。当俩人第一次收到工资,就收拾东西出来

    单住了,尹令仪住不惯楼房,于是租了个平房。这也是俩人如此消停的原因,尹

    令仪本来就是在林子里孤独惯了,见着人多,特别是生人,就让她很不舒服,而

    且和张默住一起后,更是守在家里做专职主妇,小家让她打理的井井有条,滕涛

    也就没啥机会惦记尹令仪了,一方面很少有机会见面,就算见面,人家是自己下

    属的女人,你还惦记?他还不至于下作成这样,再说,人家不缺女人。

    随着几人的心里变化,聚在一起的时候,难免就琢磨了,也就有了想脱离滕

    涛,自己几个人出来干点啥,最起码闹个心安理得,踏实。可住的是人家的,钱

    是人家给啊。咋脱离?还没有户口,几个人一方面攒钱。另一方面想让滕涛帮着

    办户口,这就引起了滕涛注意,几个人都是实在人,就张默精明点,但在老江湖

    滕涛面前也是嫩。

    滕涛套来套去的,就知道了几人的打算,这让滕涛很不爽,不但不给他们办,

    而且还用以前坐下的事要挟他们,没办法进来容易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但事

    情有个转折点,有一次滕涛和李氏姐妹嗨皮完,闲着无聊,突然问起你们离家出

    走的,下这么大力气,到底找谁啊?姐俩就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刚被收留的

    时候,她们找叶南飞的念头已经不那么强烈了,可现在,又冒出那念头。

    滕涛:「你们说的这人叫啥啊?我看看我认识不?」

    李永霞:「哦,叫叶南飞。」

    「啊!!!!!!!!!!!!!!!」滕涛惊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叫什

    么???叶南飞?」

    李永霞:「啊,你认识?」

    滕涛:「啊,,,,,,,,呵呵,认识,当然认识,我俩是同学,我也是

    多年没见过,原来是跑林子里去了,呵呵」滕涛强压制住激动的心情,心想,妈

    的原来跑林子里了,难怪我找不到,妈的,现在老天都帮我,把你的这些什么兄

    弟,朋友送到我身边,嘿嘿,我想放过你,都不行啊。

    当他进一步知道叶南飞和李永霞她们的关系后,更是得意非凡,妈的,你的

    女人都让我上了。在这之后的日子里。滕涛似乎更顺从她们的意思了,什么要求

    都尽量满足,而且又亲近起来,来李氏姐妹这里的次数明显增加,似乎又来了激

    情。而直到,有一天,滕涛把他们都叫到跟前,交代了一个任务,说乌拉市有个

    要料理的人。只要把他解决了,会给你们一笔钱,户口给你们办了,然后,你们

    愿意单干也可以。

    几个人大喜过望,这个任务似乎没那么难,滕涛要求不许杀死这个人,但要

    打到最惨,最好打残。可是没有对方的照片和资料,滕涛会派人指认,指认之后,

    上去开打就是。于是才有了他们的另类见面,相认。